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三)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博讯2004年10月16日)

[绝对观察]

     ■文/巩胜利(著名中国学者) (博讯 boxun.com)


B、交通局长第一、二把手腐败省级超过三分之一

    产业腐败、职能犯罪,是人类世界绝对的中国特色。中国党政的“交通系”腐败,成为中国产业、职能腐败犯罪爆发最经典的楷模。以河南省交通厅长腐败为例,在10数年内,连续三任、一任接一任前腐后继,一任更比前一任贪得无厌。河南省三任交通厅长都有空前绝后的经典:第一任贪官交通厅长曾锦城,以一个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百年绝唱”的形式向中共河南省委咬破手指写血书称:“我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名义向党组织保证,绝不收人家的一分钱,绝不做对不起组织的事,坚决维护党的形象……”(见2003年6月2日中国新华网《河南三任交通厅长“前腐后继” 用假廉政骗人》一文),曾锦城一纸血书有着“解放全人类”一样的远大目标和胸怀大志。但就在曾锦城写下血书之后,他收受贿赂四十多次。继任交通厅长张昆桐上任,又向河南省委立誓铭志,表示一定要吸取前任厅长的沉痛教训,并提出一个更具感染力的口号:“让廉政在全省高速公路上延伸!”。第三任厅长石发亮更是登峰造极:经典“一个廉字值千金”警句震撼过多少人心,又刷新了前两任腐败之总和。河南省三任交通厅长曾锦城、张昆桐、石发亮,操纵着河南省每一年超过40亿人民币、十数年超过800亿人民币的交通投资,三任交通厅长让这800亿人民币忽上忽下、制造了多少腐败工程?

    据中国官方统计显示,中国改革开放20数年以来,“交通系”腐败犯罪,是除了“书记、省长、市长、县乡长”腐败数字巨大以外,最为显要的一种职能、产业腐败犯罪,而且是前赴后继势不可挡,其最为精彩的有:⑴1997年,河南省交通厅长曾锦成;⑵2000年四川省交通厅长刘中山,四川省交通厅长副厅长郑道访;⑶2001年,湖南省交通厅副厅长马其伟,河南省交通厅长张昆桐;⑷2002年,广西区交通厅副厅长褚之田,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李向雷,贵州省交通厅长卢万里;⑸2003年,河南省交通厅长石发亮,广东省交通厅长牛和恩,贵州省交通厅副厅长张有德,新疆自治区交通厅长、后升任区政府副主席;⑹2004年江苏省交通厅厅长章俊元,安徽省交通厅长王兴尧;及安徽省公路局局长、副局长,广东省连续两极届公路局局长,云南省公路局局长;中国“交通系”、“公路局长第一贪”、“深圳第一贪”黄亦辉,贪得无厌总金额达3500万元,被一审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黄亦辉在法定时间内没有提出上诉,一审判决已经生效。

    如果说“深圳第一贪”——黄亦辉案是中国交通系、山高皇帝远创腐败纪录经典的话,那么这个纪录立刻又被无情打破。中国的心脏、首都北京市原交通局副局长、首都公路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毕玉玺,则是在中国“皇家”的鼻子底下猖狂腐败,办案人员仅从毕玉玺一处家中就搜出人民币现金1000多万元,初步查明他收受贿赂达6000万人民币。但毕玉玺在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的位置上一横行就是“10个春秋”,从原北京市市长陈稀同等经历了6任北京市长的变迁。有评论说,中国的心脏、首都北京,平均每一年用于交通建设的资金高达成3000亿人民币左右(每年从260亿到448亿美元不等),10年超过3万亿人民币之巨,毕玉玺若真想腐败,吞掉几个越南(该国2003年GDP约350亿美元)、几个伊拉克(2003年GDP约法220亿美元)国的全部资产也不算得什么大惊小怪(毕玉玺案,参见2004年8月16日《中国经营报》A3版《毕玉玺事件:6任市长下10年的生存空间》一文,作者周颖),能吞掉几个越南、伊拉克,为什么不呢??

    中国古语《战国策•楚策四》上说:“亡羊补牢、未为迟也”。然而中国党政象“交通系”这样经典的腐败10数年、全线爆发甚至根本无法“亡羊补牢”,这是什么道理?关键是中国党政腐败,有执政与社会环境的当然“水份”和“温度”,腐败的“种子”在这种“自然环境中”焉能不当然的发芽生长,不开花结果,这有可能吗?

    职能、专业的系统腐败,揭开了中国腐败的又一浪高潮。在大自然中,假如一片沙漠在继续很快的扩大,一条江河在加速枯竭,一个草原上的野兔越来越多、多到遍处只有野兔没有其它动物,野兔甚至吃尽了野草,没有任何天敌——这是上个世纪澳大利亚因枪杀狼而造成的一次生态灾难。象中国社会各阶层党政的“交通系” 腐败一样,在中国社会全领域还出现了职能的“秘书”腐败、职能“海关”腐败、职能“税务”腐败、职能“教育”腐败等等等。这是中国国家与社会生态环境被败坏、没有自然生态环境制衡的必然结果。

    (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对本文有任何见解、疑问与评述,请通过[email protected]反馈。)

    巩胜利简介:著名中国问题学者,著名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广交会”何以成为伪劣商品的天堂?》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金融怎么了?》《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海内外。在国际媒体美国《财富》杂志、《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本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的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经贸研究会特约研究员、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级会员,美国《北美行》杂志编辑委员会委员等,是独立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中青年学者。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二)中国腐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一)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 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五)/文/巩胜利
  • 中国改革干什么?(之4)/巩胜利
  • 巩胜利:谁成就了“北京第一贪”?
  • 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三)/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二)
  • 巩胜利:这是13亿中国人的命运所系、全世界都关注的话题——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一)
  • 小平100年祭■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者)
  • [特别评论]谁能堵住中国金融黑洞?■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者)
  • 中国,中间层政府为何总缺位?——从“铁本事件”“劣质奶粉事件”“嘉禾乱拆迁事件”等看中国政府的执政生态环境/巩胜利
  • 中国“看门狗”为什么守不住“国家财产”? (文/巩胜利)
  •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结在政府——续《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悖论》一文/巩胜利
  • [独家聚焦]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巩胜利]
  • 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巩胜利]
  • 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 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1号文件”的悖论——中国与全球性的农民问题(下)
  • 巩胜利:中国“1号文件”的悖论(上)
  • 巩胜利:中共《宪法》冲突加剧“民主”进步倒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