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 第七章:流浪之歌 (两岸政客和人民必读)
(博讯2004年11月08日)
    
     一年下来,三个人这样聚在餐厅包厢互通有关残肢案件的最新发现已经不下十次。自从杨文峰和王媛媛之间的距离从零进一步到负距离,那天晚上终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之后,虽然两人在外人面前装得若无其事,但公安局刑警队的精英梁科长还是强烈地感觉到了。杨文峰是从三人在一起时,梁科长表露出的强烈嫉妒和玩世不恭看出这点的。所以三人在一起时,他尽量和媛媛保持距离。有时媛媛在点菜叫酒时会考虑到杨文峰的健康,这时杨文峰都会不好意思的对梁科长笑笑。 (博讯 boxun.com)

    
    海南渔村是广州上档次的海鲜餐厅,小包厢最低消费是550元,来过一次后,三个人几乎不约而同地喜欢上这里人来人往的噪杂和小包厢可以关门密谈的宁静。在每人点了一两样喜欢吃的海鲜和小菜后,王媛媛放下菜单转向杨文峰问:“来瓶白酒还是红酒?”
    
    杨文峰看了看梁科长,梁科长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杨文峰于是转向服务员。服务员小姐笑吟吟地推荐道:“一般客人如果点了海鲜,就要白酒;如果喜欢吃猪羊牛肉的,还是配红酒更加有味道。”
    
    “那就来瓶红酒吧。”王媛媛知道海鲜始终填不饱杨文峰的湖北肚子,所以他们每次不管在什么海鲜海味馆吃饭,她都替杨文峰点些鸡鸭鱼肉或者山珍最后送饭。
    
    “红酒还是壮阳的。”梁科长冲服务员不阴不阳地笑着嘀咕道。
    
    酒上来后,三人一边慢慢喝一边开始扯到正题上。按照以前早定好的分工,梁科长负责公安局刑警队的取证侦查,这本来就是由他的顶头上司赵处长负责的,所以并不困难。但是由于案子的复杂程度以及公安局的人力财力限制,很多侦查工作最后都落得虎头蛇尾,有时证据和线索如果绕得太远的话,刑警队也不得不将案子暂缓甚至最终放弃。在这种情况下,梁科长就把一些有用的线索交到王媛媛和杨文峰手里,作为记者的王媛媛和杨文峰对于很多工作是比公安局更加容易做到的。
    
    由于三处发现尸体的地点都在广州郊区,而且刑警队在初步勘查现场后就确定三起弃尸案属同类型,所以这十八具尸体就引起广东省政府高度重视。然而,虽然和深圳前几年的谋财害命案件类似,侦查起来却困难重重。首先尸体是赤身裸体,不但没有任何身份证明文件,就是衣服饰物也没有一件。这使得刑警队无法确定死者的身份;二是尸体残缺不全,却无挣扎打斗的痕迹,虽然有两处在抛尸后不到两天就被发现,可是仍然无法确定死因。另外给侦查带来困难的就是上级主管部门要求绝对保密,不能引起社会不安,结果侦查取证工作就得躲躲闪闪地进行。这种需要广大群众提供蛛丝马迹的无头案件,对公众保密就意味着侦查工作必须闭门造车。
    
    梁科长随着刑警队赵处长参与了全部案件取证和侦查工作,虽然证据少得可怜,但有两点却引起了公安刑警队的重视,并决定作为突破点。
    
    在番禺和新市两个现场,同时发现了一道小轿车宽轮胎印痕。抛尸地点虽然比较偏僻,但还是有车辆经过的,不过经过的车辆大多为国产小货车和经济耐用型的家庭车,所以当在现场取证的同志发现有一行比较特殊的轮胎车印时,就当场打了模型。等两个现场出现这同一种轮胎印后,经验老到的赵处长就基本断定压出这种轮胎印的就是作案的工具车。
    
    广州到处都是柏油马路,按说车轮很难留下印痕,但抛尸地点一般都是荒郊野林或者工地施工现场,所以依靠轮胎印这个线索是刑警队一开始就想到的。梁科长把轮胎印痕传真到北京公安部证据资料库,很快就得到了答复。原来这种宽轮胎是豪华轿车原厂配备的高级轮胎,是奔驰轿车S 型专用轮胎,虽然另外几款高级轿车也可以使用,但那几款高级轿车包括劳斯莱斯和宝时捷,他们原厂本来也配备有专用轮胎。得到答复的梁科长就高兴地把查证工作集中在广州市区的S 型号奔驰车上。由于从轮胎压痕的新旧以及从尸体的腐烂程度这两个因素可以准确推测出抛尸的时间,那么只要把这款奔驰车车主一一找出,让他们提供当时抛尸的不在场证明的话,找到破案的突破口指日可待。梁科长把想法汇报给赵处长,赵处长开始听的时候也像梁科长一样高兴,但梁科长讲完后,发现赵处长脸上没有了笑容。
    
