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天水:中华民族的一大耻辱--从王炳章博士的冤狱谈起
(博讯2004年5月15日)
    

     最近我们得知中共深圳法院以间谍罪和组织领导暴力恐怖罪为名,强行判处中国现代民运的英勇的领袖之一王炳章博士无期徒刑。这是以言论定罪的又一错案冤案。 (博讯 boxun.com)

     这是中华民族的又一个耻辱。在民主文明主导全球之时,除了伊拉克,北韩,古巴,越南,利比亚以及中国之外,多数国家的人民都可以自由地以和平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对自然,历史,人生,和社会的见解,批评自己的政府,发表建设性的意在推进社会进步的主张。可是在中国,只要一个人不满意一党专政,只要他争取民主权利,大胆公开地倡导民主制度,那么他最终注定要受到现行制度的迫害,牢狱之灾随时会被强加到他的头上。王炳章博士的遭遇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

     中华民族的文明源远流长,人民温良勤奋,土地广大肥沃,气候温和适度。如此享有美好资源的国度,由于外来马列文化的误导,造成了辛亥革命以后建立的还有待于完善成熟的民主制度在大陆上遭到摧跨,人民于大陆上长期不能重新建立民主制度,长期没有权利和尊严,争取社会进步的人常常因为言论而遭到残酷的政治迫害。这难道不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吗?

     或许中共的法院会振振有辞,说我们依法办事,说我们有确凿证据等等。然而,第一,中国的现行法律皆是中共一党的意志,不能体现人间的平等和社会的公正这两个人类理性自古以来一直追求的原则,所以所谓的依法办事,不过是依一党的意志和私利办事而已,这就与人类理性所普遍追求的平等和公正的原则背道而驰;第二,证据在哪里呢?王炳章博士与中华民国的实际管辖区域台湾的政府和人民有点来往就是间谍?请问,当初抗日时期贵党拥护蒋介石委员长为首的中华民国,贵党的毛周就职于国民政府,是否也是犯了什么间谍罪呢?我们相信,王炳章博士同民国的关系,连你们这样的程度有没有。他充其量不过是沟通商讨如何推进全中国的统一,自由和民主而已。这样不但不是犯罪,反而是社会和历史的功臣。

     王炳章博士真的组织领导暴力恐怖活动,并策划指使爆破了么?真要如此,按中共对民主运动的极端的仇视和残酷无情的迫害的逻辑和惯例,恐怕对王博士的判决就绝对不止是无期了。王博士只是有点激烈的言论而已。事实上中共对王博士一直怀有杀之而后快的心理,但又找不到灭杀他的借口,就以历代专制统治者经常使用的莫须有的罗织编造出来的所谓的证据和名义,加害于王博士,以便实现中共所谓的特殊预防和一般预防。

     王博士能量很大,监禁他就等于给民运一个重大的打击,这是所谓的特殊预防。

     由于一党专政造成的巨大的社会不公,各族人民的权利和尊严受到冷酷的摧残和压制,各地各族许多怀有强烈的正义感的国民,因久久没有一点和平的参政议政的途径,其中部分人往往转而寻求武力抗争。从九十年代湖南某县的三甲乡农民起义,到维族的一些暴力抗争等等,经常发生。这样的现象使得中共心寒胆颤。于是便以言论定罪,重判王博士,以期由此而恐吓人民,压住目前正在兴起的不断发生的暴力抗争的势头。这就是中共的刑法教科书上所谓的一般预防。

     中国的现代民主运动主流上是坚持和平方式的,寻求对话和解和合作。但是为什么有一些始而走和平道路的民运人士以及一些无党派的渴望民主的国民,纷纷转向武力抗争的道路呢?是这些人酷爱暴力吗?是这些人有领袖欲望吗?是这些人不计较由此而来的酷刑后果吗?统统不是。

     杨天水曾经说过:“中国民运已经有一个较为强大的正面,这就是和平的民运。将来中共还会为正面的和平的民运营造一个强有力的侧面,那就是武力的民运。这是因为中共久久实施强权政治,固执地拒绝民主化潮流,不能顺应时代和与时俱进,其保守派的保守性和落后性远远超过苏东的共产党,剥夺了国民几乎是全部的符合现代政治原则的各种自由和参政议政的权利,因此国民中的急于推进民主化进程的人,痛恨专制蛮横和贪污腐败到了极点的人,还有面对中共冷酷顽固的拒绝民主化同时又没有看到民主制度曙光的有点失去耐心的人,等等, 就会被迫转向提倡或实行武力抗击专制的,争取民主自由的道路之上。由此看来,部分人的暴力抗争,是中共冷酷压制民权的结果。也就是说中共正在而且会继续营造民运的侧面--武力的民运。”也就是说,王炳章博士的激烈的言论主张,是中共极端专制导致的人民没有一点和平的参政议政途径的结果。

