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蒋泥:中国作家为什么没有“思想”?
(博讯2004年7月05日)
    中国作家大概是全世界最没有“思想”的一簇子人了。

       莫言就说过,作家最要紧的是要有思想。王朔也说,作家要有自己的思想。贾平凹大概也说过。我在许多不同的场合,都听到类似的说法,听得我不禁有点糊涂了:看来我们的作家都有自知之明,都知道自己最缺什么。可是一部接一部奉献了出来,仍然是“思想”一塌糟。 (博讯 boxun.com)

      仔细想想,原来各人所说“思想”的含义很不一样。

      本来这是个容易明白的常识——当今世界谁个不在制订自己的宪法,而后都宣称自己的政府最代表“民意”,是“宪政国家”,主权来自人民,为人民服务,实际上“挂羊头卖狗肉”,打着“民意”的旗帜扰民、害民,陷民于水火,我们都习以为常,见怪不怪,见恶不恶了。

      同样,“思想”这个词如果不加以限定,也是会很有可能被作家们“强奸”、糟蹋的。

      宣称作家要有思想的莫言、王朔们,能有什么“思想”呢?

      王朔不过中学毕业,就当了兵,退伍后经商,不成功才从了文;莫言则是小学毕业,在社会的大学里奔波,18年后才侥幸入大学念过两年书;而贾平凹却是中学毕业后上工地劳动,后被推荐上的工农兵大学……

      他们主要是靠、实际上也只是靠自学出身,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已很了不起,但若是反过来看,那种年代整个一个文化沙漠,“好书”有限,可供自学、自修的东西有限,“坏书”却不少,似是而非的东西更已铺天盖地,这批人在“青春期”之前,无形中受到的教育不仅有缺陷、漏洞,而且还有病毒、病菌。一个个未曾来得及具备现代人意识、思维,就出了道,脑子里的“思想”便极其混乱了起来,又能期待他们写出什么样有着光辉、灿烂“思想”的作品来呢?

      你若读完他们的全集就明白到这一点了,真是越看越失望,越看越失气,偶有一些中、短篇小说不错,被大批的冗赘淹盖、掩护。

      贾平凹、莫言却都是具有了世界性影响的作家。

      贾平凹获得过美国、法国的文学奖,莫言也获得过不少外国奖。瑞典文学院惟一的汉学家、诺贝尔文学奖主理人马锐然先生甚至在上海等地两次提到,中国最有希望得诺贝尔奖的作家是莫言。

      被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夏志清称为“公认的中国现代、当代文学之首席翻译家”的郭浩文先生,也特别推荐莫言。几乎每部莫言的代表作他都译。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同样欣赏莫言。他们只遗憾莫言的作品还未有瑞典文译本,但“由于郭浩文教授如此努力译介、推荐,莫言应当会逐步进入瑞典文学院的视野”(刘再复:《百年诺贝尔文学奖与中国作家的缺席》)。

      别人说莫言的小说好,你可以不听,那有炒作之嫌,这些人都一致地推举他,真让我不由得怀疑起了自己的眼光。

      照理说他和我师出同门,他的同学就是我导师,批评他是得罪人、吃力不讨好的事,但我仍是要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来。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与眼光。我还是要认为莫言等人没有“思想”,不具备现代人的襟怀、眼界。

      比较来说,当代小说家中,如果说莫言、王朔的作品相对无文化的话,那么算得很有文化的另一位该数贾平凹了。

      平凹古书读得多,文笔自然很漂亮,融入了三教九流、琴棋书画,对于古典的、以《金瓶梅》为代表的性小说描写技法等,借鉴亦颇多,可谓得是位力图突现“文化”来的作家。

      不过假如我们的批评不仅局限于文本自身,假如我们把贾平凹的小说放在整个中国性文化、性文学史中来比较的话,那么我们会发现,贾平凹非但没有比前人胜出什么来,反而还是一个最以女性为“性具”,最不把女性当作有独立的事业、追求、性情、人格、尊严的人来描写的作家。他是把传统性文化里最糟糕的部分不折不扣地满盘继承了下来。

      因此,看这几个人的作品,只会加深我们的“愚蠢”程度,而很难提升我们的精神境界。

      现在这种毛病既然发生在公认的中国当代最优秀的几位作家身上,那么,更其次流与末流的人写出来的作品又当如何,就不必一说了。

      原因何在呢?

      难道这还不足够说明一代人都受到了耽误,我们这个民族正在为过去犯下的滔天罪行缴债,尤其是断绝文化、断绝传统、断绝文明的“文革” 缴债吗?

      影响至今,大中小学的国文教育都有着严重的缺陷与问题,单一的、僵硬的意识形态一直在一统天下;其他人文学科与社会科学,也被狭隘而“有毒”的“思想”整合得面目全非,充塞于我们法学、哲学、历史学、心理学、政治学、社会学、人类学……教科书里的,都是单一的、片面的、决绝的“思想”,在这里,全世界的最新文明成果,除过自然科学得到尊敬、关注、理解或重视以外,其余的都不能被介绍、学习和研究,形不成多元、开放的传授知识的通路,社会大环境又是一个非规范、非理性的怪胎,“有奶便是娘,有权便是爹”成为人们行为的终极依据。

      莫言、王朔、贾平凹等人,恰恰是从这个土壤上生出来,长出来了,他们基本上都不能算得现代人,作品里哪能有什么符合现代人理性、心性、神性的“思想”呢?

      这一悲剧大概还会延续很长一段时间不绝不灭吧?

      作者简介:蒋泥,原名蒋爱民,1971年生于江苏泰兴市,青年作家。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曾获文艺争鸣奖、老舍散文奖等。在《北京文学》《书屋》《文艺争鸣》《中华读书报》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两多百万字。主要著作有文化、思想随笔集《灰色地带——中国人性里的生存游戏探密》、《不死的光芒》、《另类童话》、《速读大师——老舍卷》,长篇小说《在喊叫中融化》、《欲仙欲死》等。合著有《五作家批判书》《审视中学语文教育》等。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