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致命武器》第一部:残肢断臂
(博讯2004年10月22日)
    2008年7月18日上午10点30分,华盛顿白宫西厢地下情景室(Situation Room)。

       “先生们,在这个言论自由的国家,只有两个小房间才能够让我们大声地畅所欲言而不至于泄密。”手里捧着杯咖啡、手臂里夹着案卷的中央情报局长戈斯进门后用脚关上身后的门,扫了一眼情景室。他显然没有得到自己预期的回应,挤得满满的房间里没有人笑,也没有人识趣地追问他这话的意思,甚至,没有人和他打招呼。 (博讯 boxun.com)

      他只好嘿嘿地干笑了两声,走到长条形会议桌靠近主持人的唯一的一个空位坐下来。情景室里挤满了大约三十人,打招呼已经结束,大家都在低头翻阅刚刚发到手的案卷。没有人抬头看一眼晚到了五分钟的中央情报局局长。

      这些人卷宗里两页纸的绝密情报资料是戈斯昨天晚上连夜准备的。

      坐在桌子顶头主持这次会议的是副总统,坐在他和副总统之间的是国务卿,坐在自己另外一边的依次是财政部长、联邦调查局局长和几位内阁成员。坐在副总统左手边的是国防部长,国家安全顾问,国土安全部部长和联席参谋会议主席……副总统对面的另外半间房里,一片人头,让戈斯有些眼花缭乱。他只能勉强把其中几张脸和名字或者职务联系起来,其中包括主管中国事务的副国务卿,两位国防部副部长,国家安全局局长,国防部情报局局长,传统基金会主席,大西洋委员会主席,太平洋总司令以及好几位白宫一直依赖的中国通……戈斯使劲皱了皱眉头,天啊,华盛顿能够找到的自以为可以影响世界格局的大佬们都可怜巴巴地拥挤在那里!好久没有开这样不伦不类的国家安全扩大会议了。他使劲想了想,到底有哪些人可以参加这类紧急的国家安全扩大会议呢?想不起来了!不过很明显,今天参加会议的人数是前所未有的,而且由于是多少年没有开针对中国的国安扩大会议,所以那下面的三十位面孔中有很多显得陌生。中情局局长感觉到手脚发冷,但额头却冒出冷汗,担心保密出现漏洞是他冒汗的原因之一,而想到要在这些陌生人面前承认自己的失误也不禁让他汗颜。  不能让他们看出来我为什么出汗!戈斯心里想,出汗的原因很多,也许通风设备无法供应这么多人的呼吸,也许冷气器该换一台日本的。他正准备嘀咕两句以让大家理解他为什么出汗,这时副总统先开口了。

      “各位,”副总统切尼清理了一下嗓子,“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我们多年来喊叫‘狼来了,狼来了’,现在狼真的来了。确切情报显示,台海战争即将爆发!两岸现状将彻底改变,台湾可能不保!”

      靠近副总统的几位显然预先知道这个消息,但副总统的话音未落,他们仍然个个条件反射地露出肃穆和沉重的表情。他们都抬起头,朝桌子那一边看过去。几十位刚刚听到这个“狼来了”的故事的人一个个脸上都混杂着惊讶、迷惑、不信、惊恐和恼怒的表情。这些表情看在中央情报局局长戈斯等的眼里觉得特别受用,难怪,在华盛顿这个地方,权势和地位是和情报的密级分不开的。

      “总统已经匆匆结束和伊拉克总统、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国王的会谈,也取消了他在戴维营的休假,将于今天中午赶回白宫。下午一点他将主持在椭圆形办公室召开的国家安全紧急会议。”国家安全顾问平静地通报了总统的情况。她的声音让桌子那边的骚动慢慢平息下来。

      “七十二小时前,我们才获得确切的情报,”副总统指了指国防部长和中央情报局局长,“事关重大,我们不敢掉以轻心,我们三人当时就对此情报进行了多方核实和推演。结合这些年的一系列蛛丝马迹,我们坚信:台海战争已不可避免!总统听到汇报后,已经以三军总司令的身份,密令三军结束休假,随时待命。并且以航空母舰回本土集训为由,同时调派六个航母战斗群奔赴台湾海峡。情况非常严重,总统回来后,将即时召开国家安全会议。为了这个会议,也为了给各位一些时间思考和准备,总统同意,在他回来前,我们先请各位过来,一是向你们通报有关情况,二是也想听听各位的问题和建议!”

