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起真:一个大陆公民给胡绵涛的第三封公开信
(博讯2004年10月12日)

--谁敢保证胡绵涛不会步赵紫阳、刘少奇和萨达姆及齐奥塞斯库的后尘?

     前天有一位自称是台湾藉的人匿名给胡绵涛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将台湾说的是一无是处,鼓动胡绵涛用武力解放台湾,并严惩一切台独势力。 (博讯 boxun.com)

    鄙人没有去过台湾,当然也就无法验证“一无是处的台湾”,不过,一个生活在大陆几十年的人对大陆最有发言权,在这里我不想就大陆成立政权后所取得的成绩和近几十年所发生的一系列政治运动给中国带来的巨大灾难,也不谈今天的腐败和丑陋的社会现象,只讲我个人所遭受到的一些鲜为人知的个人经历,以此来做个比较。看看大陆公民所遭受的灾难与台湾公民所讲的黑暗是有过之无不及,还是匿名的台湾同胞所列举的台湾不公平和丑恶的现象,已经到了人民无法忍受和应该用武力解放的条件。

    三十年前的今天1974年,年仅十六岁的我在河北省沧州市通用机械厂已工作了整整地三年,按年限应该转正为一级工,一级工的月收入是31元5角。论我从事的车工技术水平得到了普遍的公认,早已达到了五六级以上的水平,(独自在国产C6-18普通车床上加工完成三个头的丝杠和两个头的涡杆),而锻工车间书记白某却无故地延长我的学徒期,当我找到厂领导赵某汇报情况,请求主持公道时,却被他召来的公安警察将我抓到公安局,导致我精神一度失常;

    78年调入沧州市房管局后又多次被公安非法传唤和抓捕到公安局;

    十年前的94年我仅仅与担任沧州市新华房管所长的马桂臣发生了几句口角,就被他拉来的警察抓到公安局,随之而来的就是被收审、搜捕、判刑、开除公职;

    98年下半年我到中央电视台和天安门请愿被谴送回沧后,马桂臣网罗的黑恶势力更加变本加厉、有恃无恐,为了更加残酷地打击迫害我,在中央召开十五大期间为了阻止我上访,使他们的罪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竞然以我曾为一位蒙冤入狱的无辜百姓向中央电视台和江泽民喊冤为由,对我实行24小时的非法监禁,调用了数十名警察粗暴地干涉我的自由。一位称为是沧州市公安局警察大队督察大队长的人为虎作伥,以不可一势的口吻对我说:“我和你们所长马桂臣关系不错,和他姑爷(在沧州市房管局工作)也挺熟,考虑你这么大岁数,又没有什么特长,我们负责找找你们马桂臣所长说说,回单位上班。但有一条:必须放弃对你们所长的举报和上诉。(新华法院95年以伤害罪判处我一年徒刑缓刑一年,为此我上诉,而新华法院竟然扣押了我在法定时间的上诉,)其实,上诉也没有用,上诉就判实刑!”

    2001年2月2日(扣押的电脑和其它物品均没有开具凭证,)和2002年11月6日(十六大召开前两天)却以我曾给中央电视台和江泽民总书记去信反映王兰歧被屈打成杀人犯为由,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我逮捕,释放时和94年两次关押后释放时一样,均没有开具任何的释放证明。

    此后,新华公安分局的警察老爷们经常的到我爱人的单位进行骚扰,导致我爱人被厂方辞退;经常的入宅进行骚扰和非常传唤。

    新华区法院2003年12月15日上午开庭审理马桂臣诉郭起真侵权一案,并且在民事判决书2003新民初字第1558号判郭起真向直接操纵公安对我残酷地迫害整整十年、并在我破碎的心上剌满钢针的马桂臣陪礼道歉!本人上诉后,中级人民法院委托新华区法院2004年5月8日送达2004沧民终字第255号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对此郑重提起再审申请。

    2004年5月19日星期三本人将此申请正式递交给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接待人员说“再审申请书应该交到原审单位”;当天上午将再审申请递交给新华法院初审时的刘庭长,2004年9月21日新华法院的刘庭长却将此申请退回本人时说“再审申请应该交到中院,由中院下达再审通知”;当我再一次把再审申请递交给中院时,接待人员又说“再审申请书不明确”;2004年10月8日上午和9日上午我将再审申请送达中级人民法院时,除接待室没有人外,大厅值班人员却说接待人员开会和休班;11日我去传达室询问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2004年5月19日星期三第一次接待我的人员还是说:“按照有关规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案子应该到原审单位申请再审!”再给新华法院刘庭长打电话询问,她还是说要找中院。到底哪里应该受理再审申请?我不知道!为了递上我的申请已经人区法院到中院跑了四五个来回,我不知道还要跑几趟。 就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在马桂臣的直接操纵和指使下对我进行长达十几年的迫害,2004年9月21日向新华区人民法院提起对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的诉讼,索取一百万的赔偿。原一审立案庭刘庭长于同年的9月29日给我开具了正式的受理凭证,我将试目以待。对此我也会将诉讼结果及时向关注和大力支持我的各界朋友做详细的汇报。

