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独家聚焦]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巩胜利]
(博讯2004年7月26日)
    
     ■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者) (博讯 boxun.com)

    


7、“国民待遇”问题,中国9亿人口的历史悬河
    
    现在是,中国9亿多农民(指中国13亿人口中,那些没有“城镇居民”户口本、持“农业户口本”的那这些人)、50多年以来,一直没有良性的任何一次发展、蓄精养锐的机会和生态。前30年,由于搞“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等等运动,农民没有任何财富的积累和壮大的可能。后20年“改革”以来,“特区”、“沿海开放”“城市建设”等政策,把中国9亿绝大多数农民给真正彻底“边缘化”。进入21世纪之后,中国加入WTO,“国民待遇”的问题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广泛的强烈关注和被“国际规则”赋予了特别的法律地位。2003年之后,中国新届党、政提出了“政治文明”,才使中国一贯提出的“依法治国”有可能真正在中国实施,才有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但,要解决中国50多年、造成严重毁灭性灾难的“农民权益保护”问题,不解决中国历史以来的“国民待遇”问题,那只能是画饼充饥,象中国古时典故里“皇帝的新衣”那样自欺欺人、愚弄国人、愚弄国际社会。
    
    要解决中国50多年遗留的历史、灾难性的9亿农民问题:⑴、是要在“国民待遇”上,彻底解决在法律面前的“人人平等”问题,这光有壮士断腕般的雄心壮志还不够,而要有象改变“计划经济”那样的雄才伟略和国策。⑵、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研究部部长丁宁宁主张“免除农民所有税费”(见2003年5月号《中国社会导刊》第23页,《免除农民所有税费是减轻农民负担的根本出路》一文,作者余细香)让中国农民真正有50年一遇、第一次“修养生息”的环境和机会;⑶、从中国国际环境的大局来看,减少中国政府的构架与层次,剔除乡、镇与“村官”阶层,使直接导致农民收入既没有进国家、也没有进政府的“钱”回归中国农民,这是所有成功“市场经济”国家的必然选择。若中国9亿农民富裕了、壮大了,中国加入WTO、改革开放就成功了;倘若中国农民的源头生态依然得不到根本改善,还象前50年之间历次的改革一样改了回、回了再改,那么中国的未来就必然危在旦夕、会着火。
    


真的“国民待遇”问题
    
    ⑴、农业户口 根本没有任何经济、社会、金融支持的生态环境(几乎根本不可能从银行来享受人人贷款,不可能人人都有一本户照来进出国外,不可能你有失业救济,我甚至连死伤的医药费、埋埋葬费都没有);没有生老病死、没有就业与失业、没有受教育的国民待遇(农村读书因要收“教育附加费”)、没有社会与生存等众多良性社会的保护环境。而这些,“非农业户口”却都拥有,每年年复一年的国家数据统计在内劳动保护、失业救济都没有计算在内;国家实施的《社会保险法》、《社会救助法》和《社会福利法》等法律,却都不包括这9亿多人口。
    
    ⑵、农民 要交“三提五统”(“三提”为公积金、公益金和行管金;“五统”为教育费附加、计划生育费、民兵建设训练费、乡村道路建设费和优抚费)、还要交公粮、农业税、土地税、特产税、屠宰税等等。而这些“非农业人口”却不用付出。
    
    ⑶、农民生存的生态更严峻 进“特区”要交钱办理“特区通行证”费,进城市要“城市增容费”,而人头分别、各自要交的城镇暂住人口管理服务费、就业调节金、就业管理费、流动人口计划生育管理服务费、外地建筑施工市场管理费、城市基础设施和社会公益事业建设附加费等涉及外来务工人员的收费等“管理费”一项,就有超过5种以上,“暂住证”(每人每一年“暂住证”收费,广州市260多元、深圳市高达320元)。除了“国民待遇”的这两种之外,又多了“暂住证”费用。
    


全球绝无仅有的“户口”问题
    
    ⑷中国“户口制”,既没有国际任何一种成长、生存的“出生证”,也没有国际发展空间的任何一种“通行证”,有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绝对“差别”。
    
    ⑸中国社会原来的“计划经济体制”,已经彻底变更为“市场经济体制”,而社会最基本——人与人与社会的组成管理形式却丝毫不变,怎能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突飞猛进?讲中国经济与国际社会接轨,国际社会没有的、未来国际社会也不会有任何空间会发展的“户口制”,怎样与中国市场经济、与国际规则一路同行的走下去呢?有著名学者说:中国户口制长期50年多的“一花独放”“一条绝路”,耗费了中国资本超过5000万亿以上的庞大直接资本,每一年还有上1000万人口在直接吃着“户口产业饭”,间接搭车与户口关联所形成的“户口管理产业”累计将超过10000亿人民币之巨。对中国经济发展和国际社会来讲,中国的“户口制”完全就是一个未知、封闭、多余、与人与己都障碍的“中间环节”,是原“计划经济”长期“独权”“批权”久而久之长成的必然“癌症”。
    
