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中间层政府为何总缺位?——从“铁本事件”“劣质奶粉事件”“嘉禾乱拆迁事件”等看中国政府的执政生态环境/巩胜利
(博讯2004年8月02日)


[中国述评]
     从最近江苏发生的“铁本事件”、到安徽的“劣质奶粉事件”,再到前不久发生的广西“南丹事件”、山西“繁峙事件”、沈阳“刘涌事件”等等,直到今天的“嘉禾县乱拆迁事件”,中央政府总是冲在第一现场,而中国省级、地市中间层级政府为什么总是不能到位、甚至永远缺位?中国政府执政的生态环境到底是怎么了? (博讯 boxun.com)

    
    6月9日阜阳“劣质奶粉事件”中的市长、副市长、局长、副局长等9人被记过、责令辞职、撤职等处理;同月4日,嘉禾县县委书记、县长、副书记、副县长等11人被迅速撤职、处理,但嘉禾县作为一级人民政府整体违法乱纪,从乱行政到任意违反《宪法》,从乱抓人“侵犯人权”到乱拆迁“私有财产无法保障”,其经典的意义远没有结束,这暴露了中国一些地方政府在新《宪法》调整之后所产生的一些重大缺失。怎样才能真正“以人为本”(本届中央政府提出的执政新理念)的为民执政,怎样把人民给予的权力、新《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力,逐本清源的还给人民?
    

中国,中间层政府为何总缺位?——从“铁本事件”“劣质奶粉事件”“嘉禾乱拆迁事件”等看中国政府的执政生态环境

    
    ■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者)
    
    “鬼子进村”四个字,是2004年5月24日中国《新闻周刊》“前言”里、第一自然段最后一句结论性的概况词(见该刊总180期、第10页《可疑的“公共利益”》一文)。在当今13亿中国人的眼睛和感知理,“鬼子进村”是发生在上个世纪40年代前后的事情,是说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最常见、令人恐惧的就是“鬼子进村”所实施大扫荡的“三光政策”——杀光、抢光、烧光。今天,绝大部中国分人、全世界的人(99%以上)几乎根本不知道“鬼子进村”的真正寓意了,而今主流的中国《新闻周刊》,岂不是有误导中国人民和世界舆论的重大嫌疑?
    
    不!“鬼子进村”绝不是误导,而在湖南省嘉禾县发生的“乱拆迁事件”远比“鬼子进村”更可怕、更有过之而不及:我们知道,若真是当年“鬼子进村”,最起码这天不在这个村子的人们可以幸免遇难,而“嘉禾县乱拆迁事件”长达半年多时间,以“红头文件”强行开道,政法委书记为总指挥长指挥公、检、法全面为利益而“法治”出击,“株连”几乎所有涉及的拆迁家人,搞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人们不禁要问:这就是执政的共产党、一个县一级的党和政府、“以人为本”的执政行为和实践吗,这又怎么会不上演“鬼子进村”的现代“活报剧”?
    
    象“嘉禾县乱拆迁事件”完全一样,最近在中国出问题的“铁本事件”“劣质奶粉事件”等,都有一个中国现今的绝对“共性”:那就是所有事发地的上级政府从源头管理与监督都严重缺位。“铁本事件”——常州市政府严重缺位,负有不可推卸、当然领导责任的江苏省政府也完全“审批——监督”缺位;“劣质奶粉事件”,阜阳市政府干什么去了,就要眼睁睁看着劣质奶粉在阜阳市泛滥成灾、祸害百姓?安徽省政府为什么不能监督阜阳市政府堵住劣质奶粉肆意横行?“嘉禾县乱拆迁事件”最精彩,中央政府出面后,好象与嘉禾县当然的上级——郴州市政府根本无关,至今郴州市政府也没有出来说一句话。谁能为“嘉禾县乱拆迁事件”中,所有被拆迁公民的生存权利、财产权利、“政治文明”权利、“人权”的权利等等负上违反中国《宪法》的责任?
    
    据中国央视台披露,早在2004年2月份,湖南省委书记杨正午就嘉禾县拆迁问题曾专门批示,要求 “逐一核实、解决、处置”作出过批示,后湖南省省长周伯华又于5月12日再次作出批示,湖南省党政、湖南省委书记杨正午,当即要求省建设厅组织人员赶赴嘉禾进行调查,由建设厅、国土资源厅、监察厅组成联合调查组,就嘉禾县拆迁情况进行详细调查。但直到5月24日到中央派员调查开始,省党政的介入根本也没有得出任何黑与白的“结论”。湖南省郴州市政府、湖南省政府,为什么成为中国“中间层”政府的一种执政、监督的摆设?而起不到它自身该有的法定与行政领导和监督、当然的职能作用?让湖南省省委书记、省长的“批示”,公然打着水漂自自然然、无可奈何的漂走了?
    
    这是中国政府进行“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以来,上级地方政府与下级政府执政与监督严重冲突、不能制衡、根本悖论的体制性生态问题。基层人民政府要为“政绩”、不顾老百姓生死利益而“大干快上”,中层的省级、地级人民政府却助娼为孽(“铁本事件”就有省级政府职能机构合法立项的批文),现在是中国的省级、地市级政府能干什么?该干什么?他不干你有能怎么样?
    
