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改革,必须破除马克思主义的紧箍咒
(博讯2004年11月15日)
    在中国古代,是没有人敢说孔孟这些圣贤们的不是的,改制往往托古,打着复古的旗号。因为一直以来,致君尧舜都是人们梦寐以求的,尧舜被当成统治者的典范,而所谓的郁郁乎三代则被当成国家的理想状态。可惜这种托古改制往往真的改成了古,因而行不通,直到晚清的康有为还是打着孔子的旗号瞎编了《孔子改制考》。

     民国建国后,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成了国家的意识形态纲领,后来被带到了台湾。虽然国民党一党专政,但因为三民主义本身就包含着民主的成分,思想界虽遭严酷压制,但最终还是破除了一党执政的局面,实现了民主。 (博讯 boxun.com)

    共产党这边,一开始所信奉的马克思主义则是个地地道道的专制主义。事实上,马克思本人对社会革命也不甚了了,虽然有煌煌巨著,把共产主义描绘一番,并自以为有了政治经济学和哲学的基础,有别于空想社会主义,可实际操作性不强,还是空想。共产党建党初,一切听命于共产国际和苏联,共产国际和都是专制机器。苏联是当时社会主义的典范,它走了一条独裁的社会主义的道路,毛泽东深谙中国皇帝专制之术,这条道路正中下怀,马克思主义不过是个旗号而已,可是这个旗号一直打到现在,没有人敢动。

    现在研究马克思主义恐怕是最冷门的学科之一,与其相关的党史,国际共运史也都冷得寒牙,就是共产党自己也很少提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了,提起的时候,往往成为笑谈。江泽民在七一八十周年讲话中提到:不要对很遥远的未来做具体的设想。言下之意就是不要谈共产主义了,搞好现在的建设要紧。但这话只能隐晦地说,虽然大家心知肚明,就是没有人敢解放这个思想。推翻经典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即便这经典本身就授权你可以推翻它。毛泽东借马克思的壳谈自己的事情,邓小平如此,江泽民也是如此。现在所说的马克思主义基本上不包括他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和共产主义理论,因为那些东西全然不通,与现实严重脱节,只好泛泛地提及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这也算不得什么新鲜东西,了解中国古代哲学的人根本不拿它当回事)。

    现在的问题是,在这种理论的支撑下,很多东西都没法认真讨论,比如执政权力的民主化,国有资产的私有化,色情行业的合法化等等,一旦提起,就会有人拿“经典”来辟你,你还不能反驳。比如近期沸沸扬扬的郎顾之争,本来说的是在国有资产转让中如何避免不公平现象的出现,后来却有一批人拿着“主义”的大棒子压人了,说国有资产不能动,不然会动摇共产党的执政之基,会改变中国的颜色,跟台湾的阿扁们一样,指责他就是不爱台湾,就是里通敌国。这种做法自共产党建党就开始出现了——恐怕也是继承“先贤”遗风,一旦“主义”不对头,那叛党叛国之类的罪名就接着成立了,不容申辩。

    中国的改革到目前,普遍得被称为关键阶段,这大体上是正确的。政治体制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大众对政府失望之极,经济体制改革造成的社会问题积压到现在已经到了总爆发的临界点,搞不好全国大乱,生民涂炭。当局如果没有断然的决策,怕是要出大问题的。 _(博讯记者:草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