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与东京对话(巩胜利/文)
(博讯2004年6月12日)
    [国际评论]

     近20年来,中国公民去钓鱼岛(日本称尖阁列岛)及近海海域岛屿,却被日本国民自卫队的军舰横冲直撞、飞机监视并驱赶出去;中国公民上钓鱼岛(近7平方公里的10多个岛屿,富藏石油,在1982年估计约737—1574亿桶),禁被日本国冲绳县的警方逮捕,还想以“非法出入境”交地方检察院起诉定罪……于是,全世界的人们不禁为之疑惑:钓鱼岛,究竟是日本、还是中国的领土?钓鱼岛的主权到底属于哪个国家的?谁能告诉全世界及天下所有的人们?未来又是哪个国家的“钓鱼岛”? (博讯 boxun.com)

    日本国声称::钓鱼列岛为“日本固有的领土”。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中国,又怎么让“战败国”——日本一举超前,成为当今全球的“第二”经济大国??

    50数年以来、任何人都不得不承认:当代亚洲经济与政治、各自为阵成一盘散沙,不能象欧洲、象拉美自由贸易区那样富有、齐心的发展与经贸,是与中国、日本长期的“不和”有密不可分的必然渊源……


北京与东京对话——中国学者与日本国众议院议员、现任防卫厅厅长石破茂展开世纪论战

    巩胜利/文 (著名中国问题学者)

    星野俊明/ 日文翻译(日本明治大学政治系)

    前话:中国的唇齿相依的邻居——日本,是现代国家和社会崛起的经典楷模。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或反对,今日日本的“国富民强”、在地球上拔地而起,都取得了全人类、地球上所有国家中有目共睹的国际地位,从中国古典“孙子兵法”——国策与战略的“进攻”和“防御”上来讲,都取得了全球划破时代、而无法复制与取代的历史意义。

    当代日本,是全球最值得学习和倡导的国家。至今的日本国,曾经是全球国民人均收入最高、超过美国而称霸世界的唯一经济大国。而日本国,一直以来既没有特别突出的全球性超级“富豪”,也没有全球性绝对的“穷人”,日本人的预期寿命,数十年以来都是全球寿命第一长的。日本,因有一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是“侵略者”和“战败国”的不朽劣迹,世人常常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待日本,那么今日日本国必须能真正和认识、正视自己;反过来,人们带着有色眼镜来看日本的经济和崛起,还有可能重蹈覆辙——“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发动者”的历史一幕吗?联合国至今有191个成员国,世界的人们也看着日本,是否可以用日本国、日本人的言行,来刷新世界、各国人们的眼睛和思维呢?美国人、英国人军事打击伊拉克从起初的反对、到后来全面理解,而日本对伊拉克派出维护和平的部队,却遭到世人的强烈质疑。而日本国,在当今世界各个国家中,是最平和、社会矛盾最缓和、社会贫富差距最小、最值得学习、提倡和借鉴、屈指难数的几个富大国之一。现在,让中国学者与日本国众议院议员、现任防卫厅厅长石破茂展开历史以来第一次的世纪对话:

    日本石破茂:自2001年9月11日到2003年的3年,对于后代来说毫无疑问将是一个历史上的转折点——“那一刻震倞了全世界”。

    中国学者:“911”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全人类未来前进的方向,全球超过90%以上国家——资本主义阵营、与全球不超过5家、社会主义阵营代表的中国,也展开了和平历史时期的首次对付“911”反恐怖的同步行动。这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大阵营在和平时期、第一次共识的全球行动。日本石破茂: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持续已久的冷战给日本国带来了近代史上从未曾有过的“和平”与繁荣。从“乾坤——天与地”的“均衡理论”上讲、尽管不值得推崇,但在东西方阵营即美、中、苏的军事力量的对峙下也延续了近半个多世纪的“无战争时代”。苏联未能拥有并确保其军事装备、经济实力的霸主地位来对抗美利坚合众国的“外层空间大战构想”及“军备竞赛”,随着其改革、新思维的急速进展而转眼间崩溃,西方阵营不仅在意识形态上,在经济和军事上也只能向一个共同的方向走去。

