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学渊:一堆糊涂虫说林彪
(博讯2004年10月08日)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开放杂志》编者按:最近海内外一片为林彪翻案声,一些高干子弟 (博讯 boxun.com)

    纷纷立说,为林叫屈,内容涉及九一三事件真相与对林彪的历史评价。
    本文以广阔的视野剖析林彪在毛泽东政权中的角色,尖锐地批评了那
    些局限于中共体制内思维的愚昧和虚伪,指出林彪在文革中从拥毛为
    恶走向反毛杀毛的双重意义。
    


朱学渊:一堆糊涂虫说林彪
    
    八月初,香港“凤凰卫视”的“鲁豫有约”节目,连续两个周末播放
    了中国名人吴法宪将军夫人陈经圻女士的采访记。陈大姐抗日战争时
    期参加新四军,从上海的一个中学生变成了一个革命战士,在一次聚
    会上唱了一首英文歌曲,引起吴将军的爱恋,而结合成一个美满的革
    命家庭。
    
    吴法宪夫人上电视为丈夫叫屈
    
    采访的主题自然是林彪“九•一三叛逃案”,是时吴将军是空军司令,
    事后又是“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重要成员,因此对事件的始
    末有相当详尽的了解。陈大姐年过八旬、言辞谦逊,而且记忆清晰,
    条理分明,她把周恩来带着吴将军处置事件的细节,说得清清楚楚。
    依我的感觉,毛泽东似曾通过周恩来挽留林彪,只是林彪去意已坚,
    乃至“折戟沉沙”了。
    
    对吴将军事后所受的处罚,以至株连家属的做法,陈大姐非常反感,
    她认为夫君虽是林彪提拔的部下,但只有“工作关系”;而所谓“林
    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则纯属子虚乌有。到头来,经常“反对四
    人帮”的吴将军等,竟与江青等同上了一个被告席。对共产党此等“司
    法”的厌恶,我们与陈大姐有相印之心相惜之感。所谓“胡风集团”,
    “高饶反党”,“章罗联盟”,“彭罗陆杨”,哪门儿不是假的?有
    些事情非得落到自己的头上,才会觉得冤枉。
    
    陈大姐提到吴将军出事后,她把与林彪、叶群合影照片、往还书信统
    统烧了。说来,我们也都经历过那个恐惧的时代,据美国之音报道,
    《晚年周恩来》作者高文谦先生说,毛泽东也派他的亲信女子谢静宜,
    把“故副统帅府”中的档案文书“清理”了一遍,灭去了许多蛛丝马
    迹;大家还都知道,林彪死后周恩来大哭一场。
    
    体制内思维的糊涂和虚伪
    
    最近,海内外一片为林彪翻案声,最执著者自然是闻人林豆豆(林立
    衡)了,她四下活动为父平反,说的无非是她妈和兄弟害了她爹,林
    彪本人根本就不知道有个《五七一工程纪要》云云。林豆豆虽在“北
    大”受过尖端教育,其实是个非常痴愚的女子,当年她向“党中央”
    密告叶群有“异动”,致使林彪仓促出走,失事身亡。今天,“大义
    灭亲”的她,却又期待中央还父亲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光辉
    形象”。
    
    这种失智人还很真不少,前国家主席杨尚昆之子杨绍明即是一个。年
    初蒋彦勇医生说杨老先生生前曾经向他表示,“六四”是中共历史上
    最大的错误;可是小杨先生非但不领蒋医生情,还要连番表示身为党
    国要人的父亲,是不可能向这个普通军医说这些“圈内话”的。原来,
    被邓小平愚弄了一盘的杨门之后,还是想要“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
    
    刘少奇之女刘爱琴是又一个糊涂人,八月间她也在“鲁豫有约”上诉
    刘家的苦,念及了卧轨的哥哥,和病死的弟弟,可是这位“留苏生”
    的结论竟是:“我爸爸从来没有反对毛主席,他本来不该搞政治,政
    治太残酷了!”最可笑的,还数刘爱琴的继母,被毛泽东害死了丈夫
    的王光美,曾握着吴祖光夫人新凤霞女士(已故)的手,诛心地说:
    “我们都是毛主席的好学生。”
    
