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武君:福建官場--中共政壇的火藥桶
(博讯2004年8月16日)
    一:官場江湖,衆官自危    歐州的東南角,有一個巴爾幹火藥桶,導至現代多場戰爭。中國的東南角,有一個福建,是中共政壇的火藥桶,這個火藥桶沒有炸到對岸臺灣的半點皮毛,倒把一任又一任的中共高官炸得焦頭爛額。近日,福建連江縣委書記黃金高的公開信轟動全國。堂堂一個縣委書記,穿了六年防彈衣,終日住在軍營自保,確實道出了中共權力鬥爭與社會治安之險惡。

       昨天看到鳳凰衛視上幾個政論家的討論,一個名叫王英的評論員,滿口福建腔,處處貶損黃金高,說其工作能力不強,方式背動云云。王英自詡瞭解中共國情政情,我看這個王評論家狗屎不通,自以爲言辭高明,結果當場網民給他的支援率是零,給他的辯論對手是100%,讓他一臉尷尬下不了臺。我估計這個王英走出鳳凰衛視後,避彈衣可能還用不著,頭上頂個臉盆倒是應該的,得防著滿大街隨時可能飛來的臭雞蛋,爛茄子。中共貪官找王英這種低能兒作托,實在是找錯了人選! (博讯 boxun.com)

      其實,福建的治安之差,在中共政壇是衆所周知的!90年代初的省委書記陳光毅,親生兒子竟在省委大院門口被人用塊磚頭當頭開瓢;

      96年兩件大案更是震驚朝野:新任代省長賀國強從甘肅來就任,新來乍到,還住在省政府風光如畫的西湖賓館,沒來得及收取地方官員進貢的紅包,竟先被梁上君子光顧了!這個梁上君子可能是位貧下中農,連鞋都偷:丟下自已的臭鞋,穿上賀省長賊亮賊亮的新皮鞋,拎著大包小包,大模大樣地從賓館前門走了。難道梁上君子竟不知道封疆大吏賀省長的身份嗎?非也,他從賀省長的皮箱中居然也翻出李鵬親筆簽字的省長委任狀,翻來倒去,思前想後,李鵬的一手臭字,比自已鞋還臭,這玩意實在換不到現金,還不如那雙新皮鞋實在,就將委任狀單獨抛在床上了,那意思似乎是:已閱,不買帳!現在八年過去,賀國強已經高升爲中共中央組織部長了,可是這起盜竊案還是沒有破,福建江湖的兇險,一定在部長大人心中留下深深的陰影!     96年的另一起大案更爲轟動,不僅震驚了朝野,也震驚了整個東南亞,這就是福建省委書記陳明義的獨生女兒被殺,兇手是陳書記獨生女的前任男友,北京大學政治經濟學專業87級學生(91屆)。作案現場又是省委大院,陳省長的獨生女在後山花園陳屍數日才被發現。作案原因據說是因爲這位北大高才生在外地嫖娼被捉,又不甘心與陳的女兒分手,但這只是官方說法,背後有什麽陷井隱情,無人知曉。就象當年人大副委員長李沛瑤案,官方媒體都說是李大人與武警小偷英勇搏鬥,爲保護神聖的私有財産光榮犧牲。現在才真相大白,原來是小武警將自已農村妹妹介紹來北京工作,李大人雖然貴爲“党和國家領導人”,卻要老牛吃嫩草,強姦小武警的妹妹,受到報應。  

      陳明義書記老年痛失獨生女,失去了貪污腐敗的動力,成了福建官場的最大清官。誰知人算不如天算,遠華大案發生後,爲了保證賈慶林能夠進入政治局常委會,江澤民斷然將陳明義這個小親信作了替死鬼,陳明義淚流滿面,將書記一職轉交團派宋德福。

    二:中央權鬥,地方強震

      當然,說福建官場兇險,絕不是僅僅從這幾起刑事案件來說。福建官場的震源,一直是在中央。80年代,廣東,福建同時被列爲改革開放的兩個試點省份,胡耀邦派出了兩員改革大將:任仲夷出任廣東省委書記,項南出任福建省委書記。二人全力大膽推動兩省政治經濟改革,一時聞名全國。保守派陳雲掌握著紀檢實權,分別以走私,假藥兩個小小案件將二人整垮。

      但是廣東由於有葉劍英的勢力蔭陰,經濟改革沒有受到太大影響。福建卻調來了個陳光毅,政治經濟改革全面倒退,在改革大潮中遠遠落後,陳光毅可謂是福建省的勃涅日涅夫,集保守與腐朽於一身的官。86學潮後,一大批胡耀邦培養的團幹部從中央被發配到地方挂職,王兆國也到福建省任代省長,陳光毅仗著陳雲,李鵬的保守勢力支援,在福建省說一不二,處處給王兆國小鞋穿,書記與省長二人,多次在公開場合拍桌對罵,到了你死我活的境地。按說陳光毅,王兆國都是從外地來挂職的,在地方都沒有什麽深根基。但是從86年到92年,中共政壇保守勢力如日中天,袁啓彤等一大批福建地方官僚,見風使舵,全都抱緊了陳光毅的大腿,猛踢王兆國,福建官場當時完全成了李鵬,陳光毅的天下,王兆國成了孤家寡人,後來憤憤然調回京城。

