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昕:结党营私还是组党为公?!(系列之五)
(博讯2004年11月19日)
    人啊,你们要时时警醒
     (博讯 boxun.com)

    
    国涛、畹町二先生:
    你们好!
    
    首先,非常感谢畹町先生的来信和你转来的国涛先生的“劝告信”,你们的意见我一定会认真考虑的,我素来也是很尊敬国涛、畹町二先生的为人真诚和道德勇气的!而且,你们这么多年来,为了中国的民主大业,受尽多少人间炼狱的种种磨难呀!!
    

我赵昕此次虽然受了一点不太公道的伤害,那倒是无足挂齿的,并且我也有点过于激动,可能换一种口气,效果会好些。毕竟,我们大家的主要立场,都是一致的。虽然我希望文立先生不要太急太自我,不要再加剧乱局,希望通过海内外的充分沟通和协商,把所以号称中国民主党部的政治组织,甚至只要是愿意合并和集体加入的组织以及所以民运人士,都门户大开,统统欢迎!都通过一个相对合理合法、并得到大家公认的民主程序,团结统一起来,“以此产生一个合法的流亡组织和领导集体,凝聚共识,共同团结在一面迎风飘扬的中国民主党大旗下!”(见我第二文)

    
    希哲、文立二先生,这么多年来,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令人同情,我也非常佩服希哲先生“有什么说什么”的直汉子性格!
    
    可是,和我们大家每个人一样,一样都受了几千年封建遗毒的熏染,一样都受了共产党几十年“革命英雄主义”的灌输。再加上属血气的我们,都有太多的人性的弱点和名心利心的恶性膨胀,都几乎不可避免地,时时会自以为是、自我中心、自我骄矜、自我迷信,真是“天下英雄舍我其谁”,自我感觉可以“一言兴邦一言丧邦”,感觉“真理在胸笔在握”,好像真理永远在自己一边一样,别人都是错误的,如果提出了什么不同意见,那就一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别有用心”、“伪善”!必须要彻底打倒、“整肃”等等, 这样下去,和“共产党人怀着崇高的理想,却悲剧地践行了一条通往奴役别人也奴役了自己之路”,
    又会有什么本质区别?!
    
    我们每个人,在圣洁的主耶稣基督面前,其实都是可怜可悲的罪人,迫切需要神的救赎,迫切需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和谦卑开放、关爱团结的精神状态,并“吾日三省吾身”,时时拷问自己的灵魂和良知,时时保持一种对人性丑陋的罪性的警醒和追问!
    
    记得王丹先生在《秦城监狱回忆录》里,特别花了很大的篇幅,把早有觉悟的刘刚先生密密麻麻地写在一本《瓦文萨自传》上的,评价“瓦文萨自我恶性膨胀”的长文,一字不差地抄录在了他的回忆录里,并把它作为对自己的一种鞭策和警醒:
    
    “实际上存在这两个瓦文萨,一个是作为人的瓦文萨,另一个是作为神的瓦文萨。那个神瓦文萨只不过是人们为了战胜残酷的专制者而虚构的。正如驱鬼避邪 ,中国人杜撰出各种神一样。
    
    一个神要他一贯正确,唯有他才正确,陷入了只有。。。才能。。。的救世主逻辑,这表明他政治上缺乏自知之明,并折射出他知识水平、理论修养和民主素质的先天不足 。
    
    他总是借他人之口把自己描绘成一个一贯正确的救世主。但他却没有意识到,人们之所以神化他,仅仅是为了造就一个能与专制者相抗衡的神,没有瓦文萨人们也会造就另一个神。当我们对瓦文萨还一无所知的时候我们就热切希望瓦文萨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仙,仅仅是因为我们痛恨他的专制对手,盼望专制的敌人能够取胜。
    
    瓦文萨成为总统,是那个作为神的瓦文萨。人们选的是那个神,是根据他的功名,而不是根据他的才能。
    
    瓦文萨在政治上的成功,更多的是由于那个虚构的神,或者是人们将人民的成功归功于他——瓦文萨是个名字或者旗帜,而瓦文萨却把这一切看作是他个人能力的成功。
    
    他是一个英雄式的政治明星,但远非一个民主型的政治精英。他是明星政治的产物他是个好工头,也可以成为一个象征新制度的国王、君主,但却缺乏民主制度下的总统和总理的素质和能力。
    
    明星政治既可以被用来与专制作斗争,也可以被当权者用来垄断权力,并威胁瓦解民主政治。同三权分立,军政分离等制衡机制相似,打江山的功臣和坐江山的统治者也应分离,不能让二者聚于一人之身。因为这是走向个人崇拜和专制集权的开始,是民主政治的敌人,世界各国的发展无一例外。
    
