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唐学鹏:越南童工的全球化“解放之旅”
(博讯2004年11月08日)
    

     关于全球化的学理异议,示威表演,族群认同分歧,后殖民理论。我在长时间都不知,诸如这些东西的传播者如《读书》等杂志所云为何物。这是一个非常古怪的现象,足可以进入社会精神考古学的笑谈。我们明明是全球化的受益者,优胜者,却不得不采纳反全球化的忧伤主义情怀,吞吐后殖民主义的文字,演绎萨义德东方主义式的愤懑。尤其是,当西班牙一群刁民烧了温州人的鞋子的时候,全国的知识分子开始忧心忡忡,并配以奇怪的反思性质的发言。 (博讯 boxun.com)

    全球化让我们品尝了自由贸易的好处,让我们体会到文化融合夹带文化疏离的妙境,让我们更多的出口和进口。体会产品、文明和口味的多样性。让我们的劳动力经受世界级水准的考量。但我们的知识分子依旧保持着木讷的儒雅状。还没有堆积笑意随内心的节律而欢呼,就开始冷静而慈祥地反思。如同我所在城市里的大部分女人都把自己有用的胸脯塞进奶罩中,构造成一个可观的形状,不产母乳,而把加了脏水的商业配方喂养自己的孩子。这是一场弥合四野的错位。这是一次充满矫情的超前。

    能够唤起对全球化最合理的憎恨,大多来自于伦理意识。比如童工(16岁以下的劳动力)。耐克和可口可乐的丑闻,激荡着一轮又一轮的必要的义愤。主流的观点是:全球化给童工提供了更多的收入和获得收入的机会。一种很精细的分析框架表明,在拥有庞大的不熟练劳动力的发展中国家,童工和成年的不熟练劳动力在某种程度上(排除一些重体力活)是可以相互替代的。并且童工不像成年人那样拖家带口,意味着童工可以寻求一个更低价格的报酬,来达到优先就业的目的。这是童工的优势,也是存在的天然证明。

    这个解说有着一定的解释力,但并不完全。2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山西采访,到了一个叫阳泉的地方,见识了这个遍布黑色资源的地区交通运输的困难,以及童工。我和一户人家交上了朋友,户主在一家小型焦炭企业(土法制焦)做事,他那14岁的小孩则在一家餐馆辍学打工,提早自食其力。就在前不久,我打电话给他们,表达自己可怜的小知识分子式的问候。令我振奋的是,孩子辞工上学了。一个可信的推论是,最近欧盟对我国焦炭的狂热青睐,使得山西很多焦炭企业摆脱了钢铁业整顿的阴霾,在焦炭的出口配额里加大了他们的比重。焦炭的价格上涨让普通的工人分享了一部分好处,当工人阶级有了收入增量之后,他们最先想的就是,把自己的孩子从那个鬼地方捞回来。

    这个故事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全球化有着它的两面,它制造了一些童工,但也消灭了一些童工。对于童工来说,也许它是完全中性的,它不是童工制造流水线上的主角,它是一个木然的观望者,但却充当了肇事者的罪名。

    全球化是否给在国家的整体层面上制造或者消灭了一些童工?最终的答案具有某种裁定的品质,因为它可以明确告诉我们,发展中国家的童工和该国卷入全球化的关系到底怎样?那么选取一个国家吧,典型性童工国家:越南。然后,选取越南急剧融入全球市场的典型历史时段,来确诊一下童工和全球化的关系。


可喜的负相关

    越南是世界上最严重的童工国度,童工的流行程度超过了印度。越南是一个农业国,在1993年,农业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70%,1997年越南的人均GDP为310美元(根据Krueger的说法,人均GDP低下是检验童工国家严重程度不二的法门)。这个数字大约可以和我们1980年“媲美”。越南熟练的劳动力特别少,即使在现在,越南都缺乏一整套劳动力培训机制。而且越南由于战争的缘故,导致了国家的青壮年劳动力并不是很充沛。以上种种,给童工的大量涌现以坚实的土壤。

    越南的童工呈现出的形态是复杂的。一种是帮助自己的家庭从事农业生产的,也包括浆洗,做饭,打扫卫生,买菜,打水,伐木和家具维修。实际上,我们广大的农村都存在这种形式的童工,但很多人并不承认这是童工,因为农村孩子给家里干活是一种懂事的表现。区分的标志是这些孩子是否要为做这些活计一周花40个小时。如果达到了这个工时指标,那么这些孩子就可以算是童工。只不过这种劳动力关系不是通过市场和工资的手段表现,而是通过温情脉脉的家庭责任来表现。还有一种是为非农性质的企业做事,比如纺织业童工。整个世界对这部分童工盯得比较紧,这些童工的利益和剥削是通过市场化来体现。市场是敏感的,也是天然被人反感的。越南还存在一种童工,也是从事农业生产,但是是雇佣性质的,由别的小农家庭雇佣过来充做帮手的。在1993年,第一类童工占童工年龄孩子人口(6-15岁)的26%,第二类童工的比例为4%,第三类的比例是3%。(Eric Edmonds,Nina Pavcnik 2002)