      虽然说白宫在重要决策前,都会请华盛顿有影响的官员、大亨、学者和各界人士来白宫“畅所欲言”,但如此急地召开如此规模的会前会还是911之后的第一次。

      “真是匪夷所思!这个会议是我提议总统召开的,七十二小时内我已经和总统通过三次电话,我想,他像我一样不解和愤怒。我希望在这个会前会上,把问题搞清楚,如果我们都没有明白,等一会如何让总统明白?大家有问题只管开口!”一向被认为温和派的国务卿语气里的不满和不信任谁都可以听出来。

      “是的,我完全同意!”中央情报局局长戈斯抢着说,“大家可以问任何问题,不要担心,你们甚至可以提高嗓子问,这个房间很安全的。”

      戈斯又想起来了自己刚刚进门时开玩笑受到冷落的事,他是想向在座的各位强调,这个房间和椭圆形办公室是白宫里唯一两个无论什么间谍手段都无法渗透的房间。在历次情报和反情报演习中,中央情报局都可以使用特殊手段或多或少窃听到白宫的各个角落,这让财政部特勤局和联邦调查局伤透脑筋。不过戈斯安慰他们说,中央情报局的窃听器材是独一无二的,别的国家都没有这个本事。这并不能让特勤局和联邦调查局释怀。好在也有值得安慰的地方,就是中央情报局从来没有成功渗透椭圆形办公室和西厢地下室这间铁皮屋的纪录。所以早从里根总统时代开始,美国最重要的决策都是在椭圆形办公室和这间叫情景室(situation room)的地下室做出的。

      “这次会不会也是狼来了?”国家安全顾问提出问题的同时,大家都想起了,她并不属于那个三人最高决策层。

      国防部长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眼睛空洞地看着通风透气口,好像没有听见国家安全顾问的问题。副总统看了看戈斯,戈斯放下擦汗的纸巾:“我真希望这次也是狼来了的游戏,可是很遗憾,这次狼真的来了。”

      说罢他让自己的视线扫过每一位脸朝着他的人,心思慎密的戈斯需要确定大家都理解了中国典故“狼来了”的故事,当他发现除了几位中国问题专家以外的几十张脸上都出现迷惑时,他认为有必要先讲一个中国故事让大家轻松一下,也让自己不停冒出的汗水停下来。于是他是用简洁的语言把中国民间故事“狼来了”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竟然只用了两分钟,吸引了桌子那边好几十双欣赏和愉快的眼光。之后,中央情报局长严肃地咳了下嗓子眼,接着说:

      “多少年来,台湾海峡的局势就像太平洋一样,从来没有稳定过。特别是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开始,台湾逐渐走上民主之路,本岛意识开始复苏,台湾人民当家作主的要求越来越强烈。2000年,台湾主张独立的民进党上台执政,从此以后,台湾在陈水扁的带领下,一步一个脚印在台独的道路上艰难跋涉!这期间北京当局几乎隔三差五就咆哮要武力解决台湾,而且经常在对岸实行年年升级的武装演习。台湾由于有了台独的日程表,也并没有被大陆的文武两手吓到。每当大陆文攻武吓时,台湾也针锋相对搞什么武装演习和公民自决。我不得不承认,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搞得我们紧张兮兮的,使用胡萝卜加大棒,不停周旋于两岸之间,搞得大家都疲于奔命。

