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过关:“十一”封网,互联网上的十面埋伏
(博讯2004年10月04日)
     今年“十一”的中国国庆节,虽然没有举行大阅兵仪式,却举行了一场互联网上的“金盾工程”大阅兵,检阅的结果十分成功,互联网被封锁的滴水不漏,国内的诸多文人墨客心急火燎,但却束手无策,我不由得想起以前一句熟悉的话:“只许你老老实实,不许你乱说乱动。”

     这是中国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最常用的一句话,不过有权使用这句话的只有无产阶级革命派,革命造反派,以及底气十足的那些公检法专政机构的“三个代表们”,只可惜,这也是我们今天中国大陆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 (博讯 boxun.com)

     我有个老朋友,原本是个技术高超的电工,有收藏国产,不是外国的老旧收音机的嗜好,他收集的是五十年代以来,今天各个家庭都早已绝迹的电子管收音机,三个灯、四个灯、直至五个灯,甚至六个灯的收音机他都收集到了。当年名声显赫的“熊猫牌”、“红灯牌”收音机,经他的手修复后,音质洪亮优美,外观气派高雅,仍不减当年名牌的威风。

     他也收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生产出来的晶体管收音机,俗称“半导体收音机”。不过晶体管收音机的初期阶段并非达到今天的黄金阶段,所以晶体管收音机的品相远不如电子管收音机豪华气派。

     无形中,他发现一个问题,他所收集到的收音机,基本上都只有中波,而没有短波,极个别设置了短波的收音机,也是接收效果极差,与国外生产的同等水平的收音机无法比拟,他很奇怪,这是为什么?

     聪明人无需多言,答案很快就弄明白了:目的是防止你收听在国外的“敌台广播”。许多从六十年代,从“文革”,从知识青年下乡插队和建设兵团过来的人都明白,在那个年月里,“偷听敌台广播”是一个轻则让你被批判挨斗,重则被关进监狱,失去自由的罪行。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中国,“敌台”的含义,首当其冲是《美国之音》的华语广播,然后排在第二位的是《莫斯科广播电台》的华语节目,还有日本广播电台《NHK》的华语节目,还有《澳广》,设在香港的基督教宗教台,还有只会自我捧场、从不提其它事的北朝鲜广播电台的华语节目。

     除了对北朝鲜的华语广播没有干扰以外,其它所有的华语广播都有强烈的电波干扰。每当你在调节收音机波段旋钮的时候,你一听到熟悉的“呜呜啊啊”的电波干扰声音的时候,你就会马上格外细心,因为,一个同情你“知青”命运的“敌台”广播就在眼前了。

     在“呜呜啊啊”噪音的间隙里,你会一步步明白,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当时中国的混乱局面,造成了中国极端贫困的境地,也造成了你凄凉悲惨的命运,国内除了没完没了的大吹大擂之外,没有人对你讲真话,更没有人对你分析这些道理,你只能在黑暗中摸索、彷徨,似乎永远是孤立无援,看不到出路,也看不见希望的尽头在哪里。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一旦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国门打开了一条间隙,许多曾经下乡插过队的老知青们,纷纷选择了三十六计中的上计“洋插队”,飞快地跑到了美国、欧洲、日本、甚至澳洲、非洲,再苦、再累、再不容易、也要扎根留在那里,死也不回来,“鲤鱼脱却金钩去,摇头摆尾再不回”,他们对这个政府,对这种意识形态彻底丧失了信心,他们不希望自己的下一代继续留在国内受苦。

     当然,与今天日益发达的互联网相比,当年的那些华语广播是远远不能相比拟,也不可同日而语的。但有一点却完全相同,对国外“敌对势力”的互联网传播,封网堵截的目的和手段也要远远甚过当年。

     今年,2004年的“十一”国庆前夕,当你的IP被紧紧封住,你的电子信箱成为收不到信也发不出信的“死箱”,你又会产生出很久以前的那种耳目被严严实实的蒙堵住的凄凉感觉,你会感觉到,“他们”又回来了,“他们”只要你知道“他们”准许你知道的事情,“他们”不准许你听到、看到的事情,你一概都不能听到、看到、也不能知道、想到、猜测到。就是这么一回事,似乎文革期间实行多年的愚民政策又回来了。

     如果思想意识处在一个同等条件的公平搏斗场上,你会看到马克思主义似乎是如此的虚弱无力,“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是决然斗不过“反动腐朽”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你不用弄清楚为什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你只要看看眼前的情景就明白了。马克思主义曾有一句使用多年的名言:“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用形式逻辑做一个最简单的反证:正因为你害怕同其他的意识形态作面对面的交锋,所以你绝不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在今天这个世界上,到底哪一种社会意识形态更有力量,到底是谁怕谁,情况不用遮掩,一目了然,不用我回答你也看到了。

     民主的意识形态和专制的意识形态相比较,有一个根本性的区别,就是它的包容性。民主的意识形态不禁止你去研究、观看、宣传各种其它的主义、思想和观点,不怕你会毁坏了民主制度的墙脚。专制的意识形态则不同,它禁止一切不同的主义、思想和观点,生怕扰乱了它脆弱的根基和阵脚,它只能用专制和极权、用“铁的纪律”、用严酷的法律手段来统一全党、全社会,达到一个主义,一个思想,一个观点的最终目的。

