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常麟:也谈“如何做公正的媒体”再评多维何频讲话
(博讯2004年11月17日)
    海壁先生乃多维网站著名左派写手,常某久闻大名。这次抛砖,不想引来海先生这块硕「璧」。《诗》云:「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有海先生襄助,何频先生如今虽一言不发,我相信其心中必然是欣慰的了。

       如何做公正的媒体?说实话,这真是一个大而宽泛的题目。常某不似海壁先生般大手笔,亦不欲为天下媒体订立行为规范。为了和先生讨论这个问题,不得不把这个大命题细化为一些具体原则。美国著名报纸《华盛顿邮报》前东主迈尔(Eugene I. Meyer)为该报制定的办报方针颇得我心,特摘录于此,试译如下: (博讯 boxun.com)

      1.That the first mission of a newspaper is to tell the truth as nearly as the truth may be ascertained;

      一份报纸的首要使命,便是报导尽可能接近已确认事实的真相;

      2.That the newspaper shall tell ALL the truth so far as it can learn it, concerning important affairs of America and the world;

      报纸要报导所能够了解到的有关美国和国际重要事务的全部真相;

      3.That as a disseminator of news, the paper shall observe the decencies that are obligatory upon a private gentleman;

      作为新闻传播者,报纸要如绅士般庄重;

      4. That what it prints shall be fit reading for the young as well as for the old;

      报纸的内容应老少皆宜;

      5. That the newspaper's duty is to its readers and to the public at large, and not to the private interests of its owner;

      报纸要对其读者和普罗大众负责,而不是对报社老板的私利负责;

      6. That pursuit of truth, the newspaper shall be prepared to make sacrifice of its material fortunes, if such course be necessary for the public good;

      若对公众有益,报纸要准备为追求真实报导而牺牲自身利益;

      7.That the newspaper shall not be the ally of any special interest, but shall be fair and free and wholesome in its outlook on public affairs and public men;

      报纸不能与任何特殊利益集团结盟。在报导公共事务和公众人物时,要做到公平、自由和健康。

      这些原则是迈尔在1935年3月5日在一次公共讲话中提出的。迈尔及其女儿格雷汉姆(Katherine Graham)始终如一地贯彻了这些原则,《华盛顿邮报》也终于成长为在世界范围内有公信力的美国主流媒体。我把这些原则总结成一句话,就是「天下公器,秉持真理」。「天下公器」者,是指一份报纸保持独立姿态,不能被包括报纸老板及员工在内的任何利益集团所左右和窃取,否则就无法保证报导的真实性;「秉持真理」者,是指报纸应该致力于报导真相,即使面对任何压力也应当如此。

      这就是我对海壁先生「如何做公正的媒体?」一问的回答。

      如果拿这些标准去评价何频先生的多维网是否是一个公正的媒体,恐怕得全线挂红(多维网是否「老少咸宜」暂且存疑,按下不表)。首先,何频在《没有能压住多维的政治压力》(下简称何文)一文中明火执仗的篡改与会者发言记录,这是对「秉持真理」原则的公开违反和公然藐视。也许同人民网和新华网对比起来,海壁先生认为这是小菜一碟,并说「事后作者修改自己的文章并没有甚么大错」。可是问题在于,何文若只是「修改」、「补充」了何本人的思想也就罢了,竟然把发问者的「思想」也一并修改,便不能原谅了。此外,修改之精雕细刻,字斟句酌足见修改者用心之良苦。海壁先生认为,何文在「不友好」的环境中已经作了最小幅度的修改,「很不容易」,当属难能可贵。这个说法其实很难理解。众所周知,人在「不友好」环境中面对对手时,会非常谨慎,不会轻易留破绽与口实给对方。可是何频先生却在「不友好」环境中「顶风作案」,在明知道众目睽睽下大演「乾坤大挪移」戏法,并抢在其他媒体之前发布。其用意难道还不清楚吗?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而牺牲报导的真实性,怎么能让人相信多维的公信力?海壁先生难道是在暗示,如果在「友好」的环境中,何频先生是不是会更肆无忌惮,在篡改方面彪炳千秋?

