[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昕:象任不寐疾呼那样:象说的那样去做!
(博讯2004年11月25日)
    任不寐更多文章请看任不寐专栏
     ——“结党营私还是组党为公”系列之六 (博讯 boxun.com)

    
    国涛、畹町二位先生:
    
    
    赵昕听从了畹町、国涛先生的劝告,为大局计,已经暂停批驳“徐王二主席”整整一周了!
    
    在《结党营私还是组党为公》系列之五“人啊,你们要时时警醒”一文里,我清楚地表示:
    “在此,我郑重表态:为了顾全大局,只要文立、希哲二先生不再发表针对赵昕的文章,或者说不再发表“辱骂与恐吓”的文章,那么我一定就此五篇文字之后,就此打住,不再写针对此事的文章,然后“观其言、看其行”了,可好?!
     敬请国涛、畹町二先生费心,把我的态度转告文立、希哲二先生,并告知他们二位前辈的态度,再次拜托了!”
    
    并且,不但请二位先生转告,而且我也把此文直接发给了徐文立、王希哲二位先生!
    
    这一周,我甚至连电脑也不愿意打开,已经写好的“结党营私还是组党为公”第四、第五篇,也没有发表在任何媒体上,不愿意再扩大事态,即是想冷却下来,“听其言观其行”!
    
    可是,看看这两位“伟大领袖”这一周来,不但没有一言回复,反而不依不饶,都干了些什么!
    
    现在转发王连续发来的四封来信给你们看看(也可以上“关注中国中心”网站,看王希哲先生的几篇文章),似乎他们把主要矛头转向畹町,已经“客气”的称我为“先生”,红卫兵的语录本本也从“关注中国中心”网上撤下,文辞也“文明礼貌”多了,真是可喜可贺,“儒老可教”啊!
    
    徐王二位先生不愿意听听国涛先生“打打圆场”,依然“我行我素”地进攻“整肃”,这也就罢了,因为“集权”、“整肃”,本就是毛泽东们的拿手好戏嘛!!!
    
    只是,启蒙主义大师伏尔泰教育我们说:“我不能同意你的观点,但是为了保护你发表不同意见的权利,我愿意为你去牺牲!”
    
    徐文立先生、希哲先生都是自由民主的忠实追求者了,怎么还连这点常识都不懂啦?!偏偏要去学习什么毛泽东斯大林,搞什么新闻封锁、舆论控制?!撤下于己不利的文章也就罢了,怎么把我私下和文立先生交流、沟通的信件也撤下了?莫非是为了“毁灭证据”?!啊啊。
    
    文立先生,你要真是“民主领袖”,就不要说一套,做一套,拿出点实际行动来,正大光明地把我给你的信件和文章也刊登在“关注中国中心”上,请大家都来评评理嘛!而不要只是单方面发表“挡箭牌”东扯西拉转移视线、逻辑不通自顾自说的所谓“废话少说,耶稣少讲”、嬉皮笑脸“笑一笑”!
    
    同时,也请海内外朋友们谅解,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赵昕一忍再忍,一让再让,但是徐文立、王希哲二位先生咄咄逼人,屡屡突破一些最基本的做人的道德底线和民主政治基本的公民文化和游戏规则,肆无忌惮地进行红卫兵式的“污辱和谩骂”,蛮不讲理地进行“人身攻击”,而不是“就事论事、就理讲理”,是可忍孰不可忍?!并且,把和我此次与徐文立先生辩论毫无关系的任畹町先生也胡扯在一起,说成是什么“赵昕伪善背面的后台”,真是不择手段!!!王希哲先生怎么就不能好好想想:如果赵昕和任畹町真是有什么勾结,怎么任畹町还公开批评赵昕坚持“实质正义程序正义的合法性原则”的观点为“幼稚”(任讲:“这2个例子,说明,“实质正义程序正义”,早已是“反民运”破坏民运的“高尚名义”和托词。我们不要幼稚。”请参见我公开的系列文章第四篇任的信件)?!如果赵昕和任畹町真没有什么勾结,而王希哲先生又这样坚持诬陷,哪不是反倒激发了赵昕的义愤,把希哲先生看扁为“下三滥”了?!
    
