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4年7月08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博讯 boxun.com)

    
     如果我说,中国的首善之区北京,今天聚集着(应该说在四处隐藏着)2万多的艾滋病感染者,你相信吗?
    
     最初我也不相信,我以为这是个笔误,消息发布者不慎在数字上多加了一个零,也许是两个零。其实不然,在北京的市区和近郊区,确实隐藏着2万多的艾滋病感染者。
    
     中国的艾滋病问题有多么严重,要不是亲身经历并参与调查这个问题,我还真是一点也不清楚。每年的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在中国,吸毒更是和艾滋病紧紧联系在了一起,目前发现的3万多名艾滋病感染者中,注射毒品感染的约占2/3。
    
     笔者从今年5月份开始,就在参与对一套正在报批出版的医学丛书的审查工作,这些天,发现在丛书出版的前言上刊载着一条令人吃惊的“老”新闻,称目前北京市的艾滋病感染者早已远远超过了2万人,这可是出乎我,也出乎我们这个参与书刊出版审查工作人员的意料之外。
    
     北京市区和近郊区的全部人口不过900余万,有艾滋病感染者2万多人,这就是说,在中国首都的繁华地区,艾滋病感染者就在我们的身边,你不知道他们从事的是什么职业?住在哪里?每天出没在哪里?也许就在你的身边,与你朝夕相处,让你提心吊胆,防不胜防。
    
     我们怕这个数字有误,发表后会对社会产生不良反应,赶紧分头同相关部门(卫生部艾滋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卫生部疾病控制司性病艾滋病处,卫生部医政司医监处,中国性病艾滋病基金会,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北京性病艾滋病协会)调查核实了一下,调查来的结果更是令人吃惊。
    
     早在两年之前,2002年的6月份,联合国艾滋病中国专题组就以不同寻常的方式在北京发布了有关2001年中国艾滋病形势的最新报告,报告所用的标题赫然是《中国艾滋病:危险的泰坦尼克号》。
    
     联合国艾滋病中国专题组主席泰丽雅女士解释说,之所以使用如此强烈的“泰坦尼克”比喻,是因为中国正处在艾滋病灾难的边缘,“一艘巨轮正在撞向冰山”。
    
     这份报告称,中国目前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数可能已超过100万,高于中国卫生部估计的85万。这一数字不到虽然中国人口总数的1%,仍然属于艾滋病低流行的国家。不过,报告同时强调,给一个国家贴上“低流行”的标签是有问题的,尤其像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它常常掩盖局部地区已经出现的严重疫情。
    
     卫生部艾滋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一位专家说:“在艾滋病的中国战场上,我们屡战屡败,惟一感到自豪的是控制住了输血的传播途径,但那本来就是不应该发生的。”
    
     该中心首席科学家曾毅院士则指出,根据预测,如果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数每年以30%的速度增长,2010年全国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数将达到1000万,而2001年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数估计比2000年增长了40%,形势非常严峻。
    
     曾毅院士说:“艾滋病感染者多来自农村,卖血、吸毒、卖淫人群也多来自农村,但目前的艾滋病宣传教育和干预措施,集中在年底艾滋病日前后,集中在大城市,基层农村做得很少很少。”“类似河南发生的大规模输血感染今后不会再有了,吸毒感染的情况虽然还会发展,但今后更重要的是性途径,”“这个观点需要特别强调”。
    
     联合国的报告批评说,中国一些人士仍然仅仅把艾滋病看作一个医学问题。艾滋病不仅是一个医学问题。清华大学景军教授说:“农民为什么会卖血?吸毒者为什么共用针具?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性工作者?这些都是社会问题。”
    
     2002年的上半年,艾滋病感染者比去年同期增加了67·4%。 专家警告,中国艾滋病流行形势非常严峻。它将影响国家的安全和稳定。 从2002年开始,中央政府对防治艾滋病的投入由每年1500万元猛增到1亿元。地方财政也会加大投入,在经济并不发达的河南,为了这场战争,也一年投入1000万。
    
     河南省卫生厅提供的关于本省艾滋病的最新数据是:河南目前估计的高危人群有200万人左右,2001年的调查发现,感染艾滋病的比例已经达到了40万人。河南共有18个市,艾滋病群体主要集中在有偿献血者十分集中的豫东南驻马店、周口、开封、商丘、信阳等5个市,具体又集中在这些地市部分村庄。
    