      其次,何文称:多维网不能刊登「不是事实的报导,不讲道理的文章」。在被问及其判据是甚么的时候,何知道兹事体大,不能轻言之,于是退却一步,称多维「兼容并包」。他说,多维不但是「中共的传声筒」,并且是各种政治势力的传声筒。言下之意,中共作为政治势力之一支,多维无法将其排除在外。按照何先生这样的逻辑,1930年代的德国纳粹党也是「各种政治势力」之一种,希特勒是帝国「元首」;当时若有多维网,何先生也要对纳粹理论「兼容并包」,「充分了解」了?我相信,这个「兼容并包」的理由在纽伦堡法庭上是决不会被法官认可的。何频还在其演讲中大吐苦水,称自己有「50名员工」需要养活,并把当「中共的传声筒」归结到经济利益上去。是的,这个理由听上去有充分的道理。我的公司要存在,要发展,没有这个大主顾,我活不下去呀!生存第一,你得给我时间!美国许多中文媒体没有中共撑腰就活不下去的确是事实,「64」后纽约的中文报纸就曾发生过雪崩式倒闭。但是,我要提醒何先生的是,追求经济利益,维持公司的运营同样不是法理和道义上为多维倒向某利益集团辩护的合理理由。一个媒体,若丧失了独立立场和批判者的姿态,就必然沦为某些政治势力的工具。但何频辩称,多维并未和某一个利益集团建立联盟,原因是多维其实和「多家利益集团」建立了联盟,因此是一个「公共平台」。这个「多家利益集团」的组成如何呢?何频举例说,包括中共,民运和法轮功等。那么这「多家利益集团」中影响力的组成又怎样?中共是一个大国,而民运和法轮功只是民间团体,如何能够和一个国家的影响力相比较?谁是多维的真正大股东,还不一目了然吗?

      写到这里,我想起一个法国笑话。有一个人在街上叫卖云雀酱。一个主妇买了一瓶尝了尝,发现有马肉的味道,于是报警。警察问那个小贩云雀酱中到底含甚么成分。小贩说,马肉和云雀肉是一比一。主妇还是不相信。警察继续审问,小贩最终招供说,他的云雀酱是由一匹马和一只云雀做成的,千真万确是一比一。

      何频先生就如同那个小贩。他在贩卖给我们由一匹马和一只云雀做成的「多维牌」云雀酱时,还向我们提供了品质保证:多维是公共平台,在这里大家是对等的!

      再次,我还想说一说法轮功的问题。何文中有一句话我是同意的,即我也认为法轮功可以批评。但是,我的前提却和何频不同。我认为,这种批评要建立在了解法轮功真相并尊重法轮功学员人格的基础上,并且需要是理性的。如果一个人还深信仇恨宣传,认为法轮功就是青面獠牙,杀人放火的话,我不认为此人有批评的资格,因为他们出言必定是侮辱和谩骂。比如,海外某“反伪”斗士动辄引用名言“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可天天却在行辱骂和恐吓之实。我生活在海外,接触了许多法轮功学员,我从我的亲身体会中认识到,他们决不像中共宣传的那样。可是多维网在做甚么?何频先生在打着「兼容并包」的旗号向海外中文世界灌输「法轮功就是青面獠牙,杀人放火」的那一套,甚至何频自己也承认,某些新华社的报导「对法轮功是非常低级下流的」(在何文中被改为「有一些用语非常低级」)。这种在利益动机下,帮助抹黑一个族群的努力让我不寒而栗。

      许多人可能注意到,多维对法轮功事件的报导在态度上有一个很大的转弯。开始时,多维对法轮功的报导是较中立和客观的,后来却和新华社变成了完全同一种口径。对此,何频解释说,原因之一是法轮功及网络其它媒体的崛起。他的意思是,既然已经有人替他们说话,多维就没有必要再浪费人力物力。这个解释听上简直天衣无缝。但是,我却从其中嗅出另外一种味道来-正是由于《大纪元》等网媒的崛起,多维面临越来越大的财务压力,后来发生内讧(请参看多维原CTO赵小麟的回忆录)以至四分五裂。大量转贴新华社宣传文章,正是这个时候开始的。对我来说,这个解释比何频的理论更有说服力。

      海壁先生作为多维网的热心网友,对何文以上的问题皆不见,并在《如何做公正的媒体》(以下简称海文)一文中为何频多有辩解。我愿意相信海壁先生对多维的真挚情感,但海文中确有一些逻辑不清甚至混乱之处。我想在此指出,并愿意同海先生探讨这些问题。

      海壁先生提出,因无法亲自参与该会议,所以猜测录音听不清实有可能;另外,凌峰先生没有站出来辩解,故此何文中对凌峰话语的更改并没有违背其原意,等于是受到了凌峰先生的默许。

