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京报》创刊半年之际想起邵飘萍、程益中、喻华峰三君子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4年6月09日)
    昝爱宗/文

     2003年11月11日,《新京报》正式创刊了,我想起了老《京报》,想起了《京报》创办人、因言获死罪的邵飘萍先生。我在内心希望自邵飘萍以后,我们的国家莫再发生类似邵飘萍遭遇的因言治罪的悲剧。 (博讯 boxun.com)

     2004年6月8日,《新京报》创刊半年多了,我通过新闻和网络获悉又有两位报人的最新遭遇,他们就是至今仍在监牢里的《新京报》创始人、《南方都市报》创始人程益中、喻华峰两先生。

     一些网络媒体援引香港媒体的报道说,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7日上午8时半开庭审理喻华峰案,至下午5时半结束,除去中间休息一小时,共审理了8个小时。上诉人喻华峰的辩护人、北大博士许志永继续为喻做无罪辩护,喻本人也在最后作了无罪陈述。2004年3月19日,一审法院以贪污罪、行贿罪判处喻有罪,刑期12年。6月7日的二审,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2个月前,也就是在广州一审法院判处喻华峰有罪的同一天,程益中这位《新京报》前总编辑、《南方都市报》前总编辑被捕,拘捕罪名为涉嫌“贪污”和“私分国有资产”。

     这两位先生的遭遇,逼迫着我想起《京报》邵飘萍的遭遇。邵飘萍遭遇的是“飞来横祸”,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而程益中,喻华峰两人,也同为文人,在公开的媒体圈子里透明地工作者,一切都是公开的,竟然被指控为贪污,行贿,他们是不是也遭遇了“飞来横祸”?是不是也属于“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翻开近代中国100年的新闻史,或许只有“萍水相逢”四个字可以承载中国新闻工作者的光荣与梦想。“萍水相逢”所提到的邵飘萍、林白水,是中国最杰出的独立报人,他们亲自创办独立自由报纸,亲任时评主笔和社长,当无冕之王,冒无头之险,不顾自身安危,为国家和人民利益奔走呼号,向专制敲响警钟,写出振聋发聩的文章,以死立言,最终成为中国新闻史上独树一帜的楷模人物。

     邵飘萍说:“余百无一嗜,惟对新闻事业乃有非常兴味,愿终生以之。”1926年4月26日,《京报》社长邵飘萍在北京前门大街南端的天桥刑场遭北洋军阀杀戮,仅40岁。有评论认为,“自从民国成立以来,北京新闻界虽然备受反动军阀的残酷压迫,但是新闻记者公开被处死刑,这还是第一次。”

     前辈们的牺牲正是前辈们的光荣,前辈们的梦想则是牺牲者无法实现的梦想。冯玉祥评价他,“飘萍一支笔,抵过十万军。”毛泽东说,“特别是邵飘萍,对我帮助很大。他是新闻学会的讲师,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一个具有热烈理想和优秀品质的人。1926年他被张作霖杀害了。”自由独立报人死于残暴军阀之手,飘萍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飘萍在北京创办著名的《京报》时,恰封军阀混乱、民不聊生的1918年,他在10月5日出版的创刊号上明确提出,报纸“必从政治教育入手。树不拔之基,乃万年之计,治本之策。……必使政府听命于正当民意之前,是即本报之所作为也!”(创刊词《本报因何而出世乎》)《京报》一开始仅两个人,无党无派,不以特殊的权力集团为后盾,主张言论自由,自我定位是民众发表意见的媒介。很快就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声望倾动一时。1926年4月24日,邵飘萍被因言获罪,遭张作霖逮捕,《京报》首次被封,终期2275号!

     被捕前两日,飘萍已于1926年4月22日《京报》发表“飘萍启事”,实在感人肺腑,特意录文如下,以示铭记和缅怀:

     “鄙人至现在止,尚无党籍(将来不敢予定),既非国民党,更非共产党。各方师友,知之甚悉,无待声明。时至今日,凡有怨仇,动辄以赤化布党诬陷,认为报复之唯一时机。甚至有捏造团体名义,邮寄传单,对鄙人横加攻击者。究竟此类机关何在?主持何人?会员几许?恐彼等自思亦将哑然失笑也。但鄙人自省,实有罪焉,今亦不妨布之于社会。鄙人之罪,一不该反对段祺瑞及其党羽之恋栈无耻;二不该主张法律追究段、贾等之惨杀多数民众(被屠杀者大多数为无辜学生,段命令已自承认);三不该希望取消不平等条约;四不该人云亦云承认国民第一军纪律之不错(鄙人从未参与任何一 派之机密,所以赞成国民军者,只在纪律一点,即枪毙亦不否认,故该军退去以后尚发表一篇欢送之文);五不该说章士钊自己嫖赌,不配言整顿学风(鄙人若为教育总长亦不配言整顿学风)。有此数罪,私仇公敌,早伺在旁,今即机会到来,则被诬为赤化布党,岂不宜哉!横逆之来源,亦可以了然而不待查考矣。承各界友人以传单见告,特此答陈,借博一粲。以后无论如何攻击,不欲再有所言。”

