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平波:林彪是清白无罪的么?
(博讯2004年8月07日)
      赵平波

       中共官方在审查林彪时不得不遮遮掩掩(因为毛这张虎皮要当大旗来扛,而审林时又要不涉及毛泽东罪恶太难了),这是一回事。而既然林彪为夺权如此不择手段(林的座右铭是:“不说假话办不了大事”,“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那么,把他定性为一个历史罪人是不是恰如其分,这完全是另一回事。事实上,纵观林彪在中共夺取政权以后历次政治运动中的表演,他不仅是一个助纣为虐的帮凶,同时还是一位带有强烈投机意识的、毫无道义和良心的“赌徒”。这就是本文作者对林彪的评价,也是本文以下要阐述的观点。 (博讯 boxun.com)

      先从1959年的庐山会议谈起。在这场众所周知的批判彭德怀的斗争中,最得力的是谁?在彭德怀被打倒以后,获益最多的,又是谁?无疑,非林彪莫属。

      林彪作为三大战役的直接指挥者,他为共产党夺取政权当然立了大功,但毕竟林在党内的资历太浅,所以建国初期的中共的核心领导层里,并没有林的份。作为一员一直在前线指挥的战将,在和平时期,林很难还有什么往上爬的机会,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但是,一直自称有病的林彪,却一直在追寻这样的机会。建国10年后召开的这次庐山会议,终于给林彪提供了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庐山会议林彪原本称病并没有到会,是后来被主子毛泽东请上山的。刚上山时,林还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在看了彭德怀的万言书以后,他还私下里说,彭老总讲得有理。然而,在帮助彭德怀转变思想的生活会上,悟性极强的林彪,立即就嗅出其中的火药味。当时在会上,多数人在处于观望态度:或思想不通,或抹不开面子。在第一个发言的朱德被毛泽东指责为“隔靴搔痒”之后,平时讲话慢条斯理的林彪就立即一跃而起,忽然变得“义愤填膺”起来,“怒不可竭”,大肆给彭德怀滥加罪名,把彭上纲上限为“反对毛主席制定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指彭德怀为“犯上作乱”,有“反骨”。据当事人的记录,林彪说这番话的时候,满脸通红,几乎是在指着彭德怀的鼻子大骂,真是一位高明的演员。

      这一通表演当然得到了毛泽东的赏识与回报。毛开始为诱使彭德怀做检查,还对彭“承诺”道,只要做了检查,“国防部长还是由你当”。但彭一经检查完毕,一顶“反党集团”罪魁祸首的帽子就被扣上了,国防部长的位置也就易了主,变成林彪的了。

      如果说林彪这样大骂彭,是出于衷心拥护“大跃进”运动,那还可以被认为林是思想上太幼稚;如果说他是出于对主子的“忠心耿耿”,那也还情有可原,只能说林太“愚忠”了。显然,以上两者都不是。从目前揭露的资料来看,林彪还算是个明白人,就在“亩产万斤”被喊得震天响的年月里,林彪私下里甚至还说过,毛泽东搞“大跃进”是昏了头。所以,唯一的解释只可能是:林当时批彭完全是出于个人目的。那种伪装出来的“愤慨”,只是争权夺利的做秀而已。这是何等的卑鄙!

      接下来的1962的七千人大会,更加印证了林彪的“赌徒”心理。

      在全中国已经饿死数千万人之后而召开的这次大会上,毛泽东本人也自知闯下了大祸,已经罪责难逃。事实上,在这次大会上,靠捧毛起家的刘少奇,也已经不是过去的、唯毛命是从的刘少奇了,他在大会上为当时的形势定了性,称之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尽管在大会召开之前,中共为了顾全大局,在是否让毛作检查这个问题上还有所争议,但毛看到会上风头不对,为了使“大家满意”,还是在这次让各级干部“出气”的大会上,不得不敷衍地做了一番检查:当着全国所有县级以上领导的面,说出了“主要责任在我”。