    中国学者:一个国家社会体制——“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的形成,有着本质“不共戴天”的源头区别。从社会主义鼻祖马克思发现、发明社会主义的那一刻起,“一个幽灵”(马克思的原话)——鬼神与灾难——“暴力革命”,便成了“社会主义”的“立命之本”、唯一的生存之道。可以这样讲:没有马克思发明、发现的“暴力革命”,便根本就没有社会主义的昨天、今天和明天,社会主义的明天,能变更和改变这种历史与现实的不公吗?

    石破茂:半个多世纪冷战结束了,有些人以为“和平就要到来了,兵源武器可以得到控制了”,然而,我们日本应该深刻地认识到,军事对峙下隐藏的对立因素,特别是宗教,民族,政治体制,经济差异,领土问题等等纷争,一样会呈现出来,甚至体现得更为现实而尖锐。

    中国学者:特别是政治体制和领土的纷争,将使今日世界和未来在地球上所有的人们根本无法真正“和平”下去。“社会主义”的政治体制的根髓所决定——必须以“暴力革命”(人头落地、血流成河)来夺取政权。“暴力革命”不仅杀戮社会主义“夺取政权”的唯一立论,而且当经济资源日益严重匮乏时还将蚕食整个世界。社会主义立论与社会实践的源头,决定了它必然导致战略、战术的重大错误,比如中国长期近四十年的“计划经济体制”、“文化大革命”、“抗美援朝”、“十次路线斗争”“一党专制”(注:当今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一党专制)等等,社会主义的“幽灵”——“暴力革命”袭击了整个世界!

    21世纪的日本、日本政府,对有争议中国海岛“钓鱼岛”的主权主张,取得了世界上难分“主权”与“非权”的巨大成功。被广泛认为“钓鱼岛”是中国领土的主张,却在近代50多年历史以来,中国政府却无法拥有和伸张这个海岛的“主权”。更令人质疑的是,被每每认为是中国主权的“钓鱼岛”,却由日本国长期“护卫着”,中国主权下的公民“保钓行动”却象是“来犯者”,被日本国冲绳县的警察逮捕,中国政府和军队却成了“旁观者”,中国的国家“主权”从哪里来体现?怎么来看历史的真实性和“钓鱼岛”的未来,这又是一出“不容改变现状”的历史楷模。不“改变现状”,就是永远不属于中国,那么南中国的“西沙群岛”又何尝不是如此历史的一幕“现状”?

    石破茂:冷战后10年过去了,世界终于意识到后冷战决不意味着分享和平。2001年9月11日的多起恐怖事件,使世界从后冷战冲进了后“911”时代。历史上,美利坚合众国曾信奉这样一种军事抑制理论,即只要其军事实力强于他国,本土就不会受到攻击,并以此来构筑安全保障和世界战略;然而此种理论在那一瞬间也随之彻底坍塌。毋庸置疑,那种非对称性的威胁与大量杀伤性武器用法不当以及用于其运载的弹道导弹正是基于这种后冷战背景下的产物。不惧死亡的恐怖组织和一些不把国民的幸福作为政治课题的专制国家,将使得军事抑制理论的彻底推翻成为所未有的空前灾难而根本无法避免。

    中国学者:“911”,已经不是那一个国家、那一种社会制度所能控制的事。这与一个国家的社会制度的容忍、怂恿非常至关重要。从遏制“911”的源头来讲,就要使整个人类世界从长远战略上、从社会制度上加以完善和堵截,使其难有死角。没有任何制衡生态环境的社会体制及一党专制存在着重大的国家体制障碍,则使整个人类社会有法不依的源头所在。遏制“911”必须全球来防范、必须有长期的生态战略,来铲除和堵截“暴力革命”“生命炸弹”“人体炸弹”等可能发生的一切“恐怖”源头。及时如此,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又为什么不可以和平共处呢?社会主义又为什么不可以最大的民主、来众党成林、包容为大呢?

