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子党:祸国殃民社会黑----从非法征地拆迁说起
(博讯2004年9月28日)
    近十几年来,在中国大陆因非法征地拆迁所引发的冲突正在越演越烈,已经发生了多起被逼自杀、自焚的悲惨事件。政府与开发商相互勾结、肆无忌惮地非法征地、野蛮拆迁,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掠夺广大公民的合法房地产,受害群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征地拆迁问题绝不是简简单单的经济问题,而是一个极其严重的政治问题!表面上看违法征地拆迁是开发商和地方政府在为非作歹,然而,事实上,人为地制造社会不公、肆意践踏人权的罪魁祸首就是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

     让我们透过现象,从不同角度来看看事实真相吧! (博讯 boxun.com)

    一 从事实角度看:

    征地拆迁实际上是拆迁人通过某种强制力对公民既有财产权 (土地使用权和房屋所有权) 的征收或剥夺。

    在民主法治国家,涉及对公民财产权的征收,一般都遵循两条原则:一. 必须确认是公共利益需要,二. 必须给予公正、充分、及时的补偿。

    而在中国大陆,房屋拆迁的依据是国务院颁布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和各地的地方性法规。这些法规,无一例外地排除了上述原则, 导致“依法”侵犯公民土地财产权和房屋所有权的现象发生。为了当权者的“政绩”和房地产开放商的私利,政府可以牺牲众多公民的利益,借口统一规划建设或者建立开发区,要求原有居民搬迁,并且不给予足额的补偿,甚至不给任何补偿。如果居民因为补偿太低或者不愿意拆迁,政府就根据上述法规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所有的强制拆迁全部都是以政府的名义或是在国家公权力参与下发生的。这是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利用国家公权力侵犯私人财产最突出、最明显的表现。中国大陆几十年征地拆迁给成千上亿公民造成了巨大的心灵创伤和惨重的财产损失。仅就中国共产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不得不承认的、大大缩小了的统计数字来看,由于近十年的“土地开发”,造成全国“三无”农民已达四千多万之众。所谓“三无”开始称之为“无地、无房、无工作”,现在改为“务农无土地、上班无岗位、失业无保障”,这些农民从根本上被剥夺了最基本的生命权。另有资料显示,在几十年兴修水利的过程中,因为中共及其政府无视农民的合法权益导致中国现有1600多万水电站(水库)移民,由于耕地被淹、房屋被拆,生产生活十分困难,形成现有贫困人口中的一个特殊群体,几代人始终在困苦中挣扎。至于被侵占了家居住房的城乡居民更多达数千万人。依据中共及其政府制定的政策、法规,征地拆迁中巨额的土地收益竟然与权利所有人毫不相关。中国大陆违法征地拆迁中犯罪腐败现象不胜枚举,触目惊心!被拆迁公民生活无着,苦不堪言!广大受害公民因征地拆迁致贫又无处说理而气愤填膺,中共及其政府却铁了心、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庞大的群体在屈辱、无助和贫困中苦苦挣扎。二 从历史角度看:众所周知,中共取得政权以前,中国的土地除了荒山野岭、戈壁沙漠等无人居住区域之外,所有的土地都有自己的主人,而中共则为“一无所有的无产者”。中共取得政权以后,除了没收了“官僚资本”的房地产及原来的国有土地之外,广大的土地财产权依然在个人手中,即农民和城乡居民手里。当时中共当权者为了实践他们所信奉共产主义政治理想,赤裸裸地利用国家公权力侵犯私人财产,剥夺私产,化私为公。中共及其政府在采取铁血政策暴力没收地主财产之后,用强制的方式把民族工商业者、小手工业者的私人资本和私人财产收归国有。同时,在中国大陆强制推行“互助合作化”运动,广大农民不得不把土地、牲畜、农具入股,加入了合作社。而一九五八年的“人民公社化”运动,将农民手中的、由政府发给的、标志着所有权的“土地证”变成了一张废纸!农民的土地,就像工商业者(资本家)在「公私合营」运动中失去财产一样,实际上是被政府剥夺了。广大农民变成彻底的“无产者”,变成了没有任何自由、为共产党扛活的长工! 然而,依照法治原则、依照法理,原来在农民手中的财产权利并没有灭失,从法律角度上讲,仍然还是农民入股的个人财产。在征收土地时, 土地的收益理应还给农民,可是中共及其政府竟然掠为己有,完全不顾几亿农民的死活!