      既然你毛泽东自己都承认了“主要责任在我”,那么,当时的中共高层为何不“该出手时就出手”,立即宣布筹备召开“九大”(当时“八大”已开过4年了),乘机把这撮祸国殃民的“毛”给拔了,或者给毛一个虚衔,如中共中央的“名誉主席”,让毛体面地下台?事实上,当时毛自己也预料到了前景不妙。据毛当时身边的工作人员回忆,毛在那段时间曾说出过这样的想法:有意找一位历史学家和一位地理学陪同,一道骑马,去考察黄河……

      现在回想起来,毛这一次在七千人大会上未被除掉,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首先,共党建国,毛毕竟立了头功,虽然搞“大跃进”昏了头,但毕竟余威尤在,导致了无人胆敢和忍心对他下手;其次,除毛的第一步是必须先为彭德怀翻案,但在倒彭的斗争中,当时在台上的人个个都举了手,谁都不干净,谁有气魄来提翻案之事?再说,彭过去工作粗暴、飞扬跋扈,也无人愿意为他帮忙,这也是另一重要的原因。但笔者认为,这次未能把毛除掉,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林彪在这次七千人大会上的臭名昭着的发言。

      林彪在这次七千人大会上的发言,说了些什么?他居然说得出口:产生经济困难恰恰是由于我们有许多事情没有按照毛主席的指示,毛主席的警告,毛主席的思想去做。如果听毛主席的话,体会毛主席的精神,那么弯路会少走很多,今天的困难会要小得多……。我们的工作搞得好一些的时候,是毛主席思想能够顺利贯彻的时候,毛主席的思想不受干扰的时候。如果毛主席的意见受不到尊重,或者受到很大的干扰的时候,事情就要出毛病。我们党几十年的历史,就是这么一个历史。

      可以想象一下当时的场景,林一讲完,毛就迫不及待地带头鼓掌。随后,毛还将林的讲话稿作了不少文字上的润色与修改,印发给全党。林这次救毛,是出于“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比崇拜、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吗?非也。据说,林彪家里从未挂过毛泽东的相,即便是在文革的鼎盛时期。更不用说,林后来还要加害于毛。

      那么,林彪在这次七千人大会上如此逆流而动地挺毛,究竟是出于什么动机?唯一合理的解释是,这是林彪继庐山会议以后的又一次押赌。此时的林彪,对唇完齿寒的道理,大概理解得非常深刻。此时此刻,与其说林是在挺毛,倒不如说林更是是在保全自己:毛如果倒下的话,岂不是要为彭德怀翻番?而彭若是翻了案,取而代之的林彪又“往哪里摆”?

      如果说,庐山会议上林和毛的关系还只是帮忙加回报的关系,那么这次七千人大会议后,林与毛就结盟成了一对赌徒式的合作关系。此后,毛泽东虽然全面退居二线,但却时刻关注着林彪控制下的军队:林在军中“大树特树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绝对权威”,搞了个“愚忠”的典型雷锋,并如雷贯耳地宣传“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时,做毛主席的好战士”。这一切,在“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红色中国,将意味着什么?可惜,在这“蓄势待发”、即将“疯狂反扑”的前夜,毛的对手们都没有充分的警觉。也许,他们还轻信了毛在会见外宾时有意漏出风声:老人家的身子骨不行了,要快去见马克思了呢?殊不知,四年后,所有的这些一线反毛的“老革命都遇到了新问题”,而产生这个“问题”的联合导演,就是毛和林……

      这就要谈到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了。

      为了正确评价林彪在文革中的“历史功绩”,我们有必要先分析一下毛泽东发动文革所依靠的三个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江青、周恩来和林彪。这三个人物所扮演的角色是各有侧重的。江青作为毛的老婆,实际上是毛的喉舌和打手。如刘少奇专案组的组长原本是周恩来,但周却怎么也整不出过硬的材料,只好转手给江青,江接手以后,一通逼供,“叛徒、内奸、工贼”的帽子立马就给刘戴上了。但江既然是喉舌和打手,却同时也树敌太多,很难同步成为毛的吹鼓手。更何况以江青为首的“四人帮”一伙,在党内的资历都明显不够,如果让他们来吹捧毛的话,分量也不够。再说周恩来。周作为中共的大管家,擅长的是说服众人来贯彻毛的意图,是一位非常具有组织能力、会作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的人。不过,周却不善于信口开河地拍马屁,关键的时候只能讲出一番“保持晚节”的话,作一通自我批评。周也当不了毛的吹鼓手。

