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任诠:挖出江泽民交权的根源
(博讯2004年10月02日)
    任诠更多文章请看任诠专栏

     (博讯 boxun.com)

    江泽民交出军权出乎我预料。毛泽东交权是在轰轰烈烈的“四五”民主运动和唐山大地震的时候去世的;邓小平交出军权是在波澜壮阔“八九民运”和中共残酷屠杀民众后的严峻形势下被迫进行的,而江泽民在只有几万法轮功,几千上访民众,几百网络民主人士的抗议,就交出军权,没有看到大规模的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真让人大失所望,迷惑不解;有些像看阿Q去杀头时,没有听到他唱几句《龙虎斗》里的“悔不该、、、、”或“手执钢鞭、、、、”,而觉得没劲(江泽民属虎)。

    我想来想去,还是解开了江泽民为什么交出军权这个疙瘩。就是中共还没有走出“邓小平时代”。邓小平“七十而知天命”(孔子),久病成名医,比毛泽东棋高一筹,在中共十四大的时候安排了隔代接班人胡锦涛起,就注定要江泽民“无为而治”,当过渡性人物了;至于胡锦涛也一定会按邓小平制定的路线走下去,只不过和江泽民一样变一变花样而已。我们高看江泽民了,被他的“三个代表”和高唱忏歌迷惑了。

    中国在秦始皇建立了封建专制制度以后,有个很明显的政治规律就是“人亡政息”。秦始皇死后,儿子胡亥接班腐败加剧,导致秦亡,应了谮语“秦亡于胡”,白修了万里长城。几千年来中国一直是这样“人亡政息”的,刨去孙中山建立的中华民国。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是复辟了封建专制制度,一样有“人亡政息”的规律,毛泽东死了,“人亡政息”,他的阶级斗争理论才停止了文化大革命的实践。邓小平也一样,尽管“六四”迫使他交出了军权,他还在政治局常委里面按插一个军人刘华清,作为他的代言人;他还为江泽民安排了接班人胡锦涛;1992年他南巡时还问江泽民“政治局里面有没有把‘六四’和‘四五’运动相提并论的,如果有我让他出政治局”。但是,邓小平死后并没有像毛泽东一样“人亡政息”,而是靠安排隔代接班人胡锦涛,靠出版《邓小平文选》,靠太子党们通过腐败掠夺国家财产掌握的经济命脉;实现他说的“杀他二十万,稳定二十年”的目标。

    中国古代的“人亡政息”表现有什么“贞观之治”、“乾隆盛世”等等,中共换了个名称叫什么“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尽管中共建国后正规的领导人顺序排列是毛泽东、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从人的辈份上说什么第一代毛泽东、第二代邓小平、第三代江泽民、第四代胡锦涛;但是,从时代上分就“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代”。“毛泽东时代”是他通过遵义会议的军事政变夺取后,一直在选自己的可靠接班人,什么刘少奇、林彪、王洪文、华国锋都当过接班人,他到死也没有交权;“邓小平时代”是他“垂帘听政”反毛泽东的方法用之,让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都当权,又都是他的傀儡,都是匆匆过客,他才是真正的皇帝。这是他比毛泽东高明的地方,邓小平死后没有“人亡政息”,邓小平学习诸葛亮来个五丈原的“木雕人”,让《邓小平文选》及政治《遗嘱》来发号施令,江泽民和胡锦涛在执行邓小平的路线,没有走出“邓小平时代”。

    中共以后叫什么时代,就说不准确了,因为,邓小平的理论还在“垂帘听政”。实践证明江泽民是个过渡性人物了,交出军权,凭他的身体、年龄、政绩,不可能有江泽民时代了;胡锦涛是否冲出“邓小平时代”,创造一个“胡锦涛时代”,这要看他自己的智慧了,他是具备这个条件的。我们希望他不能再重演江泽民的悲剧了,要学习邓小平当年以惊人的魄力冲出“毛泽东时代”,创造一个“邓小平时代”。

    我们欢迎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当年刘少奇想当中国的赫鲁晓夫,被毛泽东杀害了,赵紫阳想当中国的戈尔巴乔夫,被邓小平软禁了;我们希望胡锦涛能稳住政权,不当刘少奇、赵紫阳第二,在中共元老都死后,实现“共亡于胡”的谮语。就是和邓小平把毛泽东三七开一样,把邓小平也三七开,也审判邓小平的亲友们;也和邓小平平反“四五”运动一样,平反“六四”事件,也发动军事政变把保守派赶下台;但是,不能犯邓小平屠杀人民的错误了,不能犯镇压西藏人民的错误了,要逐渐的建立民主制度,这才是中国人民幸福的千秋大业。

    学生领袖唐柏桥在10月2日接受“新唐人电视台”采访时说“没有制度保证,对个人抱有幻想是不行的。要告诉老百姓,必须从制度上根本解决问题”。江泽民交出军权和不交出军权都没有什么,没有看到和“邓小平时代”有什么两样。江泽民、胡锦涛他们都是“邓小平时代”的人物,没有创造出自己的时代,都得执行邓小平的思想路线。所以,江泽民交权,我们感觉不到什么政治变化,也是自然的。“邓小平时代”没有走完,胡锦涛还要换汤不换药的继续熬下去。邓小平说 “杀他二十万,稳定二十年”(1989年6月)的目标已经变成现实,至于说“社会主义社会一百年不变”(1992年2月)是痴心妄想,全中国人民是不会答应的!包括以梁国雄民主派为代表的香港人民也是不会答应的!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任诠:中共祭孔为什么穿满清服装?
  • 任诠:谈中共的孔子祭典与台湾的军购
  • 任诠:谈江泽民继续掌权与布什连任
  • 任诠:谈中共取消东山岛军事演习
  • 任诠:邓小平的百年墓志铭
  • 任诠:谈何德普先生反对中共镇压法轮功的檄文
  • 任诠:民主的接力--纪念中国民主党成立六周年
  • 任诠:谈台湾攻击三峡大坝的说法
  • 任诠:戊戌变法与八九民运------纪念戊戌变法106年
  • 任诠:民运的历史背景——纪念八九民运15周年
  • 任诠:和谢选骏先生商榷——纪念《河殇》发表16周年
  • 任诠:六四后的大陆怎样走台湾的民主化道路——纪念八九民运15周年
  • 任诠:天安门广场上的共和国——纪念八九民运15周年
  • 任诠:八九民运的风头是《河殇》——纪念八九民运15周年
  • 任诠:镇压八九学运的人决没有好下场——纪念八九民运15周年
  • 任诠:镇压八九学运的人决没有好下场——纪念八九民运15周年
  • 任诠:六四的刽子手是邓小平——纪念八九民运15周年
  • 任诠: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规律性——纪念八九民运15周年
  • 任诠:现代化媒体对八九民运的影响——纪念八九民运15周年
  • 任诠:八九民运的风头是《河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