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水良:破除幻想,准备面对全民起义——再谈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
(博讯2004年8月18日)
    徐水良更多文章请看徐水良专栏

     多少年来,中国的民主运动,总是把时间耗费在一个又一个幼稚的幻想中,然后又在一个又一个幻想的破灭中不断挫折。这种幻想,就是不断地寄望于中共及其一个又一个的领导人。邓小平上来,就寄望于邓小平。江泽民上来,又寄望于江泽民。胡锦涛上来,寄望于胡锦涛。寄望于中共主动进行政治改革,开放自由民主,走渐进改良道路。中共领导人稍有开明行为,立刻就是新的“政治春天”,“小阳春”。其实,中共的本质决定他们不大可能走渐进改良的道路。我在七九年以后,一直向朋友们强调这一点。在与朋友们谈话,信件和在民办刊物发表的文章中,就曾经一再论述这个问题。我还把中共与苏共对比,指出苏共走改良道路的可能性远远大于中共,中共几乎不可能走改良道路。苏共走改良道路的可能性这一点,为后来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所证实。这些谈话,信件,文章,后来成为检察院起诉的所谓“罪证”。但可惜,上面的幻想,在中国和中国民主运动中,仍然占了多少年的统治地位! (博讯 boxun.com)

    我这里讲的幻想,仅仅指那些理性的幻想,也就是指那些寄望于中共走改良道路的幻想。因为有理性的人都知道,自上而下的改良,必须得到统治者的同意和支持,走改良道路的决定权在统治者。这种理性幻想不包括那些狂妄到把自己等同于中国的统治者,宣称决定走改良道路,像神经错乱而狂妄的“告别革命”派之类的,寄望于自己改良的非理性癔症疯想。从八十年代后期起,这些狂妄地把自己当作中国统治者,宣称决定走改良道路的人,几乎到处都是。几乎成为一个时代性的神经错乱症。

    中共之所以在政治上几乎不可能走改良道路,并不是所有领导人都看不到未来将走向自由民主。即使李鹏那样的保守派,都知道未来中国会实行民主。就现在的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说来,他们内心里未尝不想实现民主,建功立业,但是,共产党的制度,共产党的传统,内部的保守力量和陈规陋习,都不允许他们大刀阔斧进行改革。而中共的传统,素质,文化程度,文明程度,都远不如苏共,在专政道路上,比苏共走的遥远得多。戈尔巴乔夫可以在阻力较小的情况下,提倡新思维,开放党禁报禁。但中国,在老百姓要求远远超过苏联的情况下,仍然不肯像一百年前慈禧太后已经实行的那样,开放党禁报禁,把言论结社的自由还给人民。

    当然,中国并非没有走改良道路的机会,其中最好的一个机会,就是1979年改革开放准备前期。可惜,邓小平完全是一个专制主义者,轻易地扼杀了这个机会。79年3月,听到他讲四个坚持的消息时,我正在浙江,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对杭州朋友说,这下子完了,这个讲话将改良道路扼杀了。

    有的朋友认为中国的经济改革促成政治改革,正像胡平先生论证的,情况恰恰相反!中国的经济改革既然成为官僚对国家和人民的掠夺,它越深入,对政治改革造成的阻力就越大。1979年时,进行政治改革,主要阻力是认识和传统习惯问题。没有像现在这样尖锐的利益冲突。不像现在这样,那些既得利益的贪官,必然要为了自己的利益和身家性命,拼命反对改革。

    也有的朋友一再拿台湾道路,和匈牙利,蒙古道路作例子,认为大陆也能走这种道路。这些朋友完全没有分析走这种道路必须具备的条件。我过去的文章如《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中,早已经分析和驳斥过这种幻想。并且指出,台湾道路对台湾,也许不失一种较好选择,但对大陆,却是民族精神的自杀,将是黑金政治,贪污腐败的空前盛行,远远超过台湾;并且,大陆人民付出了相当于革命的代价,却连最差的改良成果也难以得到,这对大陆人民,也太不公平。

    我在前一篇文章《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中指出,当代世界走渐进改良道路和暴力革命道路的,只是特例,并且是处在强大压力下的小国,其他国家,尤其是独立大国,走的是突发的庆典式革命道路。匈牙利走的渐进改良道路,是因为匈牙利曾经经过1956年匈牙利事件,处在国内人民仇视苏联和苏联强大压力的夹缝中,匈共不得不选择的道路,并且得到戈尔巴乔夫的支持和鼓励。蒙古是因为处在苏联阵营中,是不受注意的小国,大家变了,它也跟着变。另一个对苏联阵营独立性较强的罗马尼亚,走的是带有暴力性质的革命道路。但是。独立性较大的国家,苏联,印尼,还有较小的菲律宾,较不独立的东欧多数国家,走的都是庆典式革命道路。

    以台湾道路为例,它与大陆有非常大的差别:

    一、就国民党和共产党对比说来:

    1、国民党尽管实行专制,有军政,训政,但它的目标,始终是宪政民主。不像共产党,目标是无产阶级专政;