     中共目前的最高统治阶层与满清末期的洋务派有非常相似的地方。二者都希望在专制制度不变的基础上,通过引进西方的物质文明而不是制度文明来实现中国的现代化。其实即便是实现了,也不过是一种没有制度文明支撑的,没有真正的精神文明作为民族灵魂的一点点虚假的物质繁荣而已,就如同我们大陆到处可见的那样---多几幢冷冰冰的高楼,以及公款消费的宴席上小姐和卡拉鸥开里的台姐的着装佩饰越来越华丽耀眼那样的虚假的物质繁荣一样。

     中共如此只知道引进物质文明,不愿意引进民主的制度文明,有一个原因是:中共的高层缺少教养,或者说中共的高层缺少真正的富有教养的能够开拓创新的政治家。

     清末思想家辜鸿铭曾经说过:“李鸿章,他并非象曾国藩有教养,不过是一个处理日常事务的大臣而已,作为一个有官僚色彩的大员,他只具备处理行政事务方面的知识。这样由于中国幕府政治的栋梁是一个没有真正教养的并非真正的政治家的李鸿章,中国的幕府政治就转向了寡头政体。掌管这个寡头政体的集团,人称‘北洋党’,又称‘直隶派’。它是一个混帐的,傲慢的,利己的寡头政要组成的一个帮派。”

     邓小平集团和李鸿章集团颇为相似。傲慢,就是瞧不起民意,甚至鄙视统治集团内部的异己人士和异己的见解,排斥民权运动和民主潮流诸方面,李邓如出一辙。利己,就是绝对以统治集团的利益为核心,李鸿章坚持‘中体西用’,邓小平坚持一党专政下的改革开放,事实上二者都是要在排斥民主文明的基础上,靠引进一点物质文明的小改小革来维持统治局面。李邓都未能实质性地推进中华社会的进步,反而由于改革缺少民主制度为根基,播种并滋生了无数腐败,不公以及社会动荡的种子。邓集团与李集团相比,只是少一点混帐,就是说李鸿章集团对中华民族没有点滴的责任感,一点也不考虑全民族的利益,邓小平集团还有一点点责任感,在枝节上的小问题上也还考虑一点人民的事情。

     辜鸿铭又说:“李鸿章不幸碰到了日清战争。......李鸿章的失势,中国的寡头政体一时完全崩溃了。但是不久以后,袁世凯通过对满族权贵的阿谀奉承,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天津又重建了幕府政治。袁世凯这一寡头政治集团不光混帐,傲慢,而且也是一个由惟利是图的地痞组成的集团。他们的人生观不外乎是吃喝玩乐,他们腐化透顶,一点也不考虑全民族的利益。”

     江泽民的上台方式和统治方式与袁世凯的有相似的特征。第一,袁世凯是通讨好顽固坚持专制制度的满清权贵而取得权力的,江泽民在六四期间是通过彻底效忠邓小平的顽固的拒绝民主的路线而取得权力的;其次,尽管江不象袁那么混帐,但他拒绝民主化致使随一党专政即权力不受制约而来的制度性的混帐滋生蔓延于中国的党政军警的每个机构和环节,吃喝玩乐腐朽透顶漠视人民的权利尊严和物利,几乎成了中国目前官僚政治的主流,就是说江集团的统治,加深了体制性的普遍性的混帐;同时它的傲慢自私,即鄙视民主化的潮流要求和运动,一味以一党或一派的利益为中心等等,与袁的集团的傲慢自私,毫无二致。