    “小梁,你谈谈对车子的看法吧。”赵处长问。
    
    梁科长刚加入公安队伍时干过交通警察,对各种车辆并不陌生。他当即说:奔驰S 型是奔驰车的顶级型号,从S320到S600,价钱从八十万人民币到一百八十万人民币,堪称车中之王。由于这款车昂贵豪华,所以拥有人应该不是很多,当然这得查过车辆登记才知道。但无论多少,肯定是最好找的,如果是什么广州本田,上海大众这类普通车,广州市区就有成千上万,查起来几乎不可能。梁科长最后还强调,这类豪华车,一般都有司机驾驶,当然也有本人自己驾驶的。无论谁驾驶,这类车和拥有这类车的主人的行程应该都是清清楚楚的,有的还有秘书记录日程,万一有必要,可以核对当时他们用手提电话的时间和地点。
    
    赵处长当时听罢,只是沉吟地点点头。最后也没有表态,等梁科长离开时,他只是淡淡地说,先去车管所查清楚所有奔驰S 型车子的车主登记。梁科长走出门了,赵处长又赶出来小声交代:采取任何进一步调查前,必须先向他亲自汇报请示。
    
    车管所得来的资料让梁科长大吃一惊,仅仅在广州地区登记的奔驰S 型号的车就达八百辆。我的乖乖,梁科长头上都冒出了汗,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他看着一张张登记表,不过也感到了一些安慰,发现这些车的登记人中除了少数外商、港澳台商和当地富翁的名字外,其他大多是陌生的名字。直觉让梁科长感觉到放心,他随即想到党政军早在中央三令五申下放弃了豪华进口轿车,明查暗访这些奔驰车主的当晚行踪应该不会遇到太大的阻力。
    
    梁科长汇报完后,赵处长把车主名单拿过去,然后放进夹子里,说过两天再说。一个星期后,梁科长等得不耐烦了,就找赵处长。赵处长说,我们还是从其他的线索入手。
    
    梁科长说,没有其他线索了。赵处长生气地说,没有其他线索也不能顺着这条线索查。梁科长不服气也没有办法。过了一会,气氛缓和了一下后,赵处长说,从那些尸体入手吧。
    
    这件案子的第二条线索就是尸体本身,然而这次找到的十八具尸体却没有提供什么有用的线索。为此广东省公安厅经过会议决定,向北京公安部发出了请求支援信函。北京公安部当月就派了公安部最权威的法医南下,这位被誉为“可以和尸体交谈”的老法医经过三天的工作,得出了结论。结论只有四个字:器官移植!
    
    梁科长主动承担了追查这条线索的工作,由于一开始就发现工作量比想象的大很多,所以杨文峰暗中也加入到他的侦查中。两人已经顺着“器官移植”这条线索摸索了好几个月,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特别是杨文峰,作为新闻记者,他这几个月获得了其他记者一辈子都得不到的大量第一手有关器官移植的资料,他对那些资料都特别感兴趣,所以每天他都很起劲。然而和他一起的梁科长却越来越消沉,最后他不得不提醒杨文峰,这些所谓第一手资料和案件毫无关系,并讽刺道,现在大家是在破案,不是在收集写作素材。然而杨文峰总觉得等他把器官移植的所有资料收集到手后,破案就有可能一天之间完成从量到质的转变。梁科长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梁科长已经对从尸体到器官移植的线索不抱希望,而他心里却始终没有放下奔驰轮胎印这条线索。他把有关资料复印出来,交到王媛媛手里。王媛媛由于害怕尸体和器官移植,一直和他们两人的侦查保持距离,当时手里得到这份和案件密切相关的奔驰车资料后,就抽时间加入到侦查的行动中。
    
    今天大家聚会就是主要听王媛媛的调查进度,不过梁科长从王媛媛眉头不展的样子判断出不会有什么好消息。服务员开始上菜,第一道菜就是葱爆大虾。以前杨文峰最喜欢吃广东的拼盘,特别是有猪内脏的拼盘,还每次都必点葱爆腰花。不过在侦查器官移植的过程中,他渐渐改变了口味。王媛媛有些担心,她担心总有一天,杨文峰会开始吃素的。
    
    “这酒不错!”王媛媛用两根手指捏着高脚酒杯轻轻荡来荡去,然后停下来观察杯子中的酒顺着杯子内沿慢慢地流下来,“只有高质量的红酒才在摇荡后粘附在杯子沿上,慢慢滑下来。”
    
    杨文峰和梁科长也试着摇晃杯子,然后看着红酒从杯子内沿慢慢流下来。梁科长放下杯子,问:“事情进展得怎么样?”
    
