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任诠:谈徐文立对“六四”的说法
(博讯2004年5月28日)
    徐文立是1978年至1979年北京西单“民主墙”时的著名民运人士,是“四五论坛”的主要负责人,1982年被中共以反革命罪判刑15年。出狱后继续坚定不移的从事民主事业,1998年10月9日,在中国政治、文化、经济的中心——北京,对全世界宣布:“正式成立中国民主党”,中共又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徐文立有期徒刑13年。今年,被保外就医流亡到美国,现在在布朗大学教书。

     我是在1998年11月16日认识徐文利的,当时我打电话给他,我说“你是徐文利吗?”他说“是,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我说“是秦永敏让我找你,我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论八九民运》,想通过你传到海外发表。”他热情的说“可以,我这里有电脑和传真机,你要用碳素墨水写,不要撩草。电话号也是传真号。我们随时可能被捕,现在牙具都准备好了,外面就有警察。”他很和气、谦虚,很沉重的声音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的支持给了我一股强大的动力,我加快用碳素墨水抄写文章,但是,当文章快抄写完了时,他被中共逮捕入狱了。我发表文章的计划没有通路也就搁浅。这件事可见他对“六四”事件的特别的关心态度。 (博讯 boxun.com)

    最近徐文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六四是中国二十世纪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中共政权可能就栽在六四事件上,我认为当时学生的爱国热诚和全国人民反官倒的愤怒是任何人不能否定的,即使有千万条的理由,也不能用坦克,机枪来对付那些爱国的学生,这种罪行一定要查明、法办。”他的话说明了:

    1、肯定了“六四是中国二十世纪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他在这里把“八九民运”和“六四”分开说的。二者是两个不同的事件,八九民运是发生在1989年的反对中共一党专政为主要目的,爱国民主运动;六四是中共镇压屠杀学生、民众的惨案。这俩个事件是互相联系的,但又不能混淆的。严家其、陈小雅等人也是这种观点。这也是和“五四运动”一样,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是指从1915年开始的新文化运动,狭义是指发生在1919年5月4日的学生民主运动。“六四运动”也一样,广义是指1986年至1987年开始的民主思想启蒙运动,一直到1989年的民主运动,狭义是指发生在1989年6月4日,中共屠杀爱国学生和民众的时候。所以,徐先生说“六四”是重大历史事件,而没有说是民主运动。他的定义是非常准确的。

    2、他说“中共政权可能就栽在六四事件上”。在这里“可能”是个哲学的范畴,是说趋势、走向的意思,并不是完全肯定的意思。就是说从现在看到,六四事件已经给中共造成巨大的伤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失败了,东欧、苏联纷纷倒台,只有和北朝鲜这样的无赖国家狼狈为奸了,国内共产主义思想的破灭,人民抛弃了中共,基督教、法轮功的兴起证明,信仰发生了大规模的转移,人民感到中共的统治越来越难;从今后看到,六四已经卡住了中共的脖子,不给六四一个明确的公正的说法,越来越多的人民是不会答应的,在六四15周年的时候,还有这么多的民众出来说话,将彦永、丁子林等等不屈不挠的抗争,香港、台湾、全世界的人民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就证明中共要栽在六四上。但是,在不正常的情况下,例如发生战争、天灾等事件,中共也可能灭亡。

    3、他说“我认为当时学生的爱国热情和全国人民反官倒的愤怒是任何人不能否定的”。他批评了有些人否定八九民运的思想,例如:有人说“不是民主运动”等等。这里有个历史的接力问题,四五运动发展到民主墙运动,再发展到八九民运,再继续发展到中国民主党的成立。可以说中国民主党的成立是“民主墙运动”和“八九民运”的政治汇合的点,这从民主党的人员的成分可以看到,徐文利、秦永敏、王有才、谢万军是两代民主人士的代表,是民主党的创始人。所以,否定八九民运,就是否定了中国大陆1949年以来的的民主运动。

    4、他还说“这种罪行一定要查明、法办。”可以说现在全世界的民主人士,都在为了六四的平反,积极的努力。在世界各个地方,通过法律的手段法办中共镇压六四的刽子手,已经从“天安门母亲”那里开始了,随之而来的是人民群起而攻之。但是,还有许多事实真相需要进一 步查明。只有这样才能促进中共早日灭亡!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文立有关中国共产党政府构陷王丹、王军涛的声明
  • 徐文立:自由是最高的人生价值
  • 徐文立撰文主张不推翻中共
  • 徐文立判决书及律师辩护词
  • 美大学聘徐文立为访问学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