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经济评论]人民币,何时能“自由”?/文 巩胜利
(博讯2004年7月02日)
    进入2004年以来,中国政府加强了人民币一系列战略与战术的部署与实施:前不久还授权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向国内投资者发售首例美元债券,中国海关也开始允许中国游客携带比以往更多的美元进出境,中国新一轮整顿金融秩序、抬高金融保证金等策略已经实施,新的房地产、土地使用相关的金融策略也已经到位,中国民众最大商品——购买汽车的金融政策也发生了重大变更等等等……种种迹象表明,中国新政自上而下、所有的经济金融领域都在为人民币的变动在做着最充分、最有效、最有可能的历史准备。也许中国人民币的变动,等不到中国货币委员会新委员李扬所说的要等到“5—10年时间”之后了,但长期的日积月累、时间跨度越长,中国人民币的“悬河”将更加严峻、与此所形成的风险也更加倍率放大——这是众所周知、也是历史现实的源头要义。

     2004年初,人民币依然受到全球的强烈关注。先是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APEC领导人会议其间向美国总统布什再次阐述了人民币——“符合全球利益”的立场(参见新华社10月20日电《胡锦涛在APEC领导人峰会上演讲:人民币汇率稳定符合全球利益》一文)。但全球几乎还是形成了一个共同的声音和唯一的判断:既人民币何时能历史性升值——那怕是今后3年、5年、10年、50年甚至100年,也还是要升值。而中国政府可以通过很多、诸如放宽个人和公司买入美元的政策、放松美元的管制、完全放开美元等更来减少人民币的升值压力;也可以提高某种商品价格来旁敲侧击;还可以提高国民的生活补贴来缓解;还可以将流入中国的部分美元投入现汇直接使用,而不是将其兑换成人民币等等等,这些都可以减少中国人民币市场需求和压力,让人民币与中国同步走向世界之路——人民币,需要与国际接轨、需要与历史同行。2004年2月11日,中国官方新华社发表了中国人民银行周小川行长的讲话,周行长称“将在年内完善汇率行成机制。”人民币的自由升降,就象21世纪一定要如期到来一样、谁也无法阻挡。但把握进入21世纪的进程和速度,这是中国国民需要、中国最高决策者们也是完全可以非常科学做到操控的事。 (博讯 boxun.com)

    2004年2月25日,人民币进入香港全流通,这能是“亚元”迈出的第一步吗?


人民币,何时能“自由”?——看中国人民币“升值”“不升值”何时升值的开与关

    ■文/巩胜利 (著名中国问题学者)

    关于人民币的变数,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和国际社会今后的尖端焦点问题之一。然而,中国人民币何去何从,这不仅关系到13亿中国人、中国经济的发展和中国人民未来的命运,同时也牵动世界经济的神经中枢及世界第一超级大国——美国、第二经济大国——日本,还有亚洲、欧洲共同体等国家经济发展的天量变数。2004年,人民币究竟是升值、还是不升值,升值与否究竟又面临哪些具体现实的问题,需要中国最高层来加以用智慧和谋略的杠杆去撬动世界经济与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经济向好、向未来美好的方向发展呢?


A、人民币55年及未来的问题

    自2002年12月,日本国政府财相盐川正十郎第一次公开要求中国政府提高人民币汇率以来,全球的高收入国家一直都耿耿于怀的觊觎人民币升值,人民币已处在被四面波涛汹涌的最高端时期。举个例子来说吧,就是为了人民币的历史不“缺堤”,中国政府就象年年进行的“长江——严防死守”那样,将人民币的“防洪堤坝”高高筑起,“越筑越高”成了高出平面的一道历史“悬河”。但中国历史的“防洪”经验是:“防洪筑堤”非常重要,而比“筑坝”更重要、唯一能根绝“水患”的是要建全“疏通”策略、建立完善、有效的“泄洪”机制。否则,筑的再高的堤坝,也终于有一天会“功亏一篑”。

    由于中国长期实施40多年“计划经济”的历史原因,人民币一直50多年以来、都没有形成“市场经济”变动的生态环境。现在由日本、美国等列强发起要“人民币升值”的政府行为,已经实施市场经济的中国政府和人民币需要时间,需要空间来容纳和释放、形成和建设“泄洪”的生态机制——这是“人民币升值”最最起码、就象一项水利枢纽必须具备的工程设施要完善才能“蓄水”与“泄洪”一样的千秋大业。


