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看门狗”为什么守不住“国家财产”? (文/巩胜利)
(博讯2004年8月01日)


[中国述评]
     被西方广泛称之为:“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狗咬狗才是新闻”的当今世界,中国却出尽了全球爆炸性、绝对填补世界空白的重大新闻——中国每年一度的“审计风暴”,就是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党政每每公开爆发的爆炸性新闻。但就是这种本该在阳光下、坦坦荡荡的国家、政府的资本来去,被强烈的“审计之剑”戳穿之后,却又从来没有任何、合乎国家法律的结果。中国社会有一个最最起码的现实:一党独家垄断下的绝对政府——己党对己府的“一家人”,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就和地球上所有的生物、动物、人类等“万物生长靠太阳”一样,中国缺乏的是这个国家作为社会环境、党政环境、人文环境等地球与人类、矛与盾共生存的生态制衡的根本环境。 (博讯 boxun.com)

    

中国“看门狗”为什么守不住“国家财产”?


——评每年一度的中国“审计风暴”及中国社会体制断裂、必然无奈的一种生态灾难

    
    ■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者)
    
    中国国家审计署、61岁的审计长李金华,对审计工作有一个历史绝对经典的比喻:称自己是“国家财产的‘看门狗’”,那么将各级中国政府官员、公务员、国有企业高管也称之为“国家的狗”,也不过是经典、最形象的描述而已。然而,在“市场经济”无法到位前的中国,“看门狗”看不住“国家的狗”,则实是对审计工作最恰如其分、生动的写照罢了。
    
    毫无疑问,李金华审计长所从事的审计业,正是对中国各级政府官员及国有资本管理者——“看门狗”对其它“国家的狗”们进行审计。现在是:“看门狗”与“国家的狗”、狗与狗的同类们发生冲突,于是连续数届的“看门狗”,发现“国家的狗”们将国家财产、连同“狗们”一起也不翼而飞,中国国家的那些“健全”的法律又能怎么样?不依然“前腐后继”、经受“审计风暴”之后、“官照做”、“违法资金”照样用吗?中国原国家电力公司就是将211亿(人民币)违规资金及原部长级的法人代表、董事长高严也逃之夭夭、甚至绝对无法亡羊补牢,有谁、谁能给中国国家、政府、中国13亿人民一个当然来龙去脉的交代呢?
    
    中国国家原电力公司,不管是从资产还是员工上来讲,都远远大于一个秘鲁共和国(经查:秘鲁国2003年国民总收入为547亿美元——见世界银行《2004年世界发展报告》,而中国国家电力公司2001年营业总收入为48374.5百万美元——见美国《财富》2002年“全球最大500家公司排行榜”第60位,其英缩写为“STATE POWER”),但总不能象秘鲁共和国原总统藤森那样,逃之夭夭不说、甚至永远都不知所去所从?还有中国国有的工商银行,也连续受到“看门狗”的“审计风暴”,不是依然“屡审屡犯”“屡犯屡审”吗?也永远没有一个所以然吗?
    (特注:原中国国家电力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党组书记高严,拥有中国国家省长、部长一级的权限与待遇。他1988年2月起,先后担任中国吉林省副省长、省委组织部长、省委副书记、省长,1995年6月任中国云南省委书记,1997年8月开始担任中国国家电力部党组书记兼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所管理的中国“国家电力帝国”,曾经是中国排名第一的企业,也是美国《财富》杂志所排名中国能够入选“全球500强”至今中国最大的企业。)
    
    中国社会由于体制的漏洞,流行两种不治之恶疾:一种是为捞钱的腐败,之上而下、之下而上遍地开花,从省长、书记到乡长、村长,从要有尽有;另一种是政府高官、国有企业高管们违法烂用国家、纳税人的金钱,最后装进自己的钱馕。你看,前中国国家部长级的“原国电”掌门人高严,在“看家狗”审计出211亿人民币的大黑洞后逃之夭夭,至今的中国政府、中国13亿人民不知高严是活、还是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谁能把“国家的狗”们怎么样?
    