     为了维护专制统治,不惜豢养动用大批的特务,私拆检查个人信件,混入社会各个领域,以观看、传播、撰写与统治者不同观点的文章为罪名,逮捕大批的革命者和民主人士,这是从1946年到1949年国民党在中国大陆的真实写照。与今天的中国大陆相比较,只是少了一个互联网。

     在中国共产党的内部,因为有“铁的纪律”,有要求全体党员“自觉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党内不同意见的产生从来就是十分艰难的,有时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的早年阶段,以血腥杀戮来维护党内的“高度统一”的是夏羲和张国焘,杀戮手段有枪杀、刀砍、活埋、乱棍打死、用马拖死、绳子勒死,杀戮人数从数千到数万人不等;相比之下,陈独秀的“家长作风”,李立三、瞿秋白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就像是仁慈的天使,最起码还能够保住性命。

     建国以后,中国共产党内的不同意见也是很难出现,绝大多数的时候,你只能低头老老实实听候批判,等待组织的处理,决不给你辩解和说出自己意见的机会,经常的情况是,“脸越是涂抹越黑”,你越是辩解你的“罪行”就越是加重,一边倒的大批判,容不得你有半点不同的意见。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在1966年的文革运动中,你会屡屡见识这种全党、全军、全社会同一个腔调式的“大民主”景象。

     在文革前,你会看到被批判的刘伯承,彭德怀,在文革中,你会看到被批判的刘少奇,邓小平,就在前些年不久,你还会看到被拉下台的胡耀邦,赵紫阳,他们何曾能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理直气壮地说出一个“不”字。那些地位低一点的,因为不同意见而被打成“反党集团”的省部级以下的干部就更多了。何况乎那些平民百姓的命运,这就是“民主”,共产党的“民主”和社会主义中国的“民主”。

     拼命封锁互联网,怕你的子民信仰别的主义;拼命封锁住国门,怕你的子民自由走到其他的国家去;拼命堵住你子民的眼睛和耳朵,怕你的子民明白了道理,会维护自己的权利而反对他们;拼命封住你子民的嘴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怕子民揭穿贪官的实质,群起而推翻他们;正因为在国内没有不同的观点,都是筛选过来的“一致”的观点,所以人们才把目光放到国外,放到言论自由,可信度高的那些地方。

     封锁互联网的真正目的,也就在于此。中国用六十多亿人民币打造的“金盾工程”,就是为了营造一道互联网上的“柏林墙”,修筑一条意识形态的铜墙铁壁,新的长城,以确保在960万平方公里上永远维持一个声音、一个观点、一个腔调、一个思想、一个主义,这可能吗?这能够长久吗?地面上的“柏林墙”早已成为昨日往事,中国古代的万里长城也成为凭吊古人的历史遗迹,修筑一条长城只能解决你眼前的危难,却不能从长远上解决问题,物质的长城做不到的事情,意识形态的长城就更难做到了。

     我私下觉得,这样单纯封锁互联网的做法实在有点愚蠢,劳民伤财。互联网上不的政治观点的存在和传播,既有不利于现政权的一面,但又不能一概而论,它也有好的、有利于现政权的一面,它可以起到对民众中的不满情绪有许多宣泄的渠道和释放地,起到缓解社会对现政权的压力,在一定程度上缓和社会矛盾的作用。不断的小地震,会释放出集聚大地震的破坏能量。在更大的洪峰到来之前,各水库都要开闸放水,以增加未来的蓄洪量。仅以封锁堵截的方式来处理意识形态问题是绝对禁止不住的。

     另外,执政党和政府的上层决策人物也可以经常访问一下互联网,看看民众在想些什么,“腹诽”之言到底都是些什么内容,这也是“加强党的执政能力”的起码要求之一:体察民情民意。纵横网上的那些学子秀才,原本就是一群极为安分守己的大好良民,既无过关斩将之能力,也无拔城夺寨之野心,给他们留下一点有限的言论自由,有何不妥?又有什么值得如此害怕的?

     最后,有一点是值得回味的,近些年来,国内动辄几十个亿、上百个亿的工程项目,经常因为偷工减料、营私舞弊、中饱私囊而成为“豆腐渣”工程,如今,“金盾工程”的使用状况说明它就绝不是个“豆腐渣”工程,也说明在国家监管,国际先进技术的有力配合下,是完全可以避免“豆腐渣”工程的出现的。只不过,这项经验如果采用到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的“三峡工程”、“修筑长江堤坝”的上面,国内民众的受益会更大一些。

     把用于政治意识形态上的钱,把用于打“政治内战”的钱尽可能的节省一点,投入到国家经济建设上去,可以取得更大的收益,造福于人民,这是社会主义中国成立半个多世纪来的最宝贵经验。

     一个如此害怕,从不倾听中国民众,包括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批评和议论,要想真正“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其实是不可能的。

     不知你是否同意?客观就是如此。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