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天水:克伦茨你抱怨什么
(博讯2004年7月17日)
    杨天水更多文章请看杨天水专栏

     今天的报纸刊登了前东德最后一任领导克伦茨的抱怨。他的抱怨大体可以归纳为: (博讯 boxun.com)

    1.监狱对他不公,他说柏林的监狱他蹲遍了。在莫阿比特监狱,号房不足九平方米,每天二十三个小时的禁闭,只放风一个小时,德国没有政治犯,与刑事犯关押在一起,没有书报和电视,与世隔绝。
2.是戈巴乔夫出卖了东德;
3.仍然坚信社会主义能够取代资本主义。

    大陆的报刊并没有说克伦茨的牢房关押几个人,一定是在回避真相了。试问在前东德,或者现在其它的的名义上仍然称为社会主义的国家,九平方米的牢房关押多少人?你们克伦茨之流当道的时候,思考过犯人的痛苦和需要吗?在专制主义的国家,监狱一般拥挤不堪,很多时候,囚犯象野兽一样拥挤在狭小的空间里,度日如年。

    你克伦茨抱怨现在的德国没有政治犯,那么你们当道的时候,承认过政治犯的身份和地位吗?没有,所有的社会主义的国家,事实上都将政治犯当作最危险的罪犯来看待。就连思想见解不同,也被你们关押在暗无天日的牢房里,倍受劣质的伙食,拥挤的空间,精神的恐怖,以及体力劳动等等所折磨。象你克伦茨这样的人,应该算得上是政治犯,但是和我们追求自由民主的因为思想和言论就遭到逮捕和判刑的人不同,你们是实施过暴力的,杀害过无数良民的政治犯。今天,民主制度,不追究你们的死罪,已经是非常宽容了。你们不感谢自由民主的宽大,反而狭隘地埋怨牢房狭小,真是吹毛求疵了。当初你们凭借暴力取得国家权力,垄断社会重要的资源,占有高楼广厦,危害国计民生,迫使生活在监狱以外的大量国民,居住在鸽子笼般的房子来里,那个时候,你为什么不想到空间对人类是多么重要!

    你说没有书报和电视,实属与世隔绝。你自己说你拥有白天在监狱外活动,晚上才回到监狱继续服刑,这样的宽容的待遇,在你们统治天下的时候,犯人尤其是因为政治的原因遭到你们重刑监禁的良心犯,享受过吗?我们敢肯定地说,没有!你们的刑法和管理的过程,就是将人的身心进行严加双向禁锢的冷酷的过程。

    戈巴乔夫出卖了东德?荒唐可笑的结论!戈巴乔夫不过是“出卖”了前东德你们特权群体的特权而已。当戈巴乔夫“出卖”了你们的特权群体和专制制度,整个东德的人民获得了解放----自一种即使是吃得饱也不过是饱足奴隶的状态下解放出来了。戈巴乔夫原来和你们上一个群体,有政治上的亲缘关系。因此,他的“出卖”是一种大义灭亲的义举,全人类都因他的“出卖”了共产主义世界的特权群体和专制制度而蒙福。

    克伦茨仍然相信社会主义能够取代资本主义。 这是真正的痴人说梦了。

    你们克伦茨之流所说的社会主义,是什么样的制度呢?暴力是这个制度的灵魂和支柱,官僚阶级垄断一切,等级制彻底取代了平等的公正的自由竞争,人民的尊严随时受到威胁和践踏,是非颠倒,强暴横行,最终社会别你们强制性分为两极:一边是寄生性 的不劳而获的官僚阶级为所欲为,一边人民大众普遍的贫穷愚昧,过著没有思想自由,没有免除匮乏和恐惧的日月。你们这样的制度如何能够取代自由民主,平等公正,富足安康的资本主义社会呢?

    或许你们以历史为理由,说你们的革命曾经成功,那是历史的必然性造成。一九一七年以来的共产党的革命成功,真的是因为历史的必然性起了作用?

    这是个需要驱散的迷雾,需要打破的神话。

    二十世纪各国共产党革命能够成功的主要原因,是当时各国的资本主义的政府因人道而软弱无力和技术上因不够强大而缺少足够的打压力量。

    先看看资本主义的政府如何宽容对待共产造反者的吧。列宁犯有谋杀罪,不过两次流放,没有超过五年;斯大林一共六次牢狱,前五次流放西伯利亚,没有超过六年,而且每次他多逃跑,警察抓到他后,不过是很温和客气地将他遣送回西伯利亚;卡斯特罗于五十年代前期,帅兵攻打但是古巴民主政府的兵营,造成双方很多人死亡,当时的检查官提起诉讼不过要求法院判处他二十九年徒刑,结果法院判处他五年徒刑,而且他只服刑三年不到,就出狱了;周恩来五四时代大闹学潮,坐牢两年不到。

    想想吧,在你们前民主德国那样的国家,多少人仅仅因为信仰不同,政见不同,就被你们处决!如果象列宁那样有谋杀行为的人,那真不知道要被你们枪毙多少来回了。还有哪个稍微坚定点的政见持异者,不是十年以上的牢狱之灾?

    你们会容许斯大林那样的屡次逃跑吗?我们在中国监狱所见的逃犯,哪个被抓到后,不是受尽了殴打虐待,直到形容枯槁,或者命丧黄泉!

    在卡斯特罗的统治下,如果有政见持异者,帅兵攻打他的兵营,那要有多少人头落地!可是你们共产党人,遇到的是资本主义的人道宽怀,才得以慢慢有了生存,发展和壮大的机会。另外,布尔什维克在俄国的议会里不是有席位么?它享有合法参政的平等机会。可是它利用议会政府的宽容和仁慈,发动了兵变,消灭了民主制度。

    那个时候的资本主义政府,由于时代的局限性,缺少必要的强大的物质的技术的力量,去消灭共产主义的叛乱。

    克伦茨认为社会主义还会取代资本主义的结论,完全是一种基于错误的历史知识的判断。这个判断根本没有看清,现代的资本主义的政府,由于它合理的制度,带来多数人民的自由平等富足安康,道义上受到获得了多数人民的支持,物质上和技术上又拥有压倒的优势,随时可以动员它的人民,粉碎任何形式和任何规模的共产主义的叛乱。

    克伦茨先生,不要牢骚怪话满腹怨气了,感谢民主制度对你们这样罪孽深重者的宽容吧!/杨天水于南京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