     许多年来,因为工作关系,我几次来到河南,从北面岳飞的老家汤阴,在《水浒》上以卖人肉包子闻名的濮阳十字坡,产生了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的新乡七里营,到南边以“信阳毛尖”出名的信阳周围,我都涉足过,河南农民的朴实贫困,地方官吏的贪婪无度,特别是一有机会就毫无节制的大吃大喝,这一切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人口大规模流动将促进艾滋病进一步流行。流动人口是艾滋病传播的高危人群之一。据第5次人口普查统计,我国现有流动人口1.2亿人,其中多数是青壮年人口。尤其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法制观念差,对性病、艾滋病的知识缺乏,是艾滋病主要的易感人群。
    
     卫生部艾滋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主任沈洁说,“如果控制不力,到2010年,中国艾滋病感染者将超过1000万人”。如果控制有力,最乐观的估计:150万人。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分布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以青壮年为主、大多在农村,局部地区正面临发病和死亡的高峰。
    
     以上是中国2002年的艾滋病蔓延的形势。
    
     在2003年秋天,召开了北京市第2次预防控制艾滋病的非政府组织联席会议,北京市2003年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比去年又有大幅度的上升,目前北京市已经在11个区县都发现了艾滋病病人。据专家估算,北京现有2万多艾滋病感染者,而在全国各省市的排序中,北京市从去年的第7位升到了今年的第6位,这是非常可怕的情景,我们不得不提高警惕。
    
     据北京市卫生局的有关负责人介绍,去年全年,北京市从全市的吸毒者中间检查出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只有31位,而今年只在1到9月份,就已经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有135位。
    
     笔者在其它的材料中进一步看到:
    
     由北京口腔工作者协会所做的这项调查表明,北京地区成人口腔的发病率是98%,求治率在95%。现在有些诊所是口镜、探针、镊子反复使用,而很多口腔综合治疗台,由于其构造使高速涡轮牙钻在停止钻牙后产生一种回吸作用,所以消毒不严格时,回吸上一名患者的口腔唾液和血污,会从机头直接喷入下一名患者口中,而乙肝和艾滋病毒,都是经血液传播。
    
     艾滋病的传播和流行对中国经济和社会造成了严重的危害。这是一个永无休止的恶性循环,因为贫穷,才去卖血;因为卖血,才被感染上艾滋病毒;因为被感染上艾滋病毒,丧失了劳动力,变得更加贫穷,直至死路一条,家庭破灭。在这个血液的社会循环之中,养肥了一大批“血头”和贪官。
    
     由于艾滋病的流行,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其家庭的医疗费用大大增加,一些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部分或全部丧失劳动能力,有的因为社会歧视而失业或失学、农产品卖不出去,收入大大减少,许多家庭一贫如洗,甚至家破人亡。由于艾滋病的流行,使一些地区的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影响;医疗救治压力越来越大,消耗了巨大的卫生资源,造成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同时引发了救治关怀患者、照顾孤儿寡老、消除社会危害和维护群众健康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在河南上蔡县,一个村子里,一周有七户传出哭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一桩接着一桩。艾滋病从感染到发病大约有七八年时间,或者更长,从发病到死亡也会有一两年的时间。
    
     从1992年在全国发现第一批(不是第一例)艾滋病人,到2002年各级政府真正开始采取防治措施,时间白白过去了整整10年,中国与艾滋病有关的各级政府在整整10年中间,采取的是视而不见的沉默政策,在这期间,没有一位大小官员出面关心过患病的农民们。没有一位大小官员把患病的农民们的生命如同自己亲友的生命那样挂记过,一提到污染的血源,我们的专家和我们的官员就沉默了,甚至还会有一次次的“辟谣”;披露事实真相的人,还会因“泄露国家机密”受到迫害。
    
     血源污染和献血输血中的无辜者感染艾滋病病毒,以及这些情况被长期封锁的情况,并不是孤立的事件,它也不能只凭个人良心与努力而得以解决。
    
     按照有关专家的估计,在90年代时,中国内地曾有职业卖血员300万以上,这些人的丙肝感染率是普通人的10倍以上。这部分人经常处于流动状态。那时在河南、安微等地,非法的和那些管理不严格的办过证的血站,常常是用东风车从一个村子里拉人去血站,第二天早晨再送回来。更多的人则是被血头“养”在一个地方,一月的采血次数女性都会在20次以上。在采血过程中,往往是采用单采桨的办法。(注:抽出全血,为生产血制品的需要,只要其中一部分成分,把血桨回输。以节省生产成本。)混合和回输设备一旦污染,这一批献血员则无人能逃过劫难而感染丙肝、乙肝或艾滋病病毒。
    
