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阮杰:中共为何砸掉“一国两制”的招牌?
(博讯2004年5月28日)
    作者阮杰

     中共为何砸掉“一国两制”的招牌?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中共从来就没想过要实行“一国两制”,或换句话说,“一国两制”从来就是“一国一制”的设计。为什么这么这么说呢?请让我们对“一国两制”出台的历史背景和中共在“一国两制”上的言行进行认真分析,就可以揭开隐藏在“一国两制”这张面纱之下的真实内容了。 (博讯 boxun.com)

    “大棒”为何换成“胡萝卜”?

    中共在毛时代从未停止过高喊“一定要解放台湾”的口号。由于巩固新政权,应付韩战以及“大跃进”和“文革”的原因,中共无暇也无力把这个口号付于行动。当然,“北极熊”压境和美帝虎视眈眈也是其中原因。八十年代后,毛衣钵的继承者们也没有忘记这张民族主义大旗。然而,两岸情形今非惜比。国民党政权在宝岛根深入土,经济枝繁叶茂,军事羽毛渐丰。相反,大陆经过“大跃进”和“文革”的洗礼,杯盆狼藉,贫困不堪。随着国门的打开,大陆老百姓对台湾制度的赞同远大于对大陆的社会主义。两岸的现实和美国“台湾关系法”的存在,让邓小平意识到武力攻台的难度和代价。即使武力“解放”成功,生活好端端却无故遭战争伤害的台湾人民对中共必怀更重的敌意,更不服中共的领导。同时,战争和“解放”后台湾社会的动荡将会破坏中共经济建设计划,弄不好还会葬送中共危危可及的政权。在这些利害关系面前,作为“猫论”发明者的邓小平当然会考虑改弦更张对付台湾。邓小平和他的同僚们深明这样的道理:通过价值观念的误导,金钱物质的引诱和花言巧语的蛊惑往往更能使对手自愿合作,成功率更高,代价也更低。不管走那条路,通罗马就行。硬的行不来,就来软的。“大棒”可换成“胡罗卜”。这个“胡萝卜”就是“一国两制”。

    中共推销“一国两制”真的是为了中国的统一吗?

    “一国两制”的构想最初出现在1981年叶剑英对台讲话的“叶九条”中。在英政府主动提出香港问题后,邓小平同样套用“叶九条”,并概括为“一国两制”。1983年6月邓小平会见美藉华裔教授杨力宇时对“一国两制”作了更明确的阐述:“祖国统一后,大陆实行社会主义,台湾,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可以不同,但在国际上代表中国的只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就非常清楚,中共所设计的“一国两制”中的“一国”并非地理疆域上的中国,也不是别个名称的中国而是中共把持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和香港的主权一旦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和香港的一切事务就是完全的内政,中央政府就有最后决定权。台湾和香港政府作为地方政府即使不满,也只有服从的份,外国政府更无理说三道四。

    当时的台湾当局也是坚持“一个中国”,但他们所指的中国是早近四十年拥有法统的中华民国而不是后来叛逆篡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再者,中共统治大陆三十多年的所作所为让台湾同胞胆战心惊,况且中共依然抱住“四个坚持”不放。台湾人民不是不愿意统一(至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仍是如此。〕而是不愿统一到中共的制度之下。如果中共抛出的不是“一国两制”而是联邦制或邦联制,台湾当局能坐下来和中共谈判的可能性更大,中国统一更有可能。中共之所以没有这样做,不是不明白海峡对岸的心思而是由于以维护专制制度为前提使然。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中共推销“一国两制”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中国的统一而是为了扩大其专制势力,确立其唯一霸主地位;同时利用这张民族主义大旗来整合人心,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

    专制制度能容得下资本主义制度吗?