    这些的愚昧或虚伪,就是所谓“体制内思维”的一角一斑。无论是林
    豆豆、杨绍明、刘爱琴,乃至高了一个辈分的王光美,虽然家人被毛
    泽东害惨了,而且“姓资姓社”的风水都已经转回了一圈,但他们都
    还是要“拥护毛主席”,死了还想“进八宝山”的。当今为林彪翻案
    的格局,还会朝这个忠毛的“牛角尖”里面继续钻下去。
    
    在形形色色的翻案活动中,又以美国吴金秋教授的“说不清论”,最
    令人困惑了。吴教授是吴法宪将军和陈经圻大姐的女儿,八十年代后
    期来美留学,于某校获历史学硕士学位,现任Old Dominion大学教
    授。美国之音报道她日前在纽约说,关于林彪事件“……应该出来的
    真相,都已经出来了,各个地方的材料都出来了,如果现在还没有出
    来的,那就是一个谜了,历史的谜案是很多的”。她强调没有充分的
    根据证明林彪企图出逃苏联。
    
    我们要说清林彪的问题,还得剖析林彪其人。
    
    军事天才变成山大王的佞臣
    
    说来,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将军,只是一群聪明而勇
    敢的造反农民而已;而林彪则是一个运筹帷幄的天才。史学家周策纵
    先生曾对我说,抗战时他在重庆侍从室工作,多次参加两党高级将领
    与会的军委会会议,有一次林彪受蒋介石命,即席分析国际战局,是
    他记忆中最精辟的讲话。我想,在座的委员长一定会想:我为什么罗
    致不到这样的人才?
    
    人才大都向往理想;一个政党有理想,才能揽聚人才。共产党那时有
    理想,于是才得了林彪,他一人将兵,就打下了半壁江山;而周恩来
    一舌如簧,又说动了天下的人心。可是,得了天下又如何?“时间开
    始了”,理想就化为狂妄,十年功夫,毛皇帝就把中国治得一团糟。
    
    事情不顺利,就会有分歧;而这个号称“在斗争中成长”起来的中国
    共产党,总要把一切党内分歧都说成是“斗争”,而斗争又必然“残
    酷”,因此就一味地“残酷斗争”了。那些原本的人才,经过权力的
    腐蚀的和斗争的恐吓,有些变成了奴才(如周恩来),有些变成了奸
    佞(如林彪);而彭德怀等人则是“为民请命”的例外。
    
    一九五九年夏天,共产党在庐山开“神仙会”,可是彭德怀才入仙境,
    就激怒了毛泽东,会议就开成了湖南人的“操娘会”。毛泽东会中搬
    林彪上山,八月一日林彪有备而来,在常委会上发言:“彭德怀是野
    心家,阴谋家,伪君子,冯玉祥。中国只有毛主席是大英雄,谁也不
    要想当英雄。”一枪就把彭德怀放倒在地,而大英雄的“最亲密的战
    友”,也就隐然成形了。
    
    彭德怀是个率直而缺乏含蓄的人,他还没有从“胜利的光环”中解脱
    出来;而两湖三湘出来的革命人物,说话又非常尖刻,如果他不说那
    句“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的名言,历史或许会改写不少……。但是,
    依了毛泽东的性格,他彭德怀躲得了一回,也决躲不过二回的。然而,
    从新式的“公共关系”或“谈话艺术”的技术层面来看,依了这些农
    民领袖的冲头冲脑和磕磕碰碰(也算是中国的文化特色),他们难免
    一天要互相翻脸的。
    