    而且,我也可以公开声明:
    “诸位前辈之间的纠葛,赵昕本人只认理,不论人,一概不会参加,不愿置评,相信人心和历史自会作出公平的判断!实在要我对任畹町先生批希哲先生七十年代的文章一事表态,我也可以公开劝劝畹町先生:何必啦,“革命不分先后”,觉悟不分早晚!希哲先生七十年代初就有这些觉悟,已经很不简单了,那时有几个人敢表达能表达出来?!就事论事就理论理,少讲根脉多做实事吧,百姓心中自有一杆秤。”
    
    再次恳请希哲先生认真想想从善如流,千万不要一意孤行自毁长城,败坏了你一生在朋友们心目中树立的良好印象!人有时候,听到逆耳之言,姑且权作他人的“第三种忠诚”,“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也是大为有益的,何况你还不到耳顺之年呀,尊敬的希哲先生,好不好?!
    
    徐文立、王希哲二位先生要是还不愿意公平地在“关注中国中心”网站上发表我的文章和意见,我也就只好把文章发表在其他网络媒体上了,党内不同意见争论公开化的负面影响的责任也只好由你们去承担!恳请文立先生希哲先生认真看看我的意见和回答,然后逐条理性回复,可以吗,两位前辈?!
    
    文立先生在回复国涛畹町朋友们的信中讲到:
    
    “不能因为民主社会强调维护个人的合法权益,就把我们的党建设成为一个追逐私利的狭隘的党,在当今腐败成风的中国,民众决不可能去追随一个私欲横流的党的。道义和公信力几乎是我们唯一的资源(赵昕注:这是周舵先生的经典语言之一吧)。要求中国民主党党员特别是它的领导干部,要做到“公心至上,为大众服务”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古人尚且懂得“正人先正己”,何况,我们以“反对贪污腐败,缩小贫富差别,保护合法权益,追求社会公平、公正”为己任的党呢!”
    
    言尤在耳,掷地铿锵呵,文立、希哲先生!不能口号喊得响亮,可是行为却不择手段阿!“知行合一”,才是民主政治“绅士道德”的基本“公民文化”守则呀!恳请你们公平地把我的六篇回复文章,就算当作“第三种忠诚”,也发表在“关注中国中心”网站上,好不好?!
    
    衷心希望我们都能够象任不寐先生疾呼的那样:
    
    象说的那样去做!
    
    
    赵昕 2004年11月18日 草就,20日整理
    
    
    附录:有关1998年组党运动历史资料汇编之一
    繁忙朋友太辛苦,只看日期藏玄妙!
    
     公 告
    
     为了中国民主人权事业,我们于1998年9月18
    日正式成立了为中国民主宪政大业服务的“徐文立办公
    室”,成员有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张晖。
    
     周国强为法律顾问,现特此公告。
     办公地点: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二条四号新楼424号
     联系电话:86-10-63517814
    
     徐文立办公室
     1998年9月21日
    
     [1998年9月19日北京消息徐文立办公室消息]
     北京徐文立先生9月18日晚在京都信苑饭店和中
    国大陆民间的“中国发展新战略研究所”负责人、《第
    四座丰碑》的作者彭明先生进行了愉快的会晤,并就共
    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看法。
     9月19日徐文立又应彭明先生的邀请到亚运村汇
    园公寓,参加了彭明先生主持的《时局研讨会》,并发
    表了简短的即席讲话,高度评价了彭明先生和他的同仁
    们秉持的绿色发展战略,赢得了与会者的欢迎。英国广
    播公司(BBC)对此次研讨会进行了全程电视采访。
    
    据法新社99年9月7日电“徐文立最近向记者说,他最近被拘禁的原因是要劝他利用他在异议团体中的影响力阻止建党的申请”。 (查法新社电文)
    9月22日法国国际广播公司的录音报道进一步露了真情。徐文立两次重复他同公安“进行了长时间友好坦率的谈话”,“希望不要提出组党”。接着徐正式呼吁“我认为,离成熟稳健负责任的组党还不成熟”。(查法国国际广播公司的录音报道)(似乎别人都以为党禁真的开放了,党禁是需要冲击的。)
     据“小参考”99年10月4日彭明徐文立再次联名倡议“衷心希望各地朋友在中国大陆政党法未正式颁布之前的一段时间内暂缓提出组党申请”
    
    中国民主党迈向全国统一组织
     --徐文立在北京筹备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本刊特约记者纽约报道]从北京获得的信息称,北京著名政治反对派人士徐文立,十一月六日在北京成立了以徐文立为总召集人的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筹备工作组,筹备组目前由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刘世遵、张晖五人组成。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筹备工作组做出决定,拟邀请秦永敏、王有才、王希哲、王炳章四人参加筹备民主党全代会的领导工作。
    
