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崩盘手:恶鬼退散——勿使中国在世界上成为孤家寡人
(博讯2004年8月11日)
    

     老崩不太爱看足球,原因之一就是中国本国的足球公认踢得臭,不过最近这段时间连续 的欧洲杯、美洲杯也让老崩一饱球瘾,之后的亚洲杯虽然比以上两个地区的洲际比赛逊 色不少,但由于有日本、韩国两支队伍的参与,虽然这两支队伍有些重要球员为了临近 的雅典奥运会比赛而没有来到中国,不过老崩也每每准时坐在电视机旁认真观战。 (博讯 boxun.com)

    中国足球一闻起来就有一股子棺材死尸味,球技不好架子不小,其队员吃喝嫖赌毒的光 辉事迹经常见于国内各大报端,打架斗殴更是不绝于耳;而东亚两支球队的运动风格与 精神的确让人耳目一新,借着此次亚洲杯给中国足球空间带来一股充满活力的春风,可 随之而来的就是盘据中国隐魂不散的仇日排外民主主义给此次杯赛泼上的一个个污点。 在重庆与济南赛区都发生了抵制比赛前奏日本国国歌的事件,并有部分粪青堵截日本球 队车辆和在比赛场上喝倒彩鼓倒掌的恶劣行为,这一系列的事件立即使亚洲杯的吸引程 度大打折扣,中国粪青如此“忠君爱国”之举实在让老崩有种羞愧之感。

    在广大民众的心目中中华历来是个泱泱大国,自古以来与周边国家礼尚往来较为频繁, 不过在鼎盛时期也偶有侵略的事件发生(例如隋炀帝、唐太宗征伐朝鲜);韩国日本等 国家作为中华一衣带水的传统邻邦,无论从思想、礼教、文学等方面都很好的沿袭并发 展了中华各个方面的卓越成就,日本作为亚洲最早接受西方政治、科技思潮的古老国家 ,在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各个方面迅速的超越了前朝数千年的基淀,根据中国历史看日本 也很难躲过恃强凌弱的怪圈,之后百余年也陆续发生了日本在亚洲地区发动侵略扩张的 诸多战争。这些战争的创伤留给亚洲各国人民的伤害也需要时间来慢慢抚平,战后日本 政府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采取巨额政府货币赔偿、援助及政府声明的形式为以前的错误 行为做出了反思与检讨。只不过日本类似于各国英雄纪念碑意义的靖国神社里供奉了数 名二战期间的战犯牌位在中国部分国人脑海中是挥之不去的痛,所以日本国内一些必须 在具有多重涵义的靖国神社里进行的相关纪念活动总是受到中共的诸多批评。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能够以惊人的发展速度屹立在世界之林的确是个奇迹,这无疑 是一种民族励精图治的结果,但这与连续执政五十多年的日本自民党的领导是绝对分不 开的,自民党很好的协调了日本民众的精神需要与政治经济方面的需求,使日本民众从 不断腾飞的经济中频频得到实惠好处时也能够感觉到自身民族不断进步的精神核心所在 --团结。只不过在战争年代,广义上的团结精神不可避免的融入到了几乎每一位日本 国民的脑海之中,所以关于战争的某些旁枝侧节引申出来的一种一荣共荣一损俱损的思 绪隐痛是难以在日本国民当中轻易就抹杀的;而中共则过于极端的扭曲了这种引领日本 重新走向世界走向繁荣的核心精神,胡乱的把一个点的问题混淆渲染成了整个面的问题 ,而在日本的诸多政党中能够与中共就这一问题一唱一和的就是中共在日本最亲密津津 乐道的两个党派:日本共产党与日本社民党。

    日本共产党成立于一九二二年,日本社民党成立于一九四五年,这两个政党成立的时间 远远早于现在驰骋于日本政坛春风得意的日本自民党与民主党,可以这么说,日本这两 个左翼政党是日本政坛的老大哥。

    日本共产党在二000年以前是一个具有典型暴力革命色彩的政治力量,其政治纲领中的 推翻天皇制、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文字比比皆是,与中共相同之处都是是把党的性质由 “工人阶级的先锋政党”,以工人阶级的引路人与旗手自居;不过随着日本在市场经济 中励精图治,日本国民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民众安居乐业的愿望日趋强烈,提倡暴力 内乱夺权的日本共产党已经感到了政治生存压力,近百年时间里日本其他政党从未与共 产党洽谈会商过联合组阁事宜,日本共产党日渐边缘化,于是在二000年在委员长不破 哲三等人的建议下,把党章中的关于日本共产党定性的“工人阶级的先锋政党”改为 “工人阶级政党”和“全体日本国民的政党”,其他关于承认日本天皇制与资本主义议 会制的内容也已经正式进入了党章。这在日本共产党的眼中似乎已经作出了本质上的让 步,可在日本国民心目当中只是一些换汤不换药的文字游戏;倒退十年日本共产党在一 九九四年时日本共产党在参议院还拥有十一席,可如今只获得两三席,可悲可叹。

    而更具有悲剧色彩的就是日本社民党,一个曾在一九九三年打破在日本四十多年执政自 民党神话并正式成为执政党的社民党,一个左翼色彩日渐浓重的日本政党,在短短的十 年中从参议院的六十六席猛然缩减到如今只有三四席,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去年该党党首 土井多贺子女士居然在自己所在的选区惨败落选没有获得参议员资格,被迫辞去社民党 党首一职惨淡收场。