    二战时期的罗斯福由于战时非常状态,得以连任几届,使他成为一个耀眼的政治明星。如果他活得更长,美国人也很可能继续违反宪法让他继续连任。并不难为此找出堂而皇之地理由,如为了医治战争创伤等,无疑是会使美国民主政治受到威胁的。罗斯福的早逝,对于他本人的政治声誉和对美国的民主政治来说可能是一件幸事。
    
    作为神的瓦文萨,在战时专制过程中功不可没,但是在民主制的波澜,却可能成为民主制度的潜在的威胁。如果他愿意,他是可以很容易长期垄断权力的。即使实行民主选举,瓦文萨也总是占有绝对优势的,因为他可以借助“神”威,这种选举是不公平的。民主制度的实质将被明星政治取代。如果瓦文萨今后借助“神”威把持其权力,将会成为民主的障碍。如果不尽早隐退,要么民主制度的发展将抛弃他,造成他个人的悲剧,正如今日戈尔巴乔夫之于苏联。
    
    瓦文萨的能力、才干与他所赢得的功名相比相去甚远。这不是瓦文萨的错,也不是任何人的错,如果他自己对此缺乏自知之明而飘飘然,那将是他个人的悲剧开始。重要的是要不断地丰富自己的知识,增长才干,鄙视虚名,否则将落后与时代。在政治上决不会有人对中学生寄与完全的信赖。”
    
    刘刚的这些话,给我们这些几乎一夜成名 的学生领袖极大的警示,王丹先生深刻地反省道:
    
    “当时正是我们这些所谓的学生领袖在国际上获得广泛同情,并因而具有声名的时候,刘刚这番评价瓦文萨的话正好可以作为一个警示,告诉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功名。我想这也许就是他把这些话写在《瓦文萨自传》上送给我的良苦用心吧。”
    
    其实,这何尝又不是对我们每个人的“良苦用心”?!这是一种多么的极其珍贵的鞭策和警醒呢?!
    
    昨天,我上了“关注中国中心”网站一看,文立、希哲先生竟然把“胡说八道的赵昕”一文,发表在他们的网站上了!并且,没有公正地,也发表我致文立先生一个人私下探讨的《结党营私还是组党为公》一文!于是我一怒之下,把《结党营私还是组党为公》系列三篇文章,可笑地、言出必发地登在《海外投稿》及《博讯》、《议报论坛》上了,真是遗憾得很,国涛先生、畹町先生。
    
    虽然我搜集了大量1998年前后的第一手历史资料,并拟出了提纲,准备一口气写它十几篇文章,摆事实、揭真相、讲道理、明辨是非,并且顺便探讨民主之真谛——但是,主耶稣基督敦告说:不要论断别人。
    
    主啊,求你原谅他们吧,时时警醒我这个罪性未泯的羔羊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在此,我郑重表态:为了顾全大局,只要文立、希哲二先生不再发表针对赵昕的文章,或者说不再发表“辱骂与恐吓”的文章,那么我一定就此五篇文字之后,就此打住,不再写针对此事的文章,然后“观其言、看其行”了,可好?!
    
    敬请国涛、畹町二先生费心,把我的态度转告文立、希哲二先生,并告知他们二位前辈的态度,再次拜托了!
    
    赵昕 顿上
     EMAIL:[email protected]
    2004年11月11日凌晨3:29 北京
    
    附录一:任畹町先生11-10 19:52致赵昕信:
    赵昕,
    估计,你和老徐的仗已经打完了。现转国涛电你,请回复。
    诚挚的畹町
    李 国涛 [email protected]
    
    附录二:李国涛先生11-10 致任畹町先生信
    李 国涛 wrote:
    
    畹町兄:
    
      感谢赐文。已拜读。谢指教。
      不知兄与赵昕先生熟否?
      若熟,建议打打圆场,设法劝劝赵昕先生,
    任何事点到为止即可。此方为上。
      若此言不当,还盼海涵。
      再叙。 敬颂
    愉快
    
    国涛 上 2004 11 10 _(博讯记者:子轩)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昕:结党营私还是组党为公?!(之四)
  • 赵昕:结党营私还是组党为公?!(系列之一)
  • 赵昕:结党营私还是组党为公?!(系列之二)
  • 赵昕:结党营私还是组党为公?!(系列之三)
  • 赵昕:致所有关心胡石根们悲惨遭遇的朋友的公开倡议书
  • 赵昕:胡石根的惨况拷问每个中国人的良心
  • 赵昕: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 赵昕:论日本右翼的“进入”史观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