    自从经过互助合作化运动、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之后,公民自己最主要的财产莫过于住房以及相关院落的土地,这是公民最基本的生活资料,是不容置疑的客观历史事实。公民的合法财产理应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

    然而,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对公民生活资料也不放过。1956年1月18日中共中央批转中央书记处第二办公室《关于目前城市私有房产基本情况及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意见》,宣布对于15间以上,面积在225平方米的私有房屋由国家经租,“即由国家进行统一租赁,统一分配使用和修缮维护,给房主以合理利润。” 房主只能留下几十平方米的房子自住,被国家经租部分房主只拿到了20%-40%的租金,而且这种状况也仅仅维持了十年。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这批房地产被充公,几百万户公民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这些“经租房”公民的财产权问题至今不与解决。

    中共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城市中所有私人房地产被全部充公,全国共有3000多万间房屋被挤占。文革结束后,落实政策时只有小部分特殊身份的房主获得退还原房,大部分房主只能代户发还,其根据是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现为建设部)所发(87)城房字575号文件。政府完全无视产权人的合法利益,强迫产权人与住户建立租赁关系、租期无期限、租金由政府指定、产权人还要负责房屋修缮-承担保障承租人生命财产安全的法律责任。由于租金定的极低,仅是一壶醋钱,根本不够修房,要修房,产权人就得倒贴,毫无公平可言!时至今日,这类“标准租”住房问题依然没有从根本上加以解决。

    尤其令人不能容忍的是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打着“改革开放”的幌子竟然通过立法的形式对公民生活资料开始了公开的掠夺!中共及其政府通过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四部宪法(1982年),在人民群众不知晓的情况下公然宣布:“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从此,大多数城乡居民合法拥有的居住院落的土地所有权,一夜之间被公有化,公民最基本的生活资料也成了被掠夺的对象,中国老百姓从此开始遭受了一场劫难。人们不禁要问:天底下,哪里有国家无偿侵占公民财产的道理?!这一“法律条款”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违反法治的基本原则,是典型的恶法;这一行径完全是强奸民意的恶行。贪官污吏、不法奸商、黑恶势力明目张胆地以"土地是国家的","国家要对土地重新安排"为由,打出各种旗号,通过征地拆迁抢劫广大老百姓的财产!

    几十年的征地拆迁,中共及其政府从来没有尊重过被拆迁公民的财产权,也从来没有平等地对待过被拆迁公民。在政治的高压下,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拆迁公民不仅没有拿到土地财产的一分钱;而且房屋由政府部门定价,作价极低;人们还必须到政府、开发商指定的偏僻、简陋的房屋去租房,毫无商量的余地。这种无视人权的做法理所当然受到被拆迁公民的抵制和反对。近几年随着广大群众公民意识的觉醒,党政不得已变换手法,搞所谓的“货币补偿拆迁”。可是,补偿却不按市场的价格支付而是由政府指定,并且根本没有被拆迁公民讨价还价的权利。所给的钱不能在同一地段再买一套同等面积、同等条件的住房,甚至到边远地区买房的钱都不够。被拆迁公民即使掏空腰包所得到住房最多也只有几十年的产权,根本再不可能得到永久产权!在一个没有法治的国度里,公民连对自己的财产进行处置的权利都没有,社会的正义与公正岂不成为天方夜谭?!