      我以为不然。现在已经是信息时代,有时坐在家里上上网络,得到的信息量可能就是过去呆在图书馆里几天所得到的信息总和。因此,现在的问题是先生你想不想了解,而不是能不能了解的问题。该研讨会之后,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立刻把当天的录音制作成节目并上网(http://media.soundofhope.org/2004/11/10/criticism-on-duowei-new.rm)。海壁先生不用亲临会场,也立刻可以发现真相。您既然可以访问多维网,当然可以向何频索要当天录音;想必访问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网站也易如反掌,为甚么说「无从知道事实真相」呢?若先生实在有困难,只消申请一个容量够大的免费电子邮箱(>4MB),常某可以把那段录音邮寄给先生。收听之后你就会发现,多维记者所谓的「笑声」干扰根本就不存在。因此,那段滑稽的记者注是故意并且是恶意的。这个小把戏,在信息时代是非常拙劣的。海先生关于凌峰先生的逻辑就更不能接受了。设想一下,如果一个大陆民众的住宅被强行拆迁,但他(她)却因为对官府的恐惧而未曾上访。那么在海先生看来,这拆迁并未违反这位民众的原意啦?非常荒谬,对不对?这例子不一定准确,但是它确实说明了海先生逻辑的大问题。

      何频自知有些话不能说,海先生却自告奋勇,说出了让我大跌眼镜的话:「在最近一、二十年,新华社、中新社所发表的『新闻』,绝大部份都是真实的。」我不知道海先生说的话有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和统计数据作支撑,海先生也没有给出任何例子。我想问,海先生如何知道「绝大部份都是真实的」?绝大部份是否真实姑且不论,但假新闻,甚至诽谤和捏造新闻在新华网和中新社却从来没有绝迹过。在「假大空」的程度和范围上,现在的新华社记者也许没有他们的前辈那样豪气干云,动辄「放卫星」;但在谎言的精致程度上,却达到了一个他们前辈根本不能望其项背的高度,可谓登峰造极。

      海先生一定会迫不及待地向我要证据。我可以告诉你,例子比比皆是。远一点的,有「64」时新华社报导解放军「一枪未放」,并保证当局「决不秋后算帐」。结果怎样?不用我详叙了吧。近一点的,有「撒谎部长」张文康在记者会上信誓旦旦地是表示,「到北京旅游是安全的」。SARS肆虐期间,《人民日报》2003年2月15日发表新华社消息《广东非典型肺炎已得到有效控制,大部份病人痊愈出院》;新华社4月4日发布《卫生部长张文康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非典型肺炎在局部地区已得到有效控制》。在SARS时期,新华社和中新社的记者们掀起了一个小小的撒谎高潮,以至于没有一条关于SARS的新闻是可靠的!这难道就是海壁先生说的「绝大部份都是真实的」? 海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本人在SARS时期是相信了新华社的报道,北上北京,南下广交会了呢,还是听信了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实报道”,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呢?

      新华社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坏毛病,就是喜欢发「通稿」。为甚么要发「通稿」?为甚么不允许各地记者大显神通,深入挖掘深层内幕?发「通稿」的目的,就是要篡改,掩盖和隐藏!芳林小学大爆炸,新华社发「通稿」;石家庄大爆炸,新华社发「通稿」;最近的郑州煤矿大爆炸,新华社又发「通稿」!在这些「通稿」的面前,我想请问海先生,你如何能保证「在最近一、二十年,新华社、中新社所发表的『新闻』,绝大部份都是真实的」? 至于新华社、中新社对许多重大事件隐匿不报,或者完全反报,更是层出不穷。请问海先生,前些日子河南中牟回汉冲突新华社可报导了吗?重庆万州暴动新华社可报导了吗?汉源万人抗暴,「留置」省委书记一事新华社报导了吗?如果报导了,又是怎样报导的?你又是否对照过海外报导的版本?

      海先生还说,与新华社、中新社的新闻相比,「《大纪元》、《博讯》、《看中国》等发表过许多很难稽考其真实性的新闻。」我承认,由于海外条件有限,加之大陆当局决不会给上述海外媒体的记者开采访之绿灯,海外中文网站报导的一些新闻可能会有一些局限性。我这里要反问一句,海先生是否花过时间和精力去考察一下新华社、中新社的新闻?新华社、中新社乃嫡系,绝不会遇到《大纪元》等网站遇到的麻烦。核实起来,应当相对容易。网上曾经流传过一组照片,照片中电视台的一位男士在摄像,一位女士则手持着话筒访问过路行人。话筒之上还有一张纸片,由电视台的另一人高高举着,上方写好了台词,那些「愿意」接受采访的人,需得照提供的纸上的话来念。纸片清晰可见地写道:「今天下午,我们看了电视台现场直播的市政府新一届领导班子记者招待会,非常受鼓舞,非常激动人心。我们充分相信,在新一(届)当选的市领导(们)的正确领导下,一定会把我们的家园建设得更加美丽。」对海先生而言,这种新闻的真实性如何?每逢年关,新华社总要发出一些某地领导下乡慰问老少边穷地区百姓的新闻。这种新闻每年都出,千篇一律,被中国大陆的网友们称为「月经」新闻。名称虽不雅,但确实形象。能否劳动海壁先生调查一下,领导们应发给贫困户多少钱,实发又是多少?他们到底是在装样子,还是在关心弱势群体?能否请海壁先生研究一下,为甚么在没有记者同志陪同的时候,没有或很很少有领导去「关心弱势群体」?

