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中国、新腐败、新探源——(之一)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巩胜利
(博讯2004年10月03日)

[绝对观察]

     ■文/巩胜利(著名中国学者) (博讯 boxun.com)

    【特别按】2004年8月19日深夜0:30:14时,中国官方新华网引述中央直属《光明日报》题为《外逃贪官人数攀升 中纪委部署“出国报备”试点》的报道称:“鉴于近几年职务犯罪嫌疑人负案外逃人数不断攀升,一些党政领导干部和国企厂长经理腐败犯罪后,携巨款,阖家分批逃往海外的情况。台盟中央在全国政协十届二次大会上提交了‘建立党政领导干部和国企厂长经理直系亲属出国留学、定居报备制度’的提案。提案认为:建立‘党政领导干部和国企厂长经理直系亲属出国留学、定居申报备案制度’刻不容缓。”报道最后强调说:“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纪委副书记何勇对试点工作高度重视,作了‘先行试点,并慎重研究’的批示,提出了具体要求。中央纪委常委、秘书长干以胜对试点工作作了部署。”

    中国党政腐败已经到达非常严峻的尖端地步:据中国官方统计,全中国有2000万党政官员在位,20多年以来已经有超过800多万党政官员被查实有腐败犯罪,受到中国党纪、政纪、法律惩除,再加上未被查出的腐败分子,实际上中国党政官员的腐败已经超过2/3,而被查出的不过是极少数那部分。面对中国党政官员2000万这种普及的腐败,中国反腐败再临难以遏制的最高临界点,事实上中国党政腐败自下而上再次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爆发期。《中国腐败是一场生态灾难》一文,就是根据中国官方媒体公开、21世纪以来新数据独家的研究结果:中国反腐败,除了从国家与社会运行体制上进行根本改革之外,似呼20数年至今也没有找到任何出路 ,反而陷入困境﹑愈演愈烈、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中国反腐败再向何方?面对一个秧秧13亿人口、有6800万人唯一执政党的国家,这一场生态灾难还有救吗?怎么挽救??


[前言]:

    西方有一句经典的政治格言说:那些普通的犯罪,只不是向河里投毒、弄脏了一些河水;而党、政府和司法(特注:此处的“党”字,为学者所加。中国执政党的大面积腐败,是全球所有国家的绝无仅有、是绝对的“中国特色”,所以加进一个“党”字非常必要)腐败则是污染了整个水的源头。在当今世界、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是不存在“党”的腐败问题的。因为几乎全球所有国家的党派,都不占有国家的任何资源(包括“政治资源”和“经济资源”),没有国家的政治与经济资源,党派腐败从何可以而来?进入21世纪的中国党政腐败问题,55年至今已经不是什么思想上的“世界观”、“腐朽思想”,生活中“蜕化变质”“糖衣炮弹”等等,而是一个实践与思想道德体系与范畴的破与立社会环境生态问题。你能因为有了“水份”和“温度”而生长旺盛、谴责“种子”是“道德品质败坏、财迷心巧、世界观错误”吗?相反,一颗有充足“水份”和“温度”的种子,不发芽生长那才是人间的奇谈怪事。有了腐败当然的“温度”和“水份”,谁能阻止一个又一个的“春天”到来,谁又能阻止“种子”在春天里不发芽、不生长、不开花和当然的结果呢? 谁能阻挡??

    在当代世界最发达的美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及北欧一些最富有的国家,当国家的执政力强盛畅通时,政府及官员的腐败行为就成为弱势、甚至根本无法形成气候,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来让政府官员为金钱而“前腐后继”;当一个国家的党派连续强势执政时,腐败就有可能会抬头、泛滥成灾(如上个世纪80年代前后,意大利连续发生的政府腐败丑闻案),甚至难以遏制、然后失去执政党的地位,最后被选民而无情的抛弃(如2004年的印度“大选”国大党就是这样)。而中国13亿人民,是没有权力进行直接进行和参与自己人权的“选举”党派或政府的,这是中国“政治文明”最重要的内容之一。现在是欲实施“依法治国”、完成未来民族复兴大业的 “大中国”,能建立起一个正常国家的生态环境、能随着时代而破旧立新、能正本清源复兴整个“中华民族”吗?

    以20世纪末代、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政府主席成克杰及数名区政府副主席、区纪委书记、数个地级市第一、二把手因腐败纷纷落幕马为发端,到进入21世纪及近5年以来,中国社会的党政腐败进入一个新的、高峰凸起的盛世发展时期。据中国官方报告、21世纪以来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党政腐败呈现出根本无法阻挡、并以以下三个方面的严峻态势迅速发展:

    (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对本文有任何见解、疑问与评述,请通过[email protected]反馈。)

    巩胜利简介:著名中国问题学者,著名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广交会”何以成为伪劣商品的天堂?》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金融怎么了?》《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海内外。在国际媒体美国《财富》杂志、《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本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的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经贸研究会特约研究员、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级会员,美国《北美行》杂志编辑委员会委员等,是独立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中青年学者。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五)/文/巩胜利
  • 中国改革干什么?(之4)/巩胜利
  • 巩胜利:谁成就了“北京第一贪”?
  • 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三)/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二)
  • 巩胜利:这是13亿中国人的命运所系、全世界都关注的话题——中国改革干什么?(之一)
  • 小平100年祭■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者)
  • [特别评论]谁能堵住中国金融黑洞?■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者)
  • 中国,中间层政府为何总缺位?——从“铁本事件”“劣质奶粉事件”“嘉禾乱拆迁事件”等看中国政府的执政生态环境/巩胜利
  • 中国“看门狗”为什么守不住“国家财产”? (文/巩胜利)
  •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结在政府——续《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悖论》一文/巩胜利
  • [独家聚焦]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巩胜利]
  • 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巩胜利]
  • 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 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1号文件”的悖论——中国与全球性的农民问题(下)
  • 巩胜利:中国“1号文件”的悖论(上)
  • 巩胜利:中共《宪法》冲突加剧“民主”进步倒退
  • 巩胜利:中共《宪法》冲突加剧“民主”进步倒退
  • [中国经济评论]人民币,何时能“自由”?/文 巩胜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