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华府汉民:为什么说福州市委是中共的“政治毒瘤”?(黄金高案)
(博讯2004年9月06日)
     共产党的一个县委书记竟因为无力惩处辖区内的腐败而致书因特网,其上级福州市委市政府竟集体出击,动用宣传机器诬陷诽谤、罗织罪名,甚至软禁监控,对其展开政治大迫害,令天下人闻之不禁唏嘘不已!

     那么,福州市委市政府为何要这般大动干戈呢?在汉民看来,一是福州市委市政府正如天下人所知,是烂得不能再烂了,只能拚死一搏;二是福州市委市政府中的主要人物与连江县“地案”有牵涉,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三是中共高层某些人对福建省、福州市有利益图谋。从福州市对付黄金高的手段来看,大胆泼辣、阴狠刁毒,颇有中共某些高层处事之风范。是确乎有某些高层人士牵涉其中,还是福州市惊慌失措,使出让天下人唾骂的“政治斗争”的“昏招”?汉民不敢妄下结论。 (博讯 boxun.com)

     早年间,汉民也曾对东欧巨变、苏共解体的研究颇有兴趣。在诸如戈氏改革失败论、宇航竞赛论、民族矛盾论、高官腐败论不下几十上百种原因中,汉民添上一种:消灭人性良心论。毕竟是华裔子孙,对历史的研究脱不下“得民心者得天下”的传统纠缠。稍许了解一些苏共历史的人都知道,苏共政权迫害政治异己、良心人士是举世闻名的,但苏俄知识分子的探索精神、为真理献身的精神也同样举世闻名。曼德里施塔姆、皮力尼亚克、帕斯杰尔纳克、索尔仁尼琴、布罗茨基……不是被杀头就是被迫害、流亡异邦。几十年下来,所有的文化精英、良心人士都被苏共政权逼到自己的对立面去,人民也就日益认清了这个政权没有人性、不讲良心的真正面目,于是,1991年圣诞,全世界都亲眼目睹了苏共旗帜从克里姆林宫徐徐下降的一幕。

     中共在这方面并不比师傅差,反右、文革就不说了,改革开放后,反自由化、六四就逐出一大批文化精英、良心人士站在自己的对立面,这些年更有李昌平、吕加平、蒋彦永、焦国标紧随其后,现在干脆从自己的阵营中出了个黄金高,大概也是要被赶到对立面去的。这样的滑稽剧演多了,老百姓连当观众都不干了,只要中国出个叶利钦,都跑到他身边去了。就象马克思说的:“每当人民跟着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的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汉民并不是危言耸听,从这些年看,中共先后提出要“三个代表”、要“提高执政能力”,那意思就是,它并不“代表”,执政能力也不怎么样。造成这种危局当然不能怪别人,是其自身制度出了深层次的问题。譬如党性灭了人性、原则灭了良心。现在中共的党性已大大变味,不是“阶级性、组织性、纪律性和革命的彻底性”,而是赤裸裸的利益同盟性;原则更是赤裸裸的利益一致原则,破坏这种利益同盟与利益一致者,只好不择手段让其出局,从上到下认识一致,其结果是,所谓的“党性”消灭了人性、所谓的“原则”消灭了良心!

     这次黄金高事件让天下人更清楚地看到,在中共阵营中,一个硕大的副省级“政治毒瘤”已经长成,从中共高层对此事的缄默来看,他们是悦纳了这颗“政治毒瘤”,要一心一意将“反腐英雄”弄成“反腐烈士”,这不禁令汉民心生烦忧:黄金高是他们党内的人,怎么处置是他们的事,但十几亿大陆老百姓怎么办,在接下去最黑暗的时光中,他们毫无盼望,他们将如何生存?等待他们的将又是一个怎样可怕的危局?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达功: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 虚舟:黄金日高,威权日消——由黄金高反腐谈起
  • 曾仁全: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 曾仁全: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 横眉:为什么说黄金高不讲政治、不顾大局
  • 艾华:黄金高事件仅是一叶知秋
  • 横眉:中共福州市委在黄金高问题上跟全国人民开了个大玩笑
  •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 赵达功: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 黄金高向外求救 泣诉遭遇软禁
  • 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反腐败纪实
  • 黄金高仍被监控,高层卷入
  • 反腐書記黄金高再次向外界求救
  • 大胆揭露腐败的黄金高情况不乐观
  • 黄金高被软禁 每天接受市委领导「成人教育」
  • 黄金高事件 地方和中央较量?
  • 卜算子:中共最高层如何解读“黄金高现象”?
  • 黄金高案:吴官正已抵福州
  • 北风文章:黄金高,就这样被镇压
  • 黄金高案:贾庆林秘书孔学文秘密抵达福州
  • 黄金高案:福州市委要导演一部政治斗争的“超级恐怖大片”?
  • 福州当局回应黄金高事件
  • 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致信人民网:为何防弹衣随我6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