    效仿中国,越南的改革路径几乎是中国的某种拷贝。越南也是一个疑心病很重的国家,在上个世纪90年代,越南对一些战略资源和战略储备非常敏感。粮食安全几乎是越南贸易战略的一个决策阴影,就像中国的棉花一样。在1989年以前,越南对粮食出口管制非常严厉。慢慢地,越南政权开始解除了贸易管制,并怀着极大的热情参与了世界贸易体系。93年越南的粮食大幅度出口,96年出口数量为300万吨。97年,越南完全取消了出口配额,国际的供求关系直接深入到越南的腹心,越南的粮食价格同国际粮价优雅地接轨。

    于是1993年—1998年,这是一段越南粮食从管制走向自由的浓缩史。众所周知,几乎所有的政府出口管制的先决条件是:出口品的价格要比国际市场低。只有在低的前提下,政府官僚们才能赚取这个价差。比如越南粮食,政府官僚低价收购同时偷偷向外边出口赚得“寻租”利润是一种常态。当越南政府真诚地放开粮食管制时,粮价不可避免地向国际市场价格看齐,粮价在1993年—1998年相对于越南CPI上升了30%。(Bhagwati 1995 Dixit 2000)

    也是在这段时间,一个令人惊讶的事实跌落人们眼前:越南的童工戏剧性地萎缩,童工下降了9个百分点。同时,孩子的登记入学率迅速上升,尤其是女童的入学率。从未上过学的孩子从孩子总人口的18.1%下降到7.1%。(Edmonds,Turk 2001)

    如果我们再细致地根据地理分布做进一步的结构性说明的话。我们发现,越南北部主要是供应国内粮食,而南部的湄公河三角洲和东南带主要用于出口。从价格的配置方式上看,北部比南部较不自由。在93年—98年,北部的粮食价格上升了23%,而湄公河地区粮价上升了35%。而且,我们发现湄公河地区的童工下降速度要比北部快的多。湄公河地区的孩童工作时间每周下降了10小时。而北部孩童的工作时间下降了6小时。(Edmonds 2002)


戈多来了,大家起立鼓掌

    越南为解除粮食管制争吵和犹豫了多年。越南一些信奉自由经济人士认为,从89年微弱松动到97年的全面放开,这其中包含着焦虑,失落,转折和等待,如同《等待戈多》一样。现在戈多同志来了,请大家起立鼓掌!

    粮食价格(与国际接轨)的上涨使得越南的农业人口获得了可观的出口收益。当农户家庭收入分享了这种增长之后,那么农户的家庭劳务结构就会做出调整。孩子受教育的未来市场收益假定不变,家庭收入水平的上升,相对来说,对孩子教育投资的成本将变得便宜,所以,在粮价涨幅最大的1997年,孩子的入学率激增,幅度也是最大。

    在三类童工中,拥有土地产权的农户家庭童工削减的最为厉害。因为此类家庭收入增加也是最多,同时,由于粮食自给自足,他们无需考虑市场粮价对家庭消费支出的影响。第一类童工大约占童工削减总量的70%。(Eric Edmonds,Nina Pavcnik 2002)。整体来说,有土地产权的童工家庭劳务时间削减了18%。而没有土地产权的童工劳务时间下降了13%。

    越南的例子也反击了打着人权口号的贸易制裁者的荒谬。贸易制裁者认为,只要禁止有童工参与的产品的出口,就会迫使童工失业,进而达到控制他国非法使用童工侵犯人权的行为,实际上,贸易制裁有可能制造更多的童工,因为制裁降低了家庭收入水准,导致了教育成本的偏大。成人工资率的下降对童工是种鼓励,该国市场机制就会发现,用童工替代成人劳动力,并把工资降低到更低的水平线是顺理成章的行为。(Maskus 1997,Melchior 1996,Ranjan 2001)

    一般来说,那些童工形势恶劣的国家都是一些人口相对较多的国家。人口的数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该国的比较优势。该国的产业导向一般偏向于人力密集型产业。这种比较优势在国际分工的格局中,会获得比在国内交易更多的利益。而越南完全符合这一逻辑,中国也不落其外。

    也许,全球化在文化意义和文化批评上是可憎的。应该加入那些批判的理解队伍里。呼吸他们精微的颤抖,感受他们诚实的不安。全球化就好像一堵墙。记忆着异议分子的碰壁,分割着民族性的视线。推算着过去和未来,残忍地浑然一体。全球化是世界最终的命运。就像我最喜爱的歌手罗杰瓦特悲伤无奈而认命的吟唱:所有的人都独自一人/或者,所有人都两两相搀/真正爱你的人们/向前走去/远离那堵墙/一些人手握起手/一些人聚集成团/他们根本不愿意屈服/他们有点蹒跚有点摇晃/毕竟这不容易/你的心/砰地撞在/发疯混帐的墙上/(平克.弗洛伊德乐队的《墙外》)。

    亲爱的全球化不屈者们,我们的思想终究要融进全球化的意识平原里,“而这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墙上的一块砖”。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