    再说,共产党这个“打江山,坐江山”的政治——武装团体,除熟习
    “斗争”和“兵法”外,并无其他的见识和专长。因此,林彪也就只
    能以“出其不意”的“军事艺术”,来执行领袖“歼灭”同志亦战友
    的“战略部署”了。这回林彪虽然打倒了彭德怀,却成全了彭德怀的
    万世名,最后又把他自己钉在“野心家,阴谋家”的耻辱柱上。
    
    毛泽东的罪恶超过两千年专制总和
    
    中国的农民造反运动一直没有什么出息,信奉“马列主义”的中国共
    产党,比捧着“马可福音”的天国洪杨,并没有什么长进。“庐山会
    议”虽然没有流血,但“文化革命”比“天京内讧”,不仅毫不逊色,
    而且“青胜于兰”了。有了“枪杆子”在党内斗争中为“山大王”护
    驾,毛大王也就更加随心所欲,共产党就从庐山上一路滑下去,先似
    势如破竹,后来就车毁人亡了。
    
    到林彪死,共产党执政二十二年。其间毛泽东所作的恶,比秦皇以来
    二千二百年的“历史总恶”还要多。而林彪“助纣为虐”的十二年
    (1959-1971),又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中最饥饿、最恐怖的时代。可
    以断言,没有林彪的坚定承诺,毛泽东绝不会贸然发动文化革命;而
    牺牲林彪记恨的革命将领贺龙、罗瑞卿等,又是毛泽东与林彪的罪恶
    交易。
    
    这样的惨剧,完全起于毛林的罪恶合作;而罪恶又加速了罪犯间合作
    的破裂。两人迅速走向对立的起因,还在于毛泽东的反复无常。他很
    想结束文革,但一次一次因“干扰”(如“二月逆流”)而延误,在
    他骑虎难下时,“打击面”又一再扩大;“九大”鸦雀无声的场面,
    使他敏感党心已去,于是想笼络一些“老同志”(如陈毅)的旧情,
    因此开始疏远得罪人的林彪,还在斯诺面前说了许多林的坏话,并借
    是否“设立国家主席”的议题(至今令人莫名其妙),把与林亲近的
    陈伯达打倒,而且有起用张春桥的打算。
    
    林彪一生为人机警,当更非弱辈女流,我们可以想象他对毛泽东不仁
    不义的愤怒:“我为你出生入死打天下,为你把战友同志得罪光,到
    头来你要放我的坏水,叫我孤家寡人,何处落场?”的确,以当时林
    彪恶人做尽的处境,接不了班,就是灭亡。于是,这个中国历史上少
    有的“奸佞”,又立刻拾回了他的曾经造反的“英雄”本色。
    
    《五七一工程纪要》:讨伐暴君的檄文
    
    时光流逝了三十多年,让我们重温林彪父子的造反组织“小舰队”的
    纲领——《五七一工程纪要》,它说:“B-52(指毛泽东)好景不长,
    急不可待地要在近几年内安排后事。对我们不放心。……他们的社会
    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
    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把党和国家政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
    的家长制生活……他滥用中国人民给其信任和地位,历史地走向反
    面,实际上他已成了当代的秦始皇,……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
    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
    上最大的封建暴君。”
    
    不能不说,这是与专制决裂的誓言,这是讨伐暴君的檄文。不管这是
    录自于一个部下之笔,还是发自于一个奸佞之心,它的英雄气概和对
    历史的洞察,都大大地超越了一切同时代叛逆者。而毛泽东居然公布
    了这份暗杀的密谋,他以为人民将站在他这一边;可是这些阴谋的言
    辞,激起了一场举国的思想解放运动。
    
    人人都应该记得,《纪要》给叛逆们带来的幸灾乐祸的激动,连愚钝
    的保皇奴婢们也觉察到皇廷梁柱的断裂,“林副主席亲自指挥的”的
    中国人民解放军无地自容,而囚徒们开始走出牢笼,尴尬的毛泽东招
    回了邓小平,周恩来则嚎啕痛哭……。这是中国共产党空前难堪的时
    刻,从此流言四起的中国,开始了新的社会躁动。
    