     在这种傲慢,自私和体制性的混帐霸占了中国社会的统治大权之时,只是口头上谈点暴力革命的王炳章博士,受到了冷酷无情的政治迫害,又是难以避免的厄运了。

     造成普遍的腐败,造成国民普遍的不享有尊严,造成社会缺少平等和公正,造成王博士的冤狱的精神上的原因,是中共的高层,象当年的李鸿章和袁世凯一样,缺少教养。

     什么是教养呢?辜鸿铭说:“有教养的人拥有的知识不是暧昧模糊的的知识,而是系统的,科学的知识。”“所谓真正的教养,就是指对世界即对存在着的一切拥有系统的科学的知识。”“根据中国哲学,存在着的万物可分为‘天,地,人’,即‘神,自然,人生’三大类。真正有教养的人,就必须透彻地领会‘神,自然,人生’。就是说,真正的教养乃是充分地理解神,自然 ,人生。如果按西洋人的说法,就是假定不具备真正的有关宗教的,历史的,科学的知识,就不能算作有教养。”

     中共高层领导也有知识,但是都是些零碎的,机械性的技术性的知识,尤其是他们掌握的政治学方面的知识即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等等,则是错误的知识.错误的知识是不能正确地理解事物并处理好国家的治理和社会的治理的.

     正因为中共的最高领导集团不能正确地理解宗教是人类天然的精神追求之一,由此创教传教和信教是人类的应有的权利之一,所以才有镇压家庭基督教会,法轮功,中功以及很多鲜为人知的宗教教派的荒谬不仁的行为。

     正因为中共上层缺少足够的真诚,去理解并尊重科学知识,才有行政司法农业工业水利金融等等领域的无序和混乱。

     正因为中共上层不能理解自由民主是人类的根深蒂固的倾向之一,没有看清三民主义和西方民主主义已成为历史潮流,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才有中共固执地拒绝民主化的,迫害王炳章博士的落后于时代的荒唐的政举。

     我们希望中共高层抛弃马列主义,因为马列主义对宗教,历史,科学的理解与阐述,几乎完全是错误的。用这样的错误的外来的思想来指导国家和治理社会,必然是恶果横生;我们希望中共的高层变得富有教养,即变得把握正确的思想,并能正确地理解事物,这样你们才能正确地处理社会事务。如果你们不抛弃清末洋务派的混帐傲慢和自私,即继续不考虑人民的权利和尊严,拒绝与民运潮流对话和解合作,一心以一党的或一党内的少数人的权力利益为中心,那么你们遗留的给历史的,只能如同袁世凯遗留给的历史的一样,----是总有一天会爆发的数十年的混乱之后加上一种新的极权主义的再次崛起,二者一道坑害或蹂躏中华民族。而眼前最要紧的是应该撤消对王炳章博士的不公正的判决,释放他以及所有被关押的异议人士,实施与民运双赢的政略。

     同时,我们希望所有追求中国民主大业的朋友们,保持冷静,继续坚持和平的民运道路,不能失去耐心和信心,切勿急躁盲动。中国民主化的道路还很漫长,因为中国的统治者由于缺少教养而顽固地抱守错误的思想,总是固执而冷酷地信奉强权主义,不惜代价地摧残民运,因此民运力量想迅速地成长壮大,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正因为民运缺少强大的力量,急躁也是无济于事的,反而会使得一些火种性的力量失去自身应有的功能;同时也因为中国的国民普遍的自私懦弱,不象苏东世界的人民那样受过自由主义思想的强烈熏陶,心明眼亮而又敢于行动,因此在他们当中集结民运的力量必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因此急躁了也无法迅速地启蒙之,鼓动之,组织之。

     自由民主的要求,其精神根源在于人类的心灵深处。就是说人性天然赋有追求自由和民主的倾向。所以中国民主化大业是会注定成功的。中共永远也无法消灭民运,因为它无法消灭举国的人民。无论监禁多少人,民主的潮流也不会停止,因为随着旧体制的腐败而又无礼(即不遵守人道主义)的统治,在民运的感召之下,民众的渐渐觉醒,抗争的力量只会越来越大。

     民运将冲破一切阻拦,冲向它的目标。这是无可置疑的。它一定会建立一种新的制度,谋求社会整体的利益而非党派的利益,实现机会平等,司法公正,全民安康富足,为中华民族雪去外来的错误的马列主义给中国带来的长达数十年的深重的灾难和耻辱。

     杨天水于南京 2003年2月14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天水:我们任重道远--纪念六四
  • 杨天水:向人大代表呼吁
  • 杨天水直接否认参与任畹町攻击中国人权的联名信,以及否认撰写关于王炳章的文章
  • 杨天水:评“王炳章营救委员抗议大会”的发言内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