    资本主义源于自由主义。含有自由因素的财产私有化,生产社会化,交换市场化和竞争公开化是资本主义经济的本质特征。这个本质特征决定了资本主义经济必须要要民主制度作为保障才能健康地存在和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和民主制度是密不可分的。资本主义制度应包含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和民主政治制度。

    民主制度以保障个人自由为出发点。因此,言论自由,信仰结社自由和民主选举是民主制度必然内容。在民主制度下,国家公权力的来源和存在表现为民授,民管和公开竞争。相反,专制制度是以少数人长期垄断国家权力为特征的封闭的政治制度。专制制度的特征决定了专制统治者必然要限制人民的自由。或说,限制人民自由是专制制度存在的基础。专制制度是一种压制人性的制度。为了避免被剥夺自由权利的人民的反抗,专制统治者必须要用有利于巩固专制制度的思想观念训导民众,奴化民众。可以说,专制制度的生存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对意识形态的控制。意识形态一旦失控,人民就会觉醒,专制制度就到受动摇,进而土崩瓦解。因此,在专制制度下,绝无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结社自由和民主选举。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是两种截然相反,水火不容的制度。

    “一国两制”不管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都是行不通的。理据有二:一,台湾和香港既然已统一到一国之内,那么中央政府就不能用过去对等待他国的方法管制出入境,必然相对放开,否则不合情理。人员交往的增多就意味着思想和言论交流的增大。把自由言论和民主思想视为洪水猛兽的中共不会视而不管。他们必须要做的,就是通过经济和政治手段控制媒体,主导舆论,清除异已声音。过不了多久,党的思想就“润物细无声”地溶入全港台人的思想之中了。二,中共必须在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人大”(也算“政协”〕里安排港台代表的席位,不然就不能体现“一国”。如果这两地的代表是在民主制度下民主选举产生,那么这些代表必定会坚持民意,坚持民主理念。共处一室之内,共坐一台之前,一个行的是专制的那一套,一个坚持民主的做法。他们能谈到一块吗?他们能共定国策吗?显然,专制当权者不会接受这样的代表。为了能让中央的决议一致通过,中央就会用“大陆式”的选举,甚至连选举都不用,直接钦点他们属意的人士充当代表。言论信仰自由,结社自由和民主选举是民主制度的核心。没有这些,作为资本主义必要组成部分的民主制度也就不存在。没有民主制度,资本主义经济将受到摧残,资本主义制度更无从谈起。“一国两制”无疑是空中楼阁。

    关于这个问题,还可以用目前中国大陆的政治体制给新兴经济造成的破坏作佐证。中共进行经济改革二十多年,允许私有经济存在,倡导市场经济;但拒绝对政治体制作任何实质性的变革;从而导致了诸如权力参与市场竞争,官商勾结,假冒伪劣产品充斥市场等等。老老实实按市场规律苦心经营的商人举步维艰,不知市场规律为何物但善于钻营“红道”(官道〕的商业“精英”却蒸蒸日上。中国当今的政治体制并没有造就具有真正意义公开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反而制约了市场经济,扭曲了市场经济。

    “保持原有资本主义制度不变。”意下为何?

    中共向来仇恨资本主义。尽管现在中共已把很多资本主义的东西移植到中国大陆,但他们从来极少提及“资本主义”这几个字。中共害怕的不是资本主义经济。他们害怕的是资本主义政治,即民主政治。他们更不能容忍在他们眼皮底下有民主势力的存在。然而,在“一国两制”中,中共却允诺台湾和香港保留资本主义制度。这是怎么回事呢?要弄清这个问题,我们还要回过头来看看“一国两制”出台时台湾和香港的社会制度。