    2、国民党始终保留满清末年和民国初年已经实行的言论,集会,结社等基本自由,包括开放党禁报禁,也没有完全取消。国民党是有基本自由的一般专制,接近开明专制。而共产党却是实行取消上述基本自由的法西斯专制。

    二、国民党前面面对大陆的强大压力,后面面对美国的强大压力,迫使它不得不改。通过改革,凝聚人心,增强实力,抵抗大陆,也对美国有个交待,因为它不能失去美国的支持。这种生死存亡的外部强大压力,大陆却是根本没有的。如果国民党没有这种压力,尽管它与共产党有性质不同,但是否会走渐进改良的道路,仍然令人怀疑。到目前为止,世界上的没有生死存亡外部压力的独立大国,其专制统治者,能够主动走改良道路并且走通,实现民主的例子,没有看到。这里不是认识的问题,而是切身利益促使他们抵制改革。

    中国是一个大国,也不可能走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道路。在中共顽固拒绝政治改革,并且利用几百万军队进行血腥统治的情况下,中国人民除了准备全国性的突发事件,全民反抗及和平的人民起义,并且争取这种情况下,军队中立或者倒戈的支持,几乎没有其他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丢掉幻想,使自己和人民都勇敢地作好准备,准备促进及面对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

    为了迎接这种巨变,建议有志于民主事业的人们,做好以下工作:

    1、宣传和传布批判马克思主义,批判共产党,批判他们专制和违反人性的本质,传布人本、人道和自由民主的理念;

    2、向人民讲清在中共拒绝改革的条件下,通过突发事件,全民反抗和庆典式革命实现民主的道路,及一系列相关策略;

    3、在中共顽固拒绝开放党禁报禁,无法产生真正有组织反对派,一产生有组织的反对派,中共立即以镇压抓捕和派进线人特务控制,双重结合,把反对派变成自己力量的条件下,一方面,进行公民维权等中共难以借口镇压的较大规模的温和的体制内反抗;另一方面,大量组织三五个人,五六个人的读书组,研究组,沙龙等等当局难以破坏的办法进行思想和组织准备。

    4、一般情况下,这种分散的组织,不要轻易过分扩大和联络,尤其不要轻易和已经成为沦陷区的民运小圈子联络,一般不要与你不熟悉的人联系,不管这个人名气多大,以免联系到中共哪里去,招致镇压,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5、努力摆脱“告别革命”等伪改良主义的影响,并且反对以激进面目出现的冒险主义和恐怖主义。

    6、对那些在困难时期特别胆怯,拼命表现温和合作,大力鼓吹“告别革命”的人,尤其是那些沦为中共线人的人,要特别提高警惕,警惕他们到那时以极端激进的面目出现,推动非理性的无序暴乱。凡是困难时期胆怯的人,到顺利时期,为了掩盖过去的劣迹,继续留在政治舞台上,或者进一步抢夺运动成果,一定会比别人激进。历史上的经验,我几十年政治生涯的经验,几乎没有例外。除非这些人这些人决定退出政治舞台,否则,他们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的规律,不会改变。

    中国的民主事业走到今天,就民主的民间基础说来,几乎超过了世界上任何国家实现民主前的水平。三百多年前进行革命的英国,二百多年前进行革命、实现独立的美国,它们当时的经济和生产力,不比鸦片战争前的中国先进;它们老百姓的民主觉悟,不比辛亥革命时的中国高,与目前中国老百姓的觉悟相比,更是望尘莫及。就是九十年代实现民主的苏联,东欧,印尼,菲律宾,也不如中国的水平。中国的问题,仅仅在于中共,仅仅在于中共利用几百万武装力量实行血腥专制统治。那种把责任归咎于中国老百姓,归咎于经济和生产力,归咎于中国文化(黄色文明之类)的无稽之谈,认为中国仍然只是启蒙问题,并因此哀叹“民主离中国有多远!”认为中国实现民主还是很遥远的论调,都是完全站不住脚的,都是为中共开脱罪责。中国已经进入准备行动为主的时代,而不再是启蒙为主的时代。现在的主要任务是促使全国老百姓做好行动准备。一旦全国人民都做好准备,并下决心采取行动,相约实行全民反抗,相约开始全民起事的时候,中国走向民主的盛大庆典,就到来了!任何力量都不可能阻挡这种全民力量,中国的前途是光明的。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水良: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
  • 徐水良: 美国虐俘事件和台湾民主缺陷
  • 徐水良:搞民主可以“不反对共产党”吗?——六四十五周年谈六四的一个教训
  • 徐水良:反对两独一奸、防止战争策略的意义和可行性
  • 徐水良: 两岸走向战争,我们怎么办? ——谈反对两独一奸,防止战争的策略选择
  • 徐水良: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 徐水良: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 徐水良: 异域杂记(一):未来世界,会是流氓一统天下吗?
  • 徐水良: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 徐水良: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 徐水良: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 徐水良:-扑簌迷离的海外民运圈-读周永军调阶段性查报告笔记
  • 徐水良: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 徐水良:反对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 徐水良:某些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徐水良: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 徐水良:不能“以暴易暴”吗?
  • 徐水良: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 徐水良: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