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给王女士的一封公开信:王光美女士,您被人利用了
(博讯2004年10月24日)
    生不逢时

     王女士: (博讯 boxun.com)

    前不久报载由您出面,带领刘家后人(当然只是您这一房)与毛泽东家族在世后代一起聚会.并由毛家后人向新闻界发布消息.看来是真事,没有理由怀疑是看走了眼.

    您的杀夫之仇举世皆知,用不着多费笔墨.而且笔者也反对将毛的罪行算在其后代身上,那不过是过去共产党的专利,曾经让中国的老百姓大吃苦头,刘家兄长刘作衡先生就是一例.解放前刘先生不过是位教书先生.国民党也没有和他过不去.解放后,兄以弟为贵,被安排作了省文史馆员,无所事事而月薪七十,看在月薪三十六的工人阶级眼里,已经是眼搀的不得了.谁叫你没有一个好兄弟呢,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些文革期间高干子弟们的顺口溜,却是将这些个年头形象得淋漓尽致.

    这位刘馆员喜欢串门子,开口刘主席,闭口主席刘.有一次,刘穿了一件貂皮领大衣,袖口翻毛的那种款式.逢人便说是刘主席送的,那时笔者还小,好奇问他值多少?”五百块”.一听吓了一大跳,那可是一位工人一年多的工资呀.

    天有不测风云.文革开始不久,刘馆员就被莫名其妙的斗死了.这种株连九族的灭门之罪,在中国的历史上并不鲜见,大约只要读一下(红楼梦)就可略知一二.只不过文革将这种酷刑发挥到了极致.他只不过是文革几百万受害者其中的一位.

    相对之下,国民党就要宽容多了.远的不说,您的亲弟弟是抗日空军英雄,我们暂且在这里叫他王上校.国民党逃到台湾时,王上校跟着去了,后来从报纸上发现您成了匪首夫人,他不得不对空军司令王叔铭报告,王司令也作不了主,只好向蒋介石报告,蒋一句话,让他退伍.虽然从此王上校升不了少将(每月可以领美金四,五千的长俸),可是也衣食不愁,在加州颐养天年.

    不知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您”相逢一笑泯恩仇.”不错,除了文革,过去,包括现在,您一家都是既得利益者.您儿子还是部级高干.笔者相信,这系邓小平出于对过去一些受过打击的高干子弟的一种补偿,而不是他们有什么与众不同的能力.可以想象,您以八十三高龄之身,是不可能作出毛刘后人聚会这种安排的.看来后面还有第三只手作怪.

    随着历史真相的进一步揭开,党内外要求批毛,重评文革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面对这种要求,中央可以说是伤透了脑筋,八十年代邓小平怕被人骂成是赫鲁晓夫,将时间推迟到二十年后,把包袱推给后任,不但没有处理好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又给后任留下一个”六四”的包袱.现在不知谁想出这么一个歪主意让大家看:毛刘两家都和好了,你们还叫什么叫?!这就是集会所发出的政治信号.

    当然批毛会涉及到您先夫的一些错误,比方他首先提出毛泽东思想,搞毛的个人崇拜,将毛树成一尊高不可攀的真神.最后导致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您先夫在最后的日子里,在文革初期批判朱德的会上就没有像其他党国要人一般,对朱德落井下石.他应该有所意识到,自己的下场不会比朱德来得好.至于他最后一次被迫向毛提出,辞职回乡种田,换来结束文革.看来他已经在检讨自己的一生了:国家主席这个位子,高处不胜寒,占小便宜吃大亏.

    如果您不糊涂的话,笔者建议您跟小保姆从木樨地的部长楼里出去走一走,哪怕是座一座计程车也好,去听听老百姓的真实呼声.

    十几年前,巴金老人就提出建立文革博物馆的提议,当局置之不理.同时也使得当局陷于一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境地.(如果不彻底否定文革的话,现在搞的就是修正主义)

    如果您不健忘的话,笔者还想提醒您先夫去世前的遗嘱;”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公元二千零四年十月二十二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