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阮杰:海外民运何处去?( 二〕
(博讯2004年10月18日)
    作者阮杰

     前言:近日得知海外民运将举行主题为“中国向何处去?”的大型研讨会,作为海外民运的一员,本人深为海外民运感到羞愧和悲哀。口口声声宣称把推动中国民主化当为己任的海外民运难道还不知道中国应该往何处去吗?除了民主之路,难道还有更好的去处?这个问题难道还需要拿来讨论吗?至少不应是海外民运讨论的问题。海外民运的奋斗目标就是在中国建立民主的政治制度,不管中共要把中国引向何处,海外民运只能认一条路,那就是民主之路!海外民运的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如何在这条路上迈出有力的步子。因此笔者倒是认为,讨论“海外民运何处去?”更为迫切,更有意义。 (博讯 boxun.com)

    知识分子精英路线走工农大道

    近来一些海外民运人士和组织加强了与国内的联系,比如与国内知识分子联名声援被捕民运人士和邀请国内学者到海外共商推动政改大计等等。然而,从海外民运(包括一些国内民运人士〕的作为和言论上看,又发现走进了一个误区。这个误区就是,眼睛只盯着知识分子而忽视了广大的工人和农民,夸大知识分子的作用,只走知识分子精英路线。我们不能否认知识分子在社会运动中的鼓动作用,但把知识分子当作社会运动的主要力量甚至认为是社会运动成败的决定力量是十分错误的。“八九”民运的失败应让我们引为教训。就当下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状况而言,笔者认为当今的中国知识分子不可能再象在“八九”民运的时候成为中国民运的主要力量(当然也不应该是〕,甚至连可靠力量都说不上。理据有四:一,中国知识分子只占中国人口的极少数,能勇敢地站出来批评时政推动民运的更是凤毛麟角。最近有人列举出当今中国体制内的异议人士,多少也有数十人。但对于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大国来说,这只是苍海之一粟,九牛之一毛。我们可以想想在中共当政的五十多年中,那个时候没有一群异见分子?但结果又能怎样呢?二,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从科研文化艺术机构到学校几乎所有知识分子集中的领域,99%仍控制在当政者手中。几乎所有知识分子都必须依附于现行体制才可生存。自由知识分子少之又少。当局“咳嗽”声稍大点,他们连喘气都不敢大声。去年起初热闹非凡的修宪风波在当局一声令下之后立刻鸦鹊无声最后不了了之,就是最新的例证。三,中共当局汲取“八九”民运的教训,对知识分子实行重金收买政策,放纵文化人捞钱。当局对官场腐败有所象征性打击,但对文化界尤其是高等院校大捞黑心钱的做法视而不见,听之任之。现在中国的知识分子已成为现行腐败体制的受益者和守护者。四,当今中国知识分子都是中共按马列模式培养出来的,又长期浸泡在中共营造的假大空斗的文化和政治大染缸里,加上中共“一切向钱(前〕看”和官场严重腐败的影响下,大多数知识分子已把正义和良知抛到九霄云外,心中只有“名利”二字,奉行的是有钱就是爹有奶就是娘的实用主义人生哲学。在当局的小恩小惠之下,他们已变成一群犬儒!在现行体制之下,要化掉文化界这片冰川难于上青天。笔者认为,现在要想民主之火象“五四”运动和“八九”民运一样在知识界熊熊燃起已是一件极其遥远的事,是一个实现的可能性只有万分之一的奢望。

    那谁才可成为中国民主运动主要力量呢?是广大工人和农民。中国的工人和农民占中国人口90%以上,分布面最广。他们受当权者压迫的程度最深,对现行体制的依赖最小。尤其是农民,没有土地,没有工作,没有社会福利,没有政治权利,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最弱势而又最庞大的群体。现在的城市工人处境与农民的处境差不多,尤其是大量的下岗职工。工人和农民对官员的腐败最有体会,对现行体制最不满。尽管他们不懂得很多民主道理,但他们最热切改变现行体制。他们的革命热情最容易被燃起和高涨。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普通工人和农民与少数当权阶层和富豪阶层之间政治权利和经济利益的矛盾。(这个矛盾是由于官商勾结掠夺社会公共资源,国有资产,侵占平民财产,欺压百姓所至。即为官不公为富不仁造成。〕要改造一个社会必须从社会主要矛盾存在的关节点入手,因为社会主要矛盾存在的地方就是社会变革力量产生的地方。不久前笔者与中国大陆农村的一个熟人通电话。这个人问我借一笔钱。我问他,借钱何用。他说买几支枪。我问买枪干吗。他回答得很直截:“做现代的陈胜吴广!”。看,这就是民运力量!中国实现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什么?是中共政权。要实现中国民主化,首先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推翻中共政权!当年中共不就是利用工人和农民来推翻国民党政权继而建立共党独裁政权吗?今天我们民运为何就不能利用工人和农民的力量推翻中共,建立真正的民主政体呢?!