    假如中国经济和中国社会今后真的要与国际社会全面接轨,要形成与国际接轨的人口管理体系的话,中国社会就必须采纳国际社会对个人“户照”“身份证”“出生证”的“三证”管理体系,那么“户口制”就一定要被废止。晚废止,不如早废止!否则,中国社会,要是与国际社会的人口管理机制并行“户照本”体制的话,仅此一项,中国社会和中国每个人,将平地比国际社会高出2/3以上的个人管理成本。中国一旦解决了“乡、镇一级”的党政、解决了“户口”的问题,那么中国9亿农民头上的“新三座大山”——“三农问题”就将迎韧彻底解决。
    


8、台湾问题,可能是决定中国未来财富的根源命运
    
    中国大陆与海峡对岸的台湾、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分别走过了“共和国” 100年、“国共合作”50多年根本无法走通的完全“死路”。现在是,不管是“中共”、还是“中华民国”,都无法成为对方的“领导者”,或一方被另一方“管辖”或“特区”也几乎根本是微乎其微,更不能象德国——东德与西德“合而为一”,因为中国法律和《宪法》几乎根本没有考虑和可以兼容、融纳对方的任何理论基础和实践可能。“大中国”,不仅需要用国家《宪法》来兼容香港、澳门,更要有兼容和容纳“中华民国”的生态环境——“我是你的臣民”,“你是我的臣民”都不可取,因为大家都是“主人”,不从属任何“权力”和“暴力”!“暴力”和“权力”只能横行一时,却无法让历史永远的延续下去!
    
    “3•20公投”,为有着5000年文明灿烂的中国打开了一个未可知魔瓶。这个魔瓶里,装着中国内地最需要、台湾正在实施的所谓民主、法治和公正、公平,也装着中国5000年来富国强大的中华崛起之梦;还装着共产党与国民党100年、各自为大的不共戴天、“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50多年的死局——不能和好、必然分离。
    
    2003年11月28日,台湾《公投法》已经通过岛内的“法律”立法程序。为“3•20公投”,这本没有什么可非议,也是全球各国公民参“投票”源头的民主生态,是公民意志进步的“最文明”体现,也是世界和国家今后的发展方向。就象联合国成员国的所有国家:不论是1亿人的大国、还是只有100万人的小国,每个国家只有一票。就是美国,能允许它的51个洲来各自为独立出去来“公投”吗?然而,将“公投”用于是否成立一个“台湾国”、是否“脱离中国”的前奏,这将是历史无法回避的唯一灾难。因为自古至今从来就没有过“台湾国”,而让台湾象当年“外蒙古”另立一国那样出去,今日的13亿中国人不可能也“投”你一票。但一但立法,就象加拿大国的魁北克省那样,几年之后又一个轮回来“公投”,岂不成历史、永远的火药桶?还有,50年、100年之后,“一个中国”岂不如水东流?还有,再过一个50年、100年还不能是“一个中国”,那么200、300年后还能是“一个中国”吗??——这需要一个国家决策高层的雄才大略,需要国家与人民来共同“兼容”。人类历史的自然法则告诉我们:不能“兼容”,则必然“阻抗”!——这也是对“大中国”社会、中国经济未来的重大挑战和考验。一个台海之间随时爆发、影响亚洲30亿人口的战争,中国社会与经济还能保持突飞猛进???
    


百年冰川需智慧与胆魄来打破
    
    换一句源头的话来说:中国海峡两岸的大陆和台湾,是不是还要再轮回上一个历史的50年、100年、200年才能圆“一个中国”?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战争、冲突的阴影,就永远、每时每刻地在海峡两岸、整个亚洲、所有中国人头上盘旋和增加,那么中华民族的国富民强的悬念、将更加虚无缥缈而难以实现。摆在中华民族面前最根本实际的现实问题是:历史隔阂的越久远,那么实践“一个中国”的可能性就更加渺茫!而“动武”发动战争的历史结果只有“两个”:一是害了中华民族、而不是只害了其中之一的中国大陆或台湾;二是害了亚洲及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因为现在13亿人口的中国,与全世界任何地方发生冲突战争,都将发生世界性最大、最危险、最难以估量的天大损失和难以遏制的天灾人祸——灾难。
    
    “两岸僵局”(见2003年5月5日中国官方《了望周刊》“两岸对话十年回顾”专题)的命题,已经走了“共和国”100年(从1919年成立的“中华民国”到1949年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再到至21世纪初)、“国共合作”50多年的“死路”。然而,在两岸“一个中国前提之下什么都可以谈”,却结果是50年多来什么都没有谈,什么都没有进展,什么都是死路一条。难道真的要等到地老天荒,历史再过50年、100年、200年……那么未知的“一个中国”,是否能就这样无限期的延续下去?
    
