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达功: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博讯2004年8月13日)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黄金更多文章请看黄金专栏 (博讯 boxun.com)

    黄金高作为中共福建省连江县委书记,不相信地方党组织,不相信纪委和司法部门,也不相信党中央,竟然向媒体《人民网》(尽管也是共产党办的网站)投书──《防弹衣随我6年》,希望藉助媒体力量反腐败。网友义愤填膺,网上沸沸扬扬,口诛笔伐中共体制下的腐败,强烈声援黄金高。问题就在于,一个共产党县委书记竟然身穿防弹衣工作,处境如此艰难,普通老百姓呢?可想而知的是老百姓更是在水深火热之中。早在两年前我就发表了《共产党又积累了十三年腐败》文章,积重难返是共产党危机的要害。「烂透了」是如今共产党腐败的最恰当形容,各级党组织,各级官员,从中央到地方,腐败是普遍现象。

    李新德作为有25年党龄的共产党优秀分子,坚信人民利益高于一切是党的最高原则,为了维护党的利益,清除党内腐败分子,纯洁党的队伍,创办了《中国舆论监督网》,向腐败党政官员开战。他勇敢揭露山东省济宁市副市长李信贪赃枉法,一文《下跪的副市长》被民众誉为「中国民间舆论监督第一人」。按理说,李信被逮捕了,李新德成了反贪英雄,共产党应该给他颁奖才对,但事与愿违,他的网站在8月12日下午6点多被厦门警方封杀,警方没有出示任何理由。

    蒋彦永大夫是众所周知的敢于揭露SARS真相的民族英雄,他的处境我们都知道。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虽然他们都是党员,都是坚持党性原则,维护党的利益,但反腐败就是反党,反党才会反腐败。试想,谁是腐败分子?不会是普通工人、农民,也不是一般政府办事员,腐败分子都是把持权力的党政权力官员。如果腐败仅仅是个别现象,还不能说反腐败就是反党,但是如果腐败是普遍现象,是百分之九十以上共产党官员腐败,那反腐败的性质就转变为反党性质了。

    黄金高现在还是县委书记,我相信共产党不会树立他这样的典型,不久就会让他好看。为甚么?因为黄金高穿防弹衣6年本身就是在控诉社会的黑暗,控诉共产党的腐败,败坏党的声誉,抹黑共产党,民众痛恨腐败一定会转移到对共产党专制制度的痛恨。县委书记焦裕禄、孔繁森是共产党树立的典型,他们都有一个特点:听党的话。甚么叫「听党的话」,就是对上级服从。黄金高不相信上级党组织,身穿防弹衣,向媒体求救,不是反党又是甚么?

    李新德只是一个普通党员,举办反腐败网站本身就是不相信党的领导,不相信党的各级检查、反腐败机构,不相信政府和司法机关,当然就是反党,因此,他的《中国舆论监督网》被封杀是预料到。

    看来共产党是决心要把敢于说真话、敢于揭露腐败的党内优秀党员清除出去,杀鸡儆猴,看看谁还敢说真话,谁还敢揭露腐败!我还相信,这些体制内试图真心帮助共产党改良的有良心的人,迟早会在体制外抗争。我已经听到许多人发问,共产党,你究竟想怎样?中国,你究竟要向何处去?!

    2004年8月13日大纪元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 赵达功: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图)
  • 赵达功: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 赵达功: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 赵达功: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 赵达功: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 赵达功: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 赵达功:难以阻挡的“北伐”潮流
  • 赵达功: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 赵达功:杜导斌无罪!
  • 赵达功巴黎谈六四永远的话题(图)
  • 赵达功: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 赵达功: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 赵达功: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 赵达功: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 赵达功: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 赵达功: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 赵达功: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 赵达功: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 赵达功: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 赵达功: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 赵达功: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