    王媛媛摇摇头,叹了口气。“不怎么样,我总算知道你们处长放弃这条奔驰线索的原因了。”
    
    王媛媛停了下,接下来讲:“八百辆奔驰S 型豪华轿车,其中除了250辆为知名港台商人和广东私人企业老板之外,另外的倒都是没有听说过的普通人的名字。我想只是这250辆名人的车需要花点时间和周折,另外的应该很容易搞定。于是就从另外的550辆轿车登记人开始。可是没有想到——”
    
    杨文峰和梁科长都停下了手中的筷子。
    
    “没有想到,我前几个电话打过去,就被人家一顿教训,而且有的一听到我问那天谁在开车,当时在哪里等问题就开口大骂,弄得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杨文峰和梁科长停止了嘴嚼。
    
    王媛媛顺手从手提包里掏出几张折叠的纸张,打开来摊在桌子上,无奈地说:“那些豪华轿车登记的名字我虽然都没有听过,可是,你们自己看吧!这些名字你们该都知道吧!”
    
    两人就伸头过来看,梁科长看得胆战心惊,杨文峰却看着一个个似曾相识的名字一头雾水。看着杨文峰的样子,王媛媛解释道:五百五十辆过百万元的豪华奔驰中,只有三十部是真正首先富起来的广州市个体户的。其它几乎都是广州市党政军的亲戚子女拥有。当然有几十部好像是电影演员和电视台播音员的名字,可是广州市全市都知道,她们都是公认的广州政府高级领导人的情妇。
    
    “真没想到!”梁科长头上都渗出了冷汗,因为他在名单最下面看到广州公安局两位领导的名字,有两部车是他们儿子的名字,不觉心情低沉表情严肃起来。他知道处长为什么不敢查下去了。
    
    王媛媛苦笑着说:“我们顺着这条线索追查的目的是要找出当时这些车的车主在干什么,如果我们把这八百部车都一一查出来,那么我们就会发现,这些车不是在高级餐厅、五星级酒店,就是情妇的豪华别墅,或者……如果公布出来或者被不小心泄漏出来的话,广州市党政军三套班子就会陷入瘫痪。”
    
    三人想想这事,都各想心事,每个人心情都很沉重。大家默默吃起来,杨文峰夹了一块日本牛肉放进嘴里,细细品味着。
    
    王媛媛独自喝了会酒,抬起头说:“现在只有你们那个线索了!”
    
    “你是说我们那堆缺胳膊少腿的尸体!”梁科长带着嘲笑地说,杨文峰听到这话,差一点把嘴里的牛肉喷在桌子上。
    
    “你这人怎么这样。”杨文峰不满地说。
    
    王媛媛关心地伸手过来给杨文峰拍背,梁科长用眼角瞥见,没好气地顶道:“我怎么啦,你不会那么娇贵吧,不就是十八具残肢断臂的尸体吗?!”
    
    杨文峰突然站起来,怒目盯着梁科长。王媛媛一看气氛不对,马上站起来按住杨文峰坐下,安慰道:“大家都不好过,不然我们就放弃这个案子?”
    
    杨文峰愤愤地说:“那些尸体都是有名有姓的人,我最看不惯你这样议论尸体的样子。其实这个案子有最好的突破口,你们如果把那些尸体当人看,只要找到那些尸体姓甚名谁的话,再顺藤摸瓜,就可以破案了。可是你们堂堂的公安局竟然一年多都找不出人家是谁,你们干什么的!?”
    
    其实杨文峰一早就提出过这点,公安局当然也不糊涂,只是一年下来却在最重要的破案关键上毫无头绪,至今连受害人是谁都不清楚。梁科长低着头喝酒,自言自语地说:“我说杨文峰,我们生活在不同世界里。你觉得天经地义的玩意,我们却无法办到。这就是这个世界。”
    