    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筹备工作组在其发布的《第一号文告》中指出:为了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五十周年,鉴于中国政府签署的联合国人权公约赋予中国公民的政治权利,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筹备工作组宣布成立,目前仅限于筹备工作,而不以政党形式进行活动。
    
    筹备工作组的文告说,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筹备期暂定为两年,力争下世纪初正式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筹备工作组召集人徐文立在访谈中强调,筹备组只是服务机构,不是领导机构,他们只是为中国民主党的正式成立催生,为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催生,筹备方式、全代会的正式领导班子等,都没有确定,都可以经协商改变。他们只是先亮出旗号,为全代会的正式召开鸣锣开道。
    
    全代会筹备工作组目前的工作有:
    一,组建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正式筹备领导机构;
    二,研究、制定中国民主党的各项执政政策;
    三,筹建中国民主党的各个职能机构等。
    
    筹备工作组在公告中,欢迎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严家其、傅申奇、王军涛、魏京生、王丹、庄彦等回国,参与大陆反对党的组建,参加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徐文立在访谈中特别呼吁海外民运人士回国,形成一个民运回归本土的热潮。徐文立贺信彤夫妇今天还发表了声明“即日起永不置办私人固定财产”,相信此举可以让公安局准备来抄家的警察先生们高兴。
    
    中国民主党目前已在十一个省市建立了筹备委员会,它们是:浙江、山东、辽宁、吉林、黑龙江、湖北、上海、北京、四川、贵州、河南。还有几个省市正在筹备成立民主党的地方筹备委员会。关于成立全国性组织的问题,各地一直在进行讨论。徐文立指出,他这次公开站出来推动组党,一来是实现他多年的愿望,他在七九民主墙时期就考虑组织反对党的问题,二来为中国大陆反对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催生。他预计中共可能将会对他进行进一步的打压和迫害,但他已经做好各种准备。徐文立一再强调,筹备工作组只临时性的工作机构,他正在与十一个省市的民主党筹备人员协调,希望能成立正式的全国领导机构,一方面协调整体工作,一方面负起具体筹备全国代表大会的领导责任。
    
    ~^~^~^~^~^~^~^~^~^~^~^~^~^~^~^~^~^~^~^~^~^^~^~^~^~^~^~^~^~^~^^~^
    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筹备工作组公告(第一号)
    
    为了纪念 <世界人权宣言> 发表 50 周年, 为了中国的民主宪政事业, 为了适应中国大陆各地组党的形势, 我们特作出以下决定:
    
    1. 即日起成立 "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筹备工作组".
    
    2. 鉴于中国政府签署的联合国人权公约赋予中国公民的政治权利, 鉴于中国大陆现行法律并无禁止公民组党的条款, 鉴于中国大陆尚没有 <政党法>
    可遵循, 所以"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筹备工作组"即以公告形式宣布成立, 并只限于筹备工作, 而不以政党形式进行活动.
    
    3. 本筹备工作组暂由徐文立, 高洪明, 查建国, 刘世遵, 张晖五人组成, 徐文立任总召集人.
    
    4. 本筹备工作组不是领导机构, 只是筹备和协调机构, 它的使命仅限于筹备 "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和协调全国的民主人权运动.
    
    不认可本筹备工作组的人士, 欢迎他们以自己的方式从事政治活动, 相互之间 "不干涉, 不攻击, 不排斥", 相互激励, 共同发展, 为中国的民主宪政事业贡献各自的力量.
    
    5. 本筹备工作组与 "中国民主党各地及海外筹委会" 之间不存在着隶属和领导关系, 该筹备工作组即为 "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的筹备作服务工作, 也为 "中国民主党各地及海外筹委会"作服务工作.
    
    6. 本筹备工作组预计筹备期为两年, 力争在下世纪初召开 "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作好一切必要的准备工作.
    
    7. 本筹备工作组在筹备期间, 将逐步筹建:
     (1). "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的领导机构;
     (2). 党建, 党际研究机构;
     (3). 政治, 外交战略研究机构;
     (4). 经济战略研究机构;
     (5). 文化, 教育重建研究机构;
     (6). 民族, 宗教, 台湾事务研究机构;
     (7). 高科技发展及生态保护研究机构;
     (8). 国防战略研究机构;
     (9). 为保障公民权益而完善和筹建:
     1). 中国人权观察;
     2). 反腐败行为观察;
     3). 工人问题观察;
     4). 农民问题观察;
     5). 妇女问题观察;
     6). 宗教自由观察;
     7). 法律援助热线;
     8). 对日索赔和保钓联合会;
     10). 以及各种职能部门:
    
    8. 中国民主党正式成立之前, 不吸收正式党员;
     但在筹备期间将吸收, 登记自愿者为筹备期党员, 今后将依照党章履行正式手续, 方为中国民主党正式党员.
    
