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巩胜利:中共《宪法》冲突加剧“民主”进步倒退
(博讯2004年7月09日)


【特别观察】(下)
     (博讯 boxun.com)

    ■ 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者)
    
    D、是中国地方司法机关是地方人、财、物管理体制一条生存链,这是中国司法机关难以形成公正、形成司法制衡生态环境的尖端难题。最近,在中国辽宁省爆发的 “中国第一黑势力——刘涌案”审判不公不得不进入“三审”程序、黑龙江省爆发“宝马车”由于党政权力与司法权力进入而产生严重不公案,都从源头显示了中国司法监督体制、生态的严重紊乱。
    
    “刘涌案”,已经历史的证明了中国法律的最后一道防线的公然溃堤及严重不公是的确存在。再加上原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田凤岐腐败案爆发、原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麦崇楷司法腐败案的严重爆发,中国已经凸现出司法公正与社会监督的严重短缺。这标志着中国司法公正、社会公平生态环境的严峻,进入到一个特别严重的历史时期。
    
    为了绝对堵住中国舆论与社会监督的来路和去路,为了将监督、披露田风歧、麦崇楷腐败案扼杀在爆发之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果断出笼了与中国《宪法》所背离、《宪法》赋予媒体、所有公民都有的“言论”权利,“广东省最高人民法院”以红头文件下发[粤高法(2003)11号]、[粤高法(2003)252号](参见《中国新闻》周刊2003年12月8日、总第159期,第46、47页《广东法院“封杀六名记者”一文,作者金凌云》)的反监督“游戏规则”规定。
    
    E、《宪法》源头的监督与反监督 “已经公开宣判的案件,可以采访报道,但必须事实求是、客观公正,对事实和法律负责,并且不得作出与法院裁判内容相反的评论。”——这是广东省高院以上两个基“红头文件”根本所在。倘若“不得作出与法院裁判内容相反的评论”,那么“二审”的刘涌案就永远不会有“三审”的再改判结果了,那么在中国屡发的“刘涌案”、田风歧、麦崇楷腐败案等等,岂不永远都是一黑到底、也只是有永远这样一黑到底的结果吗?
    
    “不得作出与法院裁判内容相反的评论”,这为中国司法公正、接受监督埋下了永远的祸根。是一个登峰造极的腐败黑洞。这就是说:对中国司法从最高层到最基层的任何审判及腐败、黑洞、不公正裁判,一律都“不得作出与法院裁判内容相反的评论”,面对田风歧、麦崇楷、高官腐败等等,都不得有相反意见的媒体评论!?
    
    “采访报道要以法院公布的结论为主。”不然就“禁止6名记者到广东省三级法院(作者注:“三级法院”是指广东省内所有省级高院、市级中院和县级法院)旁听、采访案件的庭审活动”。那么,曾经判处过“香港賊王——张子强”死刑的广东省大法官、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麦崇楷,也可以当然、不费吹灰之力的吞并法院基建工程款800万元,还可以在三年时间之内、一家三口敛不义之财、腐败款3200万元、免费贷款近1亿元人民币(此组数字见参2004年1月3日广东《亚太经济时报》总1614期头版《清算麦崇楷》一文,作者刘仁洲、王元松)的重大腐败,也不得随意采访报道、采访?
    
    广东省最高人民法院[粤高法(2003)11号]、[粤高法(2003)252号]文件的违反《宪法》“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权的践踏,是中国55年来法治、人权、民主、监督的历史性大倒退,这种“法治”与“人权”的大倒退,远远超越了中国最经典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最严峻的历史时期。最最关键是:这种违反中国《宪法》、绝对违反“人权”的行为,又由谁可以加以纠正?有没有纠正这种“法”的正当程序?谁来主持和维护、保障中国《宪法》关于“人权”“私产”“政治文明”与否的裁判和法律程序?
    