    三 从法律角度看:

    公民的财产权是最基本的人权。如何处置自己的财产, 完全应该由公民自己决定。在征地拆迁中公民完全有理由拒绝出让自己的房地产。另外,在民事权利交换中还必须遵循平等、自愿、等价、有偿的原则。

    然而,中共及其政府以国家的、全局的、长远的利益为由,把农民、居民的切身利益说成是个人的、眼前的私利,假借国家、政府、公益的名义公开侵害公民的权益。他们公然声称:“土地公有化是无偿的,强制性的”,“私房主只拥有房屋所有权”。

    中共及其政府通过制定恶法、设计逻辑圈套、制造规则陷阱为他们的抢劫提供“法律依据”。他们把“宪法”像狗皮膏药一样贴在脸上,实际上却编造出一系列违法的“条例”、“细则”、“办法”作为执行的依据,从来不考虑被拆迁人的意志和利益。

    长期以来,中共及其政府无视、模糊以至于抹杀公民合法拥有的土地使用权甚至房屋所有权,不仅用“政策”、“规章”否认历史原因形成的私人土地使用权,而且有意无意宣传商品房产权人买的只是地上建筑物的所有权,其土地使用权属于“划拨”,他们可以随时根据自己的需要收归“国有”,推倒重来;他们还规定房屋的所有权最长只有70年!

    1991年国务院制定《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玩弄文字游戏,明明是要抢占土地,却变成了房屋拆迁,结果私人的土地使用权不见了,公民的财产权不翼而飞!近年来,在新一轮拆迁中,当觉醒的公民索要土地使用权时,政府又用房屋坐落的土地来糊弄,而不按公民实际拥有的土地面积来计算;补偿的钱不按土地的实际价值而是用“基准地价”来搪塞。

    今年3月1日建设部制定的《城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工作规程》开始实施。这个规程貌似要规范拆迁行为,实际上却暴露了政府对公民权利的藐视,对宪法原则的亵渎。《规程》规定,“城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工作由当地市、县人民政府城市房屋拆迁管理部门负责”,“由市、县人民政府责成有关部门行政强制拆迁”,“或者由房屋拆迁管理部门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拆迁”。究竟是谁给了政府部门对公民的合法房地产实施强制拆迁的权力?!真是胆大包天!

    中国的“征地”,是世界上最黑暗、最腐败、最不公平、最厚颜无耻的土地分配手段,其实质是共产党及其政府利用国家的权力,从公民手中抢来最有价值的土地,在特权者中间瓜分。而中国的法律只不过是强势集团进行罪恶活动的遮羞布,贪官污吏的护身符。他们将国家法律授予的权力、自己授予自己的权力、甚至是为了剥夺他人的法律权利而授予自己的权力用来寻租谋利。中国的宪法虽有保障人民权利的官样文章,却不赋予对这些权利保障以司法效能,而且对党和政府的权力没有任何限制,宪法的审查制度及其司法保障作用缺位,没有设立有效的救济程序,根本上不可能遏制行政“执法”领域中违法现象,也不可能保护公民的权利。

    四 从人权角度看:在现代法治社会里,公民的财产权被视为人权实现的基础,具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因为财产权既是个人谋生以及改善生存条件的手段,也是他免于被压迫、被奴役的基本保障。财产权是生命权的延续,是公民的自由与尊严的保证。财产权和生命权、自由权一道构成了基本人权。而财产权则是人权的核心。公民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构成了现代民主政治最牢固的道德基础。 土地所有权是中国公民不容剥夺的神圣人权。剥夺公民的财产实际上就是剥夺公民的生命权和自由权,这是对人权的粗暴践踏!而“公有制”、“国有化”是中共专制政权借以剥夺公民土地权堂而皇之的借口和制度的根源,他们欺骗善良的人民,将本来应当属于农民和居民的土地不动声色地“化”掉;随后特权集团又打着“改革”、“发展”的旗号,在疯狂的“圈地”运动中,将社会财富装进自己的私囊。

    五 从道德角度看:

    人作为社会中的一员,都有自己的生存空间,这个空间应该得到别人的尊重;与此同时,任何人也不应该侵害他人的权利和生存空间。中国有一句古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共及其政府完全无视社会行为的基本准则,把他们的“幸福”完全建立在广大人民群众的痛苦之上。

    明明是公民的合法财产,中共及其政府竟然通过制定法律掠为己有、通过“承租”加以强占、打出规划、开发的名义进行掠夺…, 明明对公民造成了百分之一百的侵害却还要厚颜无耻地声称他们代表着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

    明明是掠夺了土地,剥夺了被拆迁公民的财产权、迁徙权、居住权,“危旧房改造”却成为政府大肆宣扬的“政绩”。改造危旧房,本是房主的责任,本应该由房主自己翻修或重建,何时需要政府来插手?!如果真是为了人民大众,那么请问:几十年来对于广大农民的危房你们可曾关心过一间房屋、一个院落吗?! 他们的所作所为真是鲜廉寡耻到了极点。

    明明是中共及其政府在制造社会不公,可是当群众要求解决问题时,他们却把矛盾推到下面,推到从前,大言不惭地说什么“地方政府没有依法办事”,“历史遗留问题”…,死皮赖脸地一拖到底。问题明明白白地摆在这里:五十多年里,在中国大陆,是不是共产党在执政?!共产党及其政府应该不应该承担领导责任?!

    明明是中共及其政府不顾人民的死活、肆无忌惮地践踏人权,他们却大言不惭地声称现在是中国历史上人权状况最好的时期。

    在中共及其政府的统治下,当今的中国,政治腐败、经济掠夺、社会混乱,道德败坏。现在,中共操纵着宣传机构连篇累牍地大讲起道德、大谈起诚信来了,一副流氓、无赖的嘴脸,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六 从制度角度看:

    在一党独裁的专制制度下,中共既是行政决策人又是法律的决定者同时也是司法审判的最终裁决者。中共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还要由自己制定游戏规则。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随心所欲地制定恶法并暴力推行。中共各级政府既是行政机关,同时又可以制定所谓的行政法规和各种各样的管理条例。这些法规和条例还是党的政策的具体化和中央精神的反映。按照中国的司法制度,行政法规和管理条例等同于法律,甚至高于法律。而且,仲裁机构还是政府。公民受害无处申冤,受害人若诉求于法院,法院最常见的情况是不受理、不立案,偶尔受理也规律性的判被拆迁人败诉,如果上诉,结论无一例外全部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在官官相护及法官“吃了被告,吃原告,谁给钱多判谁赢”的司法腐败的社会环境里,无钱无势的平民百姓想要打赢民告官官司的机率几乎为零。

    由于大众传播媒体事实上由执政党控制,腐败官员利用组织优势,让媒体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而铺张扬势、涂脂抹粉,甚至,直接插手舆论监督,掩盖腐败罪行,对不听话的媒体从业人员,实施打击报复。

    依据宪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然而, 人大代表并不是民主选举产生。很多人大代表是党、政、军、公、检、法、行政机关、事业单位的领导人或各级负责人,中共党员占有很高的比例,而真正的农民代表竟然少得屈指可数, 真正的工人代表也是寥寥无几! 人大会议上很难听到人民群众的声音,人民群众的诉求很难形成议案,即使形成了议案,官僚机构也不会加以解决。实际上,在人大开会之前会议的议题、议案都已确定,结果也已大致确定,甚至会议的每一步进程都要看党政的脸色行事。五十年的事实证明:人民代表大会只不过是党政的"橡皮图章"。法院、公安、检察机关一直都是党、政专治集团的打手。老百姓一针见血地指出:人大、政协、政府、军队、法院、公安、检察院、城建、规划….“全是党的一条狗,蹲在党的家门口,党让咬谁就咬谁,叫咬几口就几口”。