      “不过后来,我们中央情报局发现无论是北京还是台北,好像都在那里虚张声势,大声叫嚣喊‘狼来了’吓唬人而已。北京中共当局时不时叫喊要保卫祖国统一,不惜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搞得十三亿人紧张之极、万众一心的样子,可是,实际上呢,他们外强中干,虚张声势而已。据我们中央情报局这些年获得的大量情报显示,北京既没有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能力,更加没有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意志。他们不时找那么几个御用学者到美国来高喊两句,可是军队的实际作战能力和备战能力愈来愈被腐败侵蚀,于是我们最早研判,北京这样叫喊主要是为了威吓台湾警告美国的。不过这个结论很快就被推翻了,我们的情报和研究显示,北京叫嚣武力解决台湾的主要听众还是中国大陆的民众!说起来,得出这一结论并不难,那就是自从北京升级武力攻台的调子后,台湾不但没有被吓倒,而且从李登辉到陈水扁都越来越起劲地搞台独。有好几次,李登辉明确表明:别怕中共,他们是哄骗小孩子的!事实上,李登辉先生说出了实情,中共叫嚣武力攻台确实是哄骗小孩子的,这个‘小孩子’就是十三亿把共产党比喻为‘母亲’的中国人民!北京早就知道他们的叫嚣不但对台独毫无阻碍效果,反而让台北在台独的路上越走越快,越走越远,可是他们却不停叫嚣?为什么?因为他们并不是喊给台北和华盛顿听的,他们的听众是十三亿中国人民!中国人民是不会答应台独的,共产党政权当然知道这点,他们还知道,中国人民也绝对不会答应纵容态度的北京政府。于是他们就每天叫嚣武力攻台,以掩盖自己的无能和凝聚民心!

      “现在再来看台湾。我们原来以为民进党是为台湾民众请命的民族英雄,他们主张台独是为了民主自由的台湾,于是当他们不打招呼,不把美国的国家利益当回事的时候,我们也只好忍气吞声。可是,女士和先生们,看清他们的德行吧!民进党为了拉拢选民,获得选票,不断利用台湾岛上台湾当地人占多数这个情况挑起族群对立、撕裂台湾岛,把自己打扮成反对中国大陆和美国的独立英雄,目的却完全是为了一党甚至一人之利。正因为他们知道了北京政府的软弱,才敢这样肆无忌惮,如果北京真的大动干戈的话,那些民进党比谁都跑得快,最近台湾国家安全局秘密联系我们,要求在北京攻打台湾时,能够协助他们转移总统到海外。你们看看,这些都是什么玩意!”

      中央情报局局长停了下,他满意地看到整个房间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一个人身上。

      “现在总结一下,北京政权知道自己只是喊叫两声,根本没有能力和意志攻打台湾岛;不幸的是,台湾当局也知道这个事实,他们从李登辉总统开始就早看穿了对岸的北京政府,于是台湾当局每次面对大陆打压都好像不畏强权,要挺起腰杆和他们针锋相对的样子。更不幸的是,只有我们美国人一直被蒙在鼓里,看着这两岸政权在那里演戏。这么多年下来,我们坚信他们互相都知道对方在演戏。两岸只是心照不宣而已,他们的观众,或者说他们共同要欺骗的对象就是两岸的中国人民和台湾民众!”

      “先生,”坐在桌子那头的某位中国问题专家不客气地问,“问题是,我们是什么时候知道他们在演戏的?”

      “哦,”戈斯对于自己叫不出名字的中国问题专家打断自己的话并不十分在意,因为这个问题也正是他下面想讲的,“中央情报局不是吃白饭的,最早可以追溯到1996年,那时我们就开始怀疑他们在虚张声势。可是先生们,问题是,中国人和我们长着不一样的脑袋,我们不敢掉以轻心呀。所以虽然我们已经多次评估两岸开战的可能性接近零,可是我们还是得未雨绸缪,积极备战,对不对?再说,他们都在演戏给本国的人民看,我们政府也不能表现太差,不是吗?所以,这些年,大家都看到一幅奇异的中美台三边关系:当北京政府动不动拿民族大义在那里假装义正词严反对台独要不惜一切解决台湾问题时,当台湾那些混蛋马上高举民主自由自决的大旗摆出一幅寒冬腊梅‘越冷越开花’的嘴脸的时候,我们美国政府也不得不装出一幅焦急的模样,上窜下跳来往两岸进行调节。当然,这好像对我们并没有坏处,只要能够乘机多签订几笔贸易合约、不停把台湾的美金拿过来换几艘军舰,我们没有理由不和他们玩下去,对不对?我的意思是台湾购买武器让美国人找到了就业机会,而对华贸易让我们的穷人可以从Kmart和Wal-Mart里买到价廉物美的中国货! ”