    “两岸关系”,如果不改变思路、另劈它径进行历史突破性的理论与实践,那么双方战事将从根本上是无法避免;但靠战争能得到台湾是必然的,但两败俱伤也是无法阻挡的的事。如果非要“胜者王,败则寇”、还是“臣子与君王”之间、“你死我活”之间选择的话,“什么都可以谈”的这样“谈下去”,那么再谈上另外一个50年、100年、200年也不值得什么大惊小怪——台湾是中国大陆的一个省或“特别行政区”?中国大陆是“中华民国”的一个省或“特别行政区”?这种特别命题与“自然”法则去换位的“还原”一下,你能是、我就为什么不能是?那么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大陆与台湾已经进行了50年、100年的分峙都没有答案,岂不再待历史另外的答案?还要再接着延等它50年、100年、200年?若真是要再过100年后,那么台湾还能是中国的台湾、中国还是台湾的中国了吗?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政府不断增长的债务(含银行债务、缺乏资金的养老金计划、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债券、负债等)总体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0%到150%以上。这些表面上来看,这些举措,的确使中国国力的增强、增大,但实际上从中国国家的留存和积累及长期战略上来看,却每况愈下、消耗太多,是一种历史上常见的短视力行为。
    
    当然,一个正常发展、真正能够“国富民强”、发展环境好的国家,最好既不“杀富济贫”也不要“杀贫济富”,国家依靠国家的社会制度、法律来调节人民与人民之间、“贫”与“富”的社会关系。但有一点,任何国家和社会,都不能以制度法律来鼓励“贫穷”和打击“财富”,而中国“文革大革命时期”及前40年就是犯了这样颠倒黑白、历史性的原则错误。所以,中国自上个世纪中叶50年代4万万人口,国家和人民中几乎很难出现一个“富裕者”,发展到21世纪初的13亿人口,中国出现了“富裕”阶层和“富豪”的一代,有了一定国家发展的生态环境,但国家在处理“贫穷”与“富裕”的法律及源头《宪法》制度上,不能开历史倒车。新中国一开国就开始实施的“计划经济”制度、贫穷了前40年,为全人类留下了深不可测、不能磨灭的历史教训。中国的未来,不能开历史倒车,否则将被历史所唾弃、将被历史碾个粉身碎骨,将被无情的抛进历史的垃圾堆!转轨起的中国经济发展,就象万里长江历史的防洪一样,“管涌”的地方举不胜举,任何一个由“计划经济”转轨“市场经济”的国家都是这样,洞悉和发现“管涌”、堵塞和围剿“管涌”、成功的历史性“防洪”,是中国经济未来的一个重大、第一要务的主题。
    
    (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和上网链接,若对本文有任何见解、疑问及要求,请通过[email protected]反馈系。)
    
    
    巩胜利简介:著名中国问题学者,著名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广交会”何以成为伪劣商品的天堂?》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金融怎么了?》《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海内外。在国际媒体美国《财富》杂志、《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本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的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最可怕功力”。作者是美国中国经贸研究会研究员、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会员,美国《北美行》杂志编辑委员会委员等,曾为访问学者,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中青年学者。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巩胜利]
  • 未来中国“八大缺口”[文/ 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1号文件”的悖论——中国与全球性的农民问题(下)
  • 巩胜利:中国“1号文件”的悖论(上)
  • 巩胜利:中共《宪法》冲突加剧“民主”进步倒退
  • 巩胜利:中共《宪法》冲突加剧“民主”进步倒退
  • [中国经济评论]人民币,何时能“自由”?/文 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青春万岁》——从85周年的中国“五四”青年节纪念
  • 巩胜利:聚焦“中国第一案”
  • 北京与东京对话(巩胜利/文)
  • 中国《青春万岁》——从85周年的中国“五四”青年节纪念 看“六四”的历史性启示/巩胜利
  • 巩胜利:历史的“3-20”“5-20”
  • 巩胜利: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悖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