     在1998年10月《献血法》正式实施之前,中国内地每年全年所需的800吨医疗用血中有70%以上是由非法供血网提供的,职业献血,特别是那些没有必要的检测和消毒措施的献血,是造成肝炎和艾滋病病毒播散的重要途径。值得一提的是,无论这种非法输血网造成多么大的艾滋病毒的泛滥,中国全国曾有71个城市先后获得过这种义务献血的“先进奖”。
    
     在中央电视台总编室工作的老同学闻讯同我联系,对我说,在2002年底以前,为了配合即将到来的国际艾滋病日(12月1日),他们曾想搞一台有关艾滋病方面的节目,但最终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搞成。
    
     他说的“各种原因”,就是有关方面的不支持,不批准,不配合,包括采访宣传河南著名的被称为民间治理艾滋病第一人,坚持不说假话而遭到河南官方打压的高耀杰教授,
    
     高耀洁女士说,她坚持不说假话,但是阻止不了别人说假话,她是艾滋病患者最亲近的人,但是她也阻止不了艾滋病病人因绝望和愤怒,在大城市里向无辜的人扎针的恶意行为。高耀洁说,国家已经承认有104万艾滋病感染者,同时,中国的艾滋病蔓延与腐败也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且还与公众的无知和冷漠有关,归根结底,公众的冷漠还是由于腐败引起的。
    
     中央电视台的老同学还给了我一盘有关高教授的采访资料,以便让我从高教授的言谈话语中更清楚、更真实地了解高耀洁教授的立场以及各种观点。
    
     “我是在1996年4月发现第一个艾滋病病人的,我发现他输的是血站的血液,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现在中国的艾滋病问题和腐败挂钩了,非常难做这个工作。现在死一个艾滋病病人就留下一个孤儿。因为艾滋病病人大都是青壮年,留下的孩子一般都是十来岁。”
    
     “当官的组织卖血,当官的还用卖血钱来买官。要不然为什么中国农村的艾滋病解不开,我写那本书是我调查的上万人,没有一个是性传播,可是在现在的当官都极力强调是吸毒传播,有一些专家也帮助说我们中国传播艾滋病63.9%是吸毒传播,这不是鬼话吗?”
    
     “官官相护啊!你要敢去马上就把你抓起来,中央电视台有一个记者一到那儿,马上就被五花大绑逮起来。可是艾滋病在河南光上蔡县就有一万四,这当然要追究当官的责任,所以这个问题不好揭,我本人受压制也是这个问题。”
    
     “现在压在艾滋病病人的三座大山,一个是骗子,为了自己的发家致富,还欺骗艾滋病感染者,卖假药给他们,骗光他们手里的最后一点钱。第二是封建迷信,比如就这个小孩,他爸爸、妈妈死了,他到叔叔家,他叔叔又病了,婶婶又死了。他上姑姑家,姑姑赶快给他一个馒头让他走。第三是掠夺,你给孩子几个钱,因为他没有父母,别人可以任意的逼迫他,女孩子更惨,很多十几岁就被逼婚了。”
    
     我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早在两年前的2002年的6月,中国对外公布的艾滋病感染者的数字就达到了85万,两年之后的今天,艾滋病泛滥的形势不断恶化,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在2004年4月6日召开的全国艾滋病防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对外公布的全国艾滋病感染者的数字依然是约84万人,这个数字是否准确可靠,只能由你自己去判断了。
    
     据中央台报道,专家指出,中国目前HIV感染者和艾滋病人已超过百万人。在中国的艾滋病患者中,15岁到29岁的约占60%,年轻人正成为艾滋病最大的牺牲品。
    
     2004年,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皮奥特博士(Dr. Peter Piot)等一行6人在广州就艾滋病防治工作进行为考察访问时表示,中国艾滋病防治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歧视和耻辱。
    