B、有升值的时间和深度表吗

    特别是2003年以来,随着美国政府也加入到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列强行列之中,在国际社会对人民币形成了周边强大的“冲击”之势,那么人民币以防“缺堤”,就自然的形成“防洪筑坝”——这是内因因外因的自然变化。2003年8月7日,中国货币委员会委员李扬称,“中国人民币要实施银行利率市场化与人民币汇率机制市场化应齐头并进,要实行人民币浮动汇率要有5—10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尽管,作为中国新一届货币委员会的11名委员之一、李扬的这一论述不代表中国官方对货币的策略和实施的任何方向,但中国人民币真要实行市场浮动的机制却需要更长的时间,这是确凿无疑的。

    2004年2月7日,自西方七国财政会议传出消息:中国人民银行已经决定今年内调整外汇制度,正在研究使事实上与美元挂钩的人民币汇率,能够配合经济实际状况而灵活变动(见2月17日《日本经济新闻》晚版《中国与美展开巧妙货币外交》一文)。2月10日,美国财政部长斯诺在美国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证实“中国已开始采取行动,旨在实现中国汇率部分浮动制或一揽子货币挂钩制的中美谈判”。此外斯诺又强调补充说:“中国的金融制度欠发达,不能立即完成汇率过度。”2月11日中国新华社发表了中国人民银行周小川行长的讲话,周行长称“将在年内完善汇率行成机制。”以美国、日本为首几乎所有的“高收入国家”——西方经济大国,已进入要求人民币升值的第三个年头,终于得到中国政府的正面回应。这说明中国与国际金融接轨——正在向“汇率自由浮动”走近。


C、今天人民币的国际焦点

    2003年9月2日,美国联邦政府财长斯诺在北京与中国主要领导人谈及了对人民币汇率实现自由浮动的愿望,而且还就一些金融问题与中国展开了对话,并使这一对话在中国政治局委员、副总理黄菊将来访问美国时进一步讨论人民币的问题。(斯诺这次来北京,中国有关方面有一个很精妙绝伦插曲,是送给美国财政部长斯诺一份有趣小小礼品:中共中央机关喉舌、中国第一发行量的《人民日报》头版的纯金缩微版,但要看这件缩微版的报纸,却非要外加一个放大镜才能阅读。于是,这份缩微纪念品,又外加了一个放大镜。)现在是,中国政府不仅愿意探讨人民币的升值问题,更愿意探讨研究人民币什么适时候、怎么升值的关键问题。

    但据估计,中国在短期内依然不会完全放开人民币汇率,尤其是考虑到这么做有可能被认为是向国际社会妥协认输,中国政府更是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做出任何让步,这一点非常再明显不过了。而中国高层更担心的是,步子迈得太大会使目前的稳定局面受到严重破坏,尤其是在当前中国银行业和国企改革还远远没有完成的情况下更是不可轻举妄动。还有,升值之后的人民币配套的工资变动、国内市场的商品价格潮起潮落、中国拥有美国政府庞大的美元外债等等等都要加以完善和制定方略。


D、金融危机的前车之鉴

    全球经济速度最快的中国,如今仍然会不时回头看一看、回顾一下“亚洲金融危机”那世界绝顶悲惨的一幕,给整个世界、特别是亚洲带来了空前巨大的损失。人们如今早已达成共识:造成这一危机的罪魁祸首便是亚洲各国在本地区银行体系和产业改革尚未完成之际就盲目开放资本市场并实行汇率自由浮动——这是“亚洲金融危机”的前车之鉴。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国家货币委员会委员李扬最曾指出,中国需要5到10年的时间才能完全“放开人民币利率”和汇率。虽然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中国的领导人在决策上一向态度慎重,但此次中国高层领导人还是向斯诺重申了逐渐加大汇率浮动程度的一贯目标,表明中国并非完全不合作。中国官员表示,在逐渐放松资本管制的同时要继续采取措施,严防“热钱”的流入,最终实现人民币自由浮动的目标。

    ●人民币登陆香港,是“中元”上路?

