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崩盘手:做个“刁民”又何妨——为“刁民精神”喝彩
(博讯2004年7月21日)
    蒋彦永大夫事件的结局本来老崩一直比较乐观,因为首先蒋彦永大夫是一名在军队医院工作许久的党员了,且在去年揭露萨斯黑幕的工作中有着功不可没的贡献,再一个就是蒋彦永大夫还具有一定的台湾背景;综上所述,老崩认为中共假如还顾着一丝脸面的话,无论是看国际上还是台湾方面都应该尽快完结蒋大夫关于六四声明一事的调查,还坚持真理敢于直言的蒋大夫一个自由空间;可打着“改革”旗帜口号喊得震天响的中共依旧离不开霉菌滋生的阴暗角落,短短数天就迅速把拨开谎言浓云的蒋大夫给隔离审查了,美其名曰:改造思想。

     解放五十多年,中共新瓶装旧酒的变革总是欺骗着善良且单纯的百姓,并根据中共便于独裁统治的标准把百姓划成了良民、顺民、刁民几类。 (博讯 boxun.com)

    良民自然是对中共百依百顺歌功颂德的部分国民,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部分人群的数量日渐减少,不过由于这部分人绝大部分都属于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的范畴,所以尽管时间与事实已经暴露了诸多中共的倒行逆施,可这部分人至少在中共彻底垮台前是不会灭绝的。顺民也很容易理解,不得已屈服在中共的淫威之下,因为处于人性的本能反应,不会有很多人去拿自己的脑袋去当中共枪杆子试射的靶子,顺民尽管也已经发现了中共在其统治下丑态百出的表演,可根据时局也只能捡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向电视台、报社诉诉苦、告告状。至于第三类“刁民”嘛,自然在中共眼中就是属于茅厕中的石头又臭又硬的那种,中共嘴里不说心里却明白这部分现在暂时只占中国百姓少数人群的国民的份量,可中共施以引诱、加以恐吓软硬兼施都堵不住这类国民那张“多事”的嘴巴。

    良民的代表在中共的各级政府机关、各大晚会上都频频露脸,奇货可居风光无限;顺民的代表偶尔在电视台流着眼泪讲述着“为什么我们那里解放区的天是黑暗的天”;国内“刁民”的代表则基本上已经在中共各大牢狱中享受着、体会着民众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优越性。良民们还在唾沫四溅做悲痛状的向年青一代介绍着解放前的种种罪恶,顺民们依旧与既充当杀人犯又是判官身份的中共打着太极以维护自身艰难取得的利益,而“刁民”则在政治夹缝里艰难的生存着。

    老崩说到此处倒不想先责怪中共,反而想数落“解放前”国民政府的不是,想搞独裁蒋介石先生心又太软总是给中共留下一道口子,居然让宣传民主的什么新华日报、解放日报、光明日报等民主舆论工具就在重庆(中华民国陪都)里合法发展,最终搞得中华民国迁移到台湾;当时如果蒋先生能够做到当今中共钳制大陆百姓民众呼声所采取的心狠手辣卑劣的种种手段,也不至于搞得如今中华大地上只有区区两千三百万民众享受着真正意义上的法制民主自由,而把十三亿多的民众甩包袱给中共使其变成了人数庞大的新型奴隶,这种无论在政治上、道义上都缺乏负责精神的做法应该也受到适当的谴责。或许中共正是了解到政治夹缝的巨大影响,也是充分吸取了蒋先生心慈手软的经验教训,所以在“解放后”中共采取种种措施严密的控制着夹缝,时刻监控着民众的一举一动。

    尽管如此可依旧减缓不了蒋彦永大夫从里面走出来的步伐速度,在蒋大夫之前也有一批又一批的“刁民”站了出来,直面强权独裁的中共及其腐朽统治,中共一次又一次把自己破烂不堪的遮羞布提上去,可这部分勇敢的“刁民”却执拗的一次次冒着风险的又把它拉下来;一个人数号称已近7000多万的世界最大党派在人数占绝对劣势的“刁民”面前事事变得力不从心,而中共利用手中控制的舆论工具所采取的颠倒黑白的流氓手段所得到的成效在当前变得越来越微弱,毕竟离心离德的统治业绩就摆在国民大众的面前,且丢人现眼了这么多年,再美妙冠冕堂皇的诡辩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在独裁环境中把国民驯养成奴隶的中共乃是要绝我中华文明,断我中华理义廉耻;在黑暗恐怖的环境中敢于站出来撕裂阴霾的“刁民”则是在艰难的呵护最后一丝残存的支撑中华不断前进的正义与道德,守护着中华道德观念的底限,在当前几乎无人敢言无人敢问的孤立高峰上用高尚的人格魅力与无畏精神驱散盘距在中华大地上的混沌污浊;这样的刁民是值得称赞与崇敬的,崇敬“刁民精神”并非搞各国共产主义那一套的“僵尸崇拜”,而是应该让“刁民精神”唤醒每位国民大众内心世界那份久违的良知,使其不要把治理国家的事情以种种借口推搪给他人,而应该能够正视当前中华千疮百孔的现状且不再逃避一个国家主人、一位华夏儿女应该承担的义务与责任。在国家面临现实危机时能够挺身而出,当中华在谎言与欺骗堆砌出来的虚幻繁荣中逐渐衰败时更能够揭露其根源所在正是这种“刁民精神”的核心所在,蒋大夫事件再次体现出“刁民精神”的可贵与矜持。

    为“刁民精神”的义无反顾勇往直前而喝彩!

    源自《议报》155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崩盘手:开禁派系——中共党内的资产重组
  • 崩盘手:胡汉三又回来了——中共梦寐以求的台湾政治局面
  • 崩盘手:睁眼瞎话可以 真实表达万万不能——评张惠妹事件
  • 崩盘手:愚忠愚孝——中共玩弄国人七寸
  • 崩盘手:东方之珠人老珠黄——中共“一国两制”的崩溃
  • 崩盘手:午夜与国内民运激进人士漫谈
  • 崩盘手: 暴力还是非暴力——政权更迭前后的慎重选择
  • 崩盘手:破"神"立"实"是民主运动中不可获缺的根基
  • 行动001: 评云飞扬--不要把六四作为分界线 和崩盘手--辩证的看待
  • 崩盘手:应避免民运工作中的盲点死角——六四时间十五周年祭5
  • 崩盘手:辩证的看待“六四”作为分界线的意义——六四事件十五年祭4
  • 崩盘手:全民普选决定中共的“人民”使用权
  • 崩盘手: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六四事件十五周年祭3
  • 崩盘手:鲜血渲染的真实——六四事件十五年祭2
  • 崩盘手:迟到的一束百合花——六四事件十五年祭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4)——粪青是否是老一辈革命者的继承人
  • 崩盘手: 呜呼哀哉 论猫坛的倒下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3)——无产阶级革命者的悲哀》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2)——从病不起死不起看中共人权的虚伪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