    
     卫生部在2004年4月,公布了中国首批51个艾滋病综合防治示范区的名单。首批艾滋病示范区涉及11个省,共51个县,它们是:
    1. 湖北:随州市、襄樊市、鹤峰县、巴东县、大冶市、浠水市
    2. 贵州:铜仁市、织金县、贵阳市、盘县、遵义市
    3. 湖南:洪江区、晨溪县、临湘市、祁阳县、石门县、慈利县
    4. 安徽:临泉县、阜阳市、阜南县、利辛县、界首市
    5. 辽宁:长海县、沈阳市、丹东市、建昌县
    6. 河北:永清县、固安县、霸州县、沙河市、武安县
    7. 陕西:山阳县、武功县
    8. 山西:夏县、闻喜县、永济市、朔州市朔城区
    9. 山东:平度县、荷泽市牡丹区、成武县、新泰市
    10.河南:上蔡县、新蔡县、睢县、柘城县、信阳市十河区、西华县、商水县、沈丘县、尉氏县
    11.黑龙江:东宁市
    
     针对这份名单,我想补充几句。名单上没有列入艾滋病形势同样严峻的广东、广西、特别还有云南。我向国家也许有统一的规划,或者这几个省份有自己治理的财力和能力。
    
     针对目前广东艾滋病已进入快速增长期,全省已有118个县(市)发现艾滋病感染者,广州市人大代表建议:酒店、娱乐场所免费提供安全套。目前,许多省市(我没有一一核对具体名称)已经把在酒店、娱乐场所免费提供安全套当作一项有效的政策,开始实施,同时责令警方,今后不得把在酒店、娱乐场所发现安全套当作卖淫嫖娼的证据来使用。
    
     目前,中国对付艾滋病的最有力手段,是在2003年中国政府提出的“四免一关怀”政策,即:国家实施艾滋病自愿免费血液初筛检测;对农民和城镇经济困难人群中的艾滋病患者实行免费抗病毒治疗;对艾滋病患者遗孤实行免费就学;对孕妇实施免费艾滋病咨询、筛查和抗病毒药物治疗;将生活困难的艾滋病患者及其家庭纳入政府救助范围。
    
     今年是2004年,对这种刚刚实行不到一年的政策,我们还看不出它的实际效果,因此不敢妄加评论。我们只希望,千万不要让中国目前基层的官吏腐败抵消了“四免一关怀”的良好作用,使国家煞费苦心制定的政策又成为一句空话,根本到不了底层农民的手里。
    
     这可绝不是毫无根据的指责,中国的最高政权机关——国务院关于给农民“减负”(减赋)的根本国策,在绝大多数地区都成为了一句空话,根本实行不了。你农民不交钱,那些数量庞大的县乡镇干部吃谁去?
    
     还有,每逢国家拨付的救灾扶贫款,城市和海外捐赠的救济款和大量的物资、服装,被褥,其中相当数量都被层层并不贫穷的中间大小官吏贪污瓜分了,根本到不了底层农民的手里。
    所以,正是因为缺少高耀洁这样的,来自民间的监督制约机制,很难保证国家这个“四免一关怀”的治理艾滋病的政策不再走了样,成为某些官员借此来升官发财的有力工具,艾滋病依然会大面积泛滥开来。
    
     但愿我们的担心成为多余,但愿各级的官员不负众望,否则,有一天中国成为艾滋病大国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会受到威胁,中国会成为危害到全人类健康安全的罪人。
    
     但愿不要到这一天。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一场不该被遗忘的战争
  • 言信:关于妓女的话题
  • 言信:中国社会的信用危机——谈谈今天中国官方的可信度问题
  • 言信:关于共产党政权最终结局的一点思考
  • 言信:中国共产党在当代走向全面腐败的起点问题
  • 言信:回顾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问题
  • 言信:什么是中国的好人与坏人
  • 言信:谈谈中国的新闻检查制度
  • 言信:对目前中国国家安全问题的几点看法
  • 言信:中国社会的官场恶势力现象
  • 言信:解读今年的国家审计报告
  • 言信:谈谈中国人的宗教情结
  • 言信:我们领导的接班人
  • 言信:“右派分子”姚成滨—— 我的一位老朋友的故事
  • 言信:6月8日,一个值得牢记的日子
  • 言信:谈定力
  • 言信:从“孔繁森嫖妓”谈起(新闻点评)
  • 言信:为官者要学会承担责任(新闻点评)
  • 言信:两位俄罗斯人的故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