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贻春:对黄金高事件的伟光正方针(二)
请看博讯热点:黄金高反腐案

(博讯2004年9月20日)
    郑贻春更多文章请看郑贻春专栏

     福建省连江县县委书记黄金高身穿防弹衣上班。这个重大事件是对改革开放大好形势的反面证明,这是在给我党的伟光正形象肆意抹黑。这种十分恶劣的消极影响,必须加以弱化、必须予以制止!我们决不允许这种事态不断地发展扩大。党核心既然确立了「把不稳定因素消除于萌芽状态」的战略方针,那就坚决不能允许黄金高成为不稳定因素的导火索,那就坚决不能允许黄金高事件成为人们议论纷纷的主要话题!须知,这是军委主席江三代表具有遗嘱意义的核心指示,这是具有最高意义的伟大遗嘱!对于黄金高以及黄金高事件,一定要按照军委主席太上皇脸部肌肉的微微蟾动而予以严肃认真的处理。黄金高穿防弹衣事件,完全可以列为我党所认定的不稳定因素,因而必须消除于萌芽状态!不过,种种迹象表明,黄金高事件恐怕已经不是处在萌芽状态了。根据缜密的侦查,可以认为,现在黄金高事件可能早已远远地超出了萌芽状态,并且大有茁壮成长、星火燎原的态势、大有滔滔不绝、滚滚而来的态势!这,是无利于江三代表保权维党的既定方针的,是有害于社会主义江山万年长的百年大计的!因此,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地和无所不用其极地把这种事态予以彻底扑灭,以获得稳定压倒一切的良好的政治效果! (博讯 boxun.com)

    对于黄金高这个政治事件,一定要进行非政治化处理。非政治化地处理一切政治事件,这个方法很好。这是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新的发展,这是科学发展观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可以说,因为发明了」非政治化地处理一切政治事件」的专政手段,江三代表应该当之无愧地载入遗臭万年的暴君史册!非政治化地处理一切政治事件,十分有利于稳固党的执政地位,十分有利于创造祥和的社会环境。这也是我们屡试不爽的一条成功的宝贵经验。对此,要与时俱进地运用自如,要不厌其烦地运用到位,要兵不厌诈地反覆使用。以前对付民运人士和异议分子,我们就曾经如此这般地使用过。凡是写文章揭露我党领袖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内幕分赃等猫腻的,或用极其真实而恶毒的语言口无遮拦地和明火执仗地攻击我党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红朝帝王、军委主席太上皇的,尤其是那些极其可恶地说我们都是些社会主义窃国大盗的颠覆国家政权者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者,我们毕竟不那么方便写文章予以反驳,于是,那就乾脆把他们统统地非政治化地处理掉了。结果不出我们的预测,效果的确不错,基本上都达到了伟光正总是有理的预期目的。

    试想,如果对于民运人士的政治问题作以政治处理,那就不可避免地和树大招风地面临著来自于党内外、来自于国内外的强烈抗议与愤怒声讨!说我们野蛮了、无耻了、流氓了,等等,反正没一句好听的,都是阶级敌人的干活,都应该统统地死啦死啦的有!党的第三代领导江核心发明的政治问题要非政治处理的奇妙方法,不愧是一个与时俱进的政治发明。用这个东西来做挡箭牌,党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我党不但不会受到任何攻击、任何批抨,相反,还会引起不明就理的民众的广泛同情、理解与支持。

    你不是反对我党吗?那么我就给你安上一个刑事罪名。是男的,就说你嫖娼;是女的,就说你是卖淫。德国从前有一个好像叫做歌德的诗人,他曾经说过一句话叫做,「哪个少男不善锺情,哪个少女不善怀春」?那么,什么叫锺情?根据我党的理解,那就是嫖娼!什么叫怀春?根据我党的理解,那就是卖淫!歌德的意思说得非常地明白、大大地明白。这就是:每一个男的,都好女色;每一个女的,都好男色。哪有不好这个的?不好这个,那还能叫做人吗?所以,抓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伟大领袖反华等反革命,抓颠覆国家政权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分子,都用这样的男女标准来衡量,那是保证一抓一个准,谁也跑不掉。很多热爱民主自由的人士就是由于这个原因,被我党毫不客气地关进了社会主义监狱里。他们能有什么辙?没辙;他们能有什么法?没法。

    关于黄金高以及黄金高一案,我们也需要研究一下对付的政策和策略嘛。政策和策略,是我党的生命。没有策略或策略不足,就极为容易陷入被动之中。而运用策略,我党就总是逢凶化吉、遇山开路、见水架桥。要认真学习毛伟大关于策略的教导,那才叫入木三分、一针见血啊!要学会迂回曲折的策略,要掌握恰当火候的策略,也要搞出无中生有的策略!只要按照这样的思路顾头不顾地走下去,我们就一定会打有把握之仗,并且能够取得无德、无道、无耻三个代表阴谋得逞的伟大胜利!我们一定要研究如下关健的有关问题如:黄金高他是不是男的啊?是男的,那他就总应该是好女色的嘛!是真正的男的,尤其是要好美丽的女色的嘛!那么,只要他一好女色,他的问题十有七八九就可以顺利地解决了。比如说,黄金高某年某月某日因嫖娼被逮捕,并罚款五千,或者,黄金高与某个女人勾勾搭搭,引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普遍不满与强烈抗议,等等,这些都是可以适时运用的杀手镧,完全可以对黄金高本人构成极其巨大的伤杀力。