    政府和公检法机关滥用权力,吏治腐败,造成大量侵犯民权的事件,受侵犯的弱势群体没有渠道可以正当表达,很多人把上访视作解决问题的唯一出路。上访是民众对上级党政公权力机关持有一定信任感的行为体现,是通过和平、合法的途径借重上级公权力机关来解决自身无法抗拒的各种力量的行为,是对政府寄予希望的表现。然而,中共及其政府虽然制定了上访条例,却无视公民的上访行为,采取回避的态度甚至用专政手段压制上访,并形成压制上访的潜规则。一批又一批的上访、告状者虽然历尽艰辛却全都无功而返。没有任何机关、当权者会替他们说话,为他们解决问题。许多上访者被非法驱赶、殴打、拘留、关押,有的甚至被判刑;许多人悲愤交加、被气病甚至气死;一些人以死抗争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善良的人们应该明白:不论是申诉、还是上访都无异于与虎谋皮!虎口夺食又谈何容易?!

    联想到中共及其政府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从价格的双轨制到土地批租,从金融改革到股份制改造……,贪官污吏相互勾结、横征暴敛、不择手段、欺压百姓。他们靠权权交易、权钱交易等非法手段来收敛钱财、攫取人民的财产,他们以侵害大多数人的利益为代价,让少数统治阶级受益。现在全国大约5%的富人占据了全国60%以上的国民收入,其中的财富又集中在几十万权贵的手中,而全国最贫困的10%人口只拥有不到全国国民收入的5%!数千万退休职工在“低工资、高积累”的政策下为共产党、为国家贡献了一辈子,他们年青时得到了信誓旦旦的承诺:党和国家提供住房、退休金和医疗费,可是到老了却在为住房、看病甚至为吃饭发愁!数千万国企职工被迫下岗,买断工龄,农转工首当其冲,再就业成了他们生活中的头等大事,然而在就业形势极其严峻的情况下,找工作的路走起来却异常艰难!那些年龄大、文化低,负担重的失业人员更是难上加难!现在国有企业的职工也都变成了“合同工”,“主人公地位”早就成了一句空话。所谓的“全民所有”、“集体所有”的财产已经成了党政少数人的囊中之物。九亿农民由于共产党所制定的歧视政策,饱受盘剥和践踏,众多农民被迫以工补农,把农业收入的大部交给政府,而靠打工和副业收入来补贴家用,勉强应付苛捐杂税的压力。全国一亿多流动人口中大部分是农民,打工者处处受到歧视和不公正的对待。在医疗产业化、教育产业化和缺乏社会保障体制的状态下,贫困人群看不起病,上不了学,朝夕担忧明日的生计,身心不安,情绪焦虑,怨气冲天。

    纳税人的血汗正被中共及其政府随意挥霍、社会贫富差距急速扩大,他们通过鲸吞国有资产和老百姓的财产以非法手段完成财富的积累...。他们肆意践踏广大群众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中共及其政府不仅在经济上进行疯狂掠夺,而且在政治上进行残酷压迫。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通信自由,是一个民主法治社会的生存底线。然而,中共及其政府却逆历史潮流而动,疯狂镇压敢于说出真相的公民,大力封杀揭露客观事实的媒体,顽固维护专制独裁的政治制度。中共及其政府还抛出了一个标志性口号:“稳定压倒一切”。但它只是保证了各级权势者们和腐败分子的稳定,亿万平民百姓的生活状况从来无法得到保证。为了维护既得利益,他们甚至不惜动用机枪和坦克来镇压赤手空拳,要求民主、反对腐败的群众,制造“六四”血案。他们把自己的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不断地营造他们自己及其子孙的安乐窝, 同时造成了亿万老百姓世世代代受穷。他们视群众如草芥,却把自己打扮成对百姓进行施舍的救世主,实际上他们是骑在人民头上为非作歹的太上皇。

    为了做人的尊严,为了夺回丢失的权利,让我们用血与泪的事实,深入揭露共产党流氓无赖的丑恶嘴脸,全面控诉恶政府土匪强盗的罪恶行径, 坚决反对专制独裁、践踏人权的社会制度,广泛地宣传群众、动员群众、把群众组织起来,坚持不懈地进行斗争。虽然,中共及其政府掌握、控制着几百万军队和警察,但是当数百万上千万公民站到了天安门广场上的时候,当几亿公民走上街头齐声怒吼争取权利的时候,他们还敢开枪镇压吗?!他们还敢胡作非为吗?!他们还能顽固坚持法西斯统治吗?!