    从“非法煤矿开采”之乱,到“拖欠民工工资”之乱,从“重庆油井毒气”事件,再到中国各地广泛缺口的“铁本事件”、“劣质奶粉事件”、“嘉禾县乱拆迁事件”等等之乱,都为中国最高执政党、中央政府鸣响了一个又一个的警钟长鸣,可地方各政府为什么不能各司其职去堵住缺口?非要中央政府来堵、不堵就必然天灾人祸!中央政府都下去堵却口、那么多的“缺口”能堵得过来吗?现在是检讨中国打破“计划经济体制”之后,“市场经济”体制怎样到位,执政、行政构架繁多、接续断裂、监督与体制存在重大缺口、缺乏制衡环境的生态体制问题的关键时候了。
    
    如行政与执法:检讨中国各级政府与政府之间的运行体制冲突问题。做为中层有上一级与下一级的人民政府,上级政府不能起到管理与监督、相互制衡的作用怎么办?是否所有“缺堤”与“事件”全部都要中央政府一插到底,那么还要这些中间两层以上的政府干什么用、有什么用?
    
    广西“南丹事件”、山西“繁峙事件”、沈阳“刘涌事件”等等,已经历史的证明了若没有中央政府主持正义和当然的“进入”,那么“黑道”将成为转型期中国执政与执法的必然“黒洞”!中国新政府,必须面对新《宪法》“政治文明”、“保障人权”等的重大调整,而进行执政与执法的全面的跟进、调整。
    
    如“占用土地与房屋拆迁”:施行了几十年“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的中国原则,是否应从源头与国际接轨来加以改变?能否象全球的所有的“市场经济”法治国家使用土地那样:把拆迁规则倒过来——“先行协商、赔付,再拆迁腾地?”彻底堵住“乱拆迁、非法侵犯人权”的黑洞?彻底改变“计划经济”留给中国特色拆迁的不“人道”、不讲“人性”、不“以人为本”的海盗恶习!若堵住了中国绝大多数公民在拆迁问题上的不公正和“黑洞”,就等于解决中国13亿人、一个人一生中2/3以上与社会、与国家矛盾冲突的一个重大、历史问题,岂不“稳定”压倒了一切?
    
    如彻底改变中国各地,讲“房屋拆迁”,就是政府“行政、执法、执行公务”;政法委书记指挥公、检、法来“拆迁”,就是执法,不满拆迁就是“抗法”、就是“妨害执行职务罪”?“房屋拆迁”是商业行为,政府彻底退出拆迁全领域,杜绝政府因利益(包括“政治利益”),而扮演不光彩、“与民争利”的角色;“拆迁”,不能动用国家“枪杆子”——专政工具,更不能以“全副武装”来对付手无寸铁的任何公民;要象所有的“市场经济国家”一样,政府要退出“土地与拆迁”的全领域。化解各级政府、国家与中国13亿公民在“房屋与土地”问题上的矛盾与冲突。
    
    中国党和政府的运行,原本长期就缺乏体制生态环境的必然制衡。怎样既高效运行,又建立有生态的制衡运行环境,这是中国新政府、实行“市场经济体制”、落实新《宪法》、进行“政治文明”“保障人权”等的重大跟进、调整之后、需要重新建立的重大体制接续和转换的问题。中国“新政”及各级人民政府,正进入全面、新一轮与《宪法》、“人权”、“政治文明”接续转变的冲突期。
    


特别链接:
    ⑴、关于湖南省嘉禾县公开的口号和舆论导向:
    “坚持服从和服务于县委、县政府重大决策不动摇”。
    “谁不顾嘉禾的面子,谁就被摘帽子;谁工作通不开面子,我们就要换谁的位子。”
    “谁影响嘉禾发展一阵子,我影响他一辈子。”
    “我们都是党的干部,流血牺牲的事都要做,拆迁这点小事又算得了什么?”
    ⑵、湖南省嘉禾县县政府为解决项目建设中的居民拆迁时,以“红头文件”规定要求全县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做好“珠泉商贸城”拆迁对象中自己亲属的“四包”工作。即:包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拆迁补偿评估工作、包签订好补偿协议合同、包腾房并交付各种证件、包协助做好妥善安置工作。
    而且明确了惩罚措施为:对不能落实以上“四包”者,实行‘两停’处理。即:暂停工作、停发工资。对纵容、默许亲属拒不拆迁、寻衅滋事、阻挠工作的,将开除或下放到边远地区工作。
    (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对本文有任何见解、疑问及评述,请通过[email protected]反馈。)
    
    巩胜利简介:中国问题学者,著名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广交会”何以成为伪劣商品的天堂?》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金融怎么了?》《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海内外。在国际媒体《财富》杂志《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本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的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经贸研究会特约研究员、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会员、美国《北美行》杂志编辑委员会委员等,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中青年学者。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看门狗”为什么守不住“国家财产”? (文/巩胜利)
  •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结在政府——续《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悖论》一文/巩胜利
  • [独家聚焦]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巩胜利]
  • 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巩胜利]
  • 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 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1号文件”的悖论——中国与全球性的农民问题(下)
  • 巩胜利:中国“1号文件”的悖论(上)
  • 巩胜利:中共《宪法》冲突加剧“民主”进步倒退
  • 巩胜利:中共《宪法》冲突加剧“民主”进步倒退
  • [中国经济评论]人民币,何时能“自由”?/文 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青春万岁》——从85周年的中国“五四”青年节纪念
  • 巩胜利:聚焦“中国第一案”
  • 北京与东京对话(巩胜利/文)
  • 中国《青春万岁》——从85周年的中国“五四”青年节纪念 看“六四”的历史性启示/巩胜利
  • 巩胜利:历史的“3-20”“5-20”
  • 巩胜利: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悖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