     继4月26日邵飘萍遇难后,《社会日报》主笔林白水撰文痛斥军阀,同样获得一死。8月6日,林白水撰文《官僚之运气》,抨击官僚和军阀,骂张宗昌的心腹潘复为张的“肾囊”,终于触怒了潘复和张宗昌。当天晚上遭到张宗昌逮捕,仅仅过了3个小时,他就被枪杀在天桥刑场,仅52岁。

     白水前辈,为我国辛亥革命时期自由独立报人,辛亥革命后,曾在北京创办《新社会日报》,时常被勒令停刊,后来复刊为《社会日报》。“三家村夜话”之一的邓拓这样评价他的福建老乡:“现在看来,林白水的一生,无论如何,最后盖棺论定,毕竟还是为反抗封建军阀、官僚而遭杀害的。我们应该建议在编写中国近代报刊史的时候,适当予以应有的评价。”

     坚持新闻自由光荣使命的独立报纸《京报》已经成为历史。2003年11月,在程益中的主持下,公开标榜“负责报道一切”的《新京报》则力争记录当下正在发生的历史,一篇题为“责任感使我们出类拔萃”的发刊词,是何等的豪情万丈:

     ……历史开始了。

      155年前,卡尔·马克思创办了新莱茵报。152年前,亨利·雷蒙创办了纽约时报。85年前,邵飘萍创办了京报……2003年11月11日,冰雪消融,多云转晴,新京报在中国首都北京横空出世。

     ……新京报一小步,中国报业一大步。由于历史上进步报人邵飘萍创办的京报曾经烛照过一个时代,我们这张新京报的创刊,被外界广泛解读为一次伟大的复刊行动。这实在是一个善意的、富有创造性的误解。我们不敢掠人之美。但是我们也不能数典忘祖……知识分子的良心,从来就是奠定报业大厦的基石;知识分子的风骨,从来就是支撑报业大厦的脊梁。历史上的京报如此,新京报也理应如此。

     ……新京报的口号是:“负责报道一切”。新京报致力于对报道的新闻负责,一切新闻和一切责任。有责任报道一切新闻,追求新闻的终极价值和普世价值;更有责任对报道的新闻负一切责任,包括政治责任、经济责任、文化责任和社会责任。新京报……在体制内行使媒体的权力,开展建设性的舆论监督;认同意识形态产品属性,奉行社会效益优先原则;树立理性新闻观念,探索客观报道模式,努力重组事件、再现事实、还原真相;宣传有正负之分,新闻有真假之辨;有不可以报道的真新闻,但不可以报道假新闻;遵守新闻道德,尊重新闻规律,追求新闻价值,讲究新闻方法。

     ……经过一代又一代政治家报人的努力,新京报必将成为新世纪新北京有责任感和影响力的报纸,一张与大国首都地位相称的报纸,一张承载中国报人光荣与梦想的报纸。

     阅读以上几段新京报的“政治家报人宣言”,再回顾邵飘萍、林白水等新闻烈士的献身精神,我感到最真切的是历史车轮决不会滚滚后退,今天的新一代报人所肩负的重任更是前所未有的艰巨。为了继续前辈们的未竞之业,为了实现前辈们所未能实现的梦想,则需要一代又一代后来人,衣钵相传,前赴后继,赴汤蹈火,敢于牺牲,无怨无悔,死而后已。

     做新闻记者,只要不畏死,只要敢于坚持独立自由报道,只要敢于把国家的命运与人民的命运承担在自己的肩上,才能称之为捍卫新闻自由的真正的新闻记者。

     事实上,敢于负责真实报道当今社会的程益中已经做到了。2003年2月到3月,《南方都市报》多次努力冲击传统的资讯封闭体制公开报导SARS没有得到有效控制。 4月25日,《南方都市报》的一篇报导《一大学毕业生因无暂住证被收容并遭毒打致死》震撼了整个国家,孙志刚之死导致了一部法规的废止和公民权利运动的浪潮。但收容遣送办法的废止在给上亿的中国广大外来农民工带来安全和尊严的同时,也意味著某些人非法特权利益的损失。 到了7月,似乎有了阴影,时任《南方都市报》总经理喻华峰涉嫌“受贿”被拘留,审查后改为取保候审。有媒体人士认为,喻华峰事件是一起打击讲真话媒体的政治报复行为。2004年1月初,针对《南方都市报》的经济问题的调查骤然升级。1月14日,喻华峰被正式逮捕,涉嫌的罪名由受贿变成了贪污和行贿。喻华峰案的辩护人北京大学法学博士许志永表示,喻华峰不仅不是一个令人痛恨的腐败分子,而是一个令人尊敬的报业经理人,一个无辜的受难者。南都案令他对中国的司法和社会几乎绝望,“为中国的司法感到悲哀。”

    如今,二审开始了,结果将会如何,只能拭目以待。但我期待,司法部门应当独立不受权力干扰地依法判案,莫再重演当年《京报》邵飘萍遭遇的因言治罪的悲剧。

    同时,我还期待,承载中国报人光荣与梦想的不仅仅是一份或几份象样的报纸,而是在中国涌现一批或一大批有着邵飘萍、林白水等新闻烈士献身精神的新闻记者们。惟有牺牲精神,中国的未来才有希望。

    昝爱宗 自由作家,媒体研究者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六月只有三十天——重读八九春夏之交《人民日报》若干细节
  • 昝爱宗: 李慎之先生走了,自由主义传统不能走
  • 我的朋友是程益中 [昝爱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