    日本以上两党并没有抓住当前日本民众最需要的脉动,也没有很好的深入分析日本部分 普通国民及政治人士执拗的参拜靖国神社的意义,过于单纯的作出了一些与中共异口同 声的评价,而在国内的政治潮流中两党依旧抱着维护本党体制、性质的问题守旧,从近 几年日本两党在几届众议院、参议院的选举中打出的口号来看,都并非日本民众的主流 民意(当然在中共的宣传中永远都是日本的主流民意),民主国家的国民大众是讲求实 在的选民,他们既拥有份量十足的选票也拥有敏锐的判断甄别能力,一个维护自身小利 益数十年依旧在固步自封党派的选举纲领无疑在这些精明的选民眼中是没有任何吸引力 的,共产党、社民党的失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了。

    而两个在本国政坛上几乎没有任何号召力的政党却被中共一再树立成敢于挑战“右翼” 敢于自揭伤疤的典型模范,部分并不熟悉日本政坛诸多党派的中国粪青就不学无术的认 为既然有日本本土政党都批判“右翼”的自民党内某些政治人士参拜靖国神社,那肯定 这个日本自民党也就那么回事,而选择一无是处的自民党上台的日本民众也是被下了迷 魂药;既然中共与日本两党异口同声的口伐笔诛相关政要参拜靖国神社,那参拜事件就 一定勿用置疑的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挑衅事件。

    有了这一批唯命是从无脑儿的随声附和,中共借机可以将激烈排外仇日的民族主义冲淡 国内诸多不可调和的尖锐矛盾,以逃避国内现实生活当中的诸多窘境。而随着这一系列 事件的蔓延,这些粪青几乎达到了与中共呼声一致的程度:中共为求取政治、能源上的 协调献媚讨好俄罗斯,于是国内的政治无脑儿们可以罔顾俄罗斯再次通过与中共的非法 无耻密约侵吞中华数百万平方公里的事实,而高声呼喊与俄罗斯结盟挑战美国;中共向 来宣传自己世界和平的倡导者,可从来不对国人宣称自己其实就是世界的第三大武器出 口商,粪青获悉后立即有人附和向非洲广大国家大量出口武器是为了解放当地受压迫民 众的无稽之谈;中共把自己竖立成世界追求和平的榜样,是保障人权的重要基石,可在 国内蹂躏、镇压、监禁、国人与民主进步人士,践踏着人权、法制,与国外暴力倾向极 其严重的政党总有着藕断丝连的关系(信奉毛泽东暴力革命的尼泊尔共产党、哥伦比亚 民族解放军等欧洲极左翼政党)。

    在中共的宣传中,在世界上中共的知心朋友很多很多,自然在中共统治下的国民大众也 误以为当今中国真诚的朋友也是遍天下,还会有部分国人久久意淫沉醉于宾朋满座的幻 觉之中,可事实上呢,中共在世界上受到千夫所指倒行逆施的行径已严重影响到了中国 这个华夏古国在世界上的信誉与威望,在中共渲染的一片歌舞升平中,让受到民族主 义、沙文主义的部分民众多搞一些破坏类似日本等资本主义国家关系的不以为耻反以为 荣的愚昧举动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呢,反正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在当今在世界上的朋友还多 着呢,倒下了一个正义抗美英雄萨达姆不还有例如卡扎菲、金二世、丹瑞这样第三世界 抗击帝国主义的难兄难弟嘛,不过千万不要可悲到当拨开中共统治的阴云后才发现原来 在世界上早已变成孤家寡人,2008年中国作为东道国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时是否也会同样 发生围追堵劫当年八国联军所在国家运动队,并进行一系列惊天地泣鬼神式的“爱国运 动”呢,再回想到1972年德国慕尼黑奥运会曾经发生的杀害以色列运动员令人发指的惨 案,老崩不觉惊出了一身冷汗。

    源自《议报》158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崩盘手:平头百姓的命挥泪贱卖了——评赵燕事件
  • 崩盘手:做个“刁民”又何妨——为“刁民精神”喝彩
  • 崩盘手:开禁派系——中共党内的资产重组
  • 崩盘手:胡汉三又回来了——中共梦寐以求的台湾政治局面
  • 崩盘手:睁眼瞎话可以 真实表达万万不能——评张惠妹事件
  • 崩盘手:愚忠愚孝——中共玩弄国人七寸
  • 崩盘手:东方之珠人老珠黄——中共“一国两制”的崩溃
  • 崩盘手:午夜与国内民运激进人士漫谈
  • 崩盘手: 暴力还是非暴力——政权更迭前后的慎重选择
  • 崩盘手:破"神"立"实"是民主运动中不可获缺的根基
  • 行动001: 评云飞扬--不要把六四作为分界线 和崩盘手--辩证的看待
  • 崩盘手:应避免民运工作中的盲点死角——六四时间十五周年祭5
  • 崩盘手:辩证的看待“六四”作为分界线的意义——六四事件十五年祭4
  • 崩盘手:全民普选决定中共的“人民”使用权
  • 崩盘手: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六四事件十五周年祭3
  • 崩盘手:鲜血渲染的真实——六四事件十五年祭2
  • 崩盘手:迟到的一束百合花——六四事件十五年祭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4)——粪青是否是老一辈革命者的继承人
  • 崩盘手: 呜呼哀哉 论猫坛的倒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