    众所周知,1949年国民党政府败居台湾后,在经济上推行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但在政治上依然实行一党专制。(直至1987年国民党当局才解除党禁报禁,1996年才实行总统普选。〕此时的台湾社会制度可以称作不完整的资本主义制度。(这里有一点必须说明。现今中国大陆制度不可以也称作不完整的资本主义制度,因为中共依然奉行专政的政治信条,不象国民党奉行的是民主政治理念;再者,大陆目前经济尽管有私有经济和市场经济成份但社会主义公有经济仍占主导地位。〕香港社会制度与台湾有所不同。英政府统治香港期间,推行的也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香港人民享有言论,信仰和结社自由的权利,但没有选举政府首脑的权利。作为政府首脑的总督由英政府委派。(这里有一点也得说明:英政府委派总督和中共中央政府钦定特首,这两者形式上是一样,但对香港社会的影响却大不相同,因为英政府是民选政府而中共中央政府是专制政府。〕此时香港的社会制度可称作不完善的资本主义制度。台湾的一党专政和香港总督的委任制正合中共的心意,大体上和中共的专制制度相吻合。对于已默认大陆私有经济存在和发展的中共当局来说,台湾和香港此时的社会制度是可以接受的。中共在“一国两制”中声称可让台湾和香港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实际上指的仅是当时台湾和香港不健全的资本主义制度。中共当局当年阻止港督彭定康的政改方案而另其“炉灶”就证明了这一点。关于这一点,我们还可以从中共当局论及“一国两制”的言论和文件中看得出来,包括作为“一国两制”头版的“叶九条”,邓小平的多次讲话以及“香港基本法”第五条等。中共当局始终都是这样说,祖国统一后,台湾,香港和澳门现行的(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不变。他们从没忘记在“资本主义制度”之前加上“现行”或“原有”两字。

    中共从一开始就有意割裂,回避和淡化作为资本主义制度必有部分的民主政治制度。如“叶九条”:“台湾现行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还有“香港基本法”第十一条:“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制度和政策,包括社会,经济制度均以本法规定为依据。”。社会制度内涵就包括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等制度。社会制度和经济制度不可并列使用。这是个常识,是中小学生都不应犯的词法错误。中共当局有意将两者并列在一起,目的是突出经济制度,回避和淡化政治制度。

    “二十三条”可以搁置普选为何被断然拒绝?

    香港的言论自由是中共的眼中钉,肉中刺。在制定“基本法”时就设立了旨在限制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的“二十三条”。在五十万港人游行抗议之压力下,中共只好无限期搁置“二十三条”。如果就此认为中共屈服了香港的民主力量,要放弃对港人的言论控制,那就大错特错了。对于中共来说,控制言论固然重要,但控制政府更为重要。在大陆的成功作法让中共相信只要能控制政府就能控制一切,包括媒体和各种社团。钦点特首是中共操纵港府最关键的手段。由于香港立法局有权制定不同于大陆的法律并可用法律制约港府,中共必须同时控制立法局。因此,中共绝对不会同意普选。否决普选的决定不是今年4月26日才作出的,是早就存在了的,只不过没到最后关头,中共当局不宣布而已。

    中共不让普选,一方面害怕对香港政局失去控制;一方面更害怕大陆各省起而效之。普选仅限于香港一地,也许短时间内不会对大陆造成太大影响。但随着香港和内地经贸紧密合作的加深,加上每五年一次的特首(立法局为四年〕竞选表演赛的刺激,过不了太长时间,普选地方行政长官将成为大陆各省人民的普遍诉求。如果地方官员民选了,人民很快也会要求普选中央最高统治者。这是中共当局能预见到的,又是最不愿意见到的。普选意味他们下台,意味专制制度结束。谁都不愿意失去权力,专制者更甚。专制制度的高层当权者不但害怕失去自己的权位同样害怕失去对基层政权的控制,因为专制政权不是靠民意维持而是靠各层既得利益的官吏卖力撑的。地方官员如果由民选产生,那么就不会唯中央之命是从。如此一来,处于“金字塔尖”的专制权力就失去对地方的控制力,就失去存在的根基,很快就垮掉。专制制度之下是没有普选的,有了普选就不叫专制了。

