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多好的人民、多糟的官/巩胜利
(博讯2004年11月01日)

【特别短评】

     (博讯 boxun.com)

    ■文/巩胜利(学者)
    


一、多好的人民
    
    时间:2004年9月25—30日前后
    地点:陕西省西安市最大、第一繁华的鼓楼广场
    背景:临金秋十月,是全中国举国上下同庆的大喜日子。一是9月28日,中国人一年一度延续了几千年传统文化节日、阴历中秋八月十五“月亮节”;二是10月1日,则是、新中国55年“国庆”的日子。
    
    事件:在中国传统“中秋节”和“国庆节”双喜的日子里,据说每天流经过这里动人口超过100万人流量、陕西省最大的“钟鼓楼广场”为了迎接节日,沿转盘广场四周布置了的硕大的石榴树盆景。而盆景中的石留树有两米来高,硕果累累压弯了枝头,姹紫嫣红分外醒目。石榴果小的如网球般大小,大的超过了大人的拳头……,然而每天超过100万人从这里走过,竟然秋毫无犯,依然榴红树绿,分外妖娆。尽管西安“钟鼓楼广场”人形形色色、100万匆匆,有市民、有旅游者,还有一路一路乞讨丐帮,还有小偷的鸡盗狗鸣,但所有的人们没有去采摘和动摇那些榴红树绿的石榴与盆景,形成了节日的一种喜气和壮观,从某种文化和“游戏规则”的意义上来讲,这是否是可以印证:陕西有“多好的人民?”说明我们民众或市民的一种公共道德、法制的社会意识?
    
    于是,我们有理由认为:缔造了中华民族盘古开天、夏、商、周、秦、汉等七朝古都的长安,有多好的人民啊!
    


二、多遭的官
    
    近呼同一个时期,同在陕西省,同一件官与民的天事。
    
    10月8日—10日,是陕西省人民政府以“陕政办发[2004]96号”文件,召开“2004中国秦巴药业投资与贸易洽谈会”的日子。据当地政府官员无不嘲讽的介绍说:就是因为一位“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无法出席8日的剪彩仪式,而无辜将会期推后一天开幕”。于是本学者有些纳闷,“投资与贸易洽谈会”本是商家的事情,已经部署安排就绪,推后一天的成本又由谁来负担?更何况这还是陕西省有相当规模的“贸易商会”,不仅有来自国内其他省市的商人、投资者,据说还有“外商”参与。就是一个无管紧要的“人大副主任”就延期举行,人们不尽要问,“人大副主任”在“投资与贸易洽谈会”上,能拉来多少商贸、签定多少投资决议?
    
    借用一句流行话:人大副主任参加商贸、投资会与否,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一个老鼠坏了一锅汤的事,政府最好不要做、越少越好。中国新政不是主张“执政为民”吗?如此于民绝对“无利”的事,“人大副主任”出席与否又有什么、任何贸易和投资?陕西省的决策者,真要更新观念,真该干几件“人民所想、人民所愿、利好人民”的事,那才是真的,不然“与广东省20年的差距”(参见2004年3月26日香港凤凰卫视《时事开讲》:专访陕西省省长贾治邦专题。是陕西省省长贾治邦的原话)陕西省从何处、怎样赶上去?
    


三、陕西还有更遭的官
    
    据中国官方新华社前不久报道:中国国土资源部和国家监察部联合调查组公布了对陕西省周至县非法圈占耕地事件的调查结果,包括原县长倪广天在内的4名责任人受到党纪政纪的严肃处理。据中国检察杂志社出版社的《国风》杂志2004年9月号评论道:该县县长倪广天为首的“县大老爷”们,“违法征地,强制拆迁,暴力向民”的问题,是“封建主义思想残余作崇。有些自诩‘父母官’的基层政府官员们,实质上就是‘当人民的家,作人民的主’。否则就只剩下人民群众被迫收回委托出去而发生异化的国家权力这一条路”(参见该刊《周至事件的启示》一文,作者莫于川)。
    
    “违法征地,强制拆迁,暴力向民”,这是任何执政党与政府的灾难。在当代21世纪世界,谁敢“暴力向民”,则是自掘坟墓!但这些违犯一个国家《宪法》,践踏《宪法》“保障人权”的事,为什么在中国演绎了50多年、还要继续延续下去?
    
    践踏《宪法》,国将何国?有报道洞悉:最近,陕西省榆林地区又发生“违法征地,强制拆迁,暴力向民”,中国之国家与中国人民,岂能不“收回权力”?!
    
    “收回国家权力”、“收回人民的权力”——这是一个正常国家必然的大势所趋。不然,“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三反五反”“十次路线斗争”等,岂不卷土重来再来中国?新中国、中国新政必须吸取这历史55年多来、铁与血的历史教训!
    *题解,参见中国中共中央主办《求是》杂志2003年6月号发表《以党内民主推进人民民主》的封面文章。作者为中国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甄小英、中央党校博士生李清华。该文第三自然段指出:“在社会主义中国,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是决定国家前途命运的根本力量。执政的共产党没有任何超乎人民利益之上的特殊利益,更没有任何超乎人民权利之上的特殊权力。”
    
     (本文为独家特稿,作者对文中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对本文有任何见解、疑问及评述,请通过[email protected]反馈。)
    
    巩胜利简介:中国问题学者,著名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广交会”何以成为伪劣商品的天堂?》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金融怎么了?》《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海内外。在国际媒体《财富》杂志《时代周刊》《新闻周刊》《美中时报》《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轰动的论述,在中国最高层的《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深度经济、社会评述、论著。本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的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最可怕功力”。作者是美国中国经贸研究会研究员、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会员、美国《北美行》杂志编委等,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中青年学者。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
    
    巩胜利通信地址(Add):中国•广州工业大道南
    金碧二街78号404室4D 邮编(P.c):510288
    电话、传真(Tel Fax):(020)84045578 (0)13822204711
    电子邮箱(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巩胜利:中国邮政之“黑”
  •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五)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四) 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三)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二)中国腐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一)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 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五)/文/巩胜利
  • 中国改革干什么?(之4)/巩胜利
  • 巩胜利:谁成就了“北京第一贪”?
  • 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三)/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二)
  • 巩胜利:这是13亿中国人的命运所系、全世界都关注的话题——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一)
  • 小平100年祭■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者)
  • [特别评论]谁能堵住中国金融黑洞?■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者)
  • 中国,中间层政府为何总缺位?——从“铁本事件”“劣质奶粉事件”“嘉禾乱拆迁事件”等看中国政府的执政生态环境/巩胜利
  • 中国“看门狗”为什么守不住“国家财产”? (文/巩胜利)
  •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结在政府——续《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悖论》一文/巩胜利
  • [独家聚焦]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巩胜利]
  • 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巩胜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