      “呵呵,”国防部长显然对戈斯的长篇大论有些不耐烦,插话道,“下面我接着说两句吧!虽然摸清了两岸领导人的心态,知道他们都在玩弄自己的人民。但我们还是有些担心,例如,我们卖武器给台湾时心里都有时不禁发毛,你说,两岸统治者都在演戏给自己的人民看,会不会他们也在演戏给我们看?大家想想,我们为了拉拢和和平演变中国大陆,和他们做生意套近乎甚至还一度建立了莫名其妙的战略伙伴关系,这些年他们的经济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美国功不可没;而与此同时,为了支持台湾抗击大陆侵略,保持恐怖平衡,我们又把先进武器和军事技术转让给台湾。如果北京和台湾都在对我们演戏,如果某一天,他们突然从中华民族的利益出发,到时突然宣布‘一国两制’或者干脆统一了……我的上帝,那拥有大陆的经济发展势头和台湾的美式武器,再加上这些年大陆取得的苏式先进武器,统一的中国将在一夜之间成为抗衡美利坚合众国的世界超级强权?!”

      大家一片嘘声后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中央情报局局长戈斯心中诅咒国防部长抢了自己的风头,但表面仍然笑着并调侃道:“他们中国人称那叫和平崛起。哈哈……哈哈……,不过笑话归笑话,先生们,我们中央情报局确实曾有些担心。大家都知道,中国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我们不怕他分,就怕他合。特别是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如果一夜之间合起来的话——噢,我能说什么,诸位,我只能告诉各位,至少我不认为美国已经准备好迎接一个强大的中国!”

      “所以我们不能让他们统一?!”后排一个戈斯记不起名字的官员大声严肃地喊道。声音过后,整个会议室突然陷入一片寂静。从国防部长尴尬的面部表情,戈斯判断那个怕人家听不见而高声喊出来的白痴一定是国防部长的手下。他心里暗暗高兴,这个白痴,怎么可以把这些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话高声喊出来呢?今天会议不但会有详细的会议记录和全程录音,而且很可能会成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重要历史文献。在表达外交政策和构想,特别是直接涉及到美国的国家利益,资深的政客和外交官都应该知道把“和平”、“民主”“自由”等字眼塞在句子里最显眼的位置。例如对于台海政策,美国就反复声明“不允许片面改变两岸现状,不允许武装解决两岸问题,两岸必须通过和平手段,台湾现状的改变必须经过台湾人民的……”。难怪在戈斯眼里,国防部部长手下都是一帮只会打仗不会外交辞令的蠢蛋。

      这时副总统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半个小时过去了。他清了清嗓子。“虽然我们大家都有这样和那样的怀疑,但我们还是相信这些年两岸在两种价值观的影响下,已经走上了水火不容的道路。不可否认,如果通过两岸和平协商解决统一问题的话,至少需要几代人或者几十代人。哦,不过我们美国人爱好和平和稳定,我们有这个耐心一直等下去。”

      坐在他旁边的几位脸上都现出会心的微笑。副总统接着说:

      “就目前和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情况看,两岸任何一方要片面改变目前的现状,唯一的途径就是通过武力!”副总统把眼光转向身边的国防部长,于是国防部长接着话茬说道:

      “正如我们的评估,大陆可以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可是他们至少在未来20年内只能使用武力去企图改变两岸现状,却绝对没有办法改变两岸的现状!”

      国防部长的话音刚落,就引起了一阵议论。来自国家安全局的一位高官压低声音问:“我不是太明白您的意思?”

