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田晓明:解读万州事件
(博讯2004年10月21日)
    

     什么时候该说自己是官,什么时候不该说自己是官?今后,中国的官员们一定要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 (博讯 boxun.com)

    2004年 10月18日下午1时许,重庆市万州区的搬运工余继奎途经太白路中段,其肩上的扁担撞了在他后面行走的曾庆容。随后两人发生争执,曾庆容打了余继奎一记耳光,后来曾庆容的丈夫胡权宗也冲上前,将余继奎的扁担夺过来,朝余继奎的脚连续击打,并自称是公务员,出了什么事花钱可以摆平。当即引起周围群众的公愤,造成数百名不明真相的人围观,致使交通堵塞。胡权宗的真实身份是昊盛房地产水果批发市场临时工。

    以上是万州官方对此事件起因的说明。无论从哪方面看,这都是一起普通的街头纠纷,然而这个事件的后续发展却急转直下,一如过去长江三峡里的水流,令人难以预料。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10月18日晚,万州发生了群众焚烧警车、毁坏公共财物以及抢夺物品的事情。一件普通的街头纠纷的结局竟然如此,按照正常的逻辑来推理,无论如何也推演不出这个结果;将万州事件和发生在一年前的哈尔滨宝马汽车撞人案比较一下我们可以发现,导致社会骚乱的真的不应该是万州事件。

    哈尔滨事件的主角分别是驾驶宝马车的苏绣文和进城卖菜的农民代氏夫妇;万州事件的主角分别为胡氏夫妇和搬运工余继奎。围绕着这两个事件的施暴者民间都有大量的传言,苏绣文被人们传说为一副省长的儿媳妇,胡权宗则被传说为国家机关的局长。那些受害者都是社会低层的劳动者。这两个事件都发生在白天,地点都是城市中的闹事区。事件发生后,现场都聚集着大量的围观者,两地的警察都迅速地赶到了现场。尽管有上述种种相同的地方,但是这两个事件的结局却大不一样。在哈尔滨,现场的围观群众最后和平地散去了。在万州,围观的人却久久不离去。万州警方是在下午一点到达现场的,围观的人包围了警车,逼迫警方在现场解决问题,让打人者道歉。据万州官方网站报导,警车是在下午5点离开现场的。晚上7点以后,万州市民聚集在区政府的门前,他们的目的是要讨回公道。随后又发生了焚烧警车、打砸政府办公楼以及哄抢物品等行动。

    在哈尔滨事件中,受害者的损失情况是,一人死亡、多人受伤,这个伤害程度比万州事件受害者的伤害程度要惨烈许多倍,然而社会骚乱却发生在万州,而不是哈尔滨。什么原因导致了万州人的亢奋与愤怒?不了解万州的社会状况,就不能正确地认识万州事件的真相。

    万州地处三峡库区,这里的许多居民因为三峡水库蓄水而失去了家园,这些移民的日常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万州又是一个交通、工业和旅游业都不发达的地方,很显然,这个内陆城市的社会发展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当下的中国,官员腐败现象十分普遍,万州也不会例外,一个网友的帖子对此有一个简略的描述:

    “我是万州人,看了大家的留言,忽然想起要说两句.之所以把它讲出来,并不是对我们的政府有什么恶意,只是觉得政府里的某些个人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毕竟,他们是人民的公仆,据说是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的.要是变成鱼肉百姓,情况就不妙了.”

    “长期以来,万州的某些官员都是以为天高皇帝远,对一些事都采取隐瞒的态度.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互联网这么普及,言论是政府封锁不住的.我绝对相信有十月十八日的这回事,因为我对这个地区的某些官员确实很失望!我就知道在政府办公大楼前曾经有人把群众的相机夺过来,把胶卷毁了.那也是万州政府在处理一起群众上访时的小插曲.具体事情我都不想讲了,关系太大,而且太丢我们万州人的脸了,我只是想问问当时的那个无知官员,凭什么在讲别人是乱民、刁民的同时,把照片毁掉?是谁怕见光?以为我们市民都傻呀?真的是欲盖弥彰!!!

    “不过这番话他们多半看不见,因为据我所知,我们高中的同学最后进万州的公务员系统的都是连大学都没有考上的人,由此我推出一个可怕的结论,万州是个劣币驱逐良币的地方!学过经济的应该都知道这个原理吧,最后怎么样呢,充斥这个市里的全是劣币!!!”

