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翟羽佳:驳“革命必然引起动乱”怪论
(博讯2004年11月09日)
    

     近来,一种民主必然导致动乱的理论甚嚣尘上,在他们眼里,似乎民主就是动乱。这些人往往以各国或清朝晚期的政治环境宽松为依据,导出民主必然引发革命来。 (博讯 boxun.com)

    从各国的革命来看,大多发生在一个统治阶级比较开明的时期,这是历史的一个现象。但是,开明时期,并不统治阶级就真的是实行民主时期。相反,很多统治阶级在**不能(赖以集权的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很多统治者利用“民主”招牌,苟延残喘。从英国革命、法国革命、大清新政以及菲律宾等国家的革命,他们发生革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统治阶级毫无诚意,玩弄民主。

    英国革命爆发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查理一世倒行逆施,表面效忠于宪法,可是,背后极力抵制和破坏。法国大革命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统治阶级对于民主协商阳奉阴违。菲律宾之所以发生军事政变,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马科斯在民主选举失败后,依然不退出历史舞台。

    清朝末年的动乱,应该说一个例外。辛亥革命发生,并不是清朝实行民主的结果,而是清朝统治者在镇压维新变法后,人们对清朝统治者失去信心。在革命的爆炸声,清政府应该看清形势,可是,清政府依然玩弄“新政”,导致清政府彻底失去继续统领人民的号召力。

    对于晚清的开明,从汪精卫案件就可以看出来。对清廷的腐败,肃亲王善耆深恶痛绝,但他更希望走君主立宪的道路。革命党人汪精卫入狱后,肃亲王劝说∶“汪先生主张中国必须自强自立,改革政体,提倡民众叁政,效法西方立宪,这些与朝廷的主张都是一致的。目前朝廷正在筹办预备立宪,建立国会让民众叁政议政,这些不正是先生所争取的革命目标吗?”肃亲王还说∶“我认为‘三民主义’是一种见识偏狭的理论,不能成为今后中国的指导理念。为什么要宣扬灭满兴汉?这样宣扬民族仇视能够使中国实现五族协和吗?为什要搞平地起风波的流血革命,我们不是已经答应实行宪政,让各种政治主张都有实现的机会。用和平的宪政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不是比用多量人命财产损坏的革命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更好吗?邻国日本不正是君主立宪的成功榜样吗?”

    对于中国将来的道路,肃亲王的考虑可能比孙中山更为远见。可是,清政府是一个非汉族的外族统治。肃亲王等人可能没有意思到,本族统治者可以偷盗一匹马,可是,外族统治者看看马缰绳,都可能导致公愤。因为清政府的不诚信,导致清朝政府无力来领导中国顺应民主潮流。孙中山煽动革命,很大程度就是利用了人们排满情绪。从排满情绪来看,孙中山的推崇并不是民主革命,而是一种假相的民主革命。

    对于实行民主革命后的担心,肃亲王说∶“中国的政治十分复杂,各种民意纷缠不一,改革政体岂能操之过急?螳螂在前,黄雀在后,列强不是在觊觎着我们吗?不忍不谋则乱......”可是,清政府已经没有了赖以推动改革政治的优势。清政府拒绝民主或假意民主,导致人民对清政府失去了和平演变的可能。辛亥革命后,袁世凯等人依然玩弄民主。假意民主,导致革命党人成为气候。在孙中山十多的煽动之后,“中国如一个酒精中毒的病人,抢步前行,跌跌撞撞,在内忧外患的挤压下,几乎失去了理性”(1922年蒋百里对中国评价)。

    中国的面积之大、人口之多、现行的政治体制、政治和经济发展之不平衡以及诸多社会问题。这就让更多的人为中国今后的社会和政治稳定性感到担忧。尽管一些人认为民主可能导致动乱,但是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中国必须民主化,也就是西方实行多党制的选举制度、言论自由以及允许公正审判的司法制度,才能避免政治上的不稳定。

    中国目前的改革是缓慢的,但是,和平演变犹如涌动的暗潮,却在不断地深化。在中国面前有两种选择,一种是,继续会抵制进一步的民主化。第二种就是在理性、有效和现实基础上制订政策渐进的、有控制的和平演变。前种选择,政权可能会因为突发事件或是不可能控制的外部力量而突然倒台。后者,共产党政权应该在已经进行的很多改革本身又在催生更多的改革。用渐进的和平演变,用“滚雪球”来促进社会和平演变。

    当然,在过去的二十五年里,中国已经成为一个相当多元化的社会。不同的利益集团以及公民团体,已经开始发出他们的声音、表达自己的立场了。社会对不同的观点、价值等的包容性也越来越大。媒体以及因特网技术的发展使得政府对媒体的控制程度远不如从前。对于民主不断蓄积的能量,唯一的办法就是疏导。可是,由于政治改革的严重滞后,导致政府只能堵塞,不能疏导。

    当今中国问题,并非单纯的腐败问题。当前,中国首要解决的问题民主化进程问题。只有实行民主监督之后,人们就可以把那些贪污腐败的官员选下来。对于发展不平衡、社会不平等,都可以用代表的方式加以缓解。真正的政治改革在一段时间磨合后会带来更大的稳定,而不是更大的不稳定,但是,假相的民主则是影响中国社会最不安定的因素。

    一个国家的出路,要么是自下而上的渐进式改革,要么是自上而下的民主化。事实上,至于民主引发革命的情况,从现代民主革命来看,几乎很少。东欧巨变,亚洲其他国家的变化,动荡的因素越来越小。既便动荡,也不过是统治阶级不肯放弃的原因。

    没有民主,就没有妥协政治。拒绝民主,也就是暴力引导暴力。改革需要来自底下的各种压力的推动,这种推动力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上层做出一些妥协,逐步进行改革。中国要想民主化,就必须与过去有某种决裂。没有某种程度地决裂,也就不能说中国实现了民主。民主化就必须进行各种形式的机构改革。改革的目的就是在体制、程序和机制、执政管理等方面建立一个善于调解的稳定系统。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