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天水:《樊百华先生,请你不要妄自菲薄》
(博讯2004年7月26日)
    杨天水更多文章请看杨天水专栏

     樊百华更多文章请看樊百华专栏 (博讯 boxun.com)

    近年来,我经常阅读生活在南京的自由主义学者樊百华先生的文章,感到其中处处燃烧着对专制和腐败的痛恨,对国民疾苦的同情,对社会走向的担忧,对高贵品格的肯定,对公平正义的追求,对自由民主的热望,而学识之广博,议论之纵横,具思想家的独到,有战士的精神,不是一般书生的水准可以比肩的。

    但是,他自己却经常“功底浅”,我百思不得其解,于是照例在GOOGLE里,搜索他的经历,通过动态网再次浏览了他的文集。

    一番阅读和思考之后,我的结论和百华先生正好相反。我要直率地告诉您:您的功底是深厚的。穆罕默德说过:“在不义的统治者面前说出正义的话,是最伟大的圣战。” 您正是这样的自由民主主义向专制极权主义发动圣战的一员大将,这种敢于发动圣战的功底不是那些自以为功底厚实际上浅薄无聊的肉体书橱所能够具备的。

    一. 万马齐喑的时代,您就具备独立的人格

    那是一九七九年,你刚刚上了大学,就果断申请退出共青团。这在当时那样的愚昧思潮普遍笼罩人心的年代,是多么大胆的脱俗的举动。与共青团决裂,显示了你的灵魂深处的一种强烈的正义倾向和革命性的走向。共青团,是中共的附属社团,然而是一个依靠政权强迫纳税人供养的群体,它为虎作伥,在维护专制,制造腐败,推广假大空,压制真善美,扩大官僚主义,增加国民负担,祸害国民生计诸方面,犯过数不清的罪错。就是这样一个罪错累累的群体,却诱惑和强行虏获多少幼稚无知的中国青年,盲目地不自主地沦为它的成员。 但是你却很早就醒悟过来,并且显示了挑战者的勇气。

    这种高贵的敢于向专制权势挑战的品格,就是您最深厚的功底。它比那种很多肉体书橱自鸣得意的杂碎的书本知识,要深厚亿万倍之上。没有高贵品格作为铺垫的知识,再多,再系统的学问,也不过如同盖在牛粪上的找来的花布而已。

    二. 自由民主是你的不懈的追求

    在中国,写作的文人,学者,字匠,书虫,赚写回忆录的名人等等,真是多如牛毛。所造出的文字,汗牛充栋。有的直言不讳,公开为人类公认的败坏的专制制度和腐败群体辩护;有的拐弯磨角,说来说去,也不时冒出同情自由民主或者弱势群体的言语,但最终还是不能同意中国国民应该享有自由民主的权利;有的貌似学问,所使用的来自象牙之塔里的术语,铺天盖地,让一般的读者如坠云海,头昏脑胀,而其最后的结论还是专制有理。凡此种种,无不以向统治者献媚妥协为目的。

    面对这样的群体,你一一批驳。新左派也好,伪经济学也好,爆发户也好,赵忠祥也好,张五常也好,李泽厚也好,都遭到你无情的尖刻的批驳!我们赞同你的批驳。那些伪劣的观点和学问的背后,往往是卑污的灵魂,这些灵魂害怕得罪权势群体,也害怕失去自身已有的一些既得利益,于是便千方百计为之辩护,将国民的无权和苦难抛弃到九霄云外,即使是有几句怜惜,也不过是遁词而已。

    但是你正是相反的。请看你的话语—

    “我不能听由相对主义否认美国的社会制度是最尊重人权的制度。”“我不想再钻多少故纸,再与谁谁谁讨论来讨论去——请照联合国人权宪章的规定兑现承诺,如此而已。我是中国公民,而中国是联合国的重要成员国,这样,我就又是世界公民。我有利(义)权要求一切权力放弃对我的“镇制”(萧功秦语),还我联合国人权公约所规定的人权,而自由便是其首要利(义)权。”

    “张无常那点老生常谈、不讲道德的经济学世界上多的是,而能够直击现实弊害的贾保华怎么说都是稀缺的。我这里故意将声名赫赫的张五常与默默无闻的贾保华先生对举,是想得到一个常识层面的判断——对中国的进步而言,你张五常实际上还没有名不见经传的贾保华们来得重要。”

    “据报道,王蒙近前在北师大的演讲中较多地谈到了民主问题,但据说他用了大量的篇幅罗列了民主的种种不可靠,只是在最后才出于“聪明”说了句“民主是至今最少坏处的制度”。他为什么不首先阐述民主制度的种种优越性呢?”

    “问题赫赫在目,其致因也昭然若揭,已经用不着李先生给人们讲教科书,李先生还是忙他的“重起新儒家炉灶”去吧!何清涟女士说得很清楚:经济改革已走到了尽头;王贵秀先生说得更明白:政治改革不能再往后推了!自由也好,民主也吧,只要是人权,我们都要,而不管李泽厚先生的“历史唯物主义”喋喋不休些什么陈词滥调!”