    9. "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的领导机构一旦成立, 本筹备工作组即完成它的历史使命, 将立即停止一切活动.
    
    10. 本筹备工作组拟邀请秦永敏, 王希哲, 王炳章, 王有才等四位先生参加筹备工作组的领导工作.
    
    11. 本筹备工作组拟邀请孙维邦, 陈子明, 刘晓波, 张京生, 胡石根,陈澜涛等六位先生在他们认为合适的时候, 参加筹备工作组的领导工作.
    
    12. 本筹备工作组真诚地欢迎流亡或生活在海外和香港的王军涛, 胡平, 魏京生, 刘青, 徐水良, 付申奇, 陈军, 黄翔, 赵南, 伍凡, 吴方城, 徐邦泰, 万润南, 刘国凯, 范似栋, 龚小夏, 郑钦华, 刘金华, 倪育贤, 庄彦, 曹长青, 刘士贤, 宋书元, 王丹, 李录, 张伯笠, 吾尔开西, 柴玲, 韩东方, 王策, 汪岷, 唐伯桥, 吴学灿, 薛伟, 林樵清, 鲍戈, 马大维, 成伟邦, 杜智富, 齐墨, 相林, 杨建利, 刘晓竹, 陈小平, 吕京花, 张伟国, 连胜德, 辛灏年, 洪胜哲, 高寒, 钟衡, 杨怀安, 亚衣, 肖强, 于大海, 何频, 高新, 时和平, 韩援朝, 高光俊, 石磊, 沈彤, 熊炎, 司徒华, 刘千石, 陈仕强, 杨小炎, 卢四清 ....... 诸位先生回国或回大陆参加"
    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
    
    13. 本筹备工作组真诚地邀请王若水, 鲍彤, 吴祖光, 郑仲兵, 包遵信, 张显扬, 党治国, 李贵仁, 周舵, 王若望, 司马璐, 刘宾雁, 郭罗基, 于浩成, 陈一谘, 方励之, 李淑娴, 戈扬, 严家其, 苏绍智 ...... 诸位先生为 "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筹备工作的高级顾问.
    
    14. 本筹备工作组接收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的捐款, 捐物, 除遵照认捐人意愿不公开姓名和款额, 物品的一律公开帐目, 欢迎各界人士监督, 检查.
    
     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筹备工作组
     1998 年 11 月 6 日
    
    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筹备工作组公告(第二号)
    
    1998 年 11 月 6 日
    
    徐文立贺信彤夫妇自愿表示, 即日起永不置办私人固定财产. 这只是徐文立贺信彤对自身的要求, 这和徐文立先生主张发展私有制, 保护合法的私有财产是不相矛盾的.
    
     徐文立 贺信彤 (签名)
    1998 年 11 月 6 日
    
    附录七:
    中国民主党北京天津地区党部成立公告(第1号)
    
    作者: size="20" 来源: size="20" 发布日期: 9/16/2004 8:43:57 PM
    
    1998.11.9
    鉴于中国政府签署的联合国人权公约赋予中国公民的政治权利,鉴于中国大陆现行法律并无禁止公民组党的条款,鉴于中国大陆尚没有《政党法》可遵循,所以“中国民主党北京天津地区党部”今日以公告形式宣布成立。
    1、本党部遵照中国民主党临时党章的原则建立。
    2、本党部经北京天津全体党员签名通过,产生了北京天津地区党部领导机构及领导成员。
    3、本党部所遵照的中国民主党临时党章系严家其先生起草,经徐文立先生修订。本临时党章拟提交中国民主党第一次代表大会预备会议审议并经中国民主党第一次代表大会讨论决定。
    4、本党部暂按临时党章所规定的组织原则进行活动,并吸收党员。
    5、本党部暂定入党誓词为:
    中国民主党誓词(临时)
    我志愿加入中国民主党,拥护党的章程,忠实于党,公心至上,服务大众,不畏牺牲,为实现党的纲领而努力奋斗。
    5、经北京天津地区党员签名通过,产生了中国民主党北京天津地区主要领导人:
    主席:徐文立
    副主席:查建国、高洪明
    秘书长:刘世遵 _(发稿人:子轩)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