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四) 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博讯2004年10月20日)

[绝对观察]

     ■文/巩胜利(著名中国学者) (博讯 boxun.com)

    C、团伙、系统自上而下的腐败势不可当

    中国腐败是国家与社会缺少生态制衡环境的一种必然结果。自20世纪末的广西壮族自治区发生“亡区”的腐败以来,先后又有广东省湛江市党政集团腐败案,浙江省宁波市党政集团腐败案,福建省福州市连续连续两届司法团伙腐败及厦门市党政集团腐败案,辽宁省沈阳市党政集团腐败——30多个党政部门“一把手”被绳之以法。2004年又爆发内蒙古自治区国税局整体腐败(参见中国新华社2004年7月21日电,文题《内蒙古原国税局局长被判无期徒刑》一文),这是中国国家与党政生态环境被败坏的最新进展。

    2004年审结的内蒙古自治区国税局系统腐败案,涵盖了内蒙古自治区总共12个盟(作者注:盟,是内蒙古自治区内地市一级政府机构的名称,如鄂尔多斯盟等)、市级政府及地方税务机关、40多个旗县(作者注:旗,相当于县级人民政府的建制。内蒙古自治区共有101个县级政府建制)、103名党政干部、有59名地方税务官被绳之以法。几乎是内蒙古自治区地方税务系统全军覆没。

    最近爆发于黑龙江省的党政腐败案,更是登峰造极。以黑龙江省政协主席韩桂枝→赵洪彦(黑龙江省省人事厅厅长、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马德(黑龙江省绥化市市委书记,绥化为地市级建制,是赵洪彦、韩桂芝的根据地)为党政腐败的中轴链,造成黑龙江省260多名党政领导干部纷纷落马,仅绥化市马德腐败案,就有超过40多位地方党政官员“一把手”靠花钱买官。黑龙江省腐败链,仅地级市、县一级的“一号人物”就有50多人纷纷落马——这是生态、环境体制的必然灾难,也是正在连续发生、无法遏制的生态灾难。

    还有自21世纪以来、中国每年一度爆发的“审计风暴”,全是政府职能机关“执法不力、藐视法治”的当然“人治”、缺乏国家与政府当然制衡生态环境的必然天象,但从来都是只有中国国家审计部门的年年发布,却每每都没有任何处理的结果。有学者深度研究认为:“中国审计风暴”中的腐败,还没有列入“中国腐败”的统计数字,中国各级党政的这种腐败每年将达5000亿人民币之巨。再加上中国国情著名教授胡鞍纲论述中国现在每一年贪官腐败总数额为1.5万亿人民币(近2000亿美元),这个数字约占中国一年国民生产总值的1/7,也就是中国全国一年出口额的80%以上缴给了腐败和贪官。中国国家、政府大量的财产与财富就这样如流水东逝、永不复返。

    在中国先后爆发的广西壮族自治区整体腐败案,广东省湛江市党政集团腐败案,浙江省宁波市党政集团腐败案,福建省厦门市党政集团腐败案,福州市连续两届司法团伙腐败案,辽宁省沈阳市党政集团腐败及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都集体腐败案等等,都以整体牺牲党政干部一地100人多人落马而震惊中外,如此之多的党政集团腐败,却没有任何中国地方党政为此而接受“行政问责”或“刑事问责”而负有领导失误的责任。要让这些党政腐败不泛滥那才是怪事——要让“种子”在有“水份”和“温度”里,不要到“百花齐放”,这有可能吗?有多大可能?不能阻止“水份”和“温度”与“种子”接触,那么中国党政腐败泛滥之灾,将是一种历史必然的爆发潮流和趋势。

    (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对本文有任何见解、疑问与评述,请通过[email protected]反馈。)

    巩胜利简介:著名中国问题学者,著名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广交会”何以成为伪劣商品的天堂?》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金融怎么了?》《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海内外。在国际媒体美国《财富》杂志、《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本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的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经贸研究会特约研究员、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级会员,美国《北美行》杂志编辑委员会委员等,是独立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中青年学者。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三)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二)中国腐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一)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 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五)/文/巩胜利
  • 中国改革干什么?(之4)/巩胜利
  • 巩胜利:谁成就了“北京第一贪”?
  • 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三)/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二)
  • 巩胜利:这是13亿中国人的命运所系、全世界都关注的话题——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一)
  • 小平100年祭■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者)
  • [特别评论]谁能堵住中国金融黑洞?■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者)
  • 中国,中间层政府为何总缺位?——从“铁本事件”“劣质奶粉事件”“嘉禾乱拆迁事件”等看中国政府的执政生态环境/巩胜利
  • 中国“看门狗”为什么守不住“国家财产”? (文/巩胜利)
  •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结在政府——续《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悖论》一文/巩胜利
  • [独家聚焦]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巩胜利]
  • 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巩胜利]
  • 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 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1号文件”的悖论——中国与全球性的农民问题(下)
  • 巩胜利:中国“1号文件”的悖论(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