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迅林飞:江泽民失败下台内幕
(博讯2004年9月26日)
      一切变化从今年夏天开始。仅仅两个多月前,中共军委主席江泽民还完全没有向总书记胡锦涛交出军权的想法。可是,这个关系中国命运的重大决定一旦形成,又以不可逆转的态势走向了事实,其中起了关键作用的是江泽民的爱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曹刚川,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

       这些高级将领在今年夏天,面对面向江泽民力陈,选择四中全会完全从军委主席岗位上退下而让位给胡锦涛,是最佳时机,是最为明智之举。面对亲信的「劝喻」,江泽民左思右量,不得已在短短两个月中仓促作出最后决定,于是才有了九月一日给中央政治局请求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的九百字的信。胡锦涛一方也对「敬爱的江泽民同志」的十五年执政,给予极高评价。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闭幕会上,江泽民终于辞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之职(顺理成章,国家军事委员会主席之职将于明年三月全国人大会议上辞去)。 (博讯 boxun.com)

      党内保守派自由派都不满

      另外,按年龄规定而已经退下的上一届党和国家领导人,对江泽民继续留在政治舞台上颇有微言。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宋平、原中央书记处书记邓力群、原最高人民法院院长郑天翔和一批为数不少的紧随者,对「江泽民集中全党智慧创立的『三个代表』」不满,认为是「全民党」的翻版,而官场腐败却越来越严重。另一方面,同样已经退下政治舞台的自由主义政治家,如杜润生、朱厚泽等一批人,也对江泽民十分不满,因为江对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不作为而耿耿于怀。

      江泽民终于顺应潮流,交出了军权。这是中共执政以来,最高权力交接中,最为平稳、震汤最小的一次。中国政治正起着深层变化,权力交接顺利,强人时代已经成为历史,主要领导人一锤定音的决策模式正在过去,中共集体领导模式翻开新的一页。

      上台十五年终于谢幕

      江泽民功成身退,在十五年的政治舞台上谢幕,中共第四代领导人胡温体制出台两年后,如今才真正揭开序幕,步入「胡锦涛元年」。

      江泽民此次最后权力的交接,令北京政圈人士惊讶而「大跌眼镜」,由于中共高层官场政治透明度低,江泽民的「突然」卸职,引起圈内人广泛猜测。近几个月,已经不再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江泽民,依然频频活跃在中国政治舞台:会见菲律宾总统歌丽雅、会见美国总统安全事务助理赖斯、会见美国副总统切尼、会见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会见朝鲜领袖金正日、会见全军学习三个代表经验交流会代表、会见空军第十次党代表大会代表,参观「中国核事业五十年成就展」、为总后勤部青藏兵站部题词;为广安邓小平铜像题名……丝毫没有要退下中南海政治舞台的迹象。

      境外媒体曾报道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与军委主席江泽民关系紧张。不过,据亚洲周刊获悉,近年,胡锦涛和江泽民几乎在所有问题上「相当一致」,并不像境外一些观察家,长期来以冷战心态对北京所作的分析,胡锦涛至少目前与江泽民并没有疏离。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江泽民倡导的「三个代表」思想写进了党章,翌年全国人大会议上,又写入宪法。他可以安心从领导岗位完全退下,将军委主席之职,放心地交给胡锦涛担任。有北京学者认为,今天的江泽民事实上已经达到「最大的利益化」了。北京学者分析说,以稳健、谨慎着称中共政坛的胡锦涛,在江泽民卸任后,不会马上着手人事调动,在走近中共十七大的过程中,才会逐渐对人事重新布局。

      在北京,对江泽民的引退,百姓虽然高兴,却也没有显得特别惊讶,人们自邓小平去世以来已经习惯了以平常心看待世情。一家人的话题,还是即将到来的中秋节和「十一」黄金周长假旅游的安排。白天的长安街依然车水马龙,入夜的三里屯酒吧街依然灯红酒绿。九月十九日夜,四中全会闭幕当天,在北海公园北门荷花市场的水牛石餐吧,与北京大学的几个学生谈起这一话题,学生孙哲说:「江泽民早就应该在十六大退了,人老了,总有不能干的一天。当时就有传说,安排一个过渡期,扶胡锦涛上马,再送一程,一说他留任只做半届,一说他留任一年半。现在引退正是时候。老百姓关心的是改革开放政策的延续,是生活得比过去更好些。」

      江泽民仓促下台内幕

      江泽民是在约两个月前仓促决定交出军权,主要因为中央军委的曹刚川上将和郭伯雄上将的态度,向江力陈这是明智抉择,另外中共保守派元老宋平、邓力群及自由派元老朱厚泽、杜润生也对江不满。江泽民下台成为中共执政以来最高权力交接中最为平稳、震汤最小的一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