    2004年2月25日,人民币进入香港流通全领域——这是“中元”(或“亚元”)走向国际化市场、宏观战略迈出的历史第一步,接着是人民币将在香港日益繁荣昌盛,下来是港币市场开始当然的萎缩,直至彻底被边缘化,最后是人民币大行其道担纲取而代之。人民币与港币历史性共行,可以当然抵御港币与美元联系汇率、退出时所造成的灾难性崩溃,也可以顺利过度到“一个中国”“大中国”“中元”的历史性可能。人民币的这种历史性进入,将由量变到质量的发生根本源头“极点”变化,是一个、接一个、又一个连接不断的动作,那么在未来历史15年或稍长的25年前后,自然完成历史的更替使命。若真是那样,港币与美元的联系汇率、联系与否、还需要港币干什么?还有什么、任何风险可言?

    ●很快,人民币也将登临澳门,并将占领澳门的货币市场。

    若有一天,人民币也象进入香港、澳门一样“合法”进入了台湾,那么“中元”及“亚元”的形成,就自然大势所趋。

    到公元2004年初,“大中国”圈的香港、澳门、台湾三地GDP之和近5000亿美元(香港与台湾GDP分别为1740亿、3000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当年全国GDP(14630亿美元)的1/3。2004年,“大中国”GDP之和近20000亿美元,超过了全球第三经济大国德国近200亿美元,与第二经济大国日本的差距不到200亿美元。200亿美元,正好是中国一年最少的发展速度。这就是说,到2004年底,中国的DGP就可以稳步超过日本(近几年,日本的经济增长幅度,每一年不超过100亿美元——本节数字参见,①英国《The Economist》与中国《财经》杂志联合出版的《THEWORLDIN2004》、②中国官方《半月谈》杂志出版的《时事资料手册2003》合订本“世界各国(地区)概况”)。一旦人民币合法的进入了香港、澳门、台湾等之后,其领导之势就无法阻挡。那么,“中元”及“亚元”的形成,岂不水到渠成?


E、人民币开始大波动

    有报告称,2003前8月前后,有游资流入中国数额就可能高达200亿美元。这是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的最近消息,该局称将努力“掌握外汇形势的新特点”,并对银行收汇和结汇业务开展专项检查;有消息报道说,香港已经出现囤积1000亿人民币巨资;更有人民币波动显示,有海外资本大量囤积人民币、想待升值后杀回中国资本市场。据近期美国《商业周刊》(BusinessWeek)报道,因为意识到人民币可能要历史性升值,海外华裔商人已经将海外银行的存款和股票资本转换为人民币或投资中国内地市场。这样象所有金融市场跌势时期购进“股票”一样的原理,长期这样囤积、累加下去,中国投放市场的人民币势力必逐步放大、天量的继续增加,那么风险也将永远的累加下去……直到人民币升值才能释放,再到可实施“自由兑换”、实施“人民币市场化”——这将一直、整个5—10年间或更长时间内都是人民币的转换、跌岩起伏时期。

    据中国人民银行列行公报数字显示:到2003年7月末,中国流通中现金M2的余额为1.74万亿元,同比增长13.1%,增幅比去年同期高4个百分点,比上月末高0.8个百分点。央行报告重点分析说:“1-7月份,现金累计净投放84亿元,同比多投放415元。现金多投放主要发生在7月份,当月现金净投放405亿元,同比多投放145亿元”。到9月25日,中国所有的商业银行放贷达到近来中国的最高峰。然而,在人民币没有达到“升值”之前,这种情势将一直存在、并大起大落的延续下去。

    2003年8月30日前后,中国官方新华社就“听信传言风险大,有人在狂赌人民币升值”发表署名连续文章《专家:赌人民币升值可能会输很惨》,这说明人民币遇到了历史以来最大的劫难。但这种堵截、囤积、累计或放生人民币的特别情况,在中国人民币未实施“银行利率市场化”与“人民币汇率机制市场化”之前,将长期存在、并长期随时发生变化,且中间还可能有几个必经的重要台阶,因为“人民币之变”的过程,还有几道历史重要的“门”需要开和关。