    林彪“自我爆炸”的最大受益者是邓小平,他长林彪三岁,长征路上
    毛泽东曾经训斥林彪“你还是个娃娃”,邓小平和林彪落在毛泽东、
    张国焘、周恩来、朱德这群核心中,当然只能算是“小字辈”;但以
    与毛泽东的私交和果断干练,他们都无人可及。毛泽东所赐予的宠辱,
    难说不会构结两个能人的“瑜亮情结”。邓小平说的“林彪不死,天
    理难容”,倒是他见到隧道尽头亮光的喜悦;可是他一复出,又操之
    过急……
    
    楚人林彪,是一个剑客。他知道自己的份量,更明白战略实施的难度;
    而投奔交恶的苏修,等于把剑头刺入毛泽东的胸口。尽管,剑折断在
    蒙古的荒漠,毛却被他的死讯击得精神崩溃,几乎与他同归于尽;事
    后,他一定后悔把事情搞得太过火。五年过后,毛泽东打发温顺的周
    恩来先行离世,天安门前燃起了精神暴乱的烈火;是年秋,在林彪领
    唱的“秦皇的时代,一去不复返”楚歌声中,湘人毛泽东结束了他罪
    恶的生命。
    
    善良人的思想,很难兼容林彪既“英雄”又“奸佞”的两面人格。曾
    有追求理想的功勋的他,本没有必要去扮演一个帝王的谄媚之徒。但
    我们这个“不厌诈”的民族的最不诚实的领袖,把他推上了“党性”
    的最高峰。然而,在反复无常的党内斗争中,即便是奸佞,也无以“从
    一而终”。
    
    按理,学术是要把问题“搞清楚”;而之于局外人都能看得清楚的问
    题,连自己母亲都已经说清楚的事情,为什么对身为历史学家的女儿,
    反而倒成了“谜”呢?点明了说,就是吴金秋女士还有“体制内思维”
    残余,不敢面对林彪企图杀毛的“大逆不道”。倘若吴女士仍兼承乃
    父对毛泽东的敬畏之心,和对林彪的知遇之情,那末事情就永远也说
    不清了。
    
    二〇〇四年九月六日
    香港《开放杂志》十月号首选文章
    
    附:《五七一工程纪要•实施》
    
    9•2后,政局不稳,统治集团内部矛盾尖锐,右派势力抬头军队受
    压
    十多年来,国民经济停滞不前。群众和基层干部、部队中下干部实际
    生活水平下降,不满情绪日益增长。敢恕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
    统治集团内部上层很腐败、昏庸无能,众叛亲离。
    (1) 一场政治危机正在酝酿
    (2) 夺权正在进行
    (3) 对方目标在改变接班人
    (4) 中国正在进行一场逐渐地和平演变式的政变
    (5) 这种政变形式是他们惯用手法
    (6) 他们“故伎重演”
    (7) 政变正朝着有利于笔杆子,而不利于枪杆子方向发展
    (8) 因此,我们要以暴力革命的突变来阻止和平演变式的反革命渐
    变。反之,如果我们不用“五七一”工程阻止和平演变,一旦他们得
    逞,不知有多少人头落地,中国革命不知要推迟多少年。
    (9) 一场新的夺权斗争势不可免,我们不掌握革命领导权,领导权将
    落在别人头上
    
    我方力量
    经过几年准备,在思想上、组织上、军事上的水平都有相当提高。具
    有一定的思想和物质基础。
    在全国,只有我们这支力量正在崛起,蒸蒸日上,朝气勃勃。
    革命的领导权落在谁的头上,未来政权就落在谁的头上,在中国未来
    这场政治革命中,我们“舰队”采取什么态度?
    取得了革命领导权就取得了未来的政权。
    革命领导权历史地落在我们舰队头上。
    和国外“五七一工程”相比,我们的准备和力量比他们充分得多、成
    功的把握性大得多。和十月革命相比,我们比当时苏维埃力量也不算
    小。
    地理回旋余地大,空军机动能力强。比较起来,空军搞“五七一”比
    较容易得到全国政权,军区搞地方割据。
    两种可能性:夺取全国政权,割据局面
    