    石破茂:我们日本在努力追求和平、相互理解,寻求通过联合国来构筑国际和平框架,同时,如何处理“危机在即”(指朝鲜半岛和台湾海峡的问题)也是保护日本国国民的生命和财产应尽的责任和义务。美利坚合众国,正是本着此种想法在联合国范围表决的基础上,向恐怖全面宣战,并一次、又一次对违背联合国决议的萨达姆・侯赛因进行了坚决的打击。

    中国学者:“911”恐怖的空前现实与历史证明,国际社会和国家之间的规则必须完善和加强,让那些不按规则出牌——所有“暴力革命”夺权、夺钱者,永远没有出生和发展的生态环境和空间。人类的未来,发展必须要有规则,局部的生态和人文、社会环境的破坏,也将当然的危害人类自己及这个地球和人类世界,国际和国家生态环境的形成和保护,也必须有一个可以依存的“游戏规则”。

    石破茂:日本国,在确保本国国益与履行国际责任和义务这个主体性判断的基础上成立了《对恐政策特别措施法》(テロ対策特措法),给与参与反恐作战的各国进行了后方支援;另外,2003年的第156次例行国会上成立的支援伊拉克人道复兴特别措施法,将在国际社会主导下为重建伊拉克作出积极的贡献。再有,《有关突发事件三法案》(有事関連三法案)在国会以9成绝对多数获得通过,防卫厅正就其“防卫能力状态”和“综合运用状态”部分进行反复充分地讨论。这些都是为了构筑一个能使国家在新时代采取相应措施的新体制。

    中国学者:尽管日本是“第二次大战”的“战败国”,但现今的日本国及日本1.27亿人民也都是那次战争的完全、真正的“受害者”。21世纪的日本国,当然应该与现今世界上所有的国家一样——国际权力与义务、规则的完全一样。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动国、战败国之一日本,是那个特别时代的特别产物,不是今天、也不是今天的日本国和这些臣民。尊重国际社会的根本规则,这是地球上所有国家都应该尊重做到事,包括中国与日本都应该当然的尊重国际社会规则。但偏偏就是社会主义的一些个别“独裁者”——一党专制而独党独霸天下,这怎么不让国际社会、爱好“和平”的所有人们永远有心头之患?

    石破茂:以前,我们日本在谈到保障安全的问题时总有一种禁忌感,而且国际上也有过这种禁忌性的环境。但是,我认为,现在更多的国民觉察到了这个及其正常的逻辑……只是一昧的歌颂“和平”,“和平”是绝不会到来。

    中国学者:“和平”,应该是一个国际社会共同的理念与方向,需要国际社会、每一个国家——国际大家庭来加以共同维护。“和平”,是国际社会一种“共同”的生态环境,“和平”不能有“死角”,有“死角”就会当然滋生“恐怖”。因之,社会主义与“一党制”(包括任何政党、任何形式的一党制,都不能摆脱生态一孔死角的必然结果),因没有大自然一样的制衡生态环境,都存在任何社会制度、权力制衡、党派制衡等等无法避免的当然“死角”,没有公共制衡环境的“权力”,是灾难的源头所在,中国历史上的“文化大革命”、“三反五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死”等等就是这样生成的天灾人祸。

    石破茂:当今日本国,与国际政治、国际经济地位所同步,回归了一个经济强国的本位和国际义务。即,把日本国本着单纯防卫构想的自行努力和以日美安保体制为轴心的安保构想明确地展示给国民和世界,同时我们也有责任将其可行的法律制度、预算和装备等的问题向国民和世界加以说明。

    中国学者:国家制度和国家大事的广泛民主化制度,是一个法制国家、政治文明、不走错路和弯路、树立起国际地位,是一个国家稳固、国家的国富民强、国家的伟大与否,最最根本的关键所在。中国在抨击日本国“军事化”走向国际的同时,而自己能以国家法治、民主国家、人民能真正当家做主人的理念来管理好这个“大中国”的大事吗?没有国家制衡的生态环境而一党独裁,腐败遍天下的中国,还有资格主持、并对国际社会说长道短、真能公正、公平的对待国际社会和地球上所有的“人们”吗?