      但为了把文革轰轰烈烈地进行到底,毛泽东最最需要要的还是一个为自己歌功颂德的吹鼓手!如果没有一位有分量的吹鼓手自己神化,那么,这场翻天覆地的、众人都不理解的、空前的文化大革命,怎么能发动起来?!林彪在文革中的最伟大的“功绩”,就是责无旁贷地承担了这一吹鼓手的历史重任。“高举”、“紧跟”、“照办”、“四个伟大”、“三忠于”、“四无限”、“活学活用”、“天天读”、“背语录”、“早请示”、“晚汇报”、“顶峰论”、“天才论”、“领袖决定一切论”……。

      林在文革期间,成了汉语吹捧词汇的发明家。他还有更绝的,能够深刻地敏悟到主子想说、而又不便自己说的话,例如:“毛主席的话,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林彪在文革的功劳,不是像江青、周恩来那样在务实,而是天天坐在家里,冥思苦想地务虚,想出词来为毛贴金,把毛搞得越来越神秘,以至于人们对毛的、无论是理解的还是不理解的指示,统统给执行了。你说,林副统帅在文革期间的功劳是不是最大?林副统帅是不是最精明?

      由此,就不难理解:在毛所依赖的这三位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中,江青和周恩来办起事情来,都是既费力、又受气。而林彪呢,只是“主席画圈我画圈”,借机身体不好,也就什么具体工作都不做,但却最被毛赏识,获益也最大:林要接班,被空前绝后地写入了党章,“九大”上毛甚至还令人吃惊地谦让了一下:“建议林彪担任大会主席团主席,我(毛泽东)做副主席……”。林彪真是天底下最有能耐的人啊!

      林彪把赌押在老毛会赢的这一注上,显然,在直到“九大”召开为止,真的是押对了:费力最少,却受益最大。

      记得大概是两年前,读过吴稼祥写的一篇文章,大意是说,在中共的官场上混,只有两类人可能混得出名堂来。一类是“妓女”。“妓女”指的是没有任何独立的人格与思想者,只要谁掌权,就跟谁“睡”,这种人当然永远也不会倒,如李先念。另一类就是“赌徒”。看准了一位“大腕”,“赌徒”就一个劲地往上死黏糊,即便是在这位“大腕”暂时失势之时。林彪就这样的“赌徒”。可惜林后来一路赢得太顺当了,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结果“赌”过了头,不是黏着主子“赌”,而是企图与主子拼命了,最终当然输得一塌糊涂,落得个和老婆孩子一道,惨死异国他乡的下场……,此乃后话。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毛泽东逼出来的“九·一三林彪出逃事件”
  • 李扬:我所知道的林彪之死
  • 丁凯文:林彪事件几点问题的再辨析
  • “战争魔鬼”---林彪元帅
  • 自由是最好的:林彪林立果可能未打算杀毛泽东江青
  • 历史回顾:揭开一个中国人之谜——林彪的最后日子及死亡.
  • 自由是最好的:胡锦涛赞美残暴压迫民主和人权的毛泽东和周恩来邓小平林彪
  • 游侠:试论文革中毛泽东、周恩来、林彪、江青、邓小平的角色
  • 云衡:“林彪事件”是林彪事件吗?
  • 丁凯文:林彪事件几点问题的再辨析
  • 让林彪元帅的遗骸归来吧!
  • 林彪在文革中
  • mzxtd:林彪的卑下人格 等三篇
  • 让林彪元帅的遗骸归来吧
  • 王兆军:《谁杀了林彪》第七章:风声雨意
  • 《重审林彪罪案》探索林彪事件禁区
  • 林彪长女林晓霖自爆文革中的父女恩仇
  • 林彪江青“两案”相关政治犯的情况
  • 历史回顾:毛泽东和林彪在文革中的较量(图)
  • 文集新增《超级审判――图们将军参与审理林彪反革命集团案亲历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