    万州人有许多苦闷,这些苦闷有别人强加给他们的,也有自然强加给他们的,当外界环境提供了一个可以宣泄情绪的机会时,他们是不会放过的,于是就发生了社会骚乱。在导致万州事件发生的原因中,社会因素占了很大的比重,如果不正视这一点,人们就不能有效地防范此类事件再次发生。万州事件过后,万州的上级重庆市的领导们对这个事件的判断值得我们一看。他们认为,万州“10•18”事件是一起街头群众纠纷被个别别有用心的人煽动起来,把矛头对准政府和公安干警的突发性群体事件。重庆官方的解释实在是太简单了,共产党人惯于在一个社会事件中找出幕后的操纵人物,而广大的参与者则是被煽动起来的盲从分子。这种解释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果没有别有用心的幕后操纵者,社会就是安定祥和的。在1989年,共产党就是这样来解释当时的民主运动的。以这种方式来解释社会问题,其危害是巨大的。正是由于共产党不能正确地解读89民运,因此才有1990年代的政治体制改革中断、专制回潮,这正是今天腐败现象蔓延的直接原因。

    对于万州事件,民间的解释与官方的解释截然不同。下面是一些网友的观点:

    ◆偶也是万州的,偶一直都没有参与其中,不过一直都关注中,偶们学校也戒严了,半夜两点也要查房。根本都不能出校门。对于这个事情要持辨证的看法,其实后来的群众都不仅是为着棒棒讨说法的,更多的是为自己伸冤的。比如移民款……其中的细节也不好多说,虽然重庆又派了50辆警车,但我看这个事情不是光用武力能解决的。

    ◆官民矛盾已经激化了----不论那个打人的是不是官。

    ◆个人认为现在中国社会很不稳定的。

    ◆群众闹事不是只针对这一件事,而是长期对政府不满的一次总爆发,就像国安罢赛一样,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执政党要反思了!

    重庆官方拿出那样一个不合格的解释究竟是要骗自己还是要骗别人?万州官方的一些做法也极为不合理。万州官方网站上有这样一则消息:“胡权宗、曾庆容的行为,引起数百人围观,致使白岩路(原双白路段)交通堵塞,在“10•18”突发性群体事件中,产生了恶劣的影响,造成了严重的后果。10月19日,龙宝公安分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条之规定,对胡权宗、曾庆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决定刑事拘留,现羁押于万州区看守所。” 胡权宗和曾庆容只是一起街头纠纷的制造者,他们并没有挑起社会骚乱的意愿,谁能想到,三个人之间的一场叫骂和打斗会引起数万人参与的骚乱?重庆市有关部门应该尽快找出万州事件的真正原因,否则重庆难有安宁。

    一次小小的扰动,竟然能卷起滔天大浪,不幸的是,中国正处在这样的情境中。即使没有人祸,脆弱的自然环境也会时常制造出一次又一次的扰动。洪水、粮荒等事件能不能促使人们进入骚乱状态,谁能回答这个问题?冥冥中谁来保佑这些无助的人们?

    (有关消息来自http://www.wz.gov.cn/)

    (原载《新世纪》)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田晓明:示威的工人该不该被拘押
  • 田晓明:足球联赛、股市和虚拟炸弹
  • 田晓明:要争取吃饭的权利
  • 田晓明:中共的敌人是中共贪官的救星
  • 田晓明:邪教,一个致命的标签
  • 田晓明:谁把亚洲足球冠军杯送给了日本
  • 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荒唐的游戏/田晓明
  • 田晓明:为什么要让洪森同志先走?
  • 田晓明:1949年中国离宪政有多远
  • 田晓明:用什么救济贫困者
  • 田晓明:说出我对共产党的一个怀疑
  • 田晓明:北京的坦克和重庆的坦克
  • 田晓明:大学的伙食,一个让大学生烦恼的事情
  • 田晓明:毛主席的好学生李敖
  • 田晓明:邓小平性格中的阴柔对于政治的影响
  • 田晓明:要寻找地下的白骨
  • 田晓明:止步于中国的监狱门前
  • 田晓明:非正常死亡与人权
  • 田晓明:西部开发与台湾海峡局势及其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