    F、中国党与“人大”、政府之间的职责、监督、权限的难题。长期以来,由于国家法律和党内规章对“地方重大事项的决定权”归属的规定不一致,在实践中,“人大”的决定权往往让位于党政,这种状况已经延续了50多年、到了再不解决就完全会造成“天大黑洞”的时候了。
    
    四川省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陈智伦讲到政府与法律的冲突时举例说:某县有一家企业向银行贷款6000万元,为了“合法”逃债、将企业破产,该县县委书记、县长到县法院“现场办公”,要求县法院允许该企业破产。法院及院长只得违心的作出了企业破产审判。但银行无法接受这种权力的“特别”介入,向中央举报,中央派员调查查办了此案,县委书记、县长、法院院长被全部撤职。这是中国权力介入的典型写着,然而这种非法的权力介入,在中国早已司空见惯。(参见2004年3月12日《中国青年报》《司法界解剖身边“麻雀”》一文)。
    
    2003年底,中国河南省洛阳市中级法院,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审理了一单种子赔付的一般民事案件,“一审”刚一结束,河南省“人大”就以维护《河南省种子条例》而提前进入“监督”程序,并下达省“人大”红头文件,要求市级中级法院严肃处理法官。这个小到只有几十万元人民币的芝麻案件,却引发中国地方“种子条例”与中国国家《种子法》的空前大冲突。结果是,河南省“人大”要维护地方的“种子条例”,法官若要维护国家的《种子法》,那么省“人大”就要强制监督你、以省级“人大”的红头文件、要求法官下岗走人——这是中国“依法治国”的举世尴尬。
    
    据中国央视台2004年4月10日《焦点访谈》披露:河南省用于该省农业生产的各类种子,已经铸成历史以来、最大的泛滥性灾难,种子买卖的世纪之乱——这,也许就是河南省“人大”地方保护主义、强行干预法院审理“种子案件”现实报应。一个国家的《种子法》运行环境被破坏,关系到中国第一农业大省、河南省地方农业兴衰的种子及次序岂有不紊乱之理?
    
    倘若中国《宪法》继续无能、不能从根本上主持源头的国家与公民的真正正义,继续让“政治文明”与“保障人权”成为挂羊头卖狗肉、画饼充饥的自欺欺人,中国也不能有一部能跨越党派、至高无上的国家《宪法》,不能调节中国人在人均年收入超过1000美元的重要发展时期,不能调节中国加入WTO、进入国际大家庭的各种各样的广泛冲突——解决中国社会的“管涌期”,那么“大中国”社会、经济、法治等就必然出现难以遏制的“管涌”,那么中国21世纪所梦想的实施“奔小康”的国家方略,是否也会成竹篮打水、付之东流?
    
    (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和上网链接,若对本文有任何见解、疑问及要求,请通过[email protected]反馈系。)
    
    —————————————————————————————————
    
    巩胜利简介:著名中国问题学者,著名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广交会”何以成为伪劣商品的天堂?》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金融怎么了?》《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海内外。在国际媒体美国《财富》杂志、《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本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的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最可怕功力”。作者是美国中国经贸研究会研究员、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会员,美国《北美行》杂志编辑委员会委员等,曾为访问学者,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中青年学者。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
    
    请点击
    
    ——————————————————————
    通信地址(Add):中国•广州市工业大道南
    金碧二街78号404室4D 邮政编码(P.c):510288
    电子邮箱(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巩胜利:中共《宪法》冲突加剧“民主”进步倒退
  • [中国经济评论]人民币,何时能“自由”?/文 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青春万岁》——从85周年的中国“五四”青年节纪念
  • 巩胜利:聚焦“中国第一案”
  • 北京与东京对话(巩胜利/文)
  • 中国《青春万岁》——从85周年的中国“五四”青年节纪念 看“六四”的历史性启示/巩胜利
  • 巩胜利:历史的“3-20”“5-20”
  • 巩胜利: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悖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