    中共为什么允诺香港普选?要说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又必须回顾历史。象本文前面所述,“一国两制”原先不是针对香港问题,而是针对台湾问题。台湾有条件完全不接受“一国两制”。由于历史和现实原因,香港对中共的任何方案(包括“一国两制”〕没有讨价还价或作出选择的余地。换句话说,中共要收回香港其实可以不承诺什么“一国两制”。中共之所以把“一国两制”用到香港上来并允诺普选,原因有三:一,英政府在与中共谈判时,再三要求中共当局对“保留香港资本主义制度,实行高度自治”的承诺作出具体的保证。中共的普选承诺实际首先敷衍英人,以便让香港政权顺利到手。二,安抚港人,稳定人心。三,给台湾看。其实中共私下早已决定不会让香港(包括将来的台湾〕有普选。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中共在普选议题上费了不少脑汁,作了巧妙的设计。中共知道,普选不能破例,否则一发难收。因此,中共以情况特殊为由,第一,第二届特首(包括绝大多数立法议员〕不实行普选,只应承07年后可以考虑普选。07年后由谁说了算呢?“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规定:07年以后,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产生办法如需修改,须经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二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并报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如果中央没有同意普选之意,能获得绝大多数议员由中央选定的立法局三分之二人数通过的可能性有多大?由中央钦定的现任特首会同意吗?即使立法局通过,特首同意,人大常委最后也可以否定。为了杜绝普选,中央设了三层关卡,层层利于中央。从这样的设制就可以看出中共根本连普选提议都不让产生。所谓的”07年可以考虑普选“的说辞是中共给港人开出的一张虚假远期汇票。所谓的“根据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原则,最后达到普选的目标。”的许诺只不过是中共给港人画的天边的彩虹罢了。

    中共的算盘是这样打的:利用十年时间(1997-2007〕整治香港,培养亲共力量,经过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渗透,让普选没有可孕育的“水土”;同时,继续教训和观察台湾,看看“一国两制”这个诱饵是否还能钓到大鱼。令中共失望的是,台湾不但不按中共设计的路走,反而大踏步迈上民主大道,推行多党政治,实现总统普选。时至今日,台湾已变质,香港早到手,“一国两制”这张招牌已失去利用价值,留着反惹一身“瘙“。今日不砸,更待何时?

    结束语

    乌呼。二十多年来许多人举手赞同的“一国两制”,甚至今天还有很多人骂中共破坏“一国两制”,也许还想不到“一国两制”仅是个符号,一张招牌而已。说难听点,“一国两制”是个圈套,是场骗局。但谁又能说中共的骗术太低劣呢?

    作者阮杰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建平:中共用宪法约束港人的言行,这是不是宣布一国两制的死亡?
  • 中台办、国台办联合发表声明破天荒第一次没有提到“一国两制”
  • 崩盘手:东方之珠人老珠黄——中共“一国两制”的崩溃
  • "一国两制”和邓小平的失败
  • 公开抛弃“一国两制”招牌,中共对台政策天翻地覆巨变即将震撼世界
  • 中共大张旗鼓砸“一国两制”招牌意味深长,建议博讯组织各方人士进行探讨
  • 对台战争的严重信号:中共人大公开用一国“单一制”否定“一国两制”
  • 橫眉:一国两制是中共的内部事务吗﹖
  • 老笨牛:从一国两治到一国两制再到一国良制-和平统一祖国三步曲
  • 港台一国两制大论战 - 金钟
  • 金钟:港台一国两制大论战
  • 李登辉:一国两制侵蚀香港自主
  • 咖喱:一国两制有生命力吗
  • 港版一国两制 台湾难下咽
  • 张钢:谁是“一国两制”的“颠覆”者?
  • 鲍彤:谁在破坏“一国两制”?
  • GOOGLE 在向一国两制低头?还是向专制低头?
  • 赵达功:中共爲什麽自己又否定“一国两制”?
  • 于浩成:香港一国两制名存实亡
  • 什么是一国两制
  • 胡锦涛、温家宝会见董建华 强调坚持“一国两制”(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