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林:奥运是中国国耻
(博讯2004年8月18日)
    张林更多文章请看张林专栏

     每当在电视上看到中国选手,站在领奖台上,在中国国歌声中,领取一枚金牌时,我从来不像大部分同胞那样感到高兴,而是感到难受与羞愧。 (博讯 boxun.com)

    奥运会的基本原则是公平,要求绝大部分项目的运动员必须是业余的。这条原则是奥运精神的根本,是为了鼓励民众热爱体育运动,而专业选手与业余选手的差距是很大的,不宜参与竞赛。

    中国却一直在违反这个基本原则。众所周知,中国代表团的所有运动员都是专业的、职业的。改革开放25年了,中国早已加入世贸,现在,中国一再要求各国政府承认她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但迄今却不遵守最基本的奥运公平原则,还在延续着体校制度,硬把专业运动员当成“业余运动员”派去比赛,欺骗国际社会,盗取金牌。

    我看过一篇介绍奥运史上最伟大运动员的文章,那是美国一位印地安人,他在三项全能、篮球、短跑、跳远上都有骄人的天赋,很多年里无对手,获得了许多金牌。但是后来有人揭发,他曾为了赚钱,当过枪手,偷偷地参加过几场盈利性球赛。为此,奥运会取消了他的金牌,尽管他一再申辩那是友情客串,并无报酬。但直到贫困潦倒地死去,他也没有挽回荣誉。

    而中国派出的奥运选手呢?几乎全都是从小学开始,就被选送到专业体校,进行封闭式管理训练,做起了“职业运动员”。而且除非退役,他们都是职业运动员。遍布全国每个市县的体校,每年都花费纳税人大量的钱,培养“夺金牌”的运动员,为“国家”“争光”。

    体育运动本身,并不创造财富,而是消耗财富。发展体育运动的目的,是为了给国民提供一个锻炼强身的环境,使国民身体强健。体育还兼有娱乐功能,是健康的公众娱乐活动。但作为政府,体育并不是必要开支,尤其是并非供于民众健身的、职业性的、商业化了的运动项目,更不是政府浪费金钱的地方。尤其在中国农村9亿农民还没有任何生存保障,近亿人处在缺衣少食、饥寒交迫困境中的时候。

    我记得在纽约逛街,每隔两、三条街,便会看到一座公园,而公园的主要设施,便是运动器具。所以大人孩子,都随时可以到公园里进行体育活动,听说美国乡镇不受土地限制,供民众免费使用的体育设施更多。但从没听说过联邦及各州财政部门付出大量开支,在各市县建立专业体校,选拔培养专门“夺金牌”的运动员。

    中国的各级体校制度,不仅违反了奥运精神,即使对运动员本身,也是一种伤害。马家军曾经横行一时,后来内幕被揭开,大家才知道那些女运动员受到怎样的折磨,她们长期服用可以避开兴奋剂检测的特制中草药兴奋剂。这些中草药剂还有另一个功能,就是让女性悄悄地男性化。

    所以共产党国家,一向包揽大部分女子金牌,原因就是,在奥运场上大发雌威的共产党国家的女选手,其实是已经男性化了的“女人”,派出“她们”与正常国家的正常女子对垒,当然有优势。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在欧洲共产党政权全面崩溃之后,从过去的档案里,人们发现东德及前苏联女运动员普遍服用男性化激素。

    其实论手段,与欧洲共产党政权相比,中共更厉害,只是到现在中共政权还在勉强维持着,还没穿帮而已。何况国际体育界,对待中草药,迄今还是没有检测能力的。

    所以每次看到中国运动员那机器人似的、杨伟利似的异常呆板的面孔,我就感到悲哀。他(她)们硬是被“特殊训练”给训练毁了的。他们甚至无权接受最基本的公民义务教育,而是象农村杂耍班的学徒一样,自幼便被剥夺了正常的人生,是为别人的目的而生存的。青春一旦失去,这些运动员也就成了社会上多余的废物,尤其是女运动员。

    中国人的血汗钱,很多都是这样被浪费在干荒唐事上面。北京大规模的奥运场馆,耗资之巨,舞弊之严重,质量之低劣,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国为争取办一次奥运会,行了多少贿赂,付出了多少政治代价,到现在还是一个谜。

    中国还俨然以体育大国自居。但是随便走过任何一个中国城市,看看大街上萎靡不振、健康状况极端低劣的中国人,再到乡下看看营养不良、满脸菜色、脏兮兮的农村人,就会轻易地得出结论:国家在拼命搞“体育秀”,却从不真正关心国民健康,从没给国民提供最起码的体育运动设施。“东亚病夫”不仅仍然是“东亚病夫”,而且病势更沉重,几乎成了“地球病夫”!极权制度下的“光辉成就”实际上就是这样可悲!《观察》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