    “什么不同的世界,这个世界只有一个!”杨文峰气不打一处来。
    
    “世界也许只有一个,可是我们却生活在不同角落里,不同层次里,我们看到的世界也自然不是同一层的。你看的和我看的就是不一样。”梁科长声音中有了些认真,杨文峰也安静下来,思索着梁科长的话。“如果是广州市城市人口失踪了,早有人报案,我们也可以对照尸体找到线索。可是,这十八具尸体显然都是外地来广州打工的农村人,他们背井离乡来到广州,大多数人不使用身份证租房子,只是十几、几十人拥挤在一起,我们根本没有他们的任何资料。这样的人广州市往少里说至少就有两三百万。每天几乎都有人因意外或者疾病死亡,这还不算每天至少有十起失踪案件。可是就算他们报到公安局,我们又能够怎么样?这些民工,只要不闹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们就算死了残了,谁又可以帮他们呢?这些打工者的家人又多在千里迢迢的内地农村,一般也就是逢年过节收到他们从城市邮寄回去的钱,才知道亲人在外乡怎么样、是否还活着。就拿我们这个案子中的十八具尸体来说,这些年轻的受害人的父母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子女早成为白骨了,我们到哪里去找他们?你杨文峰说起来容易,倒好像我们不关心受害人和其家属,你哪里知道我们的难处!”
    
    杨文峰不再言语。大家吃完后也就分头离开了。
    

* * * * *

    
    一个人回到住处楼下,他打开信箱,里面只有一封李昌威的来信。李昌威保持每个月至少给舅舅写一封信,杨文峰也无意识地每个月盼望他的来信。不像两人在一起时的木讷少言的昌威,在信中他总是很“有条有理”的滔滔不绝。虽然昌威的这些“条理”并不符合杨文峰的逻辑,有些还让他觉得难以接受,可他每次都把外甥的来信翻来覆去地看好几遍。渐渐的,昌威这孩子给了他两种截然不同的印象,一种是这孩子太简单,使用了简单的方式思考复杂的社会问题,使用了街边盲流的单纯和简单的眼光扫视神秘莫测的大千世界;另外一种印象则正好相反,他从昌威的信中隐隐感觉到这孩子“真不简单”,不简单得让这个有学问的舅舅都觉得深不见底似的。
    
    上次他给姐姐打了电话,劝说姐姐同意昌威外出打工,他没有告诉姐姐他真实的想法,他其实是想让读了很多书的外甥能用自己的眼睛多了解外面的世界。回到家,他打开昌威的信。
    
    舅舅:
    
    我又自由啦,你给妈妈打电话还真管用,她同意我外出打工,我现在正和同乡们一起坐在到上海的火车上给你写信。
    
    本来不想坐火车,有点贵,可是这段时间湖北境内到处是下岗工人堵截公路,还有农村一些喊冤的人抬尸体堵路,结果从家乡到武汉的长途车多走了八个小时才到。到武汉后,我们就决定改坐火车。
    
    工人下岗后听说还有几百块钱,当然有的只有一百块,可是这也比我们八九亿农民要好得多呀,我们什么也没有,不是吗?有时我就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闹,何不像我们一样背着包袱到处打工去?是谁规定城市的人就一定可以当工人拿工资,农村户口的人就只能背着包到处流浪?这公平吗?农民抬尸体堵路我就有些同情,农民有冤无处伸,有屈无处诉,只有抬着自己被屈死的亲人的尸体才能够引起当局的重视。
    
    改革开放让你们城市居民先富起来啦,其中部分先富起来的人纷纷移民西方民主国家成为先民主起来的一部分,哈哈,我看呀,我们这些农民打工仔打工女,离开土地也就先自由起来。这就是我们有人先富起来,有人先民主起来,有人先自由起来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虽然现在心里充满彷徨和迷茫,但总觉得有希望。虽然我知道自由是有限度的,但自由的感觉真好。在武汉火车站,我们一起买好火车票,可是却不许进入候车室,我们这些民工被安排在广场上的民工候车处。我上厕所时,看到他们里面的候车室很好,还有椅子,那里有军人候车室,有学生候车室,也有普通的人的候车室,不过我们民工就是不能进去。舅舅,我在书上看到,在美国四十年前有一个黑人妇女勇敢地进入白人的公共汽车,争取和白人同坐一车,我想,你说如果我硬是进入只有你们城市人或者大学生专用的候车室,那会怎么样?你会为我写一篇报道吗?我知道公安会把我赶出来,甩出来的。
    
    舅舅不用紧张,我只是开玩笑。我们这些真正的民工是不会给任何人制造麻烦的。我们自由了,这已经很不错了,还争个什么?我们从来不为政府为城市人添乱。记得上次你在广州多次告诉我的湖北老乡孙志刚在广州被公安人员活活打死的事件,现在再次成为盲流,我就对这事有了新看法。
    