    2004年上半年,中国又爆发新一轮“国家的狗”、纷纷落马的潮流,先是2月21日,原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索取、收受他人人民币总额为517.1万元,被立即执行死刑;接着是6月29日,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因腐败、收受677万元人民被判处无期徒刑;5月10日,刘方仁的下属、原贵州省原交通厅长卢万里,因腐败受贿共计5536.9万元,被一审判处死刑。最精彩的是6月30日,原深圳市民政局局长黄亦辉以收受3500万元巨款,被媒体称之为中国“广东省有史以来被搜出现金最多的贪官”、甚至“出动运钞车”为其运送赃款,而被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看门狗”,为什么看不住“国家的狗”?这似乎又是“中国特色”的绝对景观——除了党政高官们频频落马之外,2004年来中国司法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被空前突破。先是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麦崇楷,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田风歧被绳之以国法。接着是湖南省高院院长吴振汉,江苏省反贪局长、省检察院副检察长韩建林、原江苏省组织部长徐国健等又纷纷落马,湖北武汉市中级法院、两名副院长与十多名审判长、法官被送进监狱。国家“看门狗”,有可能看住“国家的狗”吗?
    
    “看门狗”,看不住“国家的狗”,这是地地道道的“中国特色”。若换一种人类社会、国家生态环境科学的思维来看,从地球、人类环境上来考量,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动物圈,若让整个社会、国家生态环境发生当然的制衡作用,除了要有政府的“看门狗”、独家执政党的“国家的狗”之外,还要有老虎、狮子、大象、猪马牛羊等等等等动物。若真是这样一来,在一党独家执政的政府中,除去生成腐败的“水份”与“温度”、行成当然的生态制衡环境之外,中国“看门狗”看不住“国家的狗”的境况,是否会发生国家与社会、根本源头上的转变?
    


特别链接:
    
    自1998年李金华任审计长以来,揭出的主要大要案有:
    ●1998年,清查粮食系统违规违纪问题,立案2268起,1302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1999年,审计三峡移民资金和移民建镇资金,挤占挪用现象严重,审出重庆丰都市国土局原局长黄发祥贪污移民资金1556万元。国家水利部上数百亿违法资金案。
    ●2000年,审计1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1999年国债重点建设项目资金的使用情况。发现挪用国债资金4.77亿元。
    ●2001年,审计贵州省国债资金中发现,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卢万里在国债项目招标中弄虚作假造成国家建设资金损失9800多万元。目前,卢万里已受到法律严惩。卢万里又揭出省委书记刘方仁、副省长刘长贵等贵州腐败帮天案。
    ●2002年,查出中国建设银行广州地区8家支行10亿元虚假按揭;中国农业发展银行8.1亿元资金投资股市,所获收益不知去向。
    ●2003年,查出财政部违反预算法问题、社保基金问题、国资流失问题,掀起2003“审计风暴”。中人寿被查金融违规、国家水利部被严肃查处。
    ●2004年2月,查出中国工商银行系统存在伪造虚假资料骗取贷款以及信贷损失等数十亿人民币违规行为。查出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涉嫌各类违规资金约54亿元。2004年6月,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对2003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清单,揭出一批中央部委违规违纪问题,涉案总额达数百亿人民币之巨。
    
    (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对本文有任何见解、疑问及评述,请通过[email protected]反馈。)
    
    巩胜利简介:著名中国问题学者,著名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广交会”何以成为伪劣商品的天堂?》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金融怎么了?》《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海内外。在国际媒体美国《财富》杂志、《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本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的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经贸研究会特约研究员、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级会员,美国《北美行》杂志编辑委员会委员等,曾为访问学者,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中青年学者。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A href=http://www.google.com/search?q=%E5%B7%A9%E8%83%9C%E5%88%A9&ie=UTF-8&oe=UTF-8&hl=zh-CN&lr>点击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结在政府——续《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悖论》一文/巩胜利
  • [独家聚焦]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巩胜利]
  • 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巩胜利]
  • 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 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1号文件”的悖论——中国与全球性的农民问题(下)
  • 巩胜利:中国“1号文件”的悖论(上)
  • 巩胜利:中共《宪法》冲突加剧“民主”进步倒退
  • 巩胜利:中共《宪法》冲突加剧“民主”进步倒退
  • [中国经济评论]人民币,何时能“自由”?/文 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青春万岁》——从85周年的中国“五四”青年节纪念
  • 巩胜利:聚焦“中国第一案”
  • 北京与东京对话(巩胜利/文)
  • 中国《青春万岁》——从85周年的中国“五四”青年节纪念 看“六四”的历史性启示/巩胜利
  • 巩胜利:历史的“3-20”“5-20”
  • 巩胜利: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悖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