    冤有头、债有主,到时候了!起来行动吧!

    背景材料1982年中共及其政府操纵全国人大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四部宪法,公然强奸民意,在人民群众不知晓的情况下宣布:"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大多数城乡居民原本合法拥有的土地所有权一夜之间被恶法公有化,广大公民的土地财产权由此化为乌有,公民最基本的生活资料成了中共及其政府的掠夺对象,老百姓从此开始遭受一场劫难。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中共以制定恶法的方式掠夺老百姓的财产,完全违背了最基本的法治原则。贪官污吏、不法奸商、黑恶势力明目张胆地以"土地是国家的","国家要对土地重新安排"为由,打出各种旗号,通过移民、拆迁抢劫广大老百姓的财产!1988年全国人大修改宪法,将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土地的财产属性体现在土地使用权里。然而,这条法律至今也没有向公民兑现。

    被中共封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的邓小平实际上是扼杀爱国民主运动的黑后台、维护旧制度的太上皇。他于90年代初发表“南巡讲话”,全国到处建“开发区”,3.51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圈入“开发区”,(至今除少部分被开发,大多都荒芜)土地批租和房地产开发成了我国经济虚热中的大泡沫,成了十余年来腐败丛生的重灾区。邓小平次子邓质方成立了四方房地产公司, 前北京市领导单昭祥曾担任顾问,一批公检法人员介入其中,大做"无本生意",大发不义之财。邓质方不仅在北京,还在上海、广东等地大量非法圈地,掠夺公民的合法财产。