    石破茂:日本国在先前的大战时经历了难以言喻的灾难,从战败、被占领那种极为艰难的情况下获得了今天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和平与繁荣。然而,历史是在过去的延长线上,我们必须接受以往大战的教训。为何造成了众多平民的伤亡?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在于今后要不断完善现有的国民保护法,而且还要反省以前为何错误地读解了世界军人的动向,并要使之体现在国家《考察自卫队现状》里。

    中国学者:战败国的日本与战胜国的中国,本没有作为一个国家的质的区别与不同,但历史的笑话就是这样无情和无可辩驳的实践了:日本经济的崛起了、并为国际社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而中国,从20世纪40年代毛泽东——抗日战争时期就开始,“事实求实”和“事实求是”一直是中国与社会主义前进的方向,但到“暴力革命”夺取了政权的1949年之后,中国却成为世界贫穷的凹地,而且一直从“大跃进”、到“三反五反”、再到“文化大革命”等等,从来都没有真正“事实求是”(求实),这是为什么?这是社会制度的必然结果!

    历史上的“战败国”——日本,却在千难万险中当然的崛起了!

    曾经过的“战胜国”——中国,却在风雨飘摇中当然的衰败了!

    这是什么道理?这是什么历史的最根本原因?这就是国家体制开花与结果的最根本的灾难:今日的日本国没有穷人,也没有在世界上最著名的富豪,日本政府将本国国民的贫与富差距缩小到全人类最可能的最小,这种成功是世界上最空前、最无与伦比的巨大成功!

    石破茂:在这日本,确立民主主义原有的文明统治本身就是对以往大战教训的接受。由主权的国民和代表国民的议员构成的政治必须本着正确的知识作出准确地判断才是给这个国家带来真正和平的唯一良策,也是对誓言‘临危不惧,挺身为国’的自卫队这个信任团体的一个最好的回应。当然,目前还有不尚完善的地方,我一直祈望今后日本国民及读到此文的各国友人能给与呵护,使日本的保障安全体制能继续前进,为世界和平做出应有的贡献!

    中国学者:社会主义的“党领导一切”,是与地球自然界制衡原理根本水火不容的。比如一个人、一棵树、一朵花、一滴血等等岂能在今日世界生存以“一”的生存下去?世界上的任何事物也是如此,社会主义就非要“独木天下,一花独放”?“独霸天下”,这是任何国家民主、当然生态环境的必然阻障。当然,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日本、德国、意大利等国相比,经济所取得的成就,应该说远胜于美国的意义更重大,但在国际社会的国家比交之中,而日本国似呼更缺少了德国国家“品德”之优秀、意大利国家方略之远大。

    日本国,要取得21世纪未来国际社会更广泛的认同,仅跟在第一超级大国——美国身后来上跳下窜,不得不令人想起中国著名的谚语——“狐假虎威”来。日本国,除了国家与国策的深谋远虑之外,还要跳出历史“战败国”的阴影来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大同人可,这非常重要,历史也毕竟有那一天无法抹去。

    中国,带着历史“日本杀戮”的有色眼镜、恩恩怨怨来评说日本可能有面向未来的“公正”传说吗?日本历史上侵略中国的“国难”与“人头”之债,这是当时国家执政者历史的严重错误,历史至今过去了50多年……因为任何人和任何国家都不可能靠历史而存活,更重要的是要在未来每一天到来的一天、又一天来日中,真正把握住今天、能真正“国富民强”的崛起吗!?中国,自所以浪费了40年左右的大好岁月,就是社会制度缺乏根本的制衡,造成了一个、接一个、再一个的无法挽回的历史错误。否则,不改变中国的这种社会制度,改变中国历史中的这些失误,中国要“和平崛起”岂不是真要去自欺欺人?