      诚然,在国内拆迁征地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像海壁先生描写的真正的「钉子户」和黑幕。但是我认为,相对于不受限制的政府权力和行政暴力,这些钉子户的个人行为毕竟不可能有甚么大影响。而政府一个拆迁或征地的行政命令却关系到很多人的切身利益。海外一些中文网站致力于揭露国内拆迁征地过程中政府滥用权力和黑金行为,正是要说明限制政府无边权力的重要性。这才是主流,否则还会有更多的人在拆迁,圈地等政府行为中被侮辱,损害,甚至被吞噬。难道有了海壁先生所举出的「钉子户」的存在,我们就要因噎废食,停止呼吁和抗争吗?这不又落入了海壁先生所称的「片面性」巢窠了吗?

      海壁先生对「对等」的认识,我亦不能苟同。还拿纳粹做例子。不能不承认,纳粹理论在各个方面都有很强的迷惑性和欺骗性。其空洞口号背后,隐藏着巨大的毫无理性的裹挟力量。如果海先生对此了解不多,我要向你推荐苏珊桑塔格的文章《迷人的法西斯》(1975年)。希特勒正是通过其宣传,在德国煽动起了疯狂的民族主义和反犹情绪,最后把整个世界都拖入了恐怖的深渊。中共宣传和纳粹宣传其实别无二致。二者都告诉人们前景光明,让他们期待一个乌托邦的实现,并为之奋斗;他们还告诉人们,在实现这一理想的过程中,杀人和流血是必要的手段。共产主义宣传因其手段较为隐晦,口号更加动听,危害性更大。中国古代的宋襄公因为迂腐的秉持「公平对等」原则,拒绝在楚军半渡时发起攻击,结果不仅霸业不成,还险些死于乱箭之中。我认为,讲对等,要讲究对象。对于文明人,当然要讲对等,大家公平游戏;对于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人,对于那些奉「超限战」原则为至宝的人,讲公平对等,只能给自己造成损害。东郭先生与狼,农夫与蛇的故事一再地上演,原因就是他们在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使用了错误的原则。这样的教训,该引起我们的重视了。

      海壁先生自诩为「右派」,可是在我看来,简直就是极左派,有讲究“两个凡是”的味道。不但处处为中共辩护,言语也很惊人。在这一点上,先生与多维另一左派大内高手洗岩不相上下。但是,我以为,不管立场如何,辩论双方总是要以事实为基础。衷心希望先生能够先坐下来研究真相。常某亦等待再次与海壁先生论剑。

    来源:新世纪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也来谈谈多维的诚信和专业水平问题
  • 何弼:趣案细节点评──多维篡改录音何频顶风作案
  • 常麟:《多维》使命笼罩疑云 主编何频“坦白说明”
  • 多维到底是谁的传声筒?
  • 南平:抗议多维对曾庆红漫无边际的肉麻吹捧!
  • 多维炒房为哪桩?
  • 多维这次确实做得极其露骨,补充更重要的两个证据
  • -cs-:从将被篡改的陈水扁司机口录登头条看多维、万维之无耻
  • 多维:扁吕遭枪击现场直击12疑点
  • 多维时报:归不归?留学生遇到哈姆雷特般的难题
  • 多维:胡锦涛七一讲话到底讲什么
  • 多维:中共众元老为何独厚胡温?
  • 多维:中国决策机制落伍人祸不断
  • 多维:胡锦涛外交手腕被指「不合格」 (图)
  • 魏众生:SARS来自美国?多维网站重复中共论坛栽赃老调意义不简单
  • 多维:SARS可能成中国政改契机
  • 魏众生:把攻克柏林之战颠倒为《斯大林格勒》之战,多维网再次公开在邪恶势力一边
  • 多维和唐柏桥先生之争的要害
  • 浴火凤凰网站就唐柏桥与多维的问题的一点看法
  • 多维报导:北京知情人士详爆蒋彦永被囚内幕
  • 多维放风:北京智囊称台海随时开战
  • 多维:中共禁传媒擅提政改修宪
  • 多维:中国汽车制造业流行多角恋爱
  • 多维:周强碓定连任共青团第一书记 (图)
  • 多维:传「走向共和」禁播令来自胡锦涛
  • 多维新闻社隆重推出的《中国“六四”真相》为什么曲意美化嗜血狂魔邓小平?
  • 多维:网友文章质疑思科威胁中共安全
  • 多维:中国潜艇失事可能另有隐情 (图)
  • 多维:赵紫阳在杭州休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