      国防部长面露得色,傲慢地扫视了大家一眼,显然他期望大家并不能完全理解他的话。“虽然根据我们的评估,确信北京没有任何意志和能力攻打台湾。可是脑袋长在他们头上,对不对?我们不能排除他们丧失理智,穷兵黩武,在没有制胜的把握下悍然出兵攻打台湾。所以我们谁都不会说:噢,我保证北京不会打台湾。可是我们却可以根据各项资讯和情报评估,根据中美台三地武器装备的差异而得出这样的结论:无论北京使用还是不使用武力,未来二十年台海现状无法改变!也就是说,即使北京悍然出兵,也只不过是小打小闹,就像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他们搞的炮轰金门一样。当然如果他们一定要升级战争,把美国卷进去的话,那也只不过是鸡蛋碰石头。海峡的现状无法改变,台湾是台湾,大陆是大陆,就像半个世纪前我们不支持蒋介石反攻大陆一样,我们绝对不允许大陆攻占台湾。我们美国人认为保持目前两岸现状符合两岸中国人的利益,当然更加主要的是:这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国防部长加重了“美国的国家利益”几个字的语气,而且伴随着有力的手势,让大家切实感觉到美国国家利益的重量感。

      这时小房间的门悄声打开,白宫总管探进头来,小声通报道:“总统已经登上空军一号直升飞机,半个小时后到达白宫南草坪!”

      副总统皱了下眉头,再次看了一眼墙上的种,脸色变得忧郁,声音里带着些微的颤:“各位,我们都错了!”

      接着是一阵不安的沉默,然后是翻阅面前卷宗的刷刷声,每个人都仿佛想从面前两页纸的绝密情报中找到答案和安慰。这时一个小声音从副总统桌子对面的那边传过来:“就因为这两张纸,一切都在一夜之间改变了!?”

      副总统不高兴地盯了提问人一眼,可当他看到很多人眼里和那个提问人具有相同的疑问和讽刺时,他转头向中央情报局局长戈斯点了下头。戈斯喝了口咖啡,开口道:

      “是的,不过不是那两张纸,是那两张纸上记载的‘致命武器’计划,一夜之间改变了一切!我们刚刚讲的所有情况,其实都基于一个简单的事实,北京政府没有足以击败台湾、阻挠美国介入台海战争的‘致命武器’。可是现在他们有了,而且中国大陆部署的这个称为‘致命武器’的计划已经部署了多年,现在已经部署完毕,一旦启动的话,一个月内将摧毁台湾,占领台湾!而最可怕的是,我们只能站在太平洋这边,干瞪眼!”

      国家安全局局长差一点把自己的咖啡喷出来,他是掌握着美国所有的间谍卫星和通信侦查设备的首领,难怪会大惊失色。戈斯看着他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他等着这个家伙发问。果然安全局长擦了擦嘴巴,不以为然地说:“世界上应该没有什么武器可以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无声无息地部署起来,更没有军队可以在短期内动员推进到前线而不被间谍卫星拍摄到的!”

      “是的,先生,我相信在花费了那么多美国纳税人金钱购买的最好设备之下,确实没有武器和军队能够逃过局长大人的眼睛,不过这不包括北京的‘致命武器’计划!”中央情报局局长脸上带着嘲笑,他一直觉得自己主管的人力情报经费太少,而几百亿美元的经费都被国家安全局和国防部情报局那帮白痴投进那些不会思考的机器中去了。

      主管间谍卫星的国家安全局局长讨了个没趣,但确实又不甘心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于是带点挑衅和讥讽的口气反问道:“那么,既然我们无法侦察到如此重要的‘致命武器’计划,我倒想请问您,中央情报局是什么时候知道有这个计划存在,又是什么时候得到计划详情的?”

      “唉,”中央情报局局长戈斯叹了口气,“我们虽然模模糊糊知道在1996年台海危机之后,北京秘密研究制定了这么一个计划,可是,正如你们可以看出,这个计划成败的关键就在于是否可以保密,所以北京方面对其保密做足了工夫。我们四面出击,毫无头绪。直到2004年,我们在大陆的王牌情报人员才找到机会接近‘致命武器’计划的制定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致命武器》开始连载
  • 《致命弱点》一书作者致读者及新书《致命武器》预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