    在我看来,利用工人和农民力量来推翻现政权这招式在当下的中国不但没有过时,而且是推翻中共政权唯一有效的途径。在没有独立中产阶级阶层的当今中国,只有占人口绝大多数分布在整个国家经济领域各个环节的广大工人和农民起来了才能真正动摇和摧垮中共政权。一切企图自上而下和以少数社会精英为主体的社会变革注定将会象康梁变法一样是行不通的。当今中国社会的性质,结构,整体国民道德水准和思想形态以及社会主要矛盾与上世纪初中共起来革命时的中国社会没有根本区别。从中国的国情出发,利用工人和农民的力量这一点正是中共当年打天下时比孙中山先生和蒋介石先生略为聪明之处。我们也应学会以中共之道,还中共之身。

    如何走工农道路?当然不是去和工人农民探讨民主宪政理论,因为工人农民不懂得这些高深理论,他们最关心的也不是这些理论,他们最关心的是他们眼前的生存问题。在他们看来,谁帮助他们解决眼前困难,谁为他们鸣锣伸冤,谁就是他们的贴心人,就是他们的盟友。要与工人农民拉近距离,要赢得工人农民对民运的认同和支持,民运人士和民运组织首先要主动去帮助他们,支援他们为合法权益而作的抗争。在当今中共腐败愈演愈烈的情况下,工人和农民权益受侵犯比比皆是。当前最突出的表现是农民长期受各级腐败官僚的欺压和勒索,田地被官商无偿侵占;城市工人被迫下岗生活无着,房子被无理强行拆迁等等。近年来,工人农民的维权抗争接连不断,彼伏此起。据有关统计,一年多来,中国仅十五个省就有逾300万人上街游行请愿。上访群众不计其数。本人认为,支持工人农民上访,请愿,抵触和要求废除不合理政令,发动工人农民罢免地方贪污腐败官员是当前民运走工农路线,推动中国大陆民运的最好方式和最佳切入点。尤其象罢免地方贪污腐败官员这样的运动最能引起广大民众的同感和参与,而且由于贪官数量众多无处不在的特点最能让运动大面积铺开,同时罢免官员本身就是民主理论教育的过程,是动摇地方政权有力手段。笔者在此必须坦言,在当前中共既腐朽又顽顾的专制体制之下,民间维权运动不一定都能达到民众诉求的目标。但结果是次要的,重要的是维权活动的过程。在介入和推动民间维权运动过程中,我们可以发现和培养民运骨干分子,逐步在民间建立民运组织,结合群众的切身利益宣传民主人权宪政理念,把民众的经济诉求逐渐引向政治诉求。

    当今中国社会矛盾已达到了历史罕见的尖锐时期,整个中国就象一堆干柴,只要有人煽风助威,星星之火就很快成燎原之势。海外民运对国内民间维权运动的支持和参与应不拘形式,可以是民运组织也可以民运人士单枪匹马行动,也可以二三人组成无名小组行动;可明的,可暗的;可精神方面的支持,也可物质金钱方面的支援。本人更强调资金支持。

    民间维权运动不仅是民主运动的一部份,同时更是积储民间力量,打群众基础阶段,是大规模民主运动和政治转型必不可少的前奏,绝不能忽视和跳过。笔者认为,中国要实现政治制度转型必须通过以工人农民为主流的规模比“八九”民运更大的民主运动方可达到。那些巴望等候中共自行民主改革或认为通过几个白面书生几声呐喊就能实现制度转型的想法是对中国国情和中共本质认识不透的幼稚和天真。那些只顾埋头著书立说,在书斋里大谈武装革命的民运学者,或那些只专在麦克风前高谈民运理论高唱民主论调的民运斗士们所规划的民运只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是空中楼阁,永远不会实现。几年前有人热衷于组建什么“中华大国流亡政府”,高喊四年内打垮中共。这样令人激动的口号乍看似乎中国的民主近在咫尺,但最后还是草草收场,不了了之。结束旧制度实现新制度不是定闹钟,到时就会响的。我们必须首先从实实在在的小事做起,从基础的事做起。这些基础工作就是群众工作,就是民间的维权运动。这看起来需要漫长的时间。其实则不然。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去做,笔者认为不出五年八年中国的制度转型就指日可待。最近又有人喊出2010年结束中共专制,实现民主宪政。但愿这回不是放空炮。

    本文所讲的放弃知识分子精英路线并不是绝对地完全地放弃,只是针对那些两眼只盯知识分子,夸大知识分子的作用,长期忽略工人农民的作法而言。对于已勇敢站出来主持社会正义推动民运的知识分子,我们要鼓励,支持和保护并鼓动他们走进工农大众之中,同时尽可能发动更多的知识分子加入到民运队伍中来。

    (未完待续,第三部分:筹措资金培养职业革命家购贮军火对付中共〕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卜捷:对还举着海外民运大旗的人士说些难听的话----阮杰的 “海外民运何处去(一)”一文阅后感
  • 阮杰:海外民运何处去?(一〕
  • 阮杰:江胡交棒的和平说明了什么?
  • 阮杰:中共体制内民主改革力量可以形成吗
  • 阮杰:中共为何砸掉“一国两制”的招牌?
  • 阮杰:“六四”十五年祭
  • “六四”十五年祭/阮杰
  • 阮杰:体制内民主改革力量能形成吗?( 三〕
  • 阮杰:中共内能出个戈尔巴乔夫吗?
  • 阮杰:谁是私有财产最可怕的侵犯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