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芦笛:又一“英x”下首阳——评柴玲回国
(博讯2004年6月04日)
    回国更多文章请看回国专栏
     海纳百川/刚才迅速进来看了一眼,见阿随如<伤逝>结尾那样,又回来了,还是在凌晨四点回来的,符合他念四(我等上海人对“24”的说法)小时上网的行为特徵,嘻嘻。 (博讯 boxun.com)

    
    接着就看见他转贴的柴府千斤回国的消息和吾儿开溜的盛赞。第一个反应便是:敬爱的胡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胡平先生会怎么说?他当初不是大义凛然地谴责国内那些“犬儒”么?连人家接受共党统治的现实,在现有状况下尽可能为自己谋点切实好处,他都看不下去,要骂成“犬儒”,如今这位双手沾满人血的柴女士,竟然施施然回归到为她谴责为“法西斯政府”统治的国家去圆发财梦,剥削死剩的前同胞,这该怎么说?
    
    当然他什么也不会说,只会装作天聋地哑,权当根本没那事。既然是革命乱党,那就必然要实行双重标准,为了党派利益抹煞良心。
    
    这反应正跟我党一样:我党也正是“不哑不聋,难作富家翁”。柴女士方便地忘记了她在广场上的誓言,“让人民起来和这个法西斯政府较量”,回去乞求法西斯政府的残羹冷炙;法西斯人民政府也方便地忘记了通缉令,玩法轻纵这“煽动反革命暴乱首犯”。这正是红楼梦说的:“尴尬人难免尴尬事”。有这种下流的国家,有这种下流的政府,就有这种下流的反对派,当然也就有下流的专吃人血馒头的男女“英叉”们。
    
    我觉得奇怪的是,无论左中右,大家似乎都忘记了一件事:根据党和政府当时发布的一系列正式文告,六四是“反革命暴乱”,而亡命海外的学运领袖和所谓“民运”组织则异口同声地将它谴责为对无辜民众的疯狂屠杀,是典型的法西斯罪行。很明显,这两种声称针锋相对,根本没什么“求同存异”的可能,只能是一方放弃自己的说法。这大概是连盲人都看得出来的吧?
    
    所以,六四学领不是不能回国,但只能在以下两种情况下:政府为六四平反,向全民沉痛谢罪,惩罚罪犯,抚恤赔偿死难民众;或学领承认犯法,回国归案。这里正用得着我党最爱说的话:“中间道路是没有的。”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就什么人间奇迹都能造出来。”果然,这不可能有的“中间道路”,如今竟然被政府和民间英叉不明不白、不三不四、不清不楚、不伦不类、不干不净地联手创造出来了!
    
    於是两者都成了无耻骗子:在政府,当年“告人民书”等一系列正式文告包括邓小平的公开讲话全TMD统统放屁,因为犯了叛国罪的元凶如今竟然大摇大摆地进了国门。在柴英叉,却原来当年不共戴天的法西斯政府也可以变成衣食父母!
    
    这才是真正的“有奶便是娘,人血即干粮”!这些人到底是不是人?
    
    当然,据我猜想,政府的脸只是丢在明处:让大家都看明白原来政府说话是放屁,私下里那宝脸肯定还是保住了的。据既往经验,柴英叉回国前,不写个悔过书,是绝对换不来那“大红派司”的。媒体早就多次披露柴英叉试图返国之举。据说大半年前她就曾为此专门去了香港,碰壁怏怏而返。这次终于敲开了阿里巴巴之门,那“芝麻开门”的咒语肯定是念过了,对伐?
    
    不知柴英叉坐在政府派出的“宝马”或“红旗”上,风驰电掣地驶过长安街时有何感想?会不会偶然想起那些为了保护她率领的学生,在坦克和装甲车前一个接一个栽倒的英烈?想起丁教授和无数永失爱子的母亲们?
    
    在柴玲那历史性证言中,记者问她下一步准备怎么办。她说,“下一步我准备求生。”果然如愿以偿,用数百甚至数千无辜生灵的辗转喋血,换来了自己毫发无损。再下一步呢?她准备发财,哪怕是回去和“法西斯政府”作交易也无所谓,那是人家的基本人权,是不是?
    
    记得郭老才子在武汉长江大桥修成后写“诗”歌颂,说什么:“谁说党的领导可以不要?请看这长江大桥!谁说中苏合作可以不要?请看这长江大桥!”仿此,我也用“诗句”来结束这篇匆忙打出的杂文:
    
    谁说可以跟着人家冲动胡闹?
    请看柴玲是怎样踏着血迹跑掉!
    
    谁说中国有真正为民请命的志士?
    请看柴玲是怎样靠钻狗洞刨食!
    
    谁说不该作犬儒?
    请看柴玲是何等人类耻辱!
    
    谁说反共就是“良心”?
    请看柴玲那狗肺狼心!
    
    原文连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柴玲被特许回到中国
  • 卢四清指柴玲人在美国没去上海
  • 柴玲被特许回到中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