    “诡辩是不讲学理的。明明自由主义、人权等等都是针对专制而言的,根本不是一般地反对国家、政府、公共权威的存在的,王先生却好意思借洋人搅浑水,抹煞“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相对界限,只承认“积极自由”。我不好意思教训这位洋博士了,只想问一句:你王先生在《私人时间与政治》列举的那些可怜的自由,究竟是“毛泽东时代缩水”后的“消极自由”呢,还是“四项基本原则”无处不在、寸步不让后的“积极自由”呢?”

    伪经济学家遭到你的重击。“……比起吴敬琏先生为代表的诸多经济学家坚持公正以及公正下的效率来,无论在格局、气势、学理,还是在价值取向上面,都逊色、晦暗多了!至少在政治改革上面,他们从来是一声不吭的!他们是正宗、典型、缩头缩脑的幕僚、奏折派,也是不负责任的技术专家集团,是何清涟女士笔下精明的“病珠精英”,是秦晖笔下絮絮叨叨制造“伪问题”的工厂,(更多论者直斥他们是“伪经济学家”)是老百姓知道了一定会嗤之以鼻的既得利益者。”

    如此不懈地追求自由人权民主民生,就是你真正的功底。

    三. 你的功底还在于你的爱心

    记得前几年徐州的一个青年王迎政受到政治迫害的时候,你一总借给他家六千元人民币。六千元人民币,在大陆普通阶层,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你也并不富裕,但是你从道义出发,实践了你的爱心。做到了很多其他一些有钱的大款,有钱的学者教授博士,有钱的民运人员等等,根本没有做到的事情。这是你真正的追求自由民主的表现。就凭你这点,我就要说你的功底比他们深厚万倍。

    四. 正义感是你的人格主流

    我们看到了你的呐喊:“现在,我只想对“猪头”们说:盗贼、流氓、土匪们,请还给我的猪肉、血汗钱以及所有纳税人的权利!”

    道德关怀是你不能放弃的。“.近年来,我接触的一些大学生,常问我一些问题:“余秋雨到底干过些什么事?”“为什么他只谈文化、远古、遗迹、传播、‘文化桥梁’,不谈道德、现实、体制、政治、人权、人道主义……呢?”其实,这些问题也是我的问题。我的才十四岁的女儿说,“奇怪,余秋雨走了那么多的穷山苦水,怎么没有贫困人口进入他笔下的呢?”

    你指出了官方“稳定的虚假性。“官方的稳定,我将他命名爲“窒息”,这是一种死的稳定,它既窒息社会的活力,也就必然会导致最终的窒息,“死”的意义在这里是双重的,一是过程,一是结果。这一稳定笼统说靠的是顽固的权力,具体说则有暴力工具的控制、物质经济资源的垄断、政治资源安排的独占,其中暴力控制是核心,各种既得利益的维护是实质。”

    你没有忘记受难的人们。“你我是一种“刺头”,曹海鑫、李尚平们是比我们了不起的“刺头”,这个社会的真好人、大好人,无一不是统治者眼中的“刺头”,“刺头”们的悲惨故事每天都在发生,全国还有多少大大小小的“刺头”困在黑牢中呢?数以万计吧!”

    五. 博学和勤劳难能可贵

    百华写了那么多的文章,而且论战性的居多。其中涉及到文学,经济学,历史学,心理学,时政等等,真的快包罗万象了。

    在南京,有几个大学教师,因为参与八九民运而被解职?除了你,没有几个。后来图书馆里的工作,和专门做学问研究的人相比,你的条件仍然劣势。但是你却写出了那样的文章,为自由民主的理想辩护,为国民的疾苦呼喊,批驳虚伪的学问,强调道德底线,而且数量很多,影响广大,让更多的人能够有机会得到启蒙。

    这样的博学和勤劳,难道不是真正的功底吗?

    百华先生,我要收尾了,请你记住千万不要妄自菲薄!你的功底和千百数真的追求自由民主的战士们的功底一起,奠定了体制外的自由主义群体领军的基础。

    杨天水于南京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天水:《我们都是清水君的战友》
  • 杨天水: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 杨天水:克伦茨你抱怨什么
  • 杨天水:《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 杨天水:《邪恶的力量终于按耐不住了》
  • 杨天水: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 杨天水:《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 杨天水:《悼念杨小凯教授》
  • 杨天水:暴民气焰嚣张
  • 杨天水:伟大的七一
  • 杨天水:秦永敏--一个伟大的民主航标
  • 杨天水: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 杨天水:向倒下的苍鹰致敬
  • 杨天水:感谢来自良知深处的声援
  • 数十名活跃人士联名抗议中共关押刘晓波、杨天水
  • 呼吁释放刘晓波、杨天水联名书
  • 杨天水:思想交流
  • 杨天水:中华民族的一大耻辱--从王炳章博士的冤狱谈起
  • 杨天水:我们任重道远--纪念六四
  • 杨天水疑被捕(图)
  • 即时快讯:继王庭金被公安传讯后,杨天水又遭传讯,继被扣押
  • 杨天水直接否认参与任畹町攻击中国人权的联名信,以及否认撰写关于王炳章的文章
  • 杨天水:评“王炳章营救委员抗议大会”的发言内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