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横眉:嫖妓违法,如此抓嫖合法吗﹖
(博讯2004年8月24日)
    嫖妓当然违法,不管是谁,若嫖了妓被抓到后都应该受到应有的制裁和谴责。无论他是香港的民主党党员还是中国共产党党员!问题是是否依法认定嫖妓、是否依法抓嫖﹖其过程有无尊重基本的人权﹖在此以何伟途案为例,提出一些看法,冀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欢迎众网友发表高见。

     根椐东莞市公安局的新闻发布会及传媒巳公开发表过的数据,包括所谓“知情人”提供的何、周两人的口供内容(报纸发表后未见公安否认),基本可以整理出事件的过程。 (博讯 boxun.com)

    即于8月13日凌晨,何、周二人在酒店的房间里被发现赤裸在床,并在厕所垃圾桶内搜出避孕套包装袋、有血的卫生纸,还在何的行李中再翻出几个避孕套,因此公安相信何、周正在进行性交易。遂将二人带回审讯,椐悉两人供认有过性关系,上一次发生在近一个月前,何还给过一部手机和一千元钱,这次因来例假未完成。何、周签署了悔过书后随即被送去劳教六个月。

    上述的过程描述若只是看到“因此公安相信何、周正在进行性交易。”这一段为止,相信之前所描述的这种情景,完全可能发生在独处一室的任何一对夫妇或情人身上。并非只有嫖妓卖淫的男女才会赤裸在床,并带有避孕工具。更不能因此指人家“正在性交易”,要是少用一个字还凑合—“正在性交”。

    所以公安在进房间前是如何断定里面不是“正在性交”,而是“正在性交易”﹖证椐是什么﹖公安又是用什么方式进入房间的﹖照说被见到“赤裸在床”应该是事起仓促,来不及穿衣。除非两人是暴露狂,否则绝不可能听到敲门声后,两人赤条条、施施然地走去开门迎客或是称门未锁请进。所以应该推论是破门而入了。

    如果扫黄的公安事前有足够证椐,“破门而入”又是依法行动,那为何公安局在多次对外发布消息时均用的是“推”开门而入,而回避了“破”字。“破”与“推”虽是一字之差,却分别重大!“破”则是通常指巳知里面有犯罪人,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制服对方可能危及他人的反抗,令对方就擒。“推”则是房内人并未设防,上门的人敲门,内呼请进,即可自行推门而入,或甚至熟人恃熟不请而推门自入。

    如此这般,那怎样解释公安使用“推”门而入的方式却赫然见两人“赤裸在床”﹖莫非“破”是不合法的﹖所以忌用了。但有一点可以相信,只要使用“破”字法,再选择夜半或凌晨时分,任意找到一家酒店再任意去任何楼层一间间房地“破门而入”保证也有很多机会可以“赫然见两人赤裸在床”的情景,并从那些人中查到有正在“性交易”的。只是不知公安这样做是否算依法执法﹖


从之后被泄露给传媒的两人口供来看,公安事前并不知两人身份,不知两人之间的真实关系,亦不知两人有否性交过,更不知女方有无收过嫖金,全凭两人自己供认,其间并无律师参与。而且描述过程被要求巨细无遗,连远比大陆传媒开放的香港报刊在报道时也要注明以下删去字的露骨描述,不过在保留部份中还“赫然”见到有“事后我洗干净阴茎…”的内容,那被删去部份之色情级别,可想而知。

    就是说,公安可以凭推想来“破门而入”,见人“赤裸在床”就有权带回去审讯﹖而且审讯中要当事人详尽描述细节,内容比色情小说有过之而无不及,还要全文泄露给传媒,这也是依法办事吗﹖

    再说,公安是用什么理由认定周某卖淫的呢﹖即使从女方口供中我们只看到她仅承认有和何某发生过关系,双方在事前也没有谈过价钱,只不过一个月前有收过礼物和钱。而且,至少公安也没有坚持让她交待与其它嫖客的交易情况,这点有违办案的通常手法。因为,这样说她是妓女的依椐是不足的。难道由于她的职业﹖卡拉OK的DJ或公关﹖那卡拉OK是妓院﹖DJ和公关是妓女﹖若果这样,这珠三角地区政府批准开业的卡拉OK夜总会为啥越来越多﹖里头还坐满了公关小姐。要是公安局真想釜底抽薪,彻底扫黄,根本用不着舍近求远去酒店破门,只要禁止夜总会开业,再把公关小姐都抓了不就结了吗﹖

    因此,我们赞成公安局扫黄,但希望是真正的扫黄,而且是要依法执法。不希望在执法中再出现“孙志刚事件”、不希望出现“处女卖淫事件”、不希望出现逢重大节日或重要人物来临前才应付性地扫黄事件、不希望出现冲到市民家里把观看性爱片的夫妇抓起来的事件,不希望出现为了发奖金而滥抓“嫖客”罚款的事件、不希望出现执法治安机关成为卖淫场所后台的现象、更不希望出现带有政治目的、针对性的扫黄事件。所以公安局严格地按照法律程序办事、尊重证椐、尊重当事人的人权就显得尤其重要。

    这次香港民主党成员何伟途被抓嫖,普遍被外界认为是有政治动机的行为,就是由于在事件中公安局一直未能予人一种公开、公正执法的形象,单凭囗供就欠说服力,君不见文革期间中共许多元老都写出过认罪书,声称意志刚强的邓小平也未能脱俗、一再俯首认罪。既未犯错,何以认罪﹖乃迫不得巳也。这些内容如能当真,他们还有什么资格做国家领导人﹖现在再加上公安以往的许多“不良纪录”,经常祸及无辜。所以,反而增加了对民主党的同情分。若何某确有嫖妓,但反而因公安处理手法不当而引起国际上同情、关注的话,这种结果难道不发人深思吗﹖

    如果扫黄抓嫖不用讲法纪的话,表面看固然对淫业有一定的打击作用。但若这样下去,举国上下,全民都有可能被指为男嫖女娼的时代也不远了。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横眉:为什么说黄金高不讲政治、不顾大局
  • 横眉:按东莞公安的公布,重组民主党候选人嫖妓案情
  • 横眉:中共福州市委在黄金高问题上跟全国人民开了个大玩笑
  • 横眉:唐家璇丑话重提,扬邓乎﹖贬邓乎﹖
  • 横眉:若杨燕事件发生在中国…
  • 横眉:新华社倒戈﹖竟公开痛斥“破坏言论自由”的真凶
  • 横眉:有关部门审查蒋彦永医生的对话笔彔(模拟版)
  • 横眉:先掐紧你脖子,再让你喘口气…
  • 横眉:想表忠心的恶犬总挨揍
  • 横眉:如何透过台独问题分辩真伪民运﹖
  • 横眉:支持民运的人怎能罔顾民意﹖
  • 横眉:亲共“爱国人士”缘何也对中共没信心﹖
  • 横眉:台独究竟侃的啥理由﹖
  • 横眉:空肚子鸭的启示
  • 横眉:中共坐下,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 横眉:妈的!我情愿我从未赢过这场打赌!
  • 横眉:最后一根压倒骆驼的稻草—前中共官员成绶三
  • 横眉:六四开枪是事非得巳吗﹖—兼答网友游客3
  • 横眉:六四平乱,中共有什么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