    只要黄金高一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男女关系问题,他穿防弹衣上班的问题也就不会再次引起国内外人民的广泛注意了。人们对他的男女情事就会一个个眉飞色舞、津津乐道、无休无止地添油加醋、添油加醋地滚雪球。这样,而且只有这样,党内外、国内外对国内政治的注意力就会全面地转移开去。如此这般,党的荣誉就会一如既往地伟光正下去,也会一如既往地无比英明下去。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可能有,或许这当中也有个别的一小撮反党分子会大肆污蔑我们,说什么三个代表实际上就是无德、无道、无耻。请问,无德、无道、无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还有什么需要怕的吗?我们既然无耻了半个多世纪,那还会在乎这一时半会儿的无耻吗?另外一个问题也不妨可以详细地研究一下,黄多金高喜不喜欢钱啊?花钱是不是大手大脚啊?他身上穿的衣服是不是名牌?如此等等,都可以当做处理黄金高事件的突破口。你黄金高不是反腐败吗?不是为此穿上了防弹衣,而且一穿就是好几年吗?那我们不信你就会那么廉洁、那么清明、那么正义,你就一点不贪污、一点不受贿,在社会主义大染缸里你能够做到两袖清风、一尘不染?哼!你黄金高举目四望,瞧一瞧看一看,哪个革命干部不贪不占?不贪不占的干部,还能算得上一个合格的党领导吗?怎么就你黄金高一个人高明?而我们成百万、上千万的党领导,就统统地不如你一个人?这,怎么可能呢?正像某些高干对天发誓时说的那样,我就不信黄金高他不爱钱。只及他爱钱,他黄金高就肯定有贪污的可能,就肯定有受贿的可能,就肯定有腐败的可能。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只要黄金高爱钱,那么,他黄金高就极有可能陷入到资产阶级的泥坑里去,辜负党和人民对他的期望,不可避免地成为贪污腐败分子。只要黄金高一腐败,他穿防弹衣的问题也就不能算是问题了,我们就完全可以掌握他贪污腐败的充分证据。(有证据更好,没有证据也要活生生地编造出证据来!此之谓,不痛下杀手,焉能取得保权维党的新胜利?策略总是要讲的嘛。只要目的伟大,手段再无耻,也是可以的。中共革命成功的秘密,皆有赖于此种策略之运用!)。我们就会对黄金高反戈一击,并一击一倒,我们就将永远地立于不败之地!如此,我们就可以立即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全国、全世界发布隐藏在中国共产党内的腐败分子------县委书记黄金高已被实行了双规。黄金高现正在就其贪污腐败的问题进行全面而彻底的交待。如此一来,我党十分被动的局面就一定会大大大地改观。我党的崇高威望不但毫发无损,而且还会与时俱进地发扬光大、开拓进取地大放光明!全国贪官团结紧,试看黄金高能咋的?试看支持黄金高的老百姓能咋的?

    二零零四年九月上旬

    大纪元首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贻春:对黄金高事件的伟光正方针(一)
  • 言信:关注黄金高和黄金高现象
  • 华府汉民:为什么说福州市委是中共的“政治毒瘤”?(黄金高案)
  • 赵达功: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 虚舟:黄金日高,威权日消——由黄金高反腐谈起
  • 曾仁全: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 曾仁全: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 横眉:为什么说黄金高不讲政治、不顾大局
  • 艾华:黄金高事件仅是一叶知秋
  • 横眉:中共福州市委在黄金高问题上跟全国人民开了个大玩笑
  •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 赵达功: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 梦见胡锦涛就黄金高反腐被封杀事件作出重要批示
  • 事涉四中权争 黄金高柳暗花明?
  • 黄金高事件部分文件、日记资料(图)
  • 县委书记黄金高案的「上文」和「下文」
  • 大陆网站惊现福州市领导批示件 网民仍在力挺“反腐书记”黄金高(图)
  • 北京专家预测黄金高命运
  • 黄金高自杀传言不实、应该受到监控
  • 赵达功: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 黄金高向外求救 泣诉遭遇软禁
  • 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反腐败纪实
  • 黄金高仍被监控,高层卷入
  • 反腐書記黄金高再次向外界求救
  • 大胆揭露腐败的黄金高情况不乐观
  • 黄金高被软禁 每天接受市委领导「成人教育」
  • 黄金高事件 地方和中央较量?
  • 卜算子:中共最高层如何解读“黄金高现象”?
  • 黄金高案:吴官正已抵福州
  • 北风文章:黄金高,就这样被镇压
  • 黄金高案:贾庆林秘书孔学文秘密抵达福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