      袁啓彤等地方官在福建培養了龐大的關係網勢力,雖經過遠華案,陳凱案,陳健案等多次強震,連袁啓彤自已的兒子都進了大牢了,但是官場上仍有袁的一大批親信,只要細看黃金高的這次公開信,就會發現最大矛頭明顯不是對前任縣委書記俞雲風,而是對福州市長練知軒。練知軒當年從福清縣委書記起步,正是投靠袁啓彤起家的。

      福建政壇的第二股強大勢力是賈慶林。傻大黑粗的老賈,本來以爲人生的輝煌在省委副書記任上就到了頂點。沒想到更大的驚喜還在後頭,一機部的老同事江澤民八九年後平步清雲,成爲總書記。但是江澤民開始時與趙紫陽一樣是個兒皇帝,所以開始幾年還沒幾個人看出賈慶林頭上有紫氣東來。直到十四大後,江澤民在曾慶紅幫助下,扳倒楊尚昆兄弟,坐穩了總書記,鄧小平又垂垂老矣,福建官場才如夢初醒,紛紛向黑乎乎的老賈靠攏。果然,96年江澤民再次扳倒陳希同,權勢如日中天,賈慶林春光得意,出任北京市委書記,首次進入中共政治局權力核心。福建百官以爲好日子來了,爭先恐後地抓住了賈慶林這根福建有史以來最粗最長的天線。誰能料到,中央權力鬥爭的一道閃電,就順著賈慶林這根天線擊下,賈本人作爲金屬天線安然無恙,只苦了抓住天線的一群親信,個個電得人仰馬翻,就連原來清清白白的陳明義,也電得焦頭爛額,一臉烏黑。

      福建政壇的第三股勢力是習近平。但是習近平的風格與薄熙來完全不同。習在福建省如輪盤轉一般,當遍了各個地市的書記,就是不出成績,不拉幫派,一直到升任省長,仍是政績平平。習近平也算是深得中共官場的個中三味:什麽也不幹,就什麽錯誤也沒有,什麽錯誤也沒有,又有老爹的中央勢力引導,還怕不升官嗎?!十六大上,習升了一小步,到浙江到省委書記。筆者以爲,習近平的手法,保命還行,升官不太管用,沒有一個強大的幫派勢力,除非得到鄧小平這樣元老的青睞,習很難升進中央。

      福建政壇的第四股勢力,是盧展工。陳明義因爲遠華案下臺後,本是宋德福接手省委書記,宋是胡錦濤的人馬,可惜體弱多命,難支大局,就由省長盧展工接手代書記。盧展工在全國總工會是尉健行的得手幹將,結下深厚關係。但是盧展工到任時間不長,要想真正掃蕩前幾任的政治勢力,阻力頗大。但是官場職位有限,不掃掉前任的勢力,自已的勢力就插不進。黃金高無疑是盧展工收編的一員地方幹將,只是這次公開信事件本身,未必是得到盧展工的支援。

    三:公開競爭,政治進步

      權力鬥爭,是貫穿中共政治的唯一主線,毛澤東說,與天鬥,與地鬥,其樂無窮。海外某些三流學者評論家拼命抹殺權力鬥爭的事實,要麽是白癡,要麽是別有用心,任何一個有正常智力的人,在中共官場生活三個月,就會感到,處處是幫派,處處有勢力。你是個能人,就會有幾個派別拉攏你,如果你哪一個派別都不靠,除非象習近平那樣有天線,你根本連本職都坐不牢的。

      但是,從毛澤東到鄧小平,中共政治最黑暗的,並不是權力鬥爭本身,而是權力鬥爭的方式,一切都是暗箱操作,不論各派如何鬥得天昏地暗,選出李鵬這樣的智障,江澤民這樣的變態,老百姓都毫無知情權。

      無論黃金高有什麽樣的政治後臺,什麽樣的政治動機,其訴諸媒體的公開鬥爭方式,應視爲中共政治的一種進步傾向。而正是這種進步傾向,讓其他一大批中共官僚膽戰心驚,痛駡黃金高。黃金高敢走出這一步,是不容易的,至少其自身屁股是乾淨得很,就是讓陳光毅用舌頭去舔,也沒有什麽異味。

      在這種危難時刻,海內外的中文網路媒體,應該表現出充分的自覺意識,保護黃金高的言論權利,就是保護網路媒體自身的存在價值。海外媒體可以放開所有炮口,猛攻黃金高的對立面,國內媒體可以避實就虛,不談黃金高,只談練知軒,俞風雲,就事論事,務必將案件本身翻個底朝天,要讓練知軒之流走上政治的斷頭臺!也要將阻止網上討論的衆官一一曝光。

    《看中國》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 赵达功: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 北风文章:黄金高,就这样被镇压
  • 黄金高案:贾庆林秘书孔学文秘密抵达福州
  • 黄金高案:福州市委要导演一部政治斗争的“超级恐怖大片”?
  • 福州当局回应黄金高事件
  • 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致信人民网:为何防弹衣随我6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