    前中共中央总书记、政治局常委、国家主席,前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由于对独裁专治制度的无限忠诚,戴上了染满了成千上万爱国青年鲜血的顶戴花翎。在他执政的十五年里,是中国大陆人为地制造社会不公的十五年,也是违法征地拆迁最严重的十五年。他采取政治上镇压、舆论上欺骗、精神上奴役手段,根本不理会百姓对人权自由的起码要求、不理会百姓在各级贪官污吏压榨下的疾苦和挣扎;相反,却在完全知道这种不把人当人看的做法下,采取作贱百姓、实行残忍法西斯手段奴役百姓。他的儿子江绵恒兄弟利用家族权力直接赤膊上阵,无偿圈地,广大知情群众怒气冲天。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李鹏在1991年任国务院总理时制定《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公开对抗法治原则,以权压人,使全国各地的违法拆迁愈演愈烈、受害公民告状无门。在担任全国人大委员长期间,对众多被拆迁公民向全国人大的举报,一直置之不理,不承担应负的法律职责。李鹏的老婆朱琳是一个贪婪的圈地者,大肆介入北京的房地产开发。北京宣武区就有很多地皮属于李鹏家族。李鹏的儿子李小鹏曾担任华能房地产公司总经理,直接参与了对老百姓的掠夺。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为建设全国政协办公楼,将北京市重点保护文物-顺承郡王府从西城区“异地重建”到朝阳区,严重破坏了古都风貌。从他到天津市任职时日起,天津市在拆迁中的所作所为与北京市完全同出一辙。北京一房地产巨商大拆黄金地段的胡同四合院,并行贿到处要地, 打的就是他的招牌。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前北京市市委书记、前市长贾庆林组织策划了“平安大道”、“广安大街”的拆迁。其老婆林幼芳掌握的武夷房地产开发公司,直接参与了圈地运动。随后贾庆林又与市长刘淇、副市长汪光焘一起,打着“危房改造”、“申办奥运”的幌子开始指挥新一轮的掠夺。大多数被拆迁居民被迫到偏远地区安家。这些地方大多没有连接到正规的自来水管网,生活用水完全靠汲取地下水供应。而北京许多地区的浅层地下水因为不注意环境保护,已经被污染而无法饮用,这些被拆迁群众的生命、健康受到严重的摧残。贾庆林之流完全不顾人民的死活,却依然飞黄腾达!北京市二万多公民向中共中央记律检查委员会举报贾庆林的重大问题,时至今日也没有回音。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前任上海市委书记黄菊以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市委书记陈良宇在上海大搞违法征地拆迁。陈良宇的弟弟等人利用家族权力直接赤膊上阵。2003年发生的周正毅案只不过是上海违法土地案件的冰山一角。然而,在周正毅腐败案暴光的同时,揭发周正毅不法行为的有功之臣、为民维权的律师郑恩宠,却被强加上莫虚有的泄密罪名,受到牢狱之灾。他们对上访、申诉的受害群众打击迫害,直至大打出手!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到湖北后的两年里,利用手中权力先后把武汉东湖开发区的土地以行政划拨的方式拨给邓小平次子邓质方和彭真的儿子傅洋,达上万亩,致使世代居住在此地的农民被迫拆迁,流落他乡。 俞正声是前任建设部部长,对征地拆迁的尖锐矛盾一清二楚,然而他的立场又是何等的鲜明!俞正声曾当过青岛市市长,在青岛市征地拆迁问题上他休想难脱干系!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市委书记、市长陈希同曾经亲自出马,头戴安全帽指挥"东方广场"项目的拆迁。在他任职其间,培育了一大批房地产开发公司,北京城市建设开发集团从北京市建委的一个办公室通过掠夺膨胀成房地产开发的大鳄。在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背后大多都存在着黑后台,官商勾结,欺压百姓。 前北京市常务副市长张百发长期主管城乡建设,任职期间他是北京市违法拆迁、非法掠夺老百姓财产的直接指挥者。他打一场网球就可以批出一块土地。为建设1990 年亚运会体育场馆及其配套工程,众多老百姓的房地财产被抢劫一空,被拆迁居民住在狭小的房子里还要交房租,财产权问题至今没有解决。而他所支持的北辰集团等开发商却大发横财。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市委书记、前市长刘淇打着"危房改造"、"迎接奥运"的幌子指挥着新一轮的掠夺。他们公开无视法律,不断编造、修改"拆迁办法",为非法拆迁制造"依据"。现在他们打着“奥运建设需要”、“改造城中村”的旗号,无视被拆迁居民的合法权益,到处大拆大毁,大搞强制拆迁,却信誓旦旦声称要搞"廉洁奥运",简直是哗天下之大稽!北京奥运的筹备是建筑在没有正义与公平、没有自由与平等的基础之上,是建筑在被拆迁公民血与泪、愤与恨的基础之上,这样筹备的奥运会完全、彻底地背叛了奥林匹克精神!

    前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在北京主持违法拆迁之后,竟然荣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部长(兼党组书记)、中共中央委员。四川自贡市郊红旗乡、凤凰乡3万多农民失地、失房、失业,苦不堪言,生存成了严重问题。农民依法维权,行政诉讼民告官,从市里告到省里,又告到北京,所涉及到的各级法院和各级政府部门均不予受理。在9年漫漫上访告状路上,几上几下,求告无门,不少农民被抓、被拘留。 他们状告建设部部长汪光焘“不作为”,问题是汪光焘之流怎么可能“有作为”?!

    中共中央委员、商务部部长、前辽宁省省长薄熙来,从其当大连市长搞第一条景观大道开始,就无偿扒掉公民的合法住宅!等等,等等,………… 2004-9-18 胡子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