    结语:没有穷人、也没有超级全球富豪的今日日本,取得了举世公认的“国富民强”、今日世界的历史性巨大成功。日本国的富强,远比世界第一超级大国——美国占全球1/3财富的地位更加有现实和历史的价值。日本国与5000年文明的中国唇齿相依,中国与日本友好合作,不仅是中日两国、人民之间的好事,也是亚洲近30亿、占全球一半人民伟大创举。中日两国与人民进行友好的合作,是世界任何力量都攻无不克的!

    假如说,现任日本首相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能当然增加日本首先当选的选票,那么又有谁不去参拜呢?而事实是,小权第二任、再次当选日本首相,就与参拜靖国神社有不可断裂的链接关系。再如,“320公投”主张有台湾独立倾向的陈水扁再次当选,难道所有的中国人不该绝对换一种行之有效、而不是适得其反思路、实践去坚决的反对“台独”、反对日本“军国主义”吗?不换思路、适得其反的理论与实践,只能让中国及政治永远被动的挨打!!

    进入21世纪以来,尽管当届小泉政府与中国政府进入近半个世纪以来、少有的“冷静时期”,尽管小泉首相本人也无心到访中国、而无数次去参拜日本历史的“靖国神社”,尽管日本国也派出了毁誉参半的联合国“维和军队”……中国与日本的经贸关系却依然再创奇迹、最冷静的历史新时期,小泉当届政府仍不愧为近50年以来最为杰出、成功的日本政府与首相。中国政要的确对小泉感觉不好,但这有什么关系?小泉不依然连任、取得了日本国国民的认可和拥戴以及世界各国的广泛认同?日本国“维和部队”不一样与美国、英国等的军队进入国际社会?21世纪的日本国,正走向新的、历史的成功!就象中国不能躺在历史上曾有过的辉煌一样,正视历史,不依靠历史,共同和谐的走向未来,这是中日关系的必然趋势和选择。

    日本国众议院议员、现任防卫厅厅长石破茂简介:

    日文原文下载于:自民党公式网页 http://www.jimin.jp/ 石破茂ファイル http://www.ishiba.com/

    石破茂,1957年(昭和32)生于鸟取县八头郡;

    1979年(昭和54)庆应义塾大学毕业后就职于三井住友银行;

    1986(昭和61)年第一次当选全国最年轻议员以来先后6次当选,曾历任众议院规制缓和特别委员长、运输常任委员长、农林水产总括政务次官、防卫总括政务次官;

    2002年(平成14)3月、‘为早日救出被北朝鲜绑架的日本人而行动议员联盟’会长、同年9月任日本国国务大臣防卫厅厅长;

    2003年9月、于小泉第2次内阁再任国务大臣防卫厅厅长;

    石破茂家庭情况,有妻佳子和子女2人,是4口之家。

    

    特注:本文石破茂名下的所有文字,为其2003年8月份发表的日本防卫厅“年度国情咨文”全文。

    

    (作者特别声明: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刊出、转载、摘编和上网。若对本文有任何见解和法律问题,请通过[email protected]反馈系。)

    

    

    巩胜利简介:中国问题学者,著名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广交会”何以成为伪劣商品的天堂?》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金融怎么了?》《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海内外。在国际媒体《财富》杂志《时代周刊》《新闻周刊》《美中时报》《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轰动的论述,在中国最高层的《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深度经济、社会评述、论著。本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的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最可怕功力”。作者是美国中国经贸研究会研究员、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会员、美国《北美行》杂志编委等,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中青年学者。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以下国际网络链接:

    

    点击这里

    

    通信地址(Add):中国·广州工业大道南

     金碧二街78号404室4D 邮政编码(P.c):510288

    电子邮箱(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青春万岁》——从85周年的中国“五四”青年节纪念 看“六四”的历史性启示/巩胜利
  • 巩胜利:历史的“3-20”“5-20”
  • 巩胜利: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悖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