F、中国金融依然有进与出的障碍

    到2003年底,中国外汇储备本年度净增近1000亿美元,预计全年中国外汇储备将达到4200亿美元,2004年可达到5300亿美元。到2004年2月底,中国已经购入美元超过4200亿(见2004年3月2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在纽约经济学俱乐部的演讲),格林斯潘警告说“日本与中国必须控制对货币的大规模干预,否则将面临影响深远的经济后果”。格氏说,日本的货币还有自我调节的能力,而中国长期顶死美元,造成北京的美元货币供大于求,从而使中国出现经济过热;人民币长期不变,随着中国经济的深入必由正面变成负面的因素加剧。在中国,目前让钱流出也是一个历史的问题,造成人民币的压力整体增加。只进不出,没有人民币进与出的机制与合法渠道,这是人民币压力堆积的重要环节。但,这也有望形成、出现的人民币外出机制,将除了可以利及美国外,还可以造福更多其他国家和地区。

    有观察家分析:中国改变资本外出机制,有可能利及香港和其他国家的旅游业、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政府债券、香港和其他股票市场的蓝筹股以及澳大利亚、拉丁美洲甚至中东国家的能源和基础材料工业。就连刚来中国商讨人民币升值问题的美国财长斯诺都承认,中国目前正在进行的改革将使其朝著自由资本流动和最终的汇率自由浮动目标更近一步。而眼下,这位美国财长还面临一项狠艰巨的任务,那就是拿著他新得到的那只放大镜,努力寻找与中国政府工作的“进展”,并向国内的贸易保护主义者拼命强调中国政府的举措所能带来给美国的种种利益和好处。

    人民币升值,已经没有任何外衣和悬念可隐藏了。而唯一留待中国决策高层去实施的悬念是:什么时机升值、升值多少?是一步到位、还是分步实施?但有一点是历史之必然:人民币,反应越迅速、越及时,给人民与国家造成的震荡与损失会越小;相反,时间跨度越长、累计越宏大,那么风险与灾难也会聚集倍率更放大。显而易见,一个8岁的少年与一个30岁的成年人、一个“100加1”与一个“10000加100”的数字,熟难熟易不是一目了然、非常清楚吗?

    来自美国国际经济学会(Institute for Internal Economics)资深研究员高登士(Morris Goldstein)和拉迪(Nicholas Lardy)前不久发表《建议人民币温和升值》论述,提出人民币中等程度升值(即升值15%或25%),说这更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而国际社会主张人民币升值、主流派、大多数国际人士的观点是将人民币一步到位、即升值35%或更多。海外的观点认为:若人民币长期保持不升值、不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最佳升值机遇、来融合和进入国际金融市场,中国金融的风险将会加倍的堆积、银行呆死坏帐也会变本加厉,特别是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社会很可能对中国出口采取更严厉的贸易保护主义壁垒。而“分步实施”,就等于是告诉天下所有的人“你准备好,我要战争打你了”,风险会更大!现在从历史与现实的来看,人民币升值,已经不可能等到5—10年之后了,而是在未来3、2年或更短的时间了。当然,做出这样变与不变正确抉择,就需要看中国新政对国际经济时局的绝对把握与判断了。

    (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和上网链接,若对本文有任何见解、疑问及要求,请通过[email protected]反馈系。)

    巩胜利简介:著名中国问题学者,著名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广交会”何以成为伪劣商品的天堂?》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金融怎么了?》《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海内外。在国际媒体美国《财富》杂志、《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本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的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最可怕功力”。作者是美国中国经贸研究会研究员、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会员,美国《北美行》杂志编辑委员会委员等,曾为访问学者,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中青年学者。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

    ——————————————————————通信地址(Add):中国•广州市工业大道南金碧二街78号404室4D 邮政编码(P.c):510288电子邮箱(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巩胜利:中国《青春万岁》——从85周年的中国“五四”青年节纪念
  • 巩胜利:聚焦“中国第一案”
  • 北京与东京对话(巩胜利/文)
  • 中国《青春万岁》——从85周年的中国“五四”青年节纪念 看“六四”的历史性启示/巩胜利
  • 巩胜利:历史的“3-20”“5-20”
  • 巩胜利: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悖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