    必要性
    B-52〈注:毛泽东的代称〉好景不长,急不可待地要在近几年内安排
    后事。对我们不放心。与其束手被擒,不如破釜沉舟。
    在政治上后发制人,军事行动上先发制人。
    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正在受到严重威胁,
    笔杆子托派集团正在任意篡改、歪曲马列主义,为他们私利服务。
    他们用假革命的词藻代替马列主义,用来欺骗和蒙蔽中国人民的思
    想。
    当前他们的继续革命论实质是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他们的革命对
    象实际是中国人民,而首当其冲的是军队和与他们持不同意见的人。
    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
    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
    把党和国家政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的家长制生活。
    当然,我们不否定他在统一中国的历史作用,正因为如此,我们革命
    者在历史上曾给过他应有的地位和支持。
    但是现在他滥用中国人民给其信任和地位,历史地走向反面实际上他
    已成了当代的秦始皇,为了向中国人民负责,向中国历史负责,我们
    的等待和忍耐是有限度的!
    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
    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
    
    时机
    敌我双方骑虎难下。
    日前表面上的暂时平衡维持不久,矛盾的平衡是暂时的相对的,不平
    衡是绝对的。
    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只要他们上台,我们就要下台,进监狱。
    卫戍区。)或者我们把他吃掉,或者他们把我们吃掉。
    
    战略上两种时机:
    一种我们准备好了,能吃掉他们的时候;
    一种是发现敌人张开嘴巴要把我们吃掉时候,我们受到严重危险的时
    候;这时不管准备和没准备好,也要破釜沉舟。
    
    战术上时机和手段
    B-52在我手中,敌主力舰〈注:指江青等〉均在我手心之中。
    属于自投罗网式
    利用上层集会一网打尽
    先斩爪牙,既成事实,迫B-52就范,
    
    逼宫形式
    利用特种手段如毒气、 细菌武器、轰炸、543〈注:一种武器的代号〉、
    车祸、暗杀、绑架、城市游击小分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十三年前的今天,林彪搭上死亡三叉机
  • 高神勇:以林彪为代表的十大元帅
  • 温相:【长篇原创】林彪事件始末--兼驳丁凯文等人
  • 赵平波:林彪是清白无罪的么?
  • 毛泽东逼出来的“九·一三林彪出逃事件”
  • 李扬:我所知道的林彪之死
  • 丁凯文:林彪事件几点问题的再辨析
  • “战争魔鬼”---林彪元帅
  • 自由是最好的:林彪林立果可能未打算杀毛泽东江青
  • 历史回顾:揭开一个中国人之谜——林彪的最后日子及死亡.
  • 自由是最好的:胡锦涛赞美残暴压迫民主和人权的毛泽东和周恩来邓小平林彪
  • 游侠:试论文革中毛泽东、周恩来、林彪、江青、邓小平的角色
  • 云衡:“林彪事件”是林彪事件吗?
  • 丁凯文:林彪事件几点问题的再辨析
  • 让林彪元帅的遗骸归来吧!
  • 林彪在文革中
  • mzxtd:林彪的卑下人格 等三篇
  • 让林彪元帅的遗骸归来吧
  • 王兆军:《谁杀了林彪》第七章:风声雨意
  • 金秋高文谦谈林彪事件
  • 《重审林彪罪案》探索林彪事件禁区
  • 林彪长女林晓霖自爆文革中的父女恩仇
  • 林彪江青“两案”相关政治犯的情况
  • 历史回顾:毛泽东和林彪在文革中的较量(图)
  • 文集新增《超级审判――图们将军参与审理林彪反革命集团案亲历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