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阮杰:我不签名除非赵紫阳······
(博讯2004年10月25日)
    作者:阮杰

     收到了呼吁还赵紫阳自由的签名信,但我不会签名,理由如下: (博讯 boxun.com)

    一,赵不是“六·四”屠杀的帮凶,但这不能成为他的功劳,不能成为他受爱戴的资本。杀人者受罚但并不意味着不杀人者就要受到表扬和奘励。这是社会常理。

    二,赵辜负了国人对他的厚望。试想想,十五年前在天安门广场上假若赵能象叶利辛一样蹬上坦克振臂一呼(或采用其他方法〕,也许中国的历史就要改写。赵有这个机会有这个潜能;但他没有这样做。赵最后一次到天安门广场时心里必定已意料到他的下场。但他对学生们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后就跑了。这证明了他还是服从中共的大局和根本利益。难怪他直至行将就木的今日仍没有退出共产党,与共产党决裂的勇气和决心。戈尔巴乔夫之所以能成为戈尔巴乔夫是因为首先有了个叶利辛。本人认为,中国首缺的不是戈尔巴乔夫而是叶利辛!三,认为赵有放弃中共一党体制的雅量,有推行民主多党政治的宏心;本人认为太抬高他了。他没有达到这个境界。在他任内,我们百姓没有感觉到这一点。也许他昔日手下人感觉到,但也只是一面之辞,对广大老百姓并没有说服力。四,赵是邓经济改革最主要的规划者和推广者。时到今日,国人已逐步看到了这场以确保中共一党专制为前提的经济改革给中国社会带来的恶果。这个恶果就是这场经济改革让中国老百姓几代人流血流汗创造的国有财产数年间就被当权者私分殆尽(本人对中国目前公产私有化的看法是:公有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公有制与一党专制的结合。目前中国公产是否非要变成私产不可?大家必须再次思考这个问题。〕,国家公共自然资源被官商勾结毫无保留地掠夺,自然环境遭受无情的破坏,绝大多数人民沦为一无所有的弱势群体,官场腐败愈演愈烈,黑社会越来越猖狂,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社会矛盾越积越深。总之,这场经济改革是中共当政集团挂改革之名行掠夺之实的社会精英暴富运动,给中国社会埋下了后果不堪设想的祸根。中共的这场经济改革正越来越受到世人的质疑。赵作为这场改革的始作作俑者之一,有功有过已不必多说。中共八十多年的作为已让国人日愈明白,必须坚决地彻底地全面地否定中国共产党。海外民运作为专制的对立面,作为中共的反对党(反对派〕务必找到自己的正确位置,别再为中共的当权者不管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歌功颂德,一分为二了,否则将被中国人民切底抛弃。你们也生活在民主国家,你们什么时候见过一个反对党为它的对手党唱赞歌提建议的?

    五,作为一名中共党员,赵听从党的安排和指挥是应该和必须的。这也是党的纪律。无论什么人只要加入党派就必须遵守党的纪律。这是做人的原则。赵现在仍为一名中共党员,党叫他好好坐着,不许乱走乱动。他就应该老老实实地呆着。如果赵受不了,就应该退党。如果他退了党,党还限制他的自由。他可以上告法院。现在赵没有退出共产党证明他仍愿意死心蹋地地跟着共党干革命,贡献余热。我们作为党外人士(或反对派〕为他鸣冤叫屈岂不是狗抓老鼠--多管闲事?再说,十五年来赵从未提出要自由。远在大洋彼岸的人倒为他呼喊自由。皇帝不急,太监倒是急了。这不让人感到奇怪吗?

    一些人之所以把赵描绘成中国民主政治改革之父,无非想证明他们理所当然就是中国民主政治改革之子或孙。子承父业顺乎常理。然而,十五年来这些子子孙孙们又为中国民运做了些什么呢?近年来大家都在为王炳章,杨健利,黄金秋呼吁,为何不见他们的影子?如果在他们的心目中,一个中共前总书记一个中共党员的自由远比民运的同志,民运的领袖重要的话;他们挂在嘴边的“为中国民主化而奋斗!”“为中国的民主事业作贡献!”美语应被打上一个大问号。当然他们会说“良性互动”是他们最理性的策略。但是十五年了,动了吗?是不是要等到中共的机枪和坦克再动动?这些人是书读太多糊涂了?还是另有难言之隐?

    话不多说了。只要赵紫阳先生声明退出中共,从人道的立场出发本人都会自作多情地签上小名,不管他老人家需不需要。当然,现在没有我这个小人物的签名地球也照样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阮杰:海外民运何处去?( 二〕
  • 卜捷:对还举着海外民运大旗的人士说些难听的话----阮杰的 “海外民运何处去(一)”一文阅后感
  • 阮杰:海外民运何处去?(一〕
  • 阮杰:江胡交棒的和平说明了什么?
  • 阮杰:中共体制内民主改革力量可以形成吗
  • 阮杰:中共为何砸掉“一国两制”的招牌?
  • 阮杰:“六四”十五年祭
  • “六四”十五年祭/阮杰
  • 阮杰:体制内民主改革力量能形成吗?( 三〕
  • 阮杰:中共内能出个戈尔巴乔夫吗?
  • 阮杰:谁是私有财产最可怕的侵犯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