    严格的说,孙志刚不是盲流,他是大学毕业生,是去广州找工作的。我们盲流中最高的学历也就是高中啦,很少大学生。孙志刚之所以被公安干警活活打死,不能全怪人家公安。孙志刚也有责任,是书本害了他,也是老师和学校多年灌输给他的世界观害死了他。因为我自己也遇到类似的问题。在我们学校灌输的世界观里,这个国家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无论你是工人农民解放军,无论你是城市人还是农村人,你都是国家的主人,人人平等,享有宪法赋予的平等的崇高的权利。可是如果你真有了这样的世界观,而去当盲流的话,你就是不死,也会天天被人家毒打的。我们出去流浪,离开家乡出去找工作,首先我们就必须知道我们是低人一等或者好几等的农村人,我们没有办法和城里人比,我们不能妨碍任何人……,忘记宪法,忘记人民的主人这些屁话,没有尊严最好,如果万一有那么一点尊严也最好收起来,总之忘记学校老师教你的世界观。这样我们就安全了!孙志刚却因为是大学生,因为读了一些书就忘记了做农民的本色,还以为自己是个人,他在城市人、在公安同志的眼睛里,和盲流无异。你没有什么权利,如果人家要赶你离开,你最好蜷缩在那里,像猪一样被运走,千万不要抗争,更不要反抗。记住,阿Q 这样的人一般不会被打死,鲁迅先生写得太极端,大家都喜欢阿Q,统治者也一样,哪里舍得打死他?可是如果你抗争甚至反抗,那很可能会像孙志刚那样被活活打死。
    
    退一步说,一个地方不要我们,我们还可以到处流浪,找新地方去。我们毕竟还拥有宝贵的自由!
    
    再说,舅舅,一个人出来闯,也总得学会一些保护自己的绝招。我们没有家,也不和家人在一起,到处流浪,很多时候会和城市人发生冲突,如果是那样的话,千万不要和人家讲道理,道理不是讲出来的,道理是权力和武力打出来的!我们出来的时候,都有前几年出去的老盲流专门交代我们,如果遇到人家城市人、人民的公安打我们,我们只要学会几个姿势,保护住自己的脾脏,肝脏、眼睛和鸡巴就可以了,人家一般拳打脚踢一阵子,发泄完了,也就收手啦。这些我都学会了。
    
    舅舅,我讲这些是让你放心,你上次交代我的注意事项我都记下来了。我不会因为读了很多书就忘记自己是一个盲流,你不要为我担心,再说,我只有一条手臂,有良心的人都不会来欺负残疾人。
    
    前天,妈妈一直把我送到村子口,最后离开的时候,我都不敢回头,我受不了妈妈止不住眼泪的样子。舅舅,你今后可以每个月给妈妈打次电话吗?我写信告诉你我的情况,你再告诉妈妈,让她别担心。
    
    我有离开家乡和妈妈的经历,所以这次我不会哭了。可是和我一起出来的几位男女同乡,他们中学刚刚毕业就离开,结果还没有出村子,眼泪就哗哗乱流。有些到了武汉眼圈还红红的。不过,我知道,这不算什么问题,只要在外面流浪几年,你不但忘记了如何去流泪,而且甚至会想不起为什么哭以及如何去哭了。
    
    你说写东西要从自己熟悉的着手,我就写一些小诗邮寄你看,你修改后暂时留在你那里,我怕自己东走西奔,把那些稿子弄丢了。
    
    眼泪之歌:
    
    白天我们不哭,
    因为没有人会停下来看,
    晚上我们也不流泪,
    因为没有人会帮我们擦干。
    
    你哭是想人家同情,
    你流泪是想人家爱怜,
    所以无论白天和夜晚,
    我们不哭,也不流泪。
    
    可是夜深人静当我们进入睡眠,
    眼角的眼泪总是无法抹干,
    因为一闭上疲惫的眼睛,
    梦中总有爱我们的人出现。
    
    舅舅,等我到上海找到工作,再给你写信。上海有多大?那不是你当年读大学的地方吗?家乡回来的人都说那地方每个人都穿西装,就是盲流也一定需要穿得整齐才可以进去,是这样吗?我有些兴奋,不知道自己穿上西装是什么样子的。
     外甥:昌威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第六章:土地之歌 (两岸政客和人民必读)
  •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第二部:盲流之歌 (两岸政客和人民必读)
  •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第五章:较量
  • 《致命武器》第四章:残肢
  • 《致命武器》第三章:断臂
  • 《致命武器》第二章:血迹
  • 《致命武器》第一章:阳具
  • 《致命武器》第一部:残肢断臂
  • 《致命武器》开始连载
  • 《致命弱点》一书作者致读者及新书《致命武器》预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