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五常:悼杨小凯
(博讯2004年7月12日)
    

       杨小凯谢世了。二○○一年的春夏之交最后一次见到他,共进午餐,他还是容光焕发。殊不知几个月后就听到他患上肺癌,情况不好,近于不治。本来只有几个月生命,但小凯的生存意识高人几级,挣扎求活,传来的消息时好时坏。几个月前听到澳洲的医师束手无策,要他到美国去尝试新疗方。到美不久就返回澳洲,使我意识到美国的医生也没有好主意,应该来日无多。 (博讯 boxun.com)

      坚强的生命意识使小凯多活两年,而在这期间他的经济研究工作不断。是非常严重的病,什么大手术、重化疗等令我听到也心酸,但他还坚持在学术上继续。能人所不能,这是杨小凯。  能人所不能。是的,杨小凯就是文革初期的那个杨曦光,当时十七岁,因为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往何处去?》的文章而被困坐牢十年。该文曾经被翻译为十九种文字。在狱中自修数学,出狱后在武汉大学念经济。一九八四年,三十五岁,被美国的普林斯顿大学取录为研究生,只三年就拿得经济学博士。小凯谢世五十五岁。可以说,他的学术生涯只有二十年:满是火花的二十年,小凯不枉此生。  我重视小凯。十多年前请他到港大造访一年,跟着给他一张聘请合约。他接受了,但其后因为一些我不大理解的原因没有到港大任职。有些朋友听到小凯的文革背景与不幸,认为他是个有政治性的激进人物。错、错、错!小凯是个为经济研究而从清早工作至深夜的人,天天如是,对政治不染指。他是个纯真的学者,对学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认识小凯时,觉得在学术上他有两项不足之处。其一是英语水平不足;其二是经济的基础理念掌握不够。那时他到了美国仅三年,这些缺点不难明白。他的长处也有二。其一是小凯是我遇到过的最有预感天份的中国学子;其二是他知道什么是重要的思想。聪明才智之士不少,博学多识之辈也不难求,但预感好,知道什么重要,则要靠天赋,要学也学不来。不少人说小凯聪明,这当然,但我可不是因为他的聪明而要港大聘请他:聪明易找,有预感而又知道何为重要难求也。当时希望他能长驻港大,好让我替他补修一下他从来没有真的学过的初级经济理念。懂深不懂浅是当时小凯的一点困难。后来这方面他有了改进,而几月前读到他的一封英文信,其英语水平判若两人。  只有上帝知道,如果小凯没有坐牢十年,老早就有像我那种求学的际遇,他在经济学的成就会是怎样的。拿个诺贝尔奖不会困难吧。  于今盖棺论定,我认为在学术上小凯做错了一件事:他算错了自己的天赋。他的学术文章多用数学,自己高举数学。在出道初期,英语文字不足,赶着发表文章,多用数学是自然的。问题是:有本领用数的经济学者多如海上沙,但有预感又知道何为重要思想的则绝无仅有。多用数学,频频在方程式那方面打转,以天生预感而走重要思想的路就变得缚手缚脚了。  是的,杨小凯是难得一见的有足够条件走奈特、科斯、艾智仁等的思想路线的学子,而在心底里他喜欢那样做。然而,为米折腰,他忽略了自己的天赋与数学扯不上关系。

      杨小凯教授的一生可以说是极为坎坷。身为湖南人的杨小凯在60年代文化大革命期间,就读于湖南省长沙市一中,当时年仅14岁的他曾以一篇名为《中国向何处去》的大字报被点名批判,1968年起被判刑十年。杨小凯在狱中十年自学高中和大学英语及数理等课程。1978出狱后考上中国社科院研究生。后来被美国著名的华裔经济学家邹至庄挑选,赴美留学,于1986年获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博士,并在耶鲁大学进行了一年的博士后研究。后来移民澳大利亚发展。

      杨小凯教授的第一个博士生,现在同时任教于Monash大学经济系的史赫麟博士回忆说:“他保持他那种坚忍不拔的性格,而且他同时也具有湖南人的性格,不信邪,对所有的权威他都敢于挑战。我觉得他是一个kind(好心)的人。他也非常重视人的良心。他曾经发表过言论,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他说中国的经济学家非常有才华的。但是中国经济学家缺乏的就是良心。良心可能指两方面,第一方面,你在做经济学研究的时候,一定要报着一个诚实的心理。不要对数据作假,也不要屈服于权威。经济研究中讲到经济发展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所谓的两极分化。所以经济学家在关心经济增长的同时,也一定要看到两极分化所造成的一些社会后果。这是良心的另外一个部份。”

      同是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的黄友光教授说,杨小凯教授不但天赋聪明,而且还特别勤奋:“他是一个非常、非常用功的人。他不幸得病可能部份与他太用功有关。他工作时间太长了。秘书讲小凯一天工作12个小时,一个星期工作7天。我计算起来,根本就是我工作时间的一倍。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工党痛悼杨小凯博士的唁电
  • [冼岩]悼念杨小凯:从杨小凯林毅夫之争看中国知识界的思想脉络
  • 杨天水:《悼念杨小凯教授》
  • 陈益南: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解读跨越坎坷终显大器的杨小凯
  • 茅于轼:从资源配置到分工理论,从价格到制度——介绍杨小凯的学术成就
  • 胡平: 永恒的纪念——读杨小凯《牛鬼蛇神录》(图)
  • 杨小凯:也谈张五常
  • 中国改革面临的焦点问题——杨小凯、江濡山谈话录
  • 新唐人专访:杨小凯分析中国经济前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