    十年来为了寻找到能够指点迷津的高人和专家学者及坚持正理、主持正义的人,我走遍了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外债高达十几万元。四十四次进京上访,七次到中央电视台打出<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的横幅,索要那封(数万字)曾给我带来巨大迫害的信,并多次到沧州市政府、市委,省政府和公安局门前请愿。我在网上曾发表给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长的公开信和两次给你发表公开信,均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所反馈回来的只有电子信箱和主页被全部关闭,在各大论坛IP被关闭,如<强国论坛 >、<中国律师网>。试问是谁剥夺了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

    从74年第一次的被公安关押到三十年后的今天,屈指算来已经整整地三十年了,人生有几个三十年?十六岁至四十六岁这是人生生命力最为旺盛,精力最为充沛的绍华!什么力量可以摧毁一个人的信仰、意志和追求?三十年的人生悲剧又能够证明什么?什么样的人间奇迹不可以在三十年的时间内完成?世界上还有什么更为珍贵的物品可以与三十年的青春岁月相媲美?

    有一个样板戏在文革期间风行全国,叫<智取威虎山>剧中的李勇奇有段唱词是这样的“三十年,做牛马天日不见,抚摸着条条伤痕处处疤。”而我这屈辱的三十年,特别是94年到今天的2004年的十年所遭受到的残酷迫害与台湾同胞做一对比,当然也可以与解放前做一个鲜明的对比,看看哪一个社会环境更为恶劣,哪一个社会更黑暗,哪一个地区和国家更需要解放?

    尊敬的胡总书记,在这里请允许你统治下的一个普通公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就目前大陆社会的状况来讲,且不说你解放台湾的“宏愿”会不会立即实现,即使有希望变为现实,我也真的也不愿意看到台湾被大陆解放!因为即使解放了台湾,谁又敢保证被解放的台湾人民会不会像我一样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在死亡线上。我今天还能有口气在这里向你、乃至向全世界控诉邪恶势力对我的迫害,然而在今天的大陆,还有多少像我一样的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甚至于要比我还要悲惨十辈、百辈的人呀!

    我常常地在想,假如台湾在50多年前也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中国人民站起来了!”那么50年多后的今天,台湾会不会成为举世瞩目的经济亚洲四强,并挤身于世界经济发达地区,成为一棵璀灿、耀眼的东方明珠?台湾这个天高皇帝远的小岛,至今会不会成为一个连温暖都难以解决的国家级贫困省?就今天大陆的体制和制度,即使台湾插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哪一个又敢保证担任台湾第一届最高长官的人,会不会是被双开的河北省省委书记程维高,会不会是前河北省沧州市的市委书记,已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薄绍铨呢?谁又敢保证在一个法制不健全、缺少民主机制的国家里你这位集党政军权力于一身的人,会不会步赵紫阳、刘少奇和萨达姆及齐奥塞斯库的后尘呢?

    在继往开来瞬息万变的年代里权顷一国的要人,肩负着改革和推进大陆民主进程的大任,自然也承载着每一位公民的荣辱生死。

    俗话说的好:“兵强强一个,将熊熊一窝”,真的不知“胡哥”这位“将”是会带出些程维高、胡长青、成克杰、李纪周那样遗臭万年的千古罪人,还是会带出些力挽狂澜、名垂青史、万古流芳的政治家、改革家和“包青天”?!

    郭起真于沧州

    2004年10月12日星期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起真:市长私用公车被判刑 科长公款购车三辆谁敢说“不”?!
  • 郭起真再审申请书
  • 郭起真:西安 李鸣----好一个"刁民"!
  • 判处郭起真向迫害其十年的腐败分子道歉 天理难容!
  • 郭起真致全国人大委员会委员长等的公开信
  • 郭起真:保护他人就是保护自己!
  • 郭起真:哪个政府最不人道?哪个政府最应该受到全世界的谴责?
  • 郭起真给中央电视台的第二封公开信
  • 郭起真蒙冤十年------且看郭起真是为民请命,还是颠覆国家政权?
  • 郭起真:给胡总书记和中央电视台的公开信
  • 郭起真98初给中央电视台写信后 做的两件事和所遭受到的迫害
  • 郭起真:西安李鸣 好一个“刁民”!
  • 郭起真起诉沧州新华公安分局 索赔一百万
  • 沧州市公安局控申处郝处长,动员郭起真去卖馄饨
  • 郭起真第四十四次进京上访情况最新通报
  • 郭起真再次到沧州市委和中央电视台门前请愿
  • 7月19日上午8点15分郭起真全家再次到沧州市市委门前请愿(图)
  • 郭起真的再审申请
  • 郭起真是怎么被迫害成了疯子--紧急求助
  • 郭起真蒙冤十年,再燃迫害高潮! 顺将此案转今天在沧州市召开的人大会会议的全体代表!
  • 郭起真又遭起诉!
  • 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
  • 郭起真全家六日上午在市委请愿(图)
  • 郭起真又遭捕 第三次卖肾急聘律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