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任不寐:敏感时期的“封网”和“软禁”
(博讯2004年7月19日)
    任不寐更多文章请看任不寐专栏

     没有什么“不法言论”,只有不法政治。政治缺乏合法性,言论必然成为“法律”的对象。 (博讯 boxun.com)

     自从“不寐思想论坛”第45次被关闭之后,我曾在网络上宣布自己暂时退出虚拟世界,我想休息一段时间。届时我在网络上唯一与网友交流的地方就是“不寐休闲论坛”了,但2004年5月26日早上,这个“准风月谈”的地方也被勒令关闭——看来我已经被视为网络帝国主义者的“眼中钉”(一朋友语),因此应当彻底被驱逐出网而后快。有评论质问:为什么同样的文章发在其它网站完全没有关系,发在不寐论坛就是“不法信息”呢?这是一个可能继续被指责为具有“炒作”意味的问题,因此我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最好三缄其口。

     “不寐休闲论坛”是在http://bbs.365ye.com社区申请的收费论坛。2004年5月26日上午11点左右,该社区突然发布了以下公告(相信读者短期内仍然可以前往参观这个安网告示):“很抱歉的通知大家,365夜论坛将暂时关闭!因为有人在论坛中发了不法言论,现论坛已被国家安全总局要求关闭!我们近期将对论坛内容全面整顿,过些时候将以新的面貌和大家见面!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们社区的支持!论坛关闭期间,请访问我们的其它站点,感谢您的理解和配合!”

     “不寐休闲论坛”发布了什么样的“不法言论”呢?能回忆起来的敏感文章只有一篇:“《南方周末》上的黑镜头”。这是我刚刚写的一篇短评,首发在国外的一家网站上,并在国内诸论坛转载,如“思想评论”、“关天茶社”等,颇受欢迎,为什么发在“不寐休闲论坛”就会被另眼相看呢?我不否认该文不符合《人民日报》5月26日社论“揭穿台独包装”的精神,但因此就是不法言论吗?我应该到哪里进行行政诉讼?

     我被彻底“清除出境”这天距离“六四”15周年还有一周多的时间。因此人们有充分理由认为,网站是近期“稳定”应该“压倒”的对象之一。此前,不仅“不寐思想论坛”第44次、第45次被关闭,而诸如“民主与自由”这样的先锋论坛再也无法开网了——该论坛的管理员还不同程度地受到了警告。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世纪沙龙”网站,最近几天一直无法登陆。这个论坛由于没有建立“审查制度”而一直深受欢迎,但这两年每到“敏感时期”,似乎它就开始了“自我管制”。有趣的是,所有的中文电子公告牌上罗列的敏感词汇也越来越多,甚至“八九”一词都无法幸免,这个数字和“六+四”(网友天才地创造出5+1、5-1来指代)、“靠”、“江主席”、“中共”等一起变成了“***”这样的黑点。中国历代文字狱记录因此被刷新,也许这是互联网时代中国政治文化与时俱进的唯一明证。

     与此同时,“软禁”成为北京针对社会“不稳定因素”的新政策,而软禁对象也开始扩大:不再是赵紫阳、鲍同这样的人物享受此待遇,其也开始垂顾丁子霖、刘晓波、江祺生等人,而象蒋彦永这样的人则受到不同程度的管制或监视。

     自从“胡温新政”以来,由于可以理解的人性方面的原因,人们开始热望一个新的政治时代的来临。显然,“政治局政治学习”、“新宪法运动”等项目表明最高当局也愿意鼓励这种政治乐观主义。但是,最近一段时间里“稳定党”或“秩序党”大有卷土重来或变本加厉之势,“封网”和“软禁”表明了法治努力再次让位于短期的政治盘算和权力机会主义。没有人会否认,上述“软禁”措施在任何意义上都是非法的。显然,中国的问题仍然是:利益而不是公义在决定著政治,而政治决定著法治。利益则是在罪恶和恐惧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对“不法言论”的敏感完全出于对不法政治的自认,这在逻辑上是无可指责的。因此,没有什么“不法言论”(这个概念是对言论自由宪法原则的公然颠覆),只有不法政治。换句话说,如果政治缺乏合法性,言论必然成为“法律”的对象。特别是1989年以来,合法性危机构成了中国政治的第一原则,正是在这一背景之下,中国的“法制建设”以运动的方式不断践踏自由和人权。网络自由在新技术的支持下成为北京最后的挑战,它倒下的同时宣布了中国政治最大的秘密。

     2004年5月26日于白洋淀

     《人与人权》网站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任不寐:《南方周末》上的“黑镜头”
  • 任不寐:简评“政治案件非政治化”——有感于刘水以嫖娼罪名被判处收容教育
  • 任不寐:假如明天我失去自由
  • 任不寐:言论自由、“上访自由”和“乞讨自由”
  • 任不寐:国家,住手!─抗议有关当局逮捕作家杜导斌
  • 任不寐:开展民间对“中”索赔运动
  • 任不寐: 网路警察应予取缔
  • 任不寐:17天网络禁食事件回顾与前瞻
  • 任不寐:香港,还有很长的里要走
  • 任不寐:中国乡村政权是怎样破产的
  • 任不寐:谁把警察变成了凶手──也谈李思怡之死
  • 余大郎:坚决支持任不寐对更严重的“超孙志刚事件(新政下的又一个‘张志新’)”的呐喊
  • 任不寐:在“新高潮”中“退潮”
  • 任不寐:就“魏星艳一案”致国家主席胡锦涛
  • 任不寐:中国当局每年一次精确提醒人们勿忘六四
  • 任不寐:遥望“八九”——又是一年春草绿
  • 任不寐的"反战"声明:独裁暴政是对人民最大的战争
  • 何清涟:读任不寐的《灾变论》
  • 何清涟:读任不寐的《灾变论》
  • 大纪元就杜导斌一案专访大陆民间学者任不寐
  • “六四”敏感时刻封闭独立网站,“不寐之夜”网站主持人任不寐抗议
  • 任不寐:“让盛世见鬼去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