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写给天安门母亲
(博讯2004年6月06日)
    丁子霖妈妈,

     今天是六四十五周年紀念日,也是您的兒子蔣捷連遇難十五周年的日子。我知道,在這個悲傷的日子,無論什麼樣的言語,都不能稍稍減輕您失去親人的傷痛。但我還是想告訴您,就在今天,就在此刻,有我,還有千千萬萬像我這樣的天安門兒女,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挂念著您。願我們今夜的祈禱,帶給您心靈的安寧。 (博讯 boxun.com)

    作為當年親身參與過民主愛國運動的青年學生,作為目睹過六四屠城的北京市民,我常常想起您和您的兒子。在您十七歲的兒子和所有六四死難者的英靈面前,我是卑微的幸存者。在所有十五年來與強權和暴政抗爭的天安門母親和六四難屬面前,我是屈辱的沉默者。六四也曾經帶給我們這一代人無盡的傷痛,但我知道,世界上沒有什麼樣的折磨,能比一個白髮母親十五年來日日在家中伴著自己兒子的骨灰來得更加殘酷。這樣的傷痛,沒有人能夠興您分擔。

    我常常想起您,還因為在那個屠城的夜裡,我曾經在您的兒子遇難的地方,救助過一個被子彈射穿胸口的孩子。他和您的兒子同齡,遇難的時間與您的兒子非常接近。很長時間裡,我一直相信這個孩子就是您的兒子。他死在北京兒童醫院,他的屍體無人認領,最後被政府收走處理了。

    年年六四的時候,我都會點起一枝燭光,照亮那個孩子回家的路。我常想,世上必定有一個與你一樣傷心斷腸的母親,十幾年來日日盼著自己的兒子回家。十五年了,我不曾有一刻忘記過那個孩子死時的面容。那天夜裡,在血腥扑鼻、遍地哀號的急救室,醫生哭著告訴我,他受的是槍傷,在胸口,沒法搶救。

    那一刻,我的世界崩坍了。一整夜的時間,我把他安放在長條木椅上,坐在他的身邊。他的手一點一點冷了,僵了。他的眼一點一點黯了,濕了。他看上去不到二十歲,平靜地躺在長椅上,睜著雙眼,目光平靜。我看著他的屍身下面,血仍然一連串地滴到地上,像小溪一樣四處流淌。那一刻我對自己說,中國,你的土地有多硬,你的心腸就有多硬,硬到連熱血都渗不進去!

    丁子霖教授,您是我們的長輩,您是教師,您是母親。您最知道,我們千千萬萬曾經在天安門廣場上奔走呼號的孩子們,就像您的兒子一樣,我們曾經怎麼樣地愛過那個國家!在那片土地上,我們喊過,哭過,走過,跪過,愛過,恨過,振臂歡呼過,忍饥挨餓過,凄風苦夜中相互扶持過,槍林彈雨中相互救助過。我們想用真情打動鐵石的心腸,我們想用肉身阻擋冰冷的坦克。

    一九八九年,我們用青春, 血淚和生命寫成的誓言,沒有晴朗中國的天空,但我們對那個國家曾經的愛的忠誠,蒼天可鑒,天地動容。

    六四以後,我選擇棄國土,背家園、海外飄零,是因為我對於那個曾經舍命愛過的國家,心已死,情已絕。我寧願讓六四變成心頭泣血的傷口,也不再向那個沒有人性的政權乞求公義。

    這些年,除了我的親生父母,您是我在那個無情的國度裡,唯一放不下的牵挂。因為您不僅是死難者的母親,也是天安門前整個一代人的母親,是我們這個在政治罪孽中沉淪的民族的母親。您是我十五年來在那個冰冷黑暗的王國裡唯一看得到的光亮, 唯一感受得到的溫情。

    可是,在您和所有天安門母親、六四難屬面前,我常常感到無言的羞愧。這些年來,整个中华民族任由你們這些在屠城中失去自己孩子和丈夫的女人,以柔弱的身軀在那個沒有公義的國度裡對抗謊言,對抗暴虐。

    您多次表示擔心,當天安門母親們一個個離開人世的時候,六四沉冤會逐漸被淡忘。我想告訴您 ,不會! 上千萬北京市民會記住,長安街每一個死過人的路口會記住,天安門紅墻會記住,我們天安門前的一代人會記住,成千上万为中国的民主自由不懈抗争的人们会记住。我們會長久地告訴世界,在人類文明史上曾經有過那麼黑暗的一夜,中國人民曾經為爭取人權付出過那麼大的代價。

    又是六四了,我知道,您此刻的傷痛是沒有人可以分擔的。請您在蔣捷連的英靈前,替我點亮一枝蠟燭。他是我們的兄弟,他是我們的骄傲。我願他,還有那個死在我臂彎中的男孩子,還有所有死在那個黑夜中的人們,在天堂安息。今夜,我們一同